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0章 夜太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0章 夜太黑字體大小: A+
     

    張弛馬上亮出自己摩尼造型vip金卡:“我是那里的高級vip會員。”

    過去他這張卡僅限于剪洗吹,可后來因為救了蕭九九,跟梁秀媛說了一聲,直接給他升級最高端的頂級會員了,意思是不但自己美容美發不花錢,而且帶女朋友過去也不花錢,張弛還真沒怎么使用過。

    連輔導員胡依琳都已經覺得這廝勝券在握了,哪有什么純粹的民主選舉啊,歸根結底選民愿意選你的目的是能夠獲得更多的利益。

    甄秀波剛才說了一通都是假大空,一點實際的都沒有,這貨一上臺,又是要保護女生,又是送吃的又是送美容,別說班里的女生了,連自己都覺得有點心動,。

    這小子的確有一套,別的不說,如果他怎能帶著這幫女生在和一班的競爭中取得完勝,連我都支持他。

    甄秀波這時候大聲說了一句:“你們都忘了,他這么多學分是怎么得來的?”

    女生們剛剛被張弛挑起的熱情頓時降溫了,是啊,他是用殘忍的手段把我們全殲得到了那么高的學分,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什么吃喝美容,等他當上了班長,他未必能夠兌現承諾。

    胡依琳適時打斷道:“不管演講說得多么好,最關鍵的還是投票。”

    甄秀波道:“我提議,大家干脆舉手表決吧,別那么麻煩了。”

    胡依琳愣了一下,這不是等于把無記名投票搞成公開投票了嗎?不過馬上有不少女生開始附和,甄秀波望著張弛道:“張弛,你敢不敢啊?”

    張大仙人心說甄秀波還真不是胸大無腦,她有腦子,按照目前的狀況,如果無記名投票,她十有仈Jiǔ要輸,公開透明的舉手表決,事先說好投給她的女生總不好意思當場變節。

    張弛倒不是怕她激將,其實這個班長他真沒看在眼里,不選他是全班女生的損失,得嘞,舉手就舉手,我倒要看看我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得到兩位候選人的同意之后,輔導員宣布舉手表決開始,她大聲道:“選甄秀波同學的請舉手!”

    班級女生開始舉手,一大半都投了甄秀波,當然其中也有棄權的,清點了一下,甄秀波得到了39人的舉手支持,排除兩個候選人,還有兩人沒投她,大眼妹李晶晶和米小白。

    甄秀波有些納悶,李晶晶跟自己鬧不合不選自己就算了,米小白什么意思?平時她們兩人關系最好了。

    盡管如此算上自己的基礎票也得了40票,根本就是完勝,她得意洋洋地望著張弛,已經開始準備當選感言了。

    胡依琳心說沒必要再針對張弛投票了,局勢一邊倒,何必落井下石呢,她笑道:“這樣啊,那我就宣布……”

    張弛道:“您別急啊,總得讓我看看我的支持率。”

    胡依琳暗嘆這小子自取其辱,明擺著的事情還投什么票?

    她點了點頭決定尊重張弛的意見:“支持張弛同學當班長的請舉手!”

    讓胡依琳意想不到的是,竟然也有不少女生舉手,這些女生顯然是騎墻派,既不棄權,也不準備二選一,我兩個都選,不管誰當選對我都沒壞處。

    她點了一下人數,竟然有二十六個,連第一輪淘汰的李晶晶都把票投給了張弛,剛才她可沒投甄秀波的票。

    甄秀波第一個時間算出了票數,加上基礎票,她和張弛都是四十票,打平了!竟然打平了。

    關鍵時刻,米小白舉起手來,不但舉手還說了一句:“我選張弛!”

    甄秀波和張弛都不能相信自己看到聽到的是事實,叛變得那么理直氣壯,而且米小白這一舉手,剛才沒舉手的女同學全都把手舉了起來。

    甄秀波的臉紅到了脖子根,真是太尷尬了,胸口發熱,如果不是衣服蓋著,里面也都氣紅了。

    張弛的當選感言只有一句話:“今晚大家全都去燒烤人生,我請客!”

