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6章 車輪戰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6章 車輪戰字體大小: A+
     

    沈嘉偉和葛文修雖然也是見過無數女生的人,可這次的視覺沖擊力還是震撼,一個班的女生同時出現,而且顏值都很高,平均水準遠遠超出今年水木一年級女生的平均水準,忽然生出了一種誤入夜場的震撼。

    當然其中還是沒有能夠在顏值和氣質上全面勝過林黛玉的,盡管如此已經足夠讓人賞心悅目了。

    米小白道:“班長,同學們聽說您要請客,熱情都非常高漲,所以全都積極參加。”

    一群女生齊刷刷道:“班長,您好!”

    “我們不請自來,您歡不歡迎啊?”

    張大仙人仿佛一下掉進了萬花叢中,我勒個草,本以為不給我面子,這下面子給大發了,一個班的女生全都賞臉光臨了。

    面子是有了,可新的問題又來了,這兩桌最多只能坐下二十四人,來了五十個,算上他們四個,一共五十四人,至少還得開三桌才夠。

    菊寶源的生意火爆,平時都一桌難求,現在女同學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讓他哪兒找桌去?

    米小白啊米小白,我事先可跟你反復確定過人數,你說最多十五個,結果是五十個,這種突然襲擊有點不夠意思了,這分明是給我難堪啊。

    張弛還是保持著豁達的風度,米小白雖然故意整他,可犯不著跟她一般見識,尤其是在林黛雨面前,得表現出自己的大度,好不容易立起的人設不能崩了。

    他一臉真誠地笑道:“歡迎歡迎!文修,你去看看還有多余的包間吧?實在沒包間大廳也行。”

    五十位女同學同時大駕光臨,他們預訂的包間都快站不下了。

    葛文修趕緊去了,出門都不容易,得從女生方陣中穿行,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一雙眼睛真有點不夠用的了。

    米小白道:“班長,不用去了,我事先訂了三桌,總不能故意給您出難題啊!”

    女同學同聲道:“我們就是過來給班長打個招呼,表示一下感謝,再順便看看班長的女朋友!”

    五十位女生同時說話,好聽!震撼,跟唱大合唱似的,包間的房頂都快被震透了。

    當晚的客人都覺得遇到了包場。

    沈嘉偉望著滿臉堆笑的張弛,心中充滿了羨慕,我咋就不知道有這么好的院系呢?早知道我也報精管系,被美女同學包圍的感覺不要太爽啊,張弛的人生實在是太幸福了,太圓滿了。

    張弛有點擔心林黛雨面子上掛不住,卻沒想到林黛雨在如此震撼的集體場面下絲毫沒有露怯,微微一笑道:“謝謝大家對張弛工作的支持,他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請多多包涵。”

    沈嘉偉和葛文修對望了一眼,林黛雨也是厲害啊,別看就一個人,落落大方,不管你們五十位女生說什么,人家就以張弛的女朋友自居了,以今天晚宴的女主人自居了,說出的話也是給足了張弛面子,要說這兩人沒有曖昧,打死都不信。

    張大仙人臉上有光,笑道:“大家先請坐,回頭我逐一敬酒,大家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點,別跟我客氣。”

    別人不知道張弛的底細,葛文修知道,心說你可真能吹,這五十名女生如果敞開肚皮吃喝,今晚這五桌沒有小一萬你可拿不下來,換成自己也心疼啊。

    記得張弛好像還是申請全額助學金的,不過想想林黛雨都不否認是他女朋友了,那可是超級富二代,搞不好人家林黛雨心甘情愿地替他刷卡結賬呢,人生贏家啊!這么年輕就吃上軟飯了。、,成功果然是有捷徑可走的。

    米小白、大胸妹甄秀波、大眼妹李晶晶都在張弛這一桌坐下,張弛安排葛文修和沈嘉偉去別的桌招待其他女生,沈嘉偉瞅了個機會悄悄對張弛道:“錢要是不夠說一聲啊,我讓我媽給轉錢過來。”

    張弛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請客的錢我還有,你幫我招呼那些女同學,哪怕是犧牲色相,今天都得幫我搞定幾個主動參加學生會的。”

    這頓飯不能白請了,必須要有所收獲,力爭把籌建學生會的事情給解決了。

    沈嘉偉壓力山大,雖然做好了直面挑戰的準備,可心里有些納悶:“憑啥是我犧牲色相呢?你不能主動犧牲色相嗎?”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道:“我倒是想犧牲,可沒人愿意要啊,不像你男女通殺。”

    “啊,你把話說清楚了!我怎么就男女通殺了?”沈嘉偉聽出不是好話。

    張弛連哄帶騙地把他給送出去,自己回包間坐下,發現米小白幾人正在和林黛雨親熱地聊著,表面上還非常融洽。女人心海里針,不好妄自猜度。

    米小白道:“林黛雨同學,您可真漂亮,過去我們班長就說他女朋友長得如何出眾,艷壓群芳,我們都以為他吹牛,想不到是真的!”

