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54章 師兄弟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54章 師兄弟字體大小: A+
     

    聽聞燒烤店獲準重新營業了,方大航喜出望外,他本以為這件事要調查一段時間才能結案,沒想到這才一天就已經有了結果,方大航掙錢心切,讓張弛這就打電話聯系沈嘉偉和葛文修兩個過來幫忙。

    張弛勸他別急于一時,歇一天也沒什么,反正這世界每天都在印錢,根本賺不完。

    沈嘉偉和葛文修都是義工,總不能天天讓人家過來幫忙,昨天的事情給他提了個醒,警方的調查表明那群人可能是有備而來,可畢竟存在著一些隱患,蕭九九、林黛雨這樣級數的美女如果過來幫忙很可能是幫倒忙。

    張弛和方大航都認為以后服務員還是請顏值差點的,降低風險。方大航還非常好心的提醒,讓他關系曖昧的倆紅顏禍水盡量少來,打著為好友考慮的旗號,其實方大航心中也有自己的小九九,飽漢不知餓漢饑,一三五二四六地輪翻過來秀恩愛,考慮過合伙人的感受嗎?

    畢竟他們的燒烤店走平民化路線,往來的客人魚龍混雜,容易發生意外狀況。

    方大航告訴張弛一個好消息,從北辰招聘的四名小工明天就到了,都是他老爹過去店里的服務員,現在餐飲業不好干,北辰人家也開始裁人,方大航就聯系了幾個,讓他們過來幫忙,其中一個還是廚師,以后還能幫忙弄點小菜。

    兩人正在商量未來大計的時候,路晉強過來了,他也聽說昨晚的事情了,方大航在京城畢竟只有他一個親戚,他也答應姨媽和姨夫要好好照顧這個小表弟。

    路晉強不是一個人過來的,他帶來了三名老員工,目的是要把小表弟扶上馬再送一程。

    方大航在這方面表現得非常堅持,謝絕了表哥的好意,既然是創業就得是他和張弛兩人自力更生,靠表哥幫忙就算再成功又有什么意思?

    張弛在這一點上和方大航保持一致,他招呼路晉強留下來一起吃飯,剛好顯示一下自己的燒烤手藝,增強一下供貨商對他們的信心。

    三人正在屋里聊天,外面響起了汽車喇叭聲。

    張弛出門一看,卻是師父謝忠軍開著卡宴大駕光臨,張弛笑著迎了過去,殷勤地為師父拉開車門。

    謝忠軍穿著灰色唐裝,腆著大肚子,下車之后抬頭看了看燒烤人生的招牌:“草!開店都不跟我說,怕我白吃你的?”

    張弛恭恭敬敬道:“師父,我這不還沒正式開業嗎?正想著哪天請你過來好好孝敬呢。”

    謝忠軍大踏步往里面走,張弛趕緊跟上,謝忠軍一邊走一邊點評道:“以后別跟人說你是我徒弟,我丟不起那人,做生意也得弄場面大點,這犄角旮旯的擺一燒烤攤子,你丟不丟人啊!”

    方大航也站起來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他已經聽出來得這位是誰了,咧著大嘴向謝忠軍道:“謝叔叔您好!”

    謝忠軍看到方大航不由得一愣:“呵呵,敢情你倆壞小子混一塊了。”他的目光落在路晉強身上,臉上的笑容突然一凜。

    路晉強卻早已站起身來,向謝忠軍深深鞠了一躬道:“師父!”

    他這一聲師父把張弛和方大航全都叫懵逼了,真是有點巧了,路晉強怎么成了謝忠軍的徒弟?他們兩人都在京城,怎么過去沒聽彼此提過?

    張弛更奇怪,因為謝忠軍收他的時候還說過,他從沒有收過徒弟,敢情到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個老謝,不厚道啊,居然欺騙自己的感情。

    謝忠軍冷冷掃了路晉強一眼道:“受不起,你我之間早就斷絕關系了。”

    路晉強當著張弛和方大航的面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師父,就算您不認我,我也永遠都是您的徒弟。”

    方大航趕緊過去攙扶他:“表哥,您起來說話,您……”

    “滾一邊去!”