    “班長萬歲!”歡呼聲差點沒把教室的屋頂給掀了。

    方大航因為今晚的白吃大軍而憂心忡忡,張弛把他自己當成仗義疏財的孟嘗君了,說好得今天試營業,張弛為了慶賀他榮當班長,大宴全班,決定今晚燒烤人生包場,試營業延后一天。

    不過方大航的沮喪在二班女生到達之后馬上就煙消云散了,不但不沮喪了,而且非常興奮。

    張弛只說是請班級所有同學吃飯,沒說他班里所有的同學都是女的,連輔導員都是女的,而且長得都那么好看。

    方大航看得有點目不暇接了,咧著一張大嘴迎接,不停發自己剛印好的名片,不停介紹自己是這里的總經理。

    張弛把這貨給拉到一邊,低聲道:“今晚全都算我的,從我以后的分紅里扣。”

    方大航正色道:“這話咋說的?咱們是兄弟不?兄弟就該有難同當,有福同享,這頓計入共同成本。”心中的小算盤扒拉著資源同享,艷福無邊。

    張弛一聽就知道這貨必有所圖,果不其然方大航扯著他悄悄打聽道:“那個,那個大胸的不錯,我喜歡,我好喜歡,介紹給我。”

    張弛鼓勵他道:“喜歡就上,她叫甄秀波,哥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

    方大航樂不可支地點了點頭,今天方大航招得小工從北辰過來了,張弛去后面指導了一會兒,主要是教他們怎么掌握火候。

    正忙著的時候,方大航通知他呂堅強來了,張弛趕緊迎了出去。

    呂堅強今天穿得是便裝,他剛剛從十店鎮出差回來,路過這一帶的時候想起張弛的燒烤人生,剛好他也有些事情想請教張弛,于是就過來了。

    聽說今天包場,呂堅強覺得自己來的不是時候,本想離開,卻被方大航熱情地請了進來。

    呂堅強向張弛笑道:“不知道你們包場,我有幾句話問你,說完我就走。”

    張弛道:“來都來了,走什么?”他給呂堅強安排了一個小桌,陪著呂堅強坐下,呂堅強看到滿屋的美女,也不禁有些好奇:“怎么?你們班全都是女生?”

    他認為肯定是張弛對同學區別對待了,只請女生不請男生。

    張弛點了點頭。

    呂堅強不信,張弛見他不相信,去包間里把輔導員胡依琳請來了:“胡老師,你給我作證,”胡依琳道:“這一點我可以……”看到呂堅強她突然停下說話。

    呂堅強驚詫的張大了嘴吧,完全能夠塞進去一個完整的大羊球,向來淡定自若的他此時滿臉都是激動的表情:“依琳,你什么時候回得京城?我怎么不知道?”

    胡依琳下意識地咬了咬嘴唇,然后擠出一個笑容,眼圈明顯都紅了,肯定不是煙熏的。

    張大仙人也沒想到兩人會是老相識,看樣子好像還不僅僅是老相識應該是老相好。

    張弛還是很盡責地幫他們介紹道:“我輔導員,胡依琳,我哥們,呂堅強。”

    兩人誰都沒聽進去,人家認識用不著你介紹。

    呂堅強道:“坐!”他慌忙去給胡依琳拿凳子。

    胡依琳道:“不了,我里面還有學生等我。”她轉身趕緊往包間去了,剛一轉過身眼淚就流出來了。

    呂堅強傻站在那里,張弛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樣子就明白了七八分,老相好,百分百的老相好,有故事,不知他們兩人誰把誰給甩了呢?

    方大航去二班女生群里面套了一圈近乎,興奮得胖臉通紅,這會兒來到張弛身邊道:“哥們,我想好了,那個大胸我不喜歡,我喜歡你們輔導員,那個胡依琳,你幫我追她,你幫我搞定她!”

    張大仙人真是哭笑不得,我嘞個草,你再說一遍試試。

    “不行!”

    說話的是呂堅強。

    方大航有些納悶地望著呂堅強,這貨有毛病啊,我特么想追誰還要你們公安管啊?

    笑瞇瞇道:“呂隊,這事兒跟您沒關系。”轉身又對張弛說:“你們輔導員那腰身那屁股……”

    話都沒來及說完呢,屁股上就挨了呂堅強一腳,呂堅強半真半假地瞪著他:“你侮辱女性,我真敢抓你你信不?”

    張弛趕緊把方大航給拽一邊去了,方大航滿肚子的委屈:“這貨喝多了,我特么請他喝酒他居然要抓我,讓他抓一個試試,我告他去。”

    張弛低聲把人家兩人的關系告訴他,方大航這才明白到底是咋回事,大臉紅到脖子根了,也不早說,這可真是糗大了。

    方大航也是機靈人:“那,我再去選選?”

    張弛點了點頭,鼓勵他再換個目標,方大航屁顛顛地去了,總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一大片森林呢,你喜歡頭頂的那片綠蔭,我不跟你搶。

    張弛回去之后,呂堅強這會冷靜下來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啊,我剛有點上頭。”

    張弛意味深長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就說吧,像你驢哥這樣一表人才道貌岸然的青年不可能沒有故事。”

    呂堅強端起啤酒灌了一大口道:“高中同學,七八年都沒見了,我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著了呢。”回憶往事不勝唏噓。

    張弛遞給他一串羊球,好心幫他補補,雖然估計呂堅強今晚很大可能補了也用不上,可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呂堅強沒有拒絕這位小老弟的好意,接連擼了兩串羊球,連干了兩扎啤酒。

    張弛發現這貨酒量驚人,搞不好和李躍進有一拼,低聲道:“你倆處過?”

