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7章 品味堪憂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7章 品味堪憂字體大小: A+
     

    梁秀媛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恰巧本市新聞正在播放關于這場大火的報道。

    電視屏幕上出現了記者對保潔大媽的采訪,保潔大媽繪聲繪色地描述蕭九九如何不顧安危舍己救人的事情,告訴記者是蕭九九背著自己沖出火場一步步爬到了88樓頂的天臺。

    大媽口齒伶俐,描述得聲情并茂,說到動情之處還流出了感動的淚花。

    梁秀媛眨了眨眼睛,發現高手在民間,別的不說,這保潔大媽的演技就秒殺一片偶像派。

    蕭九九有些無語了,新聞輿論很多時候是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而且報道的多半都是非客觀的東西,自己的確背過保潔大媽不假,可其中的不少細節連她自己都忘了,這位大媽想象力不錯,發揮得也相當可以。

    梁秀媛的手機響了起來,這一響起來就是個沒完,一連接了七個電話全都是關于蕭九九的,總算等到手機消停了一會兒,她的臉上帶著喜悅,這七個電話全都是詢問蕭九九傷情的。

    憑著一個職業經紀人特有的敏感,她知道剛剛經歷一場大火的蕭九九很可能要火起來了,只有身處演藝圈中,才知道這種正能量且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孩有多寶貴。

    梁秀媛提醒蕭九九道:“九九,你什么都不需要說,什么都不需要做,好好休息,其他的一切都交給我。”

    蕭九九點了點頭,不是聽進去了她的話,而是張弛之前就已經反復強調過,這次必須要幫他背鍋,雖然這口鍋金光燦爛,閃耀著榮譽的光華,可張弛卻避之不及,既然答應了他就不可以反悔。

    梁秀媛專門去探望了張弛,她知道蕭九九不會騙人,剛才的那番話應該是真相本身,所以她必須要打著探望的旗號去看看張弛,真正的目的是要確信這廝不會中途變卦,她必須要確保自己的投資安全。

    來到張弛的普通病房門外,看到外面冷冷清清,連一個記者都沒有,梁秀媛就放下心來,湊在房門的玻璃上看了一眼,發現病房里只有張弛一個人躺在那里看書,劉寶柱居然不在!

    梁秀媛不由得有些惱火,她特地派劉寶柱過來打著照顧的旗號來這里,目的就是要盯緊張弛,讓他千萬不要亂說話,萬一壞了她的大計就麻煩了,這個表弟真不讓她省心。

    梁秀媛敲了敲房門,推門走了進去,來此之前,她準備了一個果籃,帶著溫暖的微笑來到張弛的身邊:“張弛,我聽說你的事情了,所以特地過來看看你。”

    張弛笑道:“梁姐,您怎么來了!”他穿著一身醫院的病號服,現在的確沒其他衣服可穿。

    梁秀媛故意左右看了看道:“湯米呢?我讓他來照顧你的啊。”

    張弛道:“我讓他出門幫我買兩套衣服。”

    梁秀媛點了點頭,輕聲道:“張弛,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她是在暗示張弛自己已經知道真相了,對他的付出表示感激。

    張弛道:“是不是蕭九九又跟你說什么了?”

    梁秀媛笑了起來:“九九是個單純的女孩子,純凈得就像是一塊水晶,所以我特別喜歡她,不瞞你說,我簡直拿她當我的親生女兒一樣看待。”

    張弛信她才怪,梁秀媛喜歡蕭九九應該是真的,不過絕不是當成女兒,而是當成了一棵搖錢樹。

    張弛知道梁秀媛今天過來的目的,這女人不放心,蕭九九因為這件事人氣大漲,越是有走紅的可能,梁秀媛就越忐忑,她擔心自己出爾反爾,說出事情的真相。

    張弛道:“梁姐找我什么事情啊?”

