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9章 第1次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9章 第1次字體大小: A+
     

    張弛笑道:“人活著就得輕松點,又不是準備修仙得道,沒必要六根清凈,更沒必要整天擺著一張禁欲系的面孔,陪我喝點小酒,常言說得好,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林黛雨道:“我算是聽出來了,你在這兒兜來繞去,合著是想教我學壞呢。”美眸中透出提防的光芒。

    張大仙人很不要臉地點了點頭道:“以我對你的了解,你當了十八年的乖女兒,十二年的好學生。今天中午在云鼎大打出手的時候,你心情是不是特別爽,有種小鳥出籠的感覺?別撒謊,對我敞開心扉,來點真的。”

    林黛雨抿著櫻唇看著這個無恥的教唆犯,真想在他這張厚臉皮上狠狠來上一拳。

    張弛給林黛雨倒了杯酒送到她的面前,小酒怡性,今晚這么好的氣氛得培養培養。

    林黛雨看了看那杯白酒,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端了起來,很小心地抿了一口,張弛鼓勵她道:“嘗試一下,凡事都得有第一次。”

    林黛雨皺著眉頭道:“我真是第一次。”

    張弛道:“第一次有我陪著你是不是特別有紀念意義。”

    林黛雨放下酒杯,俏臉之上已經飛起兩片紅云,顯得越發嬌俏可人。

    張弛有句話沒說錯,她習慣于端著,習慣于在人前經營自己淑女的形象,她不知道自己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只是知道父母希望她成為怎樣的人,只是知道老師同學認為她應該成為怎樣的人,所以她盡可能做到完美,無法容忍自己有一丁點的缺點,比起張弛她活得太不真實了。

    她明明擁有相當的戰斗力,可卻要在人前裝成一個文弱的淑女,遇到不平事明明想揮拳相向,可是她卻遵從父親的教導隱藏自己的實力。

    從小到大,她甚至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是林朝龍的女兒,不敢讓人知道她的家庭狀況,她活得太謹慎,太小心,也太在意別人的感受。

    她的心中其實也有負面的情緒,她并不是徹徹底底的正能量,她也想惡作劇,也想偶然放松一次,釋放出自己本來的天性,可她不能。

    今天中午的爆發已經讓她昔日的淑女形象崩塌了,直到現在她都在想這件事會給自己造成怎樣的影響。

    張弛不怕崩人設,他從頭到腳都是負能量,崩無可崩,所以從來都不在乎別人怎么看他,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我得為自己活著,憑啥在意別人的感受,我不能為了讓你們舒服我就勉強自己。

    林黛雨道:“你不是好人!”

    張弛點了點頭,自己從來都沒承認過是好人,可自己也不是個壞人,違法亂紀的事情一件沒干過,連偷雞摸狗的小錯都沒犯過。

    酒精的確能夠讓人放松呢,林黛雨覺得身體暖暖的,似乎放松了許多,輕聲道:“你知不知道,我爸我媽要送我去歐洲讀書。”憋在心里很久的事情總算說了出來。

    張弛不知道,他有些不解道:“好好的水木不上,去什么歐洲啊?外國的月亮不一定圓,關鍵是你自己怎么想。”

    林黛雨道:”我不想去!”

    張弛道:“那就不去,憑什么啊,誰規定兒女非得要按照父母制定的規則活著?你成年了啊,你有自主選擇權啊。”

    林黛雨拿起酒杯咕嘟灌了一口,喝酒的樣子有點不淑女了,酒一點都不好喝,很辣,而且喝下去就像吞下去一團火,林黛雨還是改不了好強的性子,不能讓張弛看不起我。

    張大仙人看到她這一口氣下了半玻璃杯,有點吃驚,林黛雨該不會像小黎一樣天生海量吧?

    不過看林黛雨喝完這一大口之后緊皺的眉頭,迷離的小眼神,馬上就明白她是真不能喝,這一大口就應該成功達到微醺的地步了。

    張弛趁著她有點微醺趁機道:”那啥,你給我透句實話,你爹媽堅持讓你留學跟我沒關系吧?“

    林黛雨有些詫異地望著他,愣了一會兒方才笑了起來:”你神經病啊,自作多情你,跟你有什么關系?咱們就是同學啊。”

    張弛點了點頭,同學?應該不是普通同學吧,一起帶過孩子吃過全家桶還同吃過一根驢鞭,最后又一起考入同一所高校的男女同學好像不多。

    想當初自己在高考后人莫名其妙從賓館里清出來,罪魁禍首就是天宇制藥,林黛雨當然不會那么無聊,干這事的十有仈Jiǔ是她家長,表彰會上,黃春曉對自己的嫌棄都擺在臉上。

    張弛能理解,畢竟自己過去又矮又挫,一窮二白的熊樣,換成自己是林黛雨的爹也不肯讓女兒跟這樣的小子交往。

    可現在自己好歹也算逆襲了一點吧,燕南省應屆高考狀元,水木新世界管理學院精英管理系的學生,身高也有一米七六,減肥也非常成功,不敢說型男,可也算是妥妥地陽光青年一枚,連蕭九九都夸自己帥得跟郭某城似的,去除其中感恩的水分,自己至少不難看吧。

    林黛雨道:“你想什么呢?”

