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8章 正能量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8章 正能量字體大小: A+
     

    蕭九九笑道:“你高,全世界你最高行了吧!”主動挽起張弛的手臂,非常的自然。

    張弛也沒多想,認為蕭九九還是把自己當成了道具,利用自己打掩護,避免引人注目,其實她的那招調虎離山的確管用,劉寶柱帶著女助理開著公司車從正門離開馬上就把記者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蕭九九就挎著張弛的胳膊像普通小情侶一樣大搖大擺地從側門離開。

    兩人離開醫院之后,就在側門外分手,劉寶柱的迷你車就停在對面的停車場,提前把鑰匙給了她,她要馬上回公司一趟。雖然只是暫時分手,蕭九九卻有點依依不舍,小聲道:“我走了。”

    本想說聲謝謝,可話到唇邊還是咽了回去,忽然有種感覺如果說出這兩個字會顯得生分。

    張弛點了點頭:“對了,你幫我問問劉寶柱花了多少錢,回頭我轉給他。”

    蕭九九道:“不用!”她又打量了一眼張弛,笑道:“穿著唄,挺好看的。”

    她向對面的停車場走去,來到馬路的對面,又回過頭來,看到張弛已經鉆進了一輛出租車,蕭九九咬了咬嘴唇,這個沒風度的家伙,好歹也要等我離開再走,你就不知道多目送我一會兒?這么著急離開干什么?是去見他女友林黛雨嗎?

    張弛打車去了附近的購物廣場,先去李寧專賣,買了身李寧直接換上。

    他也承認劉寶柱的眼光不算太差,可真要穿著這身衣服進了校園,他的助學金恐怕就泡湯了,沒聽說哪個穿著一雙h牌皮鞋的學生能申請到助學金的,雖然張大仙人的人設一直都不怎么樣,可他也不想崩。

    拿了梁秀媛的五萬塊封口費,這貨的經濟狀況就發生了極大的改觀,在購物廣場將必要的物品一站購齊。

    nubia手機,榮耀筆記本,這廝有個毛病,買東西首先挑名字然后才看質量看配置。對他來說,東西夠用就行,絕不浪費,浪費可恥。

    去聯通補了手機卡之后,天就已經黑了,張弛背著筆記本商家贈送的雙肩包,朝學校的方向走去,這座購物廣場距離水木沒多遠,也就是兩公里,沒必要打車。

    走到中途,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循聲一看,居然是路晉強,張弛驚喜道:“路大哥,這么巧啊!”

    低調富豪路晉強騎著他那輛破破爛爛的小電驢,高大魁梧的身體仿佛隨時都能把小電驢給壓塌,他把車靠在路邊,笑道:“我看背影像你就追上來了。”

    張弛道:“我剛去買了點東西,正回學校呢。”

    路晉強道:“吃了嗎?”

    張弛搖了搖頭。

    路晉強道:“我也沒吃,要不我請你吃涮肉去,剛好跟你說點事。”

    這里距離菊寶源沒多遠,路晉強就是菊寶源的老板。

    張弛知道他有錢,也沒跟他客氣點了點頭道:“成!”

    路晉強今天心情不錯:“對了,你還有其他朋友嗎?一起叫上,我來結賬。”

    他讓張弛上車,準備騎車帶他過去,張弛看了看他的那輛小電驢搖了搖頭,也就是幾步地的事情,沒必要折騰小電驢了,再說兩個大男人共乘一輛小電驢多尷尬。

    路晉強先行一步,張弛在前面的路口右拐,總共不到八百米,他想了想還是給林黛雨打了個電話。

    火災發生的時候,不聽林黛雨的阻攔,非得沖進火場救人,當時林黛雨罵他那句其實他聽得清清楚楚,打是親罵是愛,人家要是不關心他怎么會罵他?而且林黛雨向來那么文靜優雅,能讓她當眾情緒失控的可能只有自己了,想想還真是有些得意。

    云鼎大廈也是林家的物業,這次的火災肯定給林家造成了不小的損失,無論是作為同學還是作為朋友,于情于理都應當問候一下。

    張大仙人做好了被罵的準備,他也希望被罵,因為報平安的時候林黛雨表現得實在是太冷靜了,這種感覺有點不真實。

    張弛的電話在第一時間被林黛雨接通了,這貨的感覺更不真實了,林黛雨今天的做法幾乎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簡直就是一反常態,張弛認為有必要和林黛雨見上一面,于是道:“晚上有時間嗎?請你吃飯。”

