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5章 請客吃飯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5章 請客吃飯字體大小: A+
     

    張弛離開秦家之后馬上給師父謝忠軍打了電話,謝忠軍接到電話讓他去附近的公園門口等著。

    張弛來到約定的地方,沒等多久,就看到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卡宴駛了過來,開車的正是他師父謝忠軍。

    張弛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笑道:“師父,啥時候當得保時捷代言人啊?”

    謝忠軍道:“少提這事兒,煩!”大圓臉耷拉著,一臉的郁悶。

    張弛道:“我把您的禮品給師公送進去了,他收了。”

    謝忠軍道:“那老頭子鬼得很,送上門的便宜他不收白不收,我帶你吃日料去?”

    張弛搖了搖頭道:“吃不慣那玩意兒!”

    “烤鴨?”

    “燒烤行不?”

    謝忠軍嘆了口氣道:“我特么怎么收了你這個徒弟,燒烤?我穿西裝打領帶,開一卡宴的成功人士跟你去路邊燒烤攤擼串去?你覺得合適嗎?”

    張弛道:“師父,沒讓您請我,我想請您,孝敬您,可我這經濟狀況您也知道,請頓燒烤就是我的極限了。”

    謝忠軍聽著居然有點小感動,老子沒白收這個徒弟,有良心啊,居然主動要孝敬我。

    張弛道:“前面不遠,有個燒烤人生,肉串還成,您給我一個孝敬您的機會。”

    謝忠軍點了點頭道:“得嘞,讓你孝敬我一次。”

    燒烤人生,張弛上次跟著蕭九九來過一次,當時還遇到了羅根生那群人鬧了點不愉快,不過也因為那次把張弛的火給勾起來了,他決定跟羅根生新仇舊恨一起算,委托路晉強幫忙找律師,走正規程序找羅根生要賬。

    兩人來到燒烤人生,發現這里居然沒開門,張弛本以為是來早了,可看到外面掛著店面轉讓的牌子。原來這里的老板因為經營不善,已經徹底停業了。

    張弛記得上次這里生意不錯,怎么說關就關了?

    不過還好周圍不缺吃飯的地方,既來之則安之,謝忠軍將車停在了附近的停車場,指了指一旁的湘菜館道:“就這吧,我請!”

    “那哪能呢,說好了我請。”

    師徒兩人要了一個小包間,謝忠軍點了幾樣特色菜,又叫了一瓶內參。

    張弛陪著謝忠軍喝了幾杯酒,發現謝忠軍始終愁眉不展,看來心情非常不好,他小心翼翼道:“師父,您這次回來是專程探望師公的?”

    謝忠軍長嘆了一口氣道:“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他非讓我留在京城,我頭都大了。”

    張大仙人瞄了一眼謝忠軍光禿禿的腦袋,印象中一直都很大,好像從來沒小過。

    謝忠軍滿腹牢騷道:“你給我評評理,我都多大了,他憑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憑什么安排我的工作?”

    張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只能應聲蟲一般跟著點頭,要說這內參酒不錯,喝起來味道不比茅臺差,以后用來輔助消化金丹不知效果如何?

    謝忠軍道:“這老頭太霸道了,老封建,家長制,獨裁!”

    氣得禿腦袋都紅了,端起面前的酒杯咕嘟一口,向服務員叫:“丫頭,有茅臺嗎?”

    “真沒有!”服務員被這位頭大脖子粗的土豪氣勢嚇住了。

    “師父,您將就著喝,這酒也不便宜。”張弛是真覺得內參酒口感不錯,一瓶一千多,真不便宜了。

    謝忠軍瞪了他一眼:“摳貨,你小子就是個摳門!一點都不隨我。”

    張大仙人哭笑不得,我特么是你徒弟又不是你兒子,我憑啥隨你?你喊秦老一聲爸爸,你還不隨他呢。

    張弛笑瞇瞇道:“師父,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您怎么生那么大的氣?”

    謝忠軍恨恨點了點頭道:“你師公,我爸,他背著我把我的工作給安排了,還讓我不許離開京城,還給我弄了個水木精管系的客座教授。”

    張弛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是天大的喜事啊,已經喜形于色了,忍不住呵呵笑出聲來。

    謝忠軍怒了,老子都慘成這樣了,你小子居然敢幸災樂禍,我特么不教訓你我是你徒弟。

    張弛看出老謝真發火了,怒火值蹭蹭蹭地都到8000+了,趕緊岔開話題道:“師父,您知道我在水木上那個系嗎?”

    “不就是個破水木,我管你哪個系?”

    張弛點了點頭道:“要不說咱們是親師徒呢,您一點都不關心我,我當初報的是工商管理,可秦綠竹擅自幫我改了志愿,給我推到這火坑里來了,我正愁苦海無邊,您這當師父的就來渡我上岸,師父您對我太好了。”

    謝忠軍小眼睛轉了轉:“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原來是你小子把我給坑了,老爺子該不是想讓我去學校給你保駕護航吧?”