    梁秀媛從手袋中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放在了張弛的床頭,又朝他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這小子那么聰明根本不用自己多費唇舌。

    張弛掃了一眼,也沒有拒絕的意思,主動送上門的錢不要白不要,再說了,自己這次的確損失不少,從外到內衣服燒得干干凈凈,連nubia手機都不知丟什么地方去了,目前赤字不小,還欠秦老一百多萬呢。

    梁秀媛道:“九九有你這樣的人守護真好。”這五萬塊就算是封口費了,看到張弛將錢收入了床頭柜的小抽屜,她這才放下心來,只要這小子貪錢,就好解決。

    此時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卻是張弛的一幫同學老師過來探望他,讓梁秀媛意外的是,居然自己的兒子沈嘉偉也在其中。

    沈嘉偉之所以知道消息是因為葛文修的緣故,葛文修跟他同班,兩人又住在隔壁宿舍,剛才沈嘉偉打電話給葛文修約他打牌,這才聽說張弛出了事,問清他所在的醫院趕了過來。

    沈嘉偉看到母親居然在這里,也頗感差異,梁秀媛將他叫到外面,將張弛和蕭九九的朋友關系說了,現在的年輕人想象力太豐富,不說明白容易被誤會。

    鐘向南這群老師同學看到張弛平安無事,一個個都放下心來,謝采妮將花籃放下,目光卻追逐著剛剛出門的梁秀媛母子二人。

    她認得梁秀媛,對于立志進入演藝圈的新人來說,京城第一經紀人梁秀媛是近乎神話般的人物,如果能夠僥幸成為她旗下的簽約藝人,幾乎等于成功了一半。

    鐘向南道:“張弛,這次全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請你們去云鼎聚會也不會出那么多的事情。”

    謝采妮聽到這句話才回過神來,趕緊道:“跟鐘老師沒關系,都是我的緣故,是我對不起大家。”

    張弛笑道:“你們是來看我的還是開自我批評的研討會呢?”

    一群人都笑了起來。

    張弛留意到林黛雨沒來,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葛文修道:“對了,今天失火的云鼎大廈是屬于林黛雨家的物業,她去陪她爸爸處理事情去了,所以無法抽身前來。”

    張弛點了點頭。

    鐘向南一旁打趣道:“張弛好像有些失望呢。”

    一群人又笑了起來,其實所有人都看出張弛和林黛雨之間好像有那么點曖昧。

    沈嘉偉送走母親,走了進來,來到床邊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沒受傷吧?”

    張弛點了點頭:“不知有多好,等你表舅給我買來衣服我就走。”

    沈嘉偉還拎著探望的果籃,準備放下,一直在等待機會的謝采妮主動伸出手去:“我來。”

    沈嘉偉看了謝采妮一眼,謝采妮向他甜甜一笑,不過沈嘉偉只是微微頷首,馬上又轉向張弛道:“你要是沒事就趕緊出院,晚上我約幾個同學給你擺酒壓驚。”

    鐘向南道:“我來請,這次我來請!”

    張弛笑道:“我現在可不想喝酒,剛剛從火場死里逃生,你們好歹容我緩緩。”

    袁紅道:“就是,人家小張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而且最需要的也不是你們的安慰。”

    一群人恍然大悟,霍青峰道:“還是師母心細。”

    袁紅被他說得臉紅了,呸了一聲道:“再胡說就讓你寫檢查。”

    鐘向南道:“我就是想讓他寫,他也不聽我的了,不過我覺得他沒胡說啊。”

    所有人同時笑了起來,這邊的笑聲引起了醫護人員的注意,一名小護士過來敲了敲門,提醒他們要小聲一點,以免影響其他房間的病人休息。

    林黛雨認為這是父親最需要陪伴的時候,所以她放棄了前往醫院探望張弛的想法,去找爸爸。

    其實就算這場火和林家無關,她也不會去醫院,想起張弛頭也不回沖入火場救人的情景,林黛雨直到現在心中都非常煩躁。他平安就好。

    云鼎大廈的這場火已經撲滅,得益于消防隊員的及時到達,同時也和林朝龍當初未雨綢繆斥巨資升級了大樓的消防系統有關。

    此時他正在三層的會議室內和警方交流現場的情況,根據初步調查已經確認,這場火并非意外,而是人為縱火。林朝龍配合警方提供了他們需要的材料,調查進行中的時候,他接到通報說女兒來了。