    張弛道:“你爸媽不會覺得咱們在處朋友吧?”

    林黛雨又喝了口酒,沒有直接回答他這個問題:“其實我媽早就想送我去國外讀書,一直都是我爸在反對,可不明白為了什么,這次他突然就改變想法了,他說劍橋那邊的環境更有助于我的學業發展。”

    她點了點頭道:“是,我知道他說得都是事實,可是我不想去,我討厭他們掌控我的生活,從小到大,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是對什么是錯,他們都會按照自己的標準告訴我,根本不給我自主辨別的機會!”

    林黛雨的聲音有些大,明顯激動了。

    張弛這才留意到林黛雨面前的那一玻璃杯二鍋頭已經見了底,二兩多呢,事情的始作俑者開始有些后悔了,就林黛雨這小酒量,把她灌醉了容易,可必須要考慮后果。

    等她清醒之后,要是懷疑自己別有用心,不排除跟自己秋后算賬的可能,她的脾氣張弛是了解的,最擅長得就是冷戰,張弛最忌憚得也是這個,這方面林黛雨和開朗的蕭九九截然不同。

    不過酒醉后的林黛雨非常可愛,露出她率真的一面,張弛說得對,她壓抑得太久,早已習慣于帶著面具活著。

    “張弛,你覺得我要不要去?”林黛雨水汪汪的雙眸望著張弛,很想聽聽他的意見。

    這個問題有點棘手,至少現在張弛是沒資格決定她的未來的。張弛喝了口酒道:“你自己到底怎么想的?這種事情沒人能替你決定,只能你自己拿主意,林黛雨你平時不是顯得挺有主見嗎?”

    林黛雨嘆了口氣道:“我是裝得。”

    她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杯示意張弛幫她倒上,張弛裝作沒看見,高了,她指定喝高了。

    林黛雨有些生氣了,伸手把酒瓶拿了過來,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

    張大仙人好心勸道:“別喝了,你再喝就真多了。”

    林黛雨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張弛看得有些呆了,林黛雨指著張弛道:“你是個壞人,你不就想把我給灌醉了嗎?不用你灌醉,我自己喝。”

    張弛趕緊把酒瓶搶了回來。

    林黛雨鳳目圓睜地瞪著他,滿臉的嫌棄:“瞧你那小氣樣,請客還怕花錢?”

    張弛感覺到她已經開始酒意上頭了,不排除回頭有發酒瘋的可能,哭笑不得道:“我不怕花錢,再說今天不用我花錢。”

    老路都給免單了,我特么怕個屁,最討厭女人說我小氣了,雖然我窮,可咱窮大方啊。

    林黛雨道:“張弛,我問你一事啊,你老老實實回答我。”

    張弛點了點頭,滿臉堆笑。

    “嚴肅點!最討厭你嬉皮笑臉的樣子。”林黛雨借著酒意呵斥道。

    張弛強忍著笑:“得嘞,請您教導!我洗耳恭聽。”

    林黛雨道:“今天是不是你……救了蕭九九?”

    張弛搖了搖頭,這事兒打死都不能承認,而且已經成為定局,不過以林黛雨的聰慧,她還是猜到了其中的內情。

    張弛道:“我倒是想救,可等我到了那里撲了個空,又在煙霧里迷了路,如果不是人家給我帶路,我今兒就回不來了,是她救了我,那保潔大媽能證明啊。”

    林黛雨呵呵冷笑了一聲,目光中充滿了懷疑:“張弛,你太愛撒謊了,我根本就不相信你。”

    “不相信你還問?”

    林黛雨向前湊近了一些,伸手指著他的鼻子:“你是不是喜歡蕭九九?”

    張弛道:“廢話,我要是討厭她干嘛冒險去救她?”

    “嗬!我早就看出來了!”

    張弛道:“我怎么感覺你滿嘴醋味啊?”

    林黛雨笑了起來:“你有毛病嗎?我為什么要吃醋?我祝福你都來不及,只是人家好歹也是一個小明星,長得那么漂亮,可……她怎么會看上你?”

    張弛道:“男女之間除了愛情就不能有點別的,林黛雨我還真看錯了你,過去我一直以為你與眾不同,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林黛雨打斷他的話補充道,然后搖了搖頭道:“我其實很八卦的,你那么丑,又矮又胖,臉皮又厚,穿衣服那么土,又喜歡說謊騙人,還小氣,怎么會有人看上你?”