    張弛道:“跟我沒關系,我先去的,您后來的,而且您就算去了也未必給我當老師。”

    謝忠軍呵呵冷笑了一聲,客座教授就是偶爾去走個過場。

    張弛內心中泛起了嘀咕,難道秦老讓師父去水木任教的真正用意就是讓他給自己保駕護航,自己的這位師父雖然表面粗俗可實際上卻是個心細如發的精明人物。

    自從剛才和下午秦老的那番深談,知曉了秦老和爺爺張清風當年的關系,張弛看周圍的一切已經不再局限于表面,即便是師父也是如此。

    謝忠軍道:“還好我只是客座教授,不過老爺子給我下了死命令,讓我一年內不得擅自離開京城,哪怕是出去三天都要先向他請示。”

    張弛道:“這樣我就有機會跟您學會全套的破陣三十六拳了。”

    謝忠軍瞇起小眼睛道:“我特么真后悔收了你這個徒弟。”

    張弛接林黛雨的時候外面穿著李寧運動衫,里面還是穿著上次白小米給他買得T恤,林黛雨看到他仍然穿著這件,居然有些嫌棄:“你幾天沒洗衣服了,總穿這件。”

    張弛笑道:“上面有你的味道,舍不得脫。”

    林黛雨俏臉紅了起來,呸了一聲,上次吐酒的時候張弛穿得可不是這件,是因為衣服臟了,自己才給他換上的。岔開話題道:“這么大方,請同學吃飯。”

    張弛可不是大方,他是愿賭服輸,跟米小白打賭輸了,輸得非常徹底,抽檢學生會的事兒,直到現在整個新世界管理學院精管系沒有一個人主動報名,換句話來說,他的學生會估計是成立不起來了。

    林黛雨道:“你請女同學吃飯我去不合適吧?”這話就有點小矯情了,覺得不好還特地精心打扮過。

    張弛心說我如果背著你請女同學吃飯那你感覺只怕會更不好了,他笑道:“咱倆這關系有啥不合適的?”

    林黛雨道:“咱倆什么關系啊?你可別胡說。”心里卻因為他的話感覺甜絲絲的。

    張弛道:“同學唄,老同學幫幫忙總是應該的吧。”

    “我能幫你什么忙?”

    張弛道:“保護我唄,你是沒看到我們班的情況,五十個女生,就我一個男生,我長得還那么一表人才,知道什么叫狼多肉少嗎?她們見我眼睛都綠了,恨不能把我給生吞活剝了。”

    林黛雨笑道:“瞎說,這種情況你不是求之不得。”

    張弛道:“你還不了解我,雨水模糊了視線,再也看不見別的容顏。”后半段居然唱出來了。

    林黛雨嫣然一笑,他改編了敬業天王的《舊情人》,張弛的嗓音居然很有些磁性,他在暗示自己什么。

    張弛道:“你只要一出現,什么都不要說,保管那幫女生一個個知難而退,以后肯定不會再糾纏我。”

    林黛雨道:“那我就幫你一次,不過你以后打算怎么謝我啊?”

    張弛正準備開口呢,那邊沈嘉偉和葛文修一起到了,沈嘉偉笑道:“兩位聊什么呢,那么熱乎!”

    “跟你有關系嗎?”

    沈嘉偉嘿嘿笑了一聲,他對張弛非常服氣。

    葛文修道:“張弛,我帶了兩瓶紅酒。”

    張弛瞄了一眼道:“成,晚上都是女生,你們倆都收斂點啊。”

    沈嘉偉笑道:“這話你還是對自己說吧。”

    張弛他們到了菊寶源,班里的女同學一個沒到,張弛事先還通過路晉強的關系訂了一個大包,里面擺了兩桌。

    葛文修已經開始懷疑這幫女生該不會晃點張弛吧,過了約定時間半個小時,人還是一個沒到。

    張大仙人意識到被晃點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了,原本說得好好的,還有十五名女同學都已經積極踴躍地報名要來吃飯,張弛認為人數只能增加不可能減少,可現實卻是到現在一個沒來。

    林黛雨都為張弛感到尷尬了,精管系的女生也太不給班長面子了,明明是她們讓張弛請客,可張弛把飯店都訂好了,居然一個都不來,這不是故意給張弛難堪嗎?

    林黛雨建議道:“不如打個電話聯系一下。”

    張弛點了點頭,給米小白打了個電話,對方沒接。這下真尷尬了,此前張大仙人還在幾位朋友面前吹自己女人緣如何如何,可現實卻非常無情,還說要給沈嘉偉和葛文修介紹女同學認識,太沒面子了。

    林黛雨道:“不來也好,反正我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吃飯。”這話明顯是在給張弛找臺階下,有些時候她也是蠻善解人意的。

    沈嘉偉道:“就是,就是,咱們四個人吃更自在,我去前臺說一聲,退一桌。”

    葛文修道:“要不再等等。”

    張弛道:“不用等了,咱們吃咱們的!省錢了!”

    正說著呢,房門開了,卻見由米小白帶隊,一行五十名女生全部抵達。比事先說好的人還多了三十五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