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2章 誰是我的優樂美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2章 誰是我的優樂美字體大小: A+
     

    胡依琳都覺得這貨不要臉了,可這話他說得好像也沒啥毛病。

    他們效率也非常高,定下了節目,又馬上定下選段。

    初步準備節選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第一段的一小部分和第二段。

    內容是:紅軍娘子軍連黨代表洪常青率領通訊員小龐化妝去執行任務,路遇蘇醒過來的瓊花,遂指引瓊花去投奔即將成立的紅色娘子軍連。

    紅軍獨立師建立了紅色娘子軍連。瓊花趕到會場,受到軍民的親切關懷。瓊花看到“打倒南霸天”的標語,憤怒地控訴南霸天對她的迫害,群情激憤。黨代表洪常青接受瓊花入伍。

    具體表演還得看張弛的芭蕾水平,如果他跳得還可以,那么就全演一遍,如果他真不行,就干脆把第一部分給刪除了,還有人建議直接選第六場。

    第六場的內容是:南府庭院混亂不堪。團丁接二連三向南霸天報告紅軍逼近的消息。南霸天幻想威脅洪常青寫信退兵。洪常青大義凜然,斷然拒絕,被綁在大榕樹上火焚,洪常青英勇就義。

    紅軍解放了椰林寨,群眾歡慶解放。瓊花與小龐尋找洪常青,得悉洪常青就義,悲痛萬分。軍民悼念先烈,很多人要求參軍。紅軍隊伍壯大、繼續向前進。

    第六場在集體表演和布景方面的要求比較高,可對常青的扮演者要求比較低,直接綁在樹上一把火英勇就義,就是個人肉布景板。

    張弛反對,這種情節滿足不了他的表現欲,而且也不現實,因為還要找更多的男演員加入。

    其實還有個方案,那就是由二班女生自己反串,女扮男裝扮演洪常青同志,她們沒說,看到張弛如此熱情高漲,不忍心打擊他的積極性。

    班級第一次內部彩排定在后天下午,第二天張弛就去了趟中戲,他和蕭九九約好了去借服裝道具。

    來到中戲門口,直接朝大門走去,傳達室保安警惕地小眼神雷達般掃射著外面的陌生侵入者。

    張弛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朝保安笑瞇瞇點了點頭:“哥,今天有我快遞嗎?”

    保安愣了一下,這貨看著好像有點臉生,這顏值不像是表演系的,難道是學導演攝像啥的?該不是外校的吧?可他要不是本校的學生問快遞干啥?

    聽語氣好像昨天就來過,他指了指傳達室,意思是你去里面問,我特么都不知道你是誰?真覺得自己是個明星人物?

    張弛堂而皇之地走進了校門,然后機敏地向旁邊一拐。

    那保安這會兒才回過神來,轉身嚷嚷道:“噯,我說你哪個系的?”

    回頭看人影兒都沒了,臥槽,從我眼皮底下混進去了,我就說嘛,中戲好像沒有長得那么磕磣的。

    張大仙人順利躲過保安搜索,走小路進入校園核心區,因為是中午的休息時間,所以校園里人不多,既便如此遇上得也都是俊男美女,平均顏值很高,張弛在圖書館前給蕭九九打了個電話。

    蕭九九道:“你到了,挺早的,等著我接你去。”

    張弛道:“不用你接,我到圖書館了,你在哪兒我找你去。”

    蕭九九真是服了他,學校的保安出了名的嚴格,想不到他都能混進來,這貨還真是無所不能。她正在練功房呢,就在圖書館隔壁的訓練館,讓張弛直接過來。

    張弛來到訓練館,透過窗戶看到里面有不少學生在練功,一直找到第五教室,看到蕭九九穿著一身黑色的舞蹈服,站在門口等著他呢。

    張弛先遞給蕭九九一杯優樂美奶茶,剛才在學校小店買的,總不能空手來吧。張大仙人挑選奶茶的標準只有一個,那就是看廣告詞,優樂美怎么樣他不知道,可廣告詞蠻帶感。

    “永遠有多遠?”

    “只要心在跳,永遠就會很遠很遠”

    “你心跳蠻快的嘛”

    “因為你是我的優樂美”

    是不是很酸爽?我心跳快你咋知道的?摸了唄!摸哪里了?摸優樂美的奶茶了!這廣告詞充滿曖昧的暗示,不過從頭到尾都是語病。

    張大仙人的目光也沒閑著,把蕭九九從頭到腳看了個遍,媽耶,這練功服太合身了,曲線全都出來了。

    蕭九九剛剛練完功,臉紅撲撲的跟蘋果似的,專心致志地啜著奶茶,沒留意這廝的目光正瘋狂在自己身上打卡。

    張弛道:“怎么別的教室那么多人,這里只有你一個人?”

