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1章 保密協議(家住海邊喜歡浪盟主)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41章 保密協議(家住海邊喜歡浪盟主)字體大小: A+
     

    張弛搖了搖頭:“沒那意思,我就是有點迷惘,我不知道咱們系到底是學啥的,看起來咱們的規模有點小啊。”

    蕭長源道:“新世界管理學院是今年剛剛成立的,招生的條件可以說是所有專業最嚴格的,紀律也是最嚴明的,你小子沒有及時報道,本來就是個關系生,按照我們學院的規定,本該把你除名的。”

    張弛心說這蕭長源譜兒蠻大,新世界管理學院就那么大點的地方,你也不過就是精英管理系的系主任,你上頭還有院長管著,搞得牛逼轟轟的有意思嗎?說了那么多,好像幫了我多大忙似的,憑我的成績,我哪個系不是隨便挑選,我求你把我弄進來了?

    秦綠竹也真是多事,為啥要通過秦老把我弄這個破學院里來,瞅著都憋屈。

    蕭長源道:“秦老開了口,我不能不給老人家面子,我雖然是個系主任,可我不管教學,只管紀律。”他拿出了一份文件道:“這是一份我們學院內部的保密協議,你好好看看,然后簽名。”

    張弛聽到保密協議四個字越發好奇了,我是來學習的,怎么搞得跟當特務似的?還特么保密文件,你怎么不直接丟一份賣身契給我簽?

    虛偽得像個好學生一樣的張弛裝作恭恭敬敬的樣子從蕭長源手里接過文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張大仙人越看越是頭大,這保密協議實在是太苛刻了,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對學校內部的教學內容不可以向外界泄露任何信息,類似的條款一共有一百多條,只要違背其中的一條,即刻開除。

    張弛確信自己沒看錯,不是批評也不是處分,而是直接開除,這特么是不是座間諜學院呢?這貨開始打起了退堂鼓,咳嗽了一聲成功引起了蕭長源的注意:“蕭叔叔……”

    后半截話被蕭長源嚴厲的目光給逼了回去,人家輕易就識破了他想套近乎的企圖。

    張弛道:“蕭主任,我現在申請轉系還有可能嗎?”

    蕭長源道:“只要是我們學院招收的學生,只能退學,不能轉系,也不可能轉學,當然,你可以選擇明年重新參加高考,我們不會反對。”

    實在是霸道啊!這等于是把后路給斷了。

    張大仙人有種又上了賊船的感覺,簽這份保密協議也沒啥了不得,如果上得不爽,大不了找機會犯錯誤讓學院把自己給開了,反正自己對上大學也沒多大興趣,就憑自己的學力,上不上大學也真沒多少區別,你們能教給我啥?我再煉一顆通竅丹,就能把大學圖書館里的所有書籍給背完了,好像真有這個必要啊。

    可張弛不能這么稀里糊涂地簽,他繼續道:”蕭主任,您總該透露一下我所學得到底是個什么專業?為什么我成績如此優秀,您還把我當成關系生來看待?我感覺對我很不公平!”

    真不是自負,他已經確定自己不但是燕南省的文科狀元,在應屆新生中,文科成績也是綜合第一名。

    蕭長源道:“先簽了這份協議,我再慢慢告訴你。”

    張弛意識到自己很難讓蕭長源在原則上退讓,只能先將自己的名字簽了,蕭長源接過文件確認了一下他的簽名,然后點了點頭道:“很好!咱們過去好像見過吧?”

    張弛愣了一下:“沒有啊!”他抬頭仔細看了看蕭長源,自己出眾的記憶力不應該發生偏差,還是再確定一次,可忽然覺得蕭長源的兩只眼睛似乎轉動了起來,變成了兩個黑色的漩渦,張弛心中暗叫不妙,蕭長源剛才的那句話是套路,他想要竭力擺脫開蕭長源的目光,可惜已經晚了,殘存的意識在腦海中強調著,我被老蕭給催眠了,老崔你太特么陰了。

    張弛靜靜躺在檢查床上,在他被催眠之后,相關人員已經對他進行了全面的身體檢查。

    數據分析室內,蕭長源和另外兩名教授正在觀察著檢查反饋而來的數據,其中那位謝頂的梁教授搖了搖頭道:“他就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的特別之處,甚至不具備吸收靈犀之氣的能力。”

    花白頭發的孟教授道:“身體發育正常,生理結構正常,所有實驗室檢查生理指標正常,激素水平正常,是個健康的年輕人。”

    梁教授道:“智商139,是我們本屆新生中最低的一個吧。”

    蕭長源緊皺眉頭,表情顯得異常凝重,是他擔保張弛進了精管系,檢查結果表明這廝毫無天賦,同事們會怎么看?

    孟教授道:“蕭主任,以他的狀況如果非要堅持在學院就讀,恐怕會遇到不少的麻煩。”他認為自己說得已經足夠婉轉了,畢竟張弛是蕭長源推薦的學生,燕南省文科狀元,也是水木應屆文科生中的綜合成績第一名。

    謝頂的梁教授說話就沒有那么客氣:“他根本不符合我們學院的招生標準,蕭主任是出于什么原因將他特招進來的?”