    林朝龍讓助理先帶女兒去休息室等待,等他去見女兒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林黛雨在休息室內看著新聞,從她顰起的兩道秀眉,林朝龍就看出女兒心情不好,本以為是為自己而難過,可掃了一眼電視,發現電視上正在播出關于某個小明星奮不顧身火場救人的感人事跡。

    林朝龍搖了搖頭,笑得頗有些無奈,現在的新聞最關注得幾乎都是娛樂圈的事情,老百姓追逐的熱點頭條都是這些無關痛癢的娛樂**。

    從這則新聞就能夠看出,新聞的關注點竟然不在云鼎失火**本身,把一場人為縱火犯罪**硬生生變成了不少人茶余飯后的娛樂**。

    林朝龍在女兒的身邊坐下,耐心看了一會兒,他感覺這樣的報道無論對他還是對集團來說都不是一件壞事,畢竟可以轉移公眾的注意力,讓民眾不再關心**的本身,將負面的影響限制在最小的范圍內。

    只是林朝龍有些不太明白,女兒什么時候開始關注這種娛樂新聞了?在他的印象中女兒對這種新聞向來是沒什么興趣的。

    林黛雨堅持看完了新聞,她的心中非常迷惑,明明是張弛沖上去救人,可最后為什么新聞中沒有出現和他有關的信息?如果硬要說有,那就是一語帶過的三人獲救,這貨連個正臉都沒露,這么愛出風頭的一個人很不正常啊。

    林黛雨才不相信張弛會甘當無名英雄,做了好事不留名,這不符合他的人設。

    林朝龍遞給女兒一杯咖啡,意味深長道:“這個小明星因禍得福啊,很可能因此就火起來了。”

    林黛雨因父親的這句話豁然開朗,她想到了張弛甘當無名英雄的原因,是為了成全蕭九九,他還真是用心良苦。

    林黛雨用遙控關上電視,喝了口父親給她的咖啡,輕聲道:“是不是損失很大?”

    林朝龍淡然道:“保險公司正在評估。”言簡意賅,既告訴女兒不用擔心,也告訴她不會有太大的損失,一切都有保險公司承擔。

    林黛雨道:“您不是說這里的消防系統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嗎?”

    “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林朝龍并沒有將人為縱火的事情告訴女兒,他不想女兒擔心,對他來說這場火災算不上什么壞事,畢竟女兒主動來見他,這段時間以來,還是她第一次對自己主動表示關心。

    劉寶柱給張弛買了兩套衣服,雖然張弛事先囑咐過讓他買點普通的衣服,可這貨仍然帶來了兩身潮牌。

    張大仙人在時尚品味方面近乎一個小學生,穿衣服從來不挑,否則也不會聚劃算淘了一身紅豆,搞得跟博物館的保潔撞衫。

    倒不是他拒絕什么潮牌名牌,只是劉寶柱帶來的衣服圖案太招搖,穿上去準保能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辨識度極高。

    這貨自詡為知名形象設計師,估計也是主打鄉村流,褲子又瘦又緊,露出一截腳脖子不說,還特么一條粉紅色一條綠色,t恤就更別說了,一件是半透明的黑色緊身漁網穿上去必然露點,還有一件看起來正常,可白色t恤胸前繡了一頂綠帽子什么鬼?

    張弛有點接受無能指著這兩套衣服道:”大哥,你消遣我?“

    劉寶柱翻了個白眼,兩只手捻著蘭花指扭呀扭呀的:“討厭,人家辛辛苦苦跑了那么遠給你挑的衣服,都是明星穿得潮牌,你懂不懂時尚?”

