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53章 她追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53章 她追我字體大小: A+
     

    望著燒烤人生的招牌,方大航有些淡淡的憂傷,事業剛剛起步就遇到了一次重大的挫折。

    沈嘉偉和葛文修坐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兩人也都耷拉著腦袋不說話,剛才還是人聲鼎沸,紅紅火火,煙火味道猶在,可客人已經走了個干干凈凈。

    葛文修還在自責,現在回頭想想,他應該在第一時間選擇報警的,由警方處理就不會有后續張弛的過激行為。

    沈嘉偉也有點自責,這事兒歸根結底還是因他而起,如果他不是讓蕭九九幫忙送酒也不會遇到這件麻煩事。

    張弛回來看到他們幾個,不由得笑了起來:“干啥呢?一個個跟斗敗了的公雞似的,多大點事兒,至于嗎?”

    葛文修道:“張弛,對不起,都怪我沒處理好。”

    張弛道:“跟你沒關系,嘉偉你們先回去吧,這事兒跟誰都別提。”

    沈嘉偉知道他的意思,張弛是要他別在那位明星經紀人母親面前提蕭九九的事情,不然可能又會給蕭九九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他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張弛,要不要先找個律師準備著?”

    張弛擺了擺手道:“不用,回去吧!”

    “你不走?”葛文修總覺得對不住張弛。

    張弛笑道:“我今兒不回去。”

    燒烤人生只剩下張弛和方大航兩人,張弛進去拿了兩瓶啤酒,啟開了,遞給方大航一瓶,兩人碰了下酒瓶,灌了一口。

    張弛道:“今天對不住啊,我沒控制住脾氣。”

    方大航道:“不賴你,換成我也一樣。”

    他又喝了口酒:“我有件事鬧不明白啊,你跟蕭九九什么關系啊?”

    “朋友啊?”

    “朋友還是男女朋友?”

    張弛道:“就是朋友。”

    “那你跟林黛雨又是什么關系?”

    “朋友!”

    方大航撓了撓頭道:“我說你這樣腳踩兩只船是不是有點渣啊?”

    張弛道:“你想多了!”

    方大航道:“你喜歡誰?”

    “都挺可愛的。”

    “太特么渣了!”

    方大航發自肺腑地罵著,同時發自肺腑地佩服著。

    傷者叫徐自力,當晚那一桌全都不是京城本地人,出乎意料的是,在徐自力入院治療的當晚,竟然悄悄從醫院逃走了。

    他的幾個同伴在到醫院之后,也先后離開,呂堅強在調查徐自力的資料時,發現這個人居然有案底,是個在逃犯。

    張弛第二天照舊去上學,下午沒課,他接到呂堅強的電話,去所里配合調查。

    張弛來到呂堅強辦公室的時候,呂堅強正在研究當時的錄像。

    張弛沒打擾他,準備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下。呂堅強抬起頭來:“誰讓你坐了?站著!”

    張弛嬉皮笑臉地站在那里:“我喝杯水行不?”

    “自己倒去!”呂堅強說完又意識到飲水機里已經沒水了,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瓶脈動扔給了張弛。

    張弛擰開瓶蓋發現上面的廣告詞生活隨時有狀況,你準備好了嗎?

    呂堅強該不是用廣告詞來提醒自己什么吧?

    張弛灌了一大口脈動:“呂哥,我上課呢,您急著找我來干啥?”

    呂堅強把視頻暫停:“誰是你呂哥,你少跟我套近乎,嚴肅點!”

    張弛瞬間立正:“是!”

    呂堅強真是佩服他的心理素質,昨天發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居然還沒事人一樣,看來這小子心里有譜啊。

    他把錄像仔仔細細審了好幾遍,整件事他已經看得很清楚。指了指對面的椅子道:“你坐吧。”

    張弛坐下了,這件事落在呂堅強手里他非常放心,呂堅強這個人非常有正義感,而且認真負責,做事公道。

    呂堅強道:“這件事是徐自力鬧事在前,在蕭九九進去送酒的時候,他動手騷擾蕭九九,你聞訊之后帶著切肉刀進去理論。”

    張弛道:“他們人多,我也就是帶刀壯膽,嚇唬嚇唬他們。”

    “壯膽還是釣魚啊?這把切肉刀是你的吧?上面布滿你的指紋,你賴不掉吧?”