    蕭長源正準備說話,名譽院長韓老太推門走了進來,她在學院中德高望重,房間內的所有人都停下手頭的工作進行迎接。

    韓老太冷冷道:“繼續你們的工作。”她來到三位評測人員面前,輕聲道:“如何?”

    蕭長源感覺有些難以啟齒,畢竟張弛是他利用手頭的權力特招進來的,眼前的這位韓院長出了名的鐵面無私。

    孟教授的立場比較折中,恭敬道:“韓院長,根據我們的初步檢測,目前還沒有發現這名學生身上的特殊能力,靈壓值為零。”靈壓是他們的術語,一個人的靈壓高低決定吸收靈犀之氣的能力的強弱,而張弛顯然是不具備這個能力的。

    梁教授道:“不是沒發現,是他根本不具備任何的能力,恕我直言,蕭主任特招的這名關系生,根本就不符合進入我們學院的條件,我們學院成立的宗旨應該是不講任何的人情,入學的唯一標準就是對學生能力的評判嗎?我不明白蕭主任為什么要極力推薦一位資質平庸的學生,其實讓他來我們學院等于是害了他。”

    蕭長源的神情非常尷尬,如果不是秦老開口,他也不會接下這個棘手的任務,他本來認為秦老絕不會看走眼,可現實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難堪,張弛的平庸讓他給了同事一個攻擊自己的機會。

    眼前的這位韓院長雖然并不過問學院的具體事務,可是她卻是學院真正的三位創始人之一,在學院擁有著莫大的影響力,她也是出了名的不講人情,就算是秦老的面子她也未必肯給,如果韓院長認為自己在這件事中徇私,不但會把張弛給趕出學院,還可能會追究自己的責任。

    韓老太的目光轉向梁教授:“知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讓你當主任?”

    梁教授愣了一下,韓老太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說出這件事總是有些尷尬,在這件事上他當然是不服氣的,蕭長源只不過是一個催眠師,如果不是因為國家的委派,他根本不可能成為這里的管理者。論能力,論學術,蕭長源在學院教授中連中游都算不上。

    韓老太道:“你雖然有能力,但是缺乏心胸,偏激的性格讓你看待問題難免存在偏見,你看不到這位學生身上的特殊能力,存在兩種可能,一是他的能力還沒有被喚醒,二是你自己沒能力感知到。”

    所有人這才明白韓老太明顯是站在蕭長源的立場上,這件事有些反常,因為韓老太對蕭長源這位系主任也不滿意,搞不清她力頂蕭長源的原因。

    韓老太道:“這名學生其實是我特招進來的,誰贊成,誰反對?”

    張弛醒來之后,發現自己就躺在主任辦公室的沙發上,蕭長源仍然坐在剛才的位置,審閱著文件,仿佛一切都沒有改變過,張弛記得自己被蕭長源催眠的事實,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九點四十五分,距離自己進入辦公室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這段時間內究竟發生了什么?蕭長源對自己做過什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穿得好好的,蕭長源道貌岸然的也不像有特殊癖好的人。

    蕭長源道:“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許多的疑問,新世界管理學院雖然是今年才成立,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神秘學。”

    “神秘學?”

    蕭長源點了點頭道:“特異功能你應該聽說過吧,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超能力,國外稱為靈學,也有稱之為超心理學的,學術界將超能大概劃分為兩類,一是特異感知,二是特異致動,現在我們將對這些未知力量的研究統稱為神秘學。”

    張弛看過相關方面的書,前者是指用非正常的感覺器官進行感知,能夠感知到普通人無法感知到的事務和信息。后者指得是,不通過任何形式的實際接觸而對環境或者物質對象施加物理作用。要說自己能夠看到別人的雙商,這就應該屬于前者,可這事兒沒跟任何人說過,他們怎么知道自己擁有這方面的能力?

    “關于這方面的研究其實早在建國初期就已經開始了,剛開始的時候,擁有超能力的人不多,就算是有超能者他們的能力也不至于太過突出,比如隔墻聽聲,耳朵識字,隔物穿功,意念移物,甚至催眠術,讀心術也被歸于此類,當然這其中存在不少江湖術士的騙局,就算有人擁有某方面的超能力,他們的能力還遠沒到威脅周圍人安全,甚至影響社會安定團結的地步。”

    張弛開始明白為什么自己會被稱為關系生,依靠秦老的面子才進入了新世界管理學院,這里招收的原來是一幫擁有特殊能力的學生,自己燕南省文科狀元的身份顯然對入學沒有半點的幫助,不過特殊能力他應該有一點,至少他現在可以吸收外界的怒火值,火源石碎裂之后,融入他的體內,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大號的火源石。

    可這方面的能力顯然沒有被這里的人感知,在他們的眼中自己就是個普通人,張弛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推薦者秦老,老爺子那么厲害,應該早就看出了自己的深淺,否則也不會主動送給自己全套煉丹工具。