    米小白黃花菜般的小臉蕩漾著友善,一雙眼睛閃閃發光透著狡黠。

    林黛雨卻從她的目光中察覺到有意挑唆的惡意,她微笑道:“你們班美女才多,張弛總是在我面前夸,所以啊我才主動要求來見識見識,事實證明他一點都沒夸張。”

    大胸妹甄秀波,故意向前挺了挺胸,嬌滴滴道:“其實我們班長長得也很帥啊!”

    過去她可沒那么夸過張弛,這話一說,兩座十六位女同學同時跟著點頭:“就是!”

    大眼妹李晶晶道:“班長很有男子氣概的,人又特別大方,特別善解人意,對我們特別好,對我們的關心無微不至,跟他當同學特別有安全感。”

    張弛這時候來到林黛雨身邊坐下,聽著這群女同學口是心非地夸贊自己,她們真實的用意還不是要激起林黛雨的嫉妒,根本就是想坑自己,不過也好剛好可以看看林黛雨的態度。

    林黛雨朝張弛看了一眼,明澈雙眸中充滿了溫柔,張大仙人卻感到林黛雨的怒火值短時間內從0上升到了1000然后持續攀升到了5000,暗叫不妙,這傻丫頭,你聽不出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女生故意在禍害咱們的關系?

    想想林黛雨的智商在這群女生中也屬于弱勢也就只能接受現實了。

    林黛雨當著眾人的面居然主動挽住了張弛的手臂,輕聲道:“我非常贊同,張弛待人真誠,仁義,而且對誰都是那么好,和人相處不懂得拒絕,所以我都擔心他的善意會讓別人誤會呢。”

    張大仙人內心一凜,林黛雨厲害啊,她剛才不是被這群女生激怒,而是因為在乎自己所以生出的嫉妒,見不得別的女生對自己好,反擊也是極其犀利。

    張弛仔細回想,林黛雨對自己態度的改變是從蕭九九出現開始吧,她應該是緊張了,發現自己是塊寶了,所以說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我這么優秀的人,市場前景只會越來越好。

    米小白笑瞇瞇望著林黛雨和張弛:“班長,你要小心哦,咱們學院對學生戀愛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如果被學院知道,屬于違紀行為,說不定還會開除的。”她擺明了是要給張弛找不痛快的。

    張弛樂呵呵道:“米小白同學,你對學院的規章制度理解不深刻,學院是禁止學院內部學生在學習期間戀愛,可沒其他的規定,我倆又不是一個系的。”

    林黛雨道:“米小白同學很可愛啊,看得出你做事很認真,可太認真也不好,會讓人覺得古板固執,不近人情。”你欺負張弛,我就對你不客氣。

    張弛為她介紹:“米小白同學是我們班的紀律委員。”

    米小白端起一杯白酒道:“我敬咱們林大美女一杯。”

    林黛雨可不敢喝酒,上次跟張弛喝酒出的洋相讓她記憶猶新,她借口自己過敏,滴酒不沾,她必須要保持清醒,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最佳的戰斗狀態。

    張弛主動請纓道:“我喝!”他起身替林黛雨喝了一杯。

    馬上就有第二位女生起身來敬班長,林黛雨看出來了,這是要車輪戰啊,張弛就算再能喝,也擋不住一個班級50名女生的輪番敬酒,她馬上替張弛開脫道:“不好意思,張弛胃不好,不能多喝酒的,要不讓他以茶代酒。”

    米小白道:“班長,林姐姐可真疼你。”

    林黛雨道:“他在這個世上的親人本來就不多,我關心他也是應該的。”

    她對米小白有些反感,今晚伙同50名女同學前來根本就是要痛宰張弛一頓,現在又要搞車輪戰輪番敬酒,這是非要讓張弛難堪,既然我當眾承認是他的女朋友,就不可以讓你們欺負他。還叫我姐姐,你知道我年齡多大?

    一群女生笑了起來:“班長,您是不是得氣管炎了。”

    林黛雨的火氣攀升到了8000,她外柔內剛,從來都不是好脾氣,既然這群女生滿懷惡意,張弛又何必顧及面子?