    林黛雨居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張弛掛上電話才意識到自己的這個邀請有些唐突,畢竟路晉強做東,他把林黛雨叫來好像有點不合適,其實他也就是隨口那么一問,沒想到林黛雨今天那么配合。

    張弛來到菊寶源,連門口的迎賓都認識了他,把他請到隔間,路晉強正在那兒打電話,示意張弛先坐。

    他打了足足五分鐘電話,這才結束通話,向張弛歉然一笑道:”不好意思啊,今天事情特別多,我請你過來是想跟你說說方大航的事情。“

    張弛點了點頭,他先把回頭林黛雨要來的事情說了,路晉強笑道:”你放心,我也呆不長,家里兒子跟他媽又杠上了,正該叛逆的時候。”

    張弛心說方大航的事情路上不就說清楚了,非得到這里說,還得搭進來一頓飯,這位土豪的行事方式咱實在是有點看不懂。

    路晉強簡單把方大航的事情說了,原來方大航本來已經辦好了出國手續,可突然改變了主意,死活都不肯出去讀書了,他父母為此頭疼不已,多方調查才知道,他剛剛交了一位女朋友,聽說是當地醫院的一個護士,他家里對他交女朋友不反對,可為了女朋友放棄學業就太讓人頭疼了,路晉強知道張弛和方大航是好友,所以希望他能幫忙勸勸。

    張弛對此是一無所知,這段時間雖然和方大航通過話,可并不知道他改變主意不肯留學的事情。

    路晉強道:“你幫忙勸勸,總不能為了一個女孩子就把學業給耽誤了吧?”

    說話的時候,服務員過來通知路晉強,說他約得沈律師到了,張弛這才知道路晉強今晚還約了人,敢情自己不是主賓,證明剛才在路上路晉強只是隨口跟他客氣了一句,可自己當了真,凡人世界的套路實在是太多了。

    路晉強向張弛笑了笑道:“你就在這兒,我不耽誤你和朋友吃飯了,想點什么只管點,我都交代過了。”他為人非常慷慨。

    張弛心說老路走了更好,省得林黛雨來了尷尬,今天誤打誤撞又省了頓飯錢,最近好像財運不錯。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羅根生還欠自己十萬塊錢呢,路晉強不是要見一位律師朋友嗎,剛好讓他幫自己咨詢咨詢。

    反正林黛雨沒來,他簡單把自己的事情說了,路晉強聽他說完,笑道:“小事一樁,這樣吧,你改天把欠條送來,我找沈律師給你辦,律師費都幫你省了。”

    這對張弛來說算得上是意外之喜,本來他沒打算對羅根生窮追猛打非得討回這十萬塊錢,可上次在燒烤人生,這貨伙同一幫酒友當著蕭九九的面給自己難堪,是可忍孰不可忍,張大仙人胸懷雖大,但絕容不下挑釁自己的小人。

    林黛雨如約而至,看得出她還是特地打扮了一下,淡妝化得恰到好處,這清水出芙蓉般的女孩一進入店里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林黛雨來到約定隔間的時候,路晉強還沒有來得及走,在他的印象中這好像不是張弛帶來的第一個女孩子,要說這小子女人緣真是不錯。

    張弛起身迎接林黛雨,主動為她介紹:“路哥,這里的老板,也是方大航的表哥。”

    又向路晉強道:”林黛雨,我同學!”

    林黛雨很給張弛面子,矜持笑了笑道:“路哥好。”

    路晉強笑道:“你好,我就不耽誤你們同學聊天了。”都是過來人了,總不能留在這里當個大號的燈泡。

    張弛道:“路哥您忙去吧。”

    路晉強心說你巴不得我走,朝張弛笑了笑道:“喜歡吃什么只管點,當你自己家店一樣,照顧好林同學啊。”

    張弛發現路晉強今天話不少,可能是因為林黛雨出現的緣故,男人不管多大年齡都有個通病,見到美女話格外多,不一定是對美女有想法,是因為美女激起了男人的表現欲,骨子里的事情改不了。

    老路走后,張弛殷勤地幫林黛雨去拿包,林黛雨將一個muji的手袋遞給他,張弛愣了一下:“什么?”