    在進入新世界管理學院精英管理系的事情上歸根結底還是秦綠竹起到了作用,難道秦綠竹也早就察覺到了自己與眾不同?這件事必須當面問她,到底她出于何種目的把自己給送到這里來。

    蕭長源道:“通過我們長期的跟蹤研究,發現擁有超能力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他們所擁有的能力越來越強,可以說這些人的存在已經對和諧社會造成了一定的威脅。”

    張弛道:“所以你們就決定對這一群體進行統一管理?”什么新世界精英管理系,搞了半天是一個超能力者管理系,不是管別人的,就是管他們的。

    蕭長源道:“確切地說不是管理,而是引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們所面臨的工作就是要將您們這群人帶到正確的道路上,讓你們所擁有的能力造福社會,而不會給社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張弛點了點頭,現在他終于明白為什么開學的第一天就讓他簽署保密協議了。

    蕭長源道:“說實話,你的身上并不具備任何的超能力,也可能是我們沒發現。以你的綜合素質進入我們學院學習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不明白你為什么一定要選擇這里。”

    張弛心說不是我一定要選擇這里,而是秦綠竹把我給推到這個坑里來了,什么叫我不具備任何的超能力,你自己眼拙,有眼不識金鑲玉,我特么是天神下凡,你們所謂的超能力對我來說算個屁!

    蕭長源接下來的話肯定不是激將法。

    “我看你是不是去跟秦老再商量一下,可以考慮退學,不然你很難畢業。”

    張大仙人心說你狗眼看人低,這話想想就算了,不能說,不過他壓根也沒想上這個精管系,剛才他就提出過轉系的要求,可是被蕭長源給否決了,沒想到現在蕭長源建議他主動退學,張弛道:“退學我不考慮,轉系還差不多。”討價還價是這廝的特長。

    蕭長源道:“沒可能,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如果你退學,我們會抹掉你關于水木的部分記憶。”

    張弛愣了一下,心中的火有點大,憑什么?抹掉我的記憶?這新世界管理學院也太特么的操蛋了,蕭長源能夠催眠自己,證明他應該有這樣的能力。

    張弛冷靜考慮了一下,上去容易下去難,從他們讓我簽署保密協議開始,自己就算是上了賊船了,退學倒沒什么,也算不上太大的損失,可抹掉我的記憶,這可不行,誰知道他們會在我的腦子里動什么手腳?

    張大仙人有過被貶凡人的經歷,算得上是閱盡滄桑,那么大的風浪都過來了,區區一個新世界管理學院精管系還能把他給難住了,你蕭長源不是說我無法畢業嗎?我還就認準在這里上了,說我特么沒有超能力,我現在沒有,不代表我以后沒有,老子隨隨便便煉幾顆金丹,我特么嚇死你們。

    蕭長源看他還在沉默,以為他打起了退堂鼓,嘆了口氣道:“如果你想退學,我也可以理解。”

    “我犯錯了?”

    蕭長源搖了搖頭。

    “我違紀了?”

    蕭長源依然搖了搖頭。

    張弛起身道:“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學的是什么,可這個學期結束我肯定總成績第一。”

    蕭長源沒有被這廝的豪言壯語給感染,心中暗嘆,你現在就第一,吹牛逼第一。

    張弛離去之前,蕭長源提醒他道:“去跟韓校長說聲謝謝,這次如果不是她力保,你根本通不過入學綜合評估。”

    張弛有點煩,正式開學第一天就被人各種鄙視,我勒個草,一個個門縫里看人,我特么過去是神仙啊,只有我鄙視你們凡人,哪有你們鄙視我的道理?真覺得過時的鳳凰不如雞?本仙兒還就咽不下這口氣,超能者,超你媽去吧。

    張弛來到小禮堂參加開學典禮的時候已經進入了尾聲,都讓蕭長源給耽誤了,這貨發現小禮堂里也就坐著一百來人,這就是新世界管理學院的全部生源,在水木所有院系中,應該是最弱的一個吧,門臉不大,可譜兒是真大。

    老師倒是不少,前面三排都坐滿了,張弛屬于二班,也就是特異感知班,把他分到這個班的原因是因為他不符合一班的條件,人家一班是特異致動班。

    張弛來到一班的群體中找了個空位子坐下,驚喜地發現,這個班級除了他自己全特么是女生。左邊是女生,右邊是女生,前面是女生,后面還是女生,張大仙人有種誤入女兒國的錯覺,我滴個天吶!我這是被分配到了女生班嗎?

    看看一班那邊,男生居多,女生只占了四分之一,更讓張弛驚喜的是,二班女生普遍比一班的漂亮,不但數量占優,而且質量更是全面碾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特么稀里糊涂地掉到禍水窩里面來了,這不是要考驗我堅強的革命意志嗎?

    左邊的大胸同學朝張弛送了個秋波,右邊的漂亮妹子朝這貨拋了個媚眼,張大仙人強裝鎮定,后背被長發妹子輕輕捅了一下,我勒個草,我特么不調系了,誰要調系誰特么是個憨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