    蕭九九把奶茶吸出回音壁的效果,吮吸力非常出色,一滴不剩,實在是太渴了:“我們的課結束了,我留下來多練一會兒,順便等你。”

    張弛點了點頭,往里面走想參觀參觀。

    “脫鞋!”

    張弛這才想起把鞋子脫了,蕭九九發現他右腳的襪子居然爛了個洞,大腳趾都露出來了,忍不住笑了起來。

    張弛不知她笑什么,低頭看了看才發現,有點尷尬。

    心中暗嘆,小手一抖沒忍住又在聚劃算團了一單,今天才換上的襪子,張弛強調道:“新襪子。”

    蕭九九道:“那么大老板也不知買點好的。”

    張弛道:“勤儉節約是咱們中華民族的美德,浪費可恥!”

    蕭九九去給他找了雙練功鞋,說要看看他的基本功。

    張弛有個屁的基本功,天庭又不興跳芭蕾的,被貶凡間之后但凡看到電視上出現芭蕾節目他都是直接換臺。

    蕭九九指導他做了幾個簡單的動作,不由得嘆了口氣道:“你真是一點基礎都沒有。”

    張弛道:“我沒學過芭蕾,連舞蹈都沒學過,拳腳功夫還是不錯的,我童子功。”

    當著一品追風境的蕭九九說這種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蕭九九道:“身體柔韌度是沒什么問題,你的上肢動作也行,就是芭蕾最基本的足尖動作都不會,你膽真大噯,這都敢跳芭蕾?我看你還是演個扒地雷的節目吧。”

    “我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我這人天賦異稟,不管什么都一學就會,我反正肯定是高徒就看你是不是名師了。”

    蕭九九道:“說你胖你還就喘上了,行,我基礎動作教起,看看你是不是跳舞的材料。”

    蕭九九只教了張弛一個小時就決定放棄了,給他的評語就是跳舞跟打拳似的,毫無美感可言,更談不上優雅了。

    這也不能怪張弛,一個沒有接觸過舞蹈的人,一個沒有任何基礎的人,上來就讓他跳芭蕾,而且是《紅色娘子軍》這種經典劇目,簡直是難于登天。

    蕭九九給張弛一個建議換人!把他自己給換了。

    張弛無所謂,反正今天過來的任務也不是跳舞,他是來借服裝道具的。

    張弛把道具送回學院天都已經黑了,去食堂的路上遇到了林黛雨,他們有幾天沒見過面了。

    林黛雨的性格就是這樣,如果張弛不給他打電話,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主動打給他,可能是女孩子比較矜持的緣故。

    張弛聽說林黛雨也沒吃飯,建議去吃燒烤,林黛雨笑道:“都到食堂門口了,就湊合吃吧,你整天燒烤還吃不膩啊?”

    張弛看了看時間,再等一會兒,估計食堂飯點兒都過了,于是兩人一起去了食堂。

    張弛去點了兩個炒菜,林黛雨盛了兩碗小米粥端了過來。

    兩人面對面吃著晚餐,林黛雨毫無征兆地開口道:“你下午去中戲了?”

    張弛愣了一下,她怎么知道的?想想應該是謝采妮說的,自己在中戲除了蕭九九就認識謝采妮。

    蕭九九肯定不會無聊到把這件事通知林黛雨,再說她們兩人之間好像也沒啥聯系。

    可能自己在中戲溜達的時候被謝采妮看到,于是快嘴的謝采妮馬上向林黛雨匯報了。

    張弛也沒隱瞞,就把自己去中戲的目的給林黛雨說了一遍。

    林黛雨對張弛要演洪常青的事情也感到不可思議,雖然張弛最近身高增長了不少,雖然他通過艱苦的鍛煉減去了不少的油膩,可他畢竟沒有舞蹈基礎,讓一個沒有舞蹈基礎的人去跳芭蕾舞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荒誕的事情。

    張弛卻在這件事上表現得非常堅持:“我是二班的班長,我們班就我一個男的,我不演誰演?”

    林黛雨道:“難道你不知道表演藝術中允許反串的?”

    “你擔心我會出洋相?”

    林黛雨笑道:“我倒不是擔心你出洋相,我是擔心你一個人拖垮了一個集體,到時候會激起民憤的。”

    張弛道:“可我都答應了。”牛逼都吹過了,讓他收回豈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臉。

    林黛雨知道他是個喜歡一條路走到黑的人,可跳舞又不是拉二胡,沒有基礎就是沒有基礎,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提升水平的。

    想起張弛過往所創造的奇跡,林黛雨忽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可以借著這次的事情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我教你!”

    張弛愣了:“你?”

    林黛雨因他的語氣有些不高興了:“怎么?你還嫌棄我?”

    張弛道:“不是嫌棄你,我好像不記得你跳過芭蕾。”

    林黛雨道:“我從小時候就學過,我雖然不是專業演員,可教你這樣的我的水平還富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