    張弛知道自己目前和時尚不搭邊,可也不能穿得跟個變態似的上街,苦笑道:“我還是穿這身病號服出院吧。”

    拿起其中一條內褲,前門上繡了個大象什么鬼?張大仙人現在總算明白啥叫所托非人,讓這貨幫自己買衣服,就是給自己添堵的事情,擺了擺手道:“把這些破爛玩意兒拿走,我不穿!”

    劉寶柱也犯了脾氣,上去將衣服全都抱了起來,哼了一聲道:“你個土老帽!”

    氣呼呼往門外走,正遇到前來探望張弛的蕭九九,她居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到這里來了。

    蕭九九檢查沒事,已經委托梁秀媛辦好了出院手續,過來是看看張弛可不可以一起走,攔住劉寶柱問明了情況,再看他拿的那些衣服,不由得笑了起來,她把衣服接了過來,讓劉寶柱去準備車。

    劉寶柱離去之后,蕭九九來到病房內將房門關上了,衣服又放在了張弛的床上:“看不出你還挺挑剔啊。”

    張弛望著一身白色運動裝帶著墨鏡的蕭九九,呵呵笑了一聲道:“到底是明星啊【UU看書00kxs】,在房間里都戴墨鏡,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個瞎子呢。”

    蕭九九摘下墨鏡,用一雙明澈的美眸狠狠瞪了他一眼,唇角仍然帶著笑,不知怎么,今天在他面前兇不起來。

    她戴墨鏡是為了躲記者,因為云鼎的事情,她的熱度突然就起來了,現在醫院外面圍了不少的記者,都等著采訪她呢,選擇盡快離開醫院也是這個緣故。

    她將那綠帽子的t恤和綠褲子扔給張弛:“穿上,咱們從側門走。”

    已經商量好了,由劉寶柱開公司的車帶著公司的另外一位負責陪護她的工作人員從前門引開記者,她和張弛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側門溜走。

    “不穿!”

    “你不穿我可不管你了,回頭我就告訴記者你救人的事情,你不是怕出名嗎?我就讓所有新聞媒體知道真正的肥豬是誰。”

    張大仙人惡狠狠望著蕭九九,不對啊,這件事怎么能輪到她用來威脅我?

    蕭九九畢竟是學表演的,馬上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嬌滴滴道:“張弛,你就聽人家一次嘛,穿上嘛,挺好看的。”

    張弛發現自己有個弱點,竟然受不了女人撒嬌,因為蕭九九的這個舉動內心麻酥酥的,人家讓他穿衣服又沒讓他送死,綠帽子又不是戴腦袋上。

    他點了點頭,拿起那條大象鼻子的內褲:“你說這上面繡個這玩意兒是啥意思?”

    蕭九九鳳目圓睜:“想死咩!”轉身風一樣逃了出去,聲音從關閉的房門外傳了進來:“給你五分鐘!”

    張大仙人穿上一身的潮牌,發現劉寶柱還是有一套的。

    衣服挑選得尺寸剛剛好,材質做工都非常考究,穿在身上非常舒服,褲子雖然短了一塊,可現在都流行這樣,穿著顯腿長,小船襪一穿,再蹬上一雙棕色軟底皮鞋,上面兩個大寫的金色h閃閃發光,壕氣十足。

    走起路來感覺每一步都踩在軟妹幣上,這貨有生以來從沒那么瑟過,走到門口,忽然想起抽屜里還有一塊磚,趕緊轉身把磚給帶上了,連同信封一起扔在了ct袋子里。

    蕭九九看到他這身打扮走了出來,立時笑靨如花,張弛發現她笑容中并沒有嘲諷的意味,這才放下心來。

    蕭九九道:“挺好看的,真的!”遞給張弛一副墨鏡。

    張弛戴上后,感覺天地黯淡了許多。

    蕭九九夸贊道:“跟郭某城似的。”

    “我比他高多了!”張大仙人強調道,本仙兒好歹也是一米七六的身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