    路晉強一聲暴吼,方大航被嚇得一哆嗦,趕緊退到了一旁。

    張弛從頭到尾都沒動一下,他比方大航機靈多了,這種場面好像輪不到他們問。

    謝忠軍道:“路總這么大的禮,我就更受不起了,別嚇壞了小朋友。”他轉身準備離去。

    張弛道:“師父,您不留下來喝兩杯?”

    謝忠軍背身擺了擺手道:“沒心情了,小兔崽子,改天我再收拾你。”

    張弛真是冤枉,干我屁事,我也不知道老路過去是你徒弟啊,他慌忙跟著謝忠軍出去,陪著笑臉把謝忠軍送到車旁,謝忠軍轉過身瞪著他道:“你故意安排的?”

    “干我屁事啊!我根本就不知道您跟他還有這一腿,你當初收我的時候不是說您是第一次嗎?”張弛真是鄙視老謝,他居然還反咬一口了。

    謝忠軍聽他把這種事說得如此曖昧,跟搞基建似的,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小子,我就你一個徒弟,那傻大個早就被我逐出師門了。”還是這小子能逗自己開心,過去自己不知犯了什么邪,居然收了那個木訥無趣的家伙。

    張弛看到謝忠軍露出笑容,同時也發現他的怒火峰值也不過3000,不是平時的正常水平,明顯有所克制,心中認定老謝未必是真生路晉強的氣,試探道:“要不我讓老路先走,您留下來喝點。”

    謝忠軍搖了搖頭道:“是老爺子讓我過來看看,你昨天惹禍的事情九九給老爺子匯報了。”

    張弛心說蕭九九嘴巴可真夠快的,這也證明她還是蠻關心自己的,出發點也是為自己好,想讓秦老出面幫自己解決這起麻煩,只是這樣一來又給秦老添心思了。

    張弛告訴師父自己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讓他回去轉告秦老千萬不要擔心,特地強調自己不是惹禍是見義勇為。

    謝忠軍伸手搭在張弛肩膀上,這小子最近長得太快,謝忠軍都得仰視他了,有點郁悶,我特么收的徒弟怎么都比我高啊?讓我這個當師父的一點優越感都沒有。

    張弛非常善解人意,明顯把身子壓低了一些。

    “你跟蕭九九什么情況?”

    張弛道:“目前什么都沒有。”

    謝忠軍小眼睛轉了轉:“九九是真漂亮,你對她有啥想法也很正常,可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你要是敢招她,老秦家上上下下可饒不了你。”

    張大仙人有點心虛:“師父您想多了,就她那武功,可是一品追風境的實力,我就是有賊心也沒那個賊能力。”

    謝忠軍道:“越美的女人越是要保持距離,走太近了,不是你傷了她,就是她傷了你。”

    他嘆了口氣,又重重在張弛的肩膀上拍了兩下,這才拉開車門上車,抬腿第一下居然沒踩到踏板上,這卡宴門檻也太特么高了,還是帕薩梅拉適合我。

    謝忠軍開車離去的時候,向張弛道:“你回去吧,讓那傻大個起來吧,別跟個沙雕似的跪著,我特么還沒死呢。”加大油門開車一溜煙飛奔而去。

    張弛回到店里,看到路晉強果然老老實實跪在那里,方大航一旁勸他起來呢,老路非常倔強,仍然跪著。

    張大仙人認為老路應該是做樣子給自己看的,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謝讓你起來。”

    “真的?”

    張弛把謝忠軍最后的那句話重復了一遍,路晉強一聽就知道肯定是師父說的,他說話就是這個風格,這才站起身來,再看張弛,目光中又多了幾分親切:“師弟!”

    張弛趕緊讓他打住了,他真是真不敢應,老謝都把路晉強給逐出師門了,自己要是認這個師兄,豈不是等于主動請求斷絕師徒關系,張弛讓路晉強還是叫他名字,他還是接著叫路大哥。

    路晉強也是豁達之人,知道張弛的確有難處,也不再強求。

    張弛本以為發生了這種事,路晉強的心情肯定會大受影響,可看起來路晉強的心情還非常不錯,他主動要留下來嘗嘗張弛的手藝,張大仙人甚至懷疑老路要曲線救國,通過自己拉近和老謝的關系。