    “刀是我的,可我是用來切羊肉的,又不是用來砍人的,我懂法。”

    呂堅強心說你就是太懂法了,盯住張弛的雙目道:“你小子故意把刀給帶過去,然后利用言語激怒徐自力,等他按捺不住火氣主動抓起了切肉刀,你馬上出手,折斷了他的右臂,打斷了他的鼻梁。”

    張弛知道呂堅強厲害,自己瞞不過他,笑瞇瞇望著呂堅強道:“我的行為算不算正當防衛?”

    “不算!”

    呂堅強擲地有聲威風凜凜,不過沒多久就繃不住了,嘆了口氣道:“我說了不算,從證據上來說是正當防衛,一起人為計劃的正當防衛,你不愧是水木高材生,年輕輕的套路可真夠深的。”

    張弛沒有亂說話,雖然呂堅強是個好人,可畢竟他的身份是警察,得防著他在房間里偷放攝像機、錄音筆啥的,這貨過去就干過,業務極其熟練。

    張弛道:“我遵紀守法,我的行為符合法律,符合道德,也符合一個正常人的標準,呂隊,如果您是我,您怎么做?”

    呂堅強想了想道:“我報警!”

    “如果他們騷擾你女朋友呢?你也不是警察,警察又趕不到,你是打算忍氣吞聲任由你女朋友吃虧,還是不惜代價爭這一口氣?”

    呂堅強內心一震,如果他不是警察,如果他當真處在張弛的位子上,也許他會和張弛同樣沖動,只是他未必能比張弛處理得更好。

    呂堅強道:“出手穩準狠,看不出你還是個練家子。”

    張弛揚起手中的那瓶脈動:“生活隨時有情況,必須早做準備啊。”

    呂堅強道:“那個徐自力昨晚從醫院跑了。”

    張弛聞言一愣:“他有案底?”

    呂堅強不得不佩服這小子縝密的思維能力,這貨要是以后當警察絕對也能夠出類拔萃。

    他點了點頭道:“有案底,當時他用得是**,我們回去調取資料的時候發現,他居然是個在逃犯。”

    張弛道:“這么說我是為民除害了,呂隊,您是不是要給我頒發見義勇為的獎章啊?”

    呂堅強提醒他:“嚴肅點,經過我們初步調查,徐自力和半年前的一樁搶劫傷人案有關,這是一個性質惡劣的犯罪團伙,徐自力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嘍,你過去有沒有見過他?”

    張弛搖了搖頭,在昨晚之前他絕對沒有見過徐自力其人,甚至連他同桌的那些人他也一個都沒見過。

    呂堅強道:“我剛才研究錄像,并不是針對你,我只是想通過錄像確認他同桌幾人的身份,想要從中找到一些線索,你仔細想想,這同桌人有沒有你認識的?”

    和徐自力同桌的幾個人在警察到來之前都已經走了,所以目前沒有掌握他們的確切資料。

    “我一個都沒見過,不過里面那個白白胖胖的家伙應該是個高手,當時他要是對我出手,我估計得吃虧。”

    呂堅強認為這些話對案情毫無幫助,他想了想,又調出目前掌握徐自力同案幾個人的資料,讓張弛辨認。

    張弛看了看屏幕,里面竟然有兩個人他是認識的,一個是戚寶民,一個是劉金水。他頓時意識到昨晚發生的事情或許不是偶然,當初自己和白小米被綁架的時候,自己的身份資料和錄取通知書全都落在綁匪手里,這些人循著這些線索找到自己應該不難。

    呂堅強是位刑偵高手,一直在觀察張弛的表情,捕捉著他面部每一個細微的變化,低聲道:“張弛,如果昨晚的**不是偶然,你必須要跟我說實話,你得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張弛指了指屏幕道:“這兩個人我認識,跟他們發生過沖突,這個人叫戚寶民,應該是領頭的。”

    呂堅強道:“這個戚寶民是極其危險的人物,他和多起綁架勒索傷人案有關,警方一直都在抓他。”

    張弛聞言一怔:“他不是已經被抓了嗎?”