    張弛從胸口的發熱度已經知道林黛雨就快爆發了,微笑道:“小雨,你不用擔心,我酒量好的很,難得今天大家那么高興,人家敬我酒,我怎么能不喝呢。”他向林黛雨使了個眼色。

    林黛雨不知道他的酒量深淺,可知道如果真要是敞開了喝,今天倒在這里的肯定是他自己,眼前的狀況真激起她對張弛的保護欲了。

    張大仙人對今天可能遭遇的狀況其實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不打無把握之仗,只是沒想到這次會來那么多女生,車輪戰的場面他想到過,對今晚可能遭遇的情況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

    所以提前煉好解酒丹,來此之前特地吃了一顆,老子現在是千杯不醉,別說你們五十名女生,五百個你們也灌不翻我,酒現在對我來說跟水一樣,我喝多了最多多去兩趟洗手間,多撒兩泡尿。老子是一起化三清,我是一尿化三斤。

    當然也不能憑實力硬干,張弛提出讓她們每桌選一個代表,如果五十個妹子排著隊給他敬酒,被她們一圈輪下來一個小時就過去了。

    張弛開始跟女生干杯,不是每位女生都是海量,大胸妹甄秀波大概有一斤酒量,端著一玻璃杯百年牛二勇當先鋒,她準備給張弛來個個下馬威:“我和班長先干三杯,活躍一下氣氛。”此言一出滿堂喝彩。

    三杯就是六兩,甄秀波噸噸噸三杯喝了個干凈:“班長,我先干為敬!”按照她們制訂的策略,先由她把張弛給灌蒙了,然后再由其他同學乘勝追擊。

    張弛毫不露怯,也是噸噸噸連干三杯,林黛雨一旁看著他真是擔心,這家伙死要面子活受罪,回頭有他吐的時候,已經做好了照顧張弛的準備了,此前張弛已經照顧過她了,就當是還債了,可還是怕他身體受不了。

    甄秀波喝完準備換人,張弛哪那么容易放過她:“甄秀波,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女朋友在這里,我可不能干非禮女同學的事兒,來,我回敬你三杯。”

    大胸妹甄秀波一聽就愣了,非禮還有這種解釋,要說連喝三杯她行,慢慢喝上六杯她也湊合,可接連干六杯,她還沒嘗試過,看了看米小白,紀律委員米小白分明是這群女生的主心骨。

    米小白點了點頭,意思是你是先鋒你只管往前沖,喝多了我們護送你回宿舍,歷來勝利都是踩著先行者的身體打下來的,咱們面對得是一個狡詐陰險的敵人,不可能沒有損失,總得有人犧牲吧。

    甄秀波硬著頭皮又跟張弛干了兩杯,第三杯實在喝不下了,有容乃大,事實證明倒過來并不適用。

    馬上大眼妹李晶晶勇敢地頂了上來:“班長,我替她喝。”

    張弛談笑自若:“好啊!”

    林黛雨現在算是看出來了,張弛壞著呢,他有譜,就像那天在這里把自己給灌多了一樣,這廝做每一件事都會通過精心布局,他如果沒有把握,是不敢接受這場車輪戰的,看來自己并不清楚他的酒量。

    李晶晶和張弛干了一杯,張弛非但沒有醉酒的跡象,反倒越發清醒了,笑咪咪的像個偷雞成功的老狐貍。

    今晚的團體作戰計劃是米小白全盤策劃并組織的,在她的計劃中,要達到一舉三得,要讓張弛傷財、傷胃、傷心,可除了第一點容易達到,后面兩點好像很難做到。

    張弛如同酒場戰神,瞬間開場就六杯下肚,米小白這邊主力干將,左右先鋒已經先后喪失了戰斗力,而張弛卻仍然斗志昂揚,讓女生們更郁悶得是,張弛的強勢開場已經將米小白陣營中的女生嚇住,內部陣營已經悄悄出現了分化,軍心居然散了。

    米小白準備重新組織陣型進攻的時候,張弛已經直取中軍,奔著米小白就來了:“米小白,咱們也喝三杯。”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米小白意識到自己終究還是輕敵了,竟然沒調查張弛的酒量,這貨根本就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

    “我不能喝酒的!我和林姐姐一樣對酒精過敏!”

    林黛雨真是神煩這個米小白,剛才她明明端著一杯白酒找自己,怎么不說過敏,現在看到形勢不對又說過敏。

    張弛也沒勉強米小白,很紳士地說:“那你喝飲料,我喝白酒,我三杯,你也三杯。”

    米小白沒想到張弛那么大度,林黛雨也深感不解,張弛為什么對米小白那么寬容?要知道今晚慫恿這群女生車輪戰的罪魁禍首就是她,所有的陰招都是她想出來的,如果自己不是酒量不行,一定替張弛跟她干上三杯。

    張弛非但沒有強迫米小白,而且親自給米小白倒了三杯飲料,陪著米小白喝了三杯酒。

    他沒安好心,給米小白倒的飲料里面摻了真身本相丹的粉末,如果米小白當真是白小米所扮,吃下去之后用不了多久就會現出本相,可結果卻讓張弛有點失望。

    米小白喝完三杯根本沒有什么反應,還是原來那個樣子,清醒得很正常得很,張弛甚至懷疑自己這次煉得丹藥不靈。

    喝暈的大胸妹甄秀波也跟著喝了一杯,沒多久就看到她的胸圍大縮水。不少人都留意到了這一點,心里滿是納悶,難道她的假體破了?沒見她今晚受到什么撞擊啊?