    呂堅強沒瞞他,點了點頭。

    張弛又道:“誰甩的誰?”

    呂堅強含著一顆羊球沒說話。

    張弛道:“你不說我也知道,肯定是她甩的你。”有超能力的人都喜怒無常。

    呂堅強把羊球吃完方才道:“也不是,當年我們也算早戀,她父母堅決反對,突然就把她給轉學了,我找過一陣子,可怎么都找不到。”

    張弛心說你還不知道胡依琳是個超能力者呢,她能遙控粉筆頭砸人,遙控教鞭打人,別看你長得高大威猛,真跟她成了,說不定要一輩子活在家暴的陰影下。

    呂堅強搖了搖頭道:“太久了,大家都變了。”

    張弛卻不這么認為,虧他還是干刑偵的,如果胡依琳剛才見到他之后馬上就走,證明急于想擺脫他,可到現在胡依琳都沒從包間里出來,證明胡依琳此時正心潮起伏,猶豫不定。

    在兩人見面的時候,張弛特地觀察了一下他們的眼神,要說兩人不是余情未了,他敢把自己眼珠子給摳出來烤著吃。

    呂堅強道:“對了,我前兩天去了十店鎮,調查了一下你和白小米被綁架的事情。”

    張弛道:“怎樣?”

    呂堅強道:“沒有記錄,沒有任何記錄,戚寶民和劉金水的抓捕記錄也沒有。”

    張弛對這個結果并不意外,證明芮芙能量很強,現在他相信芮芙應該是國際刑警了,不然也不可能把這件事的記錄給抹掉。

    戚寶民和劉金水都已經落網了,公安系統也不會輕易將他們放走,除非想利用他們引出背后更大的目標。

    呂堅強在這一點上和張弛的看法相同,他特地走訪了當地公安部門,雖然這件事掩飾的很好,可最終還是被呂堅強查到了蛛絲馬跡,張弛和外籍女子蘿絲在十店鎮市場大酒店涉嫌有傷風化交易的出境記錄。

    張弛一聽就郁悶了:“那是人家誣陷我的。”

    呂堅強道:“知道,所以你沒留案底,我只是就事論事,剛好查到了這則出警記錄,這個蘿絲是不是芮芙?”

    居然讓他找到了當時的錄像,還打印了芮芙的照片,遞給張弛讓他辨認。

    張弛看了看,點了點頭道:“沒錯就是她,這洋妞鬼得很,她說是國際刑警。”

    張弛把如何結識芮芙,以及如何在市場大酒店被人舉報的事情說了,順便強調了一下羅根生,這孫子別覺得賠了十萬塊就沒事了,你讓我不自在,我引導呂堅強去查死你。

    呂堅強很認真地把張弛提供的線索記錄下來。

    方大航繁忙得如同大撲棱蛾子似的滿場飛,一張臉始終處于高度興奮的紅漲狀態,呂堅強朝他招了招手,方大航有點心虛:“干啥?”

    “你過來!”呂堅強朝他招手。

    方大航提醒呂堅強道:“你可是人民警察,這里可是公眾場合。”

    呂堅強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揚了揚手中的扎啤杯道:“再給我加一杯,剛才不好意啊,我有點上頭。”

    方大航嘿嘿笑了起來送了兩杯扎啤過去,跟呂堅強碰了碰杯,噸噸噸一杯扎啤下肚,呂堅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別生我氣啊。”

    方大航道:“朋友妻不客氣。”

    看到大眼妹李晶晶出來,趕緊把呂堅強丟下迎了上去:“喲,李晶晶同學,您這是去哪兒?”

    “洗手間!”

    “我帶你去,我帶你去!”

    呂堅強不禁想笑,向張弛道:“你這哥們有意思啊。”

    張弛道:“說實話,這店啊全都靠他,我是頭腦一熱就把店給盤下來了,他要是不來幫忙,我真不知怎么經營。”

    呂堅強道:“以后遇到什么麻煩只管找我,這一帶剛好是我的轄區。”

    張弛點了點頭。

    呂堅強看到胡依琳從房間里出來了,身上背著包,看來要走。

    張弛起身迎了過去:“胡老師,這就打算走啊?”

    胡依琳笑了笑道:“剛接到一個電話,家里有點事,我先走了啊,張弛,真是謝謝你!”