    呂堅強詫異地望著張弛:“被抓了?什么時候的事情?我查過相關資料,他目前仍然在逃啊。”

    張弛想起在十店鎮的時候,當時戚寶民和劉金水兩人一起被警方擒獲,那次還是自己親手將他們兩人拿下的。

    就是戚寶民一槍擊碎了自己的火源石,難道是芮芙在其中動了手腳?這洋妞鬼得很,上次用十萬韓幣坑了自己。

    呂堅強看出張弛一定還有事情沒有交代,鼓勵張弛道:“張弛,你要把知道的情況全都說出來,要相信我們警方,相信我。”

    張弛道:“我先問你一事啊,我昨晚算不算正當防衛?”

    呂堅強道:“見義勇為!”知道這小子滑頭,必須要給他一點甜頭。

    昨晚的事情已經可以結案了,別說徐自力是個在逃犯,就算他不是在逃犯,張弛提供的哪些證據也足夠他自己逃脫責任,定性正當防衛絕無問題,這小子太鬼了。

    張大仙人一聽就樂了,呂堅強拍板定案,等于昨晚的事情自己徹底沒責任了。

    呂堅強話鋒一轉:“可知情不報也是違法行為,你一水木的高材生不會連這點都不知道吧?”

    “你別威脅我,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

    “張弛,你只要把情況如實向我匯報,我們警方會負責你的安全,你不用害怕。”

    張弛道:“我又沒犯法怕個屁!你們保護守法公民不是本來的職責嗎?”

    他對呂堅強印象不錯,而且這件事的確自己不好處理,那個國際刑警芮芙當初跟他說要對此事保密,避免后續麻煩,他倒是保密了,可該來的麻煩仍然找過來了。

    既然你國際刑警的承諾不管用,我只能依靠咱們自己的人民警察。其實自從芮芙用韓幣坑了他之后,他就不準備為她保守什么所謂的機密了。

    張弛于是將這件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呂堅強聽得非常認真,這件事聽起來既曲折離奇又驚心動魄,等張弛講完,他忍不住問道:“發生這么大的案子,你居然沒有報警?”

    張弛道:“報了,還是我協助警方將兩人抓住的,當時那個國際刑警跟當地警方應該合作了,不然我也沒那么容易被放走,戚寶民和劉金水兩人被抓,是我親眼看到的。當時那洋妞說事關高度機密,為了保證我的安全,避免我牽涉到不必要的麻煩中去,讓我就當事情沒發生過,一切都由她和公安部門協調處理。”

    呂堅強再次查了一下,然后以確定的口吻告訴張弛:“沒有的事情,你說的事情根本沒有被記錄在案。”

    “你懷疑我說謊?”

    呂堅強搖了搖頭,他并沒有懷疑張弛,他提供了嫌犯照片但是上面并沒有標注名字,而張弛準確叫出了戚寶民和劉金水的名字。

    他決定向局里申請,打算親自去一趟十店鎮,調查張弛所說的事情為什么沒有被記錄在案,這件事應當涉及到公安系統的高度機密,他高度懷疑是一個放長線釣大魚的計劃。

    呂堅強拿出一份文件讓張弛簽字,張弛仍然像過去一樣謹慎地看了一遍。

    呂堅強忍不住道:“你小子是不是謹慎過頭啊?我還能坑你?”