    張弛被林黛雨說得一無是處,不過他一點都不生氣,笑瞇瞇望著林黛雨:“換成是你,你會看上我嗎?”

    林黛雨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端起面前的那杯酒,張弛趕緊抓住她的手腕,林黛雨毫無征兆地發出一聲憤怒的尖叫:“放開!”

    張大仙人被她嚇了一跳,只能松開手,眼看著林黛雨一口氣把小二兩二鍋頭給喝了,林黛雨的尖叫聲也把服務員給招來了,她友善地提醒張弛要注意別影響其他的客人。

    張弛連連道歉,看到林黛雨已經成功把她自己給灌醉了,心中暗嘆,這妮子有心事啊,他決定帶林黛雨離開,如果繼續呆下去指不定出什么洋相呢。

    路晉強聞訊趕了過來,看到眼前一幕不禁道:“怎么了這是?你把人小姑娘給灌多了。”

    張弛滿臉委屈地望著路晉強,老路也不把自己往好處想,他嘆了口氣道:“自己喝多的,跟我沒關系。”

    “張弛,你這個壞蛋!”林黛雨軟綿綿靠在張弛的身上,話都說不利落了。

    路晉強看出這對小兒女之間的糾纏,笑了笑道:“不行就去我賓館吧。”

    張弛圓睜雙目正氣凜然:“路大哥,您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其實還真有點心動呢,老路這個人關鍵時刻還是善解人意的。

    路晉強心說你小子就裝吧,老子是過來人,你想干啥我還不知道,可助紂為虐的事情我可不能干,他笑道:“沒那個意思,你們過去,開兩間房,讓你嫂子幫忙照顧她。”

    林黛雨道:“我要回去……”

    張弛點了點頭,向路晉強道:“我還是送她回去吧,也不算晚,她一個宿舍的同學也能照看她。”

    路晉強道:“得嘞!我幫你們叫車。”

    車叫來了,林黛雨卻死活都不肯上,那司機看到她醉成這樣也不太想接這單生意,張弛無奈,反正離學校也不遠,他決定干脆把林黛雨背回去。

    林黛雨感覺自己趴在一條晃晃悠悠的小船上,努力睜開雙眼,眼前晃動著一顆顆的星星,或許那是路燈。

    張弛從背后的動作感覺林黛雨可能清醒了一些,柔聲道:“是不是想吐啊?”

    林黛雨道:“壞人!”

    張弛點了點頭道:“我是壞人!”

    “騙子!“

    “我是騙子!”

    “渣男!”

    “嗯,我是渣男!”

    林黛雨終于消停了下去,張弛卻感覺肩膀上濕噠噠的一片,本來想裝出毫無覺察,可林黛雨抽抽噎噎地哭出聲來,他嘆了口氣道:“大小姐,您今兒是怎么了?”

    “我生日……竟然沒有人不記得我生日!”

    張大仙人有點懵逼了,這么巧?今天竟然是林黛雨的生日?也不早說,不然自己肯定給她準備禮物,至少也要給她下碗面再臥倆荷包蛋意思意思。

    女孩子家就是矯情,我從來沒把過生日當成一回事,一個破生日而已,只要活著,哪天過生日還不一樣?

    張弛道:“我就知道你憋不住,我故意不提這件事,你以為我請你吃飯是為了啥?還不是為了給你慶祝……”

    林黛雨忽然低下頭,張口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疼得張弛發出一聲慘叫。

    “騙子,你就是個騙子,你根本不記得,我爸也不記得,我媽也不記得,所有人……都把我忘了……”

    林黛雨哭出聲來,壓抑許久的情緒今晚終于得到了釋放。

    她這一哭自然引起了不少的路人側目,張弛趕緊提醒她:“別哭了,你再哭把警察招來了,萬一人家把我當人販子抓起來,誰背你回去啊。”

    “我不回去……”林黛雨抽抽噎噎道。

    張弛心說你不回去幾個意思?難不成要把生日當ChéngRén禮辦?該不會準備把我當成生日禮物給開包了吧?

    林黛雨道:“騙子!”

    張大仙人被罵的沒脾氣,誰讓自己讓她喝酒的,早知道林黛雨發酒瘋這么厲害,自己說啥都不會讓她碰一滴酒。

    “還說要帶我去坐摩天輪……從來都沒有過……”

    張弛搜遍記憶的每一個角落也不記得自己答應她要坐摩天輪的事情,難不成林黛雨說得不是自己?還有其他男孩子答應她?張大仙人心中居然有點不舒服了:“哪個王八蛋說話不算話?”