    路晉強這次過來順道帶來了一些菜,他下廚親手做了幾個涼菜,張弛那邊的烤肉很快也弄好了。因為突然擁有了一個共同的師父,兩人對目前的關系正在調整適應中,反倒是方大航喋喋不休地問個沒完。

    路晉強今天破例喝了瓶啤酒,張弛記得過去他都是喝北冰洋的,改喝啤酒可能有要借此跟自己拉近距離的意思。

    烤肉吃了,酒也喝了,路晉強終于忍不住問道:“張弛,你什么時候拜得師啊?”他心不在焉,根本沒留意張弛的烤串水平有多么的厲害,連一句褒獎的話都沒說。

    方大航跟著一起看著張弛。

    張弛道:“沒多久,還不到兩個月,你什么時候啊?”

    路晉強嘆了口氣道:“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十年前我惹師父生氣,師父就把我給開了。”

    方大航忍不住問:“那胖子能教你們什么?”

    路晉強怒視他道:“住嘴!”

    張大仙人倒沒有老路反應那么激烈,尊敬不一定要時時刻刻都掛在嘴上,他真是奇怪,師父怎么會收老路這么無趣的人當徒弟呢?后來又是什么原因把他逐出了師門?

    路晉強嘆了口氣道:“說起來還是我蠢,耽誤了師父的一件大事。”

    張弛道:“他脾氣就那樣,我看他未必是真生你的氣,既然已經分開了就各自珍重,別再強求了。”

    路晉強點了點頭,端起面前的啤酒一飲而盡。

    方大航好奇地問:“表哥,我插一句嘴啊,你都跟他學了什么?”

    其實張弛對此也非常好奇,難道路晉強也學了破陣三十六拳?如果是真的,老路藏得可夠深的,當初耿曉冬沖上來用果醋潑他的時候,老路連一點反應都沒做出來,是自己幫他解了圍。

    路晉強道:“很多東西,師父對我有恩。張弛,無論你心中怎么想,我都把你當成我師弟。”

    張大仙人發現老路套路也夠深的,把所有壓力都放在自己肩頭了,還顯得他高姿態,是老謝不認你,又不是我不認你,咱倆發生關系要建立在你跟老謝有關系的基礎上,這么簡單的道理你會不懂?

    還好路晉強沒有繼續深入這個話題,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后,提出要先回家了。

    反正今天店里也沒打算做生意,張弛也決定早點回學校,今晚準備多煉點大力丹留著備用,自從呂堅強查出昨晚的事情很可能是沖著他來的,張弛就有了危機感,防患于未然是必須的。

    和路晉強在門前道別之后,張弛向學校走去,抄近路穿過前方停車場的時候,忽然覺察到身后有人在跟蹤他,張弛沒有回頭,從腳步聲判斷出只有一個人,這里距離大路不遠。

    張弛塞了顆大力丹含在口中,加快腳步,穿過前面的停車場,就可以抵達大路,大路上人多,還有巡警。

    前方傳來車門的關閉聲,有兩人出現在他的前方。

    張弛轉身準備從后面離開,可后面一直跟蹤他的人也來到了這里,張弛認出對方正是昨晚在燒烤人生那白白胖胖的中年人。

    張弛微笑道:“喲,這位大哥有點面熟啊。”一邊說話一般將大力丹嚼碎咽了下去,看起來跟吃口香糖似的。

    中年人笑瞇瞇道:“小老弟真是健忘,昨晚我還你店里吃飯了呢。”

    張弛點了點頭道:“想起來了,警方正在找你們配合調查呢。”

    中年人道:“我又沒犯法,等會我就過去,不過去之前,我有件事得先處理一下。”他向前緩緩跨出一步,對張弛強烈的敵意暴露出了他此時的武力值,武力值高達491!

    張大仙人認為自己很可能出現了誤判,深吸了一口氣,重新評判了一下,沒錯,這中年人的武力值竟然達到了491。

    因為張弛自身感知力有限的緣故,他對武力值能夠感應的最大值也就是500,所以師父謝忠軍已經達到三品開山境的高手在他的感知中武力值也不過是500,可他能夠正確感應到一品追風境武者的真實武力值,基本上偏差不大。

    這就意味著眼前的中年人已經即將完成突破,他已經是一品追風境巔峰級水準,即將完成向二品化雨境的跨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