    “跟我客氣什么,以后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店,什么時候想吃什么時候過來。”

    胡依琳今天有點反轉了對張弛的印象,過去自己對他的確存在了一些偏見,事實證明自己看錯了,胡依琳辭別了張弛,從頭到尾都沒向呂堅強看一眼。

    張弛把胡依琳送出門,回來后看到呂堅強還在那里傻坐著,忍不住催他道:“別吃了,還不快追。”

    呂堅強這才起身追了出去,張弛望著他的背影搖了搖頭,方大航湊了過來:“他倆是不是老相好?”

    “你說呢?”

    方大航道:“張弛,那個大眼妹不錯,我感覺我心動了。”

    張弛斜了他一眼道:“你確定?”

    方大航忙不迭地點頭:“確定,確定,這次百分百確定。”

    “你這兩小時沒過,都換三個目標了,我說你這人是不是有些渣啊?”

    方大航目瞪口呆,滿腹的委屈,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我再渣能渣過你啊?”

    胡依琳走得并不快,當她聽到身后腳步聲的時候方才加快了步伐,可終究還是被呂堅強趕上了:“我送你!”

    胡依琳的腳步再度慢了下來,抬起頭看到高大的呂堅強,七年沒見,他比過去健壯了成熟了沉穩了,也似乎更加英俊了,胡依琳道:“真巧!”

    呂堅強點了點頭:“我大學畢業后就進了公安局。”停頓了一下道:“這些年你去了哪里?”

    胡依琳道:“外省!”等于沒有回答。

    “我一直都在找你。”

    短短的一句話卻包含了呂堅強這七年的思念。

    胡依琳道:“我就快忘了你了。”

    呂堅強的內心抽搐了一下,他等了七年,結果等來的卻是這樣幾句話,忘了嗎?為什么他仍然忘不了,放不下?

    他豁達地笑了起來:“看來我出現得還不算晚。”望著胡依琳的目光充滿了期待。

    “我到了!”胡依琳指了指前面的地鐵入口。

    呂堅強停下了腳步,一輛輛汽車從他們的身邊疾馳而過,他們彼此相望著,都想從對方的眼睛深處找尋到昔日的感情,可夜太黑,他們看到得只是自己在繁華都市中落寞的身影。

    張弛去洗手間的時候,米小白從里面出來,她向張弛反映里面的馬桶壞了。

    張弛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去維修,走進洗手間,這貨將房門鎖了,檢查了一下水箱,發現是水件的連接鏈條滑脫了。

    正準備維修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這貨低頭朝馬桶里看了看,然后頭又低了一點,猶豫了一會兒,又低了一點。

    任何人看到這貨現在的舉動都得認為他是個變態,可張大仙人有自己的理由,他對米小白同學仍然抱著深深的好奇心,不是愛慕,就是覺得米小白的身上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上次借著拼酒把真身本相丹給米小白灌下去了,米小白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倒是誤服一杯的甄秀波胸圍縮水。

    張弛本來已經說服自己米小白和白小米是兩個不同的人,可是他又想到了一個鑒別方法,就是聞。

    張大仙人的嗅覺是非常靈敏的,馬桶壞了是個機會,這貨克服了心理障礙,蹲在馬桶前低下頭拋卻雜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廁所門開了,這種關鍵時刻廁所的門竟然開了。

    非常尷尬!

    方大航站在廁所門外,目瞪口呆地望著自己的這位合伙人、老友兼同學。

    張弛腦袋只差沒扎馬桶里了,腦海里此時一片空白,我特么明明把門反鎖了啊?這貨究竟是怎么進來的?

    更尷尬的是,方大航是陪著大胸妹甄秀波一起過來的,為美女導廁也是一份榮耀,畢竟燒烤店太小,男女共用一個洗手間。

    甄秀波看到眼前一幕強忍著笑,第一時間掏出手機,喀嚓!把張大仙人的風騷蹲位拍了個清清楚楚,然后樂呵呵走了。

    方大航仍然沒反應過來,張弛對這廝怒目而視:“關門!”

    方大航趕緊關門,居然把他自己也關廁所里了,兩個大小伙子關在一個狹**仄的空間內,頓時顯得局促且尷尬,氣氛非常的詭異。

    張弛怒道:“你特么上廁所不知敲門啊?”

    方大航道:“你特么不知鎖門啊?”

    “我鎖了!”

    方大航抓住門鎖擰了擰:“壞了!”

    張弛真是欲哭無淚,剛才那一幕讓大胸妹給看見了,還拍了照片回去不知道要給同學們怎么宣傳了。

    方大航變得非常有求知欲:“你剛才蹲那里干嗎?”

    張弛瞪了他一眼。

    方大航朝馬桶里看了一眼:“我跟你認識那么久都不知道你愛這一口呢。”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