    林黛雨迷迷瞪瞪的伸手抓住了他的大耳朵,非常用力地擰:“不許你罵我爸!”

    張弛痛并舒坦著,敢情是老林啊,這就是老林的不對了,既然答應了女兒就應該兌現,那么多錢坐個摩天輪算啥,就算是包下來盡著女兒去坐又有什么?

    可能老林的事業太大,事業心太強,只顧著工作忽略了女兒的生日,想起今天云鼎大廈的失火,感覺這事兒也情有可原,男人嘛,事業家庭難以兼顧。

    可林朝龍有事,黃春曉這個當媽應該沒什么事情吧,她總應該記得女兒的生日。

    現實卻是這對父母將女兒的生日忘了個干干凈凈,其實換成普通家庭的孩子未必覺得怎樣,可對從小養尊處優的林黛雨來說這件事卻變成了了不得的大**。

    “我感覺我爸,我媽都不愛我了……他們根本不顧及我的感受,不愿意和我交流……我們之間……就像隔著一堵墻……我心里難過……好難過……”林黛雨一邊哭一邊道。

    張弛默默聽著,此時林黛雨需要得是傾訴,不是開導。

    林黛雨說了好多,感覺張弛背著她走了好遠,等到她稍稍清醒一些的時候,發現張弛把她背到了一個有點黑的地方,林黛雨不害怕,雖然口口聲聲說張弛不是好人,是個壞蛋、騙子、渣男,可是她并不害怕。

    張弛把她放在路邊的連椅上,向她笑了笑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

    林黛雨指著張弛的鼻子威脅他:“不可以離開我的視線之外,不然我再也不理你!”

    張弛誠惶誠恐地點了點頭,他比林黛雨更擔心對方的安全,他快步走向前方的小屋,這里是西區的一座小型游樂場,私人性質,不過因為到了晚上,所以游樂場已經歇業。

    張弛來到值班室前,跟值班的老大爺商量了幾句,并沒有花費太大的唇舌就把事情搞定了,因為他今天剛好有錢,錢雖然是俗物,可的確能夠輕松解決很多問題。

    張弛的背包里裝著梁秀媛給他的五萬塊封口費,他從中只拿出了十分之一,就承包了整個兒童游樂場。

    林黛雨的眼皮格外沉重,總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睡過去,迷迷瞪瞪地睜開了雙眼,看到張弛溫暖的笑臉,她的呼吸帶著二鍋頭的酒香:“你搞什么?你個大渣男!”

    張弛將她扶了起來:“跟我來!”

    林黛雨在他的攙扶下踉踉蹌蹌地走入了前面的門,感覺整個天地還是左右晃動著,突然周圍亮起燈來,她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走進了一座游樂場,兒童游樂場,雖然燈光很美麗,現場很夢幻,可一切都是迷你的。

    周圍響起了帶著雜音的音樂聲,分明是一首《生日歌》。

    林黛雨望著一臉笑容的張弛,突然鼻子一酸,他記得的,就算他是欺騙自己,她也寧愿相信他記得自己的生日。

    有點想哭,可她不想當著張弛的面哭,不想被他看到自己那么脆弱,那么容易被感動,這個壞小子,又在套路我。

    林黛雨提醒不要去看張弛的那張厚臉皮,雖然覺得有些耐看,她把注意力轉向左前方緩緩轉動的摩天輪,很迷你的摩天輪,應該是她這輩子見過最小型的摩天輪。

    張弛牽住了她的手,軟軟的柔柔的,肌膚很滑很細膩,單憑這手感就知道是養尊處優富人家的閨女。

    林黛雨感到他的掌心很熱,很粗糙,可這種感覺很踏實,她并沒有抗拒,任由張弛牽著自己的手,將她帶到了摩天輪前,這摩天輪的包廂顯然很難容納兩個成年人進入。

    張弛本想和林黛雨分乘,可她執著地抓住了他的手,于是張弛只能選擇順從。

    狹窄的包廂,兩個人的體溫讓里面的空氣似乎都燃燒了起來,林黛雨不知是因為酒醉還是害羞,俏臉紅紅的,黑長的睫毛宛如蝴蝶翅膀一般不停的扇動。

    來到摩天輪最高處的時候,張弛道:“小雨,生日快樂!”

    望著林黛雨美麗的面孔,心中有點發酥,他咬了咬嘴唇,做出了一個下凡以來最勇敢的決定,向前湊近了一些,再湊近一些。

    林黛雨抬起雙眸,目光迷離地望著他,呼吸也變得灼熱和急促。

    張大仙人聞到了林黛雨芬芳的氣息,也聞到了二鍋頭濃烈的酒香,預感到他們之間將會發生點什么,突然林黛雨嘔了一聲,張大仙人加速的心跳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