    林黛雨道:“路上經過,看到一件t恤不錯,總不能白吃你的飯。”

    張大仙人有點受寵若驚了,林黛雨居然主動給自己買衣服!這妮子是不是準備套路自己?說起來兩人認識的時間也不短了,相愛的事情沒有過,想殺的事情倒是發生過不少。

    林黛雨坐下來之后拿起了菜單,之所以主動一是為了將自己給張弛買衣服的事情趕緊翻篇兒,還有一個原因,這廝不能不防,萬一他再重蹈北辰驢肉館的覆轍,豈不是很尷尬。

    張弛把牛皮紙袋放在一旁,心中有些明白了,難道因為蕭九九的出現林黛雨產生危機感了?這個解釋最具合理性,幸福來得太突然,怎么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呢。

    林黛雨點好之后,張弛也點了幾樣,兩人點菜的風格明顯不同。

    林黛雨喜歡吃素,張弛喜歡吃肉。林黛雨看了一眼點菜單,發現張弛今天還算克制,只是規規矩矩地點了牛羊肉毛肚,林黛雨將點好的單交給服務員。

    張弛叫了瓶百年牛二給林黛雨要了瓶北冰洋,上次兩人面對面吃飯還是在北辰的驢肉館,來京城后雖然一起吃了頓飯,可那天是在林朝龍的嚴密監督下。

    張弛從林黛雨的俏臉上并沒有發現任何的不悅,也沒有感受到她的怒火值,笑了笑道:“這次多虧了你給我發得路線圖,不然我可能就逃不出來了。”

    林黛雨道:“總不能看你去送死。”說這句話的時候,美眸中流露出一些幽怨。

    張弛道:“我知道你關心我。”

    林黛雨道:“老同學了,關心也是應該的。”她自己清楚單單用老同學來解釋好像還不夠。

    張弛用公筷涮了毛肚先給林黛雨放在面前的小碗里,林黛雨也沒拒絕,低頭吃得時候,如瀑布般的長發垂落下來,她來得匆忙,忘了把頭發扎好了,張弛殷勤地遞給了她一條橘紅色的發帶。

    林黛雨有些詫異他怎么會隨身帶這東西,仔細一看,卻是用來捆綁電源線的線束,不禁笑了起來:“你腦袋里都裝的是什么?”

    ”正能量!”

    林黛雨還以為他會厚顏無恥地說裝得都是自己,就算他真那么說自己也不會驚奇,聽到這個答案,她點了點頭,有點失落。

    張弛又補充了一句:“我這人就是太負面,記得高中的時候,老師整天都建議我向你學習,都說你看看人家林黛雨同學,身上充滿了正能量。”

    林黛雨的臉紅了,用橘紅色的線束將柔順的秀發束起,心中暖暖的甜甜的,這廝的套路永遠都是那么出人意料,端起面前的北冰洋和張弛碰了碰:“謝謝你請我吃飯。”

    張弛道:“老路請的。”

    林黛雨道:“你請的我。”目光還是沒有直視張弛。

    張弛建議道:”您就不能放過北冰洋一會兒,給二鍋頭一點愛心唄?”

    林黛雨搖了搖頭,她從小到大還沒有喝過酒。

    張弛道:“喝酒有助于放松,說句你不愛聽的話,感覺你時時刻刻都在端著。”

    “你是說我虛偽?”

    張弛道:“不是這個意思,怎么說呢,可能跟你的家庭環境有關系,你生來就是一位小公主,在家里是掌上明珠,在學校又是眾星捧月,走哪兒都是被人關注的中心,所以你就時時刻刻注意形象,可能你自己都不覺得。”

    林黛雨道:“我算是聽明白你的意思了,你還是說我虛偽,活得不夠真實,時時刻刻都在裝淑女,扮清高。”

    張弛嘿嘿笑道:“咱倆是兩種人,你渾身都是正能量,我從頭到腳都是負能量。”

    林黛雨開始警惕,生怕他在這種時候說出異性相吸的話來。

    張弛第一時間覺察到了她的警覺:“你戒心重,咱倆都那么熟了,算得上知根知底吧。”

    “我不了解你。”

    “不了解跟不想了解是兩回事,我發現你對我還是充滿了求知欲的。”

    “胡說!”林黛雨揚起筷子作勢要打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