    張弛瞄了一眼,事實證明自己的丹藥很靈,甄秀波的本相并不大,大胸是虛的。

    張弛結賬花了一萬一千多,葛文修怕他喝多了,跟著過去算賬,看到那么多也不禁咋舌,張弛的家庭條件他是知道的,充滿同情道:“這幫女生夠能吃的。”

    張弛笑道:“錢財乃身外之物,這么多美女平時想請都請不來呢。”

    林黛雨幫忙送人之后回來,剛好聽到他這句話,輕聲道:“這下多風光,可這事兒要是真傳出去,我估計你的助學金要黃。”

    她拿起賬單看了看,很為張弛感到不值,那些女生根本就是抱著吃大戶的心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善意。

    沈嘉偉喝得有點多,他顏值高很受女生歡迎,紅著臉踉蹌著腳步來到幾人面前:“張弛,你們班女同學真多……”

    林黛雨道:“你那么羨慕可以申請轉系啊!”

    沈嘉偉傻傻地笑:“我申請轉系,我幫你看著張弛。”

    林黛雨也笑了起來:“別胡說啊,我和張弛就是同學關系。”

    沈嘉偉和葛文修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笑了起來,然后相互挎著膀子:“我們先走了!”

    張弛搖了搖頭,林黛雨俏臉通紅,現在連她自己都不相信剛才說的話了。

    “走吧!”張弛向她道。

    林黛雨低下頭,兩人一起來到外面,張弛準備打車,林黛雨卻提出走回去。

    路燈將兩人的身影時而拉長時而縮短,初秋的京城,夜色寧靜,張弛道:“謝謝你今天陪我過來。”

    林黛雨道:“應該的。”

    張弛心頭有些熱,這火力值來自于他自己,他悄悄伸出手去,準備在夜色的掩護下牽住林黛雨的手,剛到中途,手機就響了起來,罪惡的右手趕緊縮了回去。

    林黛雨眼角的余光卻將他的動作一覽無遺,悄悄轉過俏臉,夜色籠罩中,潔白面頰上兩個梨渦若隱若現。

    張弛掏出電話,這個不合時宜的電話卻是路晉強打來的,張弛暗嘆老路不夠意思,剛才我結賬的時候你咋不打電話,我準備對林黛雨付諸行動的時候,你給我打什么電話?只能接通了電話。

    路晉強打電話過來卻是為了幫他討債的事情,張弛把欠條給他之后,他委托律師出馬,沒花費太大功夫就搞定了這件事,羅根生哪見過這個陣仗,沒經過法院就老老實實把十萬塊打過來了。

    路晉強是問張弛要賬號,好把這筆錢給他轉過去。

    張弛剛剛花了一萬多,這就來了十萬,他樂呵呵將賬號給路晉強發了過去。

    掛上電話,林黛雨看到他眉開眼笑的樣子忍不住問:“怎么?中大獎了?”

    “差不多!”張弛把羅根生欠他錢的事情說了,除了沒說蛐蛐吸了他的血,因洗骨丹蛻變的那一節。

    林黛雨也是聽得雙眸閃閃發光,想不到張弛的上學路上竟發生了那么多的奇遇,本來還在為他的經濟狀況擔心,現在他有了十萬塊,短期內經濟上是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林黛雨道:“我剛才還為你擔心呢,一萬多塊對你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張弛道:“這我可不愛聽,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窮?”

    林黛雨抿嘴一笑,不是感覺,難道不是事實嗎?柔聲道:“人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沒有志氣,其實我爸過去也是貧苦出身,現在不一樣成就了一番事業。”

    雖然和父親產生了隔閡,可父親仍然是她內心深處的驕傲。

    張弛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一定要多多賺錢,比你爸還有錢。”

    林黛雨抬頭望著他,不知是張弛長得真得很耐看,還是自己看習慣了的緣故,感覺他好像變帥了。

    張弛近距離看著林黛雨,再度伸手去抓她的纖手,手指剛剛觸及林黛雨柔嫩的指尖,林黛雨突然抬起手,捂住鼻子轉過身,打了個噴嚏。

    張弛趕緊把罪惡之手落在自己后腦勺上了,順勢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林黛雨披在肩頭,一連串動作行云流水,就是那么的自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