    “小心駛得萬年船,等你多經歷點事情就明白了。”

    呂堅強真想一腳把他踢出去,一個剛進大學門的毛頭小伙子居然在這里教育自己了。

    張弛確認文件沒問題,這才在上面簽了字。

    呂堅強道:“按照你剛才的提供的情況,這件事的性質應該是蓄謀報復,你最近要多加小心,盡量減少外出活動,多點時間留在學校里。”

    “您剛不是說警方會負責我的安全嗎?搞了半天還是要把我交給學校。”

    呂堅強道:“要不要我跟校方聯系一下,把你事情好好匯報匯報。”

    張弛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別,我謝謝您了,您還是讓我當個好學生吧,對了,我那燒烤店您還是高抬貴手,又不是什么兇案現場,沒必要給我封了吧,我付過租金的,關一天那可損失得都是真金白銀。”

    呂堅強表情奇怪地望著這廝,并沒有馬上表態。

    張弛向前欠了欠身:“大哥,改天我請你吃燒烤,一頓不行咱就兩頓!”

    “你小子在公安機關公然賄賂國家公職人員,膽夠肥的啊!”

    “拉倒吧你,就一頓燒烤的事兒,要是連一頓燒烤都能賄賂了你,你這個公安戰士意志也太不堅定了。”

    呂堅強點了點頭:“有道理,成,我記下了,改天我去吃你一頓。”

    他和張弛接觸雖然只有兩次,可對這小子產生了莫名好感。

    張弛聽他這么說就知道呂堅強絕對給燒烤店網開一面了,笑逐顏開道:“謝謝驢哥!”

    呂堅強這次沒抗議,不過總覺得這廝的發音不夠標準,他給張弛開了張證明文件,讓他去所里辦下手續,一邊寫一邊問:“你和那個蕭九九啥時候處的對象?”

    張弛道:“她追我來著,你也看出來了。”

    呂堅強抬起頭來,一臉的錯愕,這小子是不是有點馬不知臉長,你自己長什么模樣沒點逼數?蕭九九大小也算個小明星,人家追你?可不信歸不信,事實歸事實,昨天蕭九九可不是就在燒烤店給他幫忙嘛。

    搞好蕭九九打電話過來了,張大仙人故意在呂堅強面前顯擺,點了免提:“喂,蕭九九,有事啊?”

    蕭九九道:“說話方便嗎?”

    張弛看了呂堅強一眼:“說唄,我周圍沒人!”

    呂堅強惡狠狠瞪著他,我特么不是人?抓起桌上的脈動咕嘟灌了一大口。

    蕭九九道:“昨晚的事情怎么樣了?”

    “沒事,已經處理完了,警方說我是正當防衛,還準備給我頒發見義勇為獎章呢。”

    “真的!太好了!”電話中都能感受到蕭九九發自內心的歡喜。

    張弛道:“還有事嗎?沒事我先掛了。”裝逼也得適可而止,過猶不及,言多必失。

    蕭九九道:“有事!”停頓了一下,毫無征兆地沖著電話大喊道:“你個臭流氓,以后你在敢摸我一下,我就去告你……”

    張大仙人嚇得趕緊掛上了電話,那邊呂堅強再也憋不住,剛喝到嘴里的脈動全都噴了出去,頭都沒來及轉,噴了張弛一頭一臉。

    這就尷尬了,張弛呵呵干笑了一聲:“人家演戲呢,這都聽不出來,虧您還是警察呢。”

    站起身灰溜溜夾著尾巴準備逃離,沒面子,蕭九九咋啥都往外說呢?其實這事兒怨不得人家蕭九九,誰讓他裝逼開免提來著。

    呂堅強叫住他,把剛開好的證明文件遞給張弛,順便給了他兩張餐巾紙,張大仙人臉皮雖然厚,可這會兒也有點抹不開臉。

    呂堅強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年輕輕的,別到處耍流氓,人家要是真告你,我可公事公辦啊。”

    張弛點了點頭道:“驢哥,如果有一天,也有一位女孩子對你這么說話,那就是在鼓勵你干點啥,別總板著臉,女孩會覺得你沒情趣。”

    呂堅強深吸了一口氣,把胸膛挺起了三分,好像很有道理,自己是不是繃得太直了,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難道我真有問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