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5章 渣男祝你幸福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5章 渣男祝你幸福字體大小: A+
     

    林朝龍走出門外,聽到身后傳來田志明歇斯底里的呼喊聲:“憑什么?你憑什么?真以為你可以只手遮天嗎?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林朝龍微笑著搖了搖頭,他或許做不到只手遮天,可有錢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的。

    掏出手機準備給女兒打個電話,想起剛才女兒眼睛中的幽怨,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女兒有意鬧出來的,小雨一直都是個乖乖女的,每個孩子都會經歷叛逆期,只是來得有早有晚罷了。

    女兒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變化,證明她和家庭之間產生了一些隔閡,他們之間應該好好談一談了。

    林朝龍望著女兒的手機號碼居然沒有撥出去,想到女兒就不由得想起了黃春曉,他忽然明白自己因何會如此堅決地要讓女兒出國留學的原因。

    所謂能夠讓她得到更好的教育只是借口,他害怕面對女兒。每一個秘密都是一根芒刺藏在心中,一個人的秘密多了,他的內心早已千瘡百孔。

    急促的消防警報聲打斷了林朝龍的沉思,沒多久他看到物管經理行色匆匆的從會議室內沖了出來,還有許多其他人。

    李經理看到林朝龍神情緊張地向他道:“林總,您還沒走啊,剛剛收到火情通報,82層失火了。”

    林朝龍聽到失火的樓層皺了皺眉頭,常識告訴他,火勢通常應該向上蔓延,而不是向下,82層以下的區域目前來說相對安全。

    只是失火之后,所有的電梯緊急停用,仍然羈留在大樓內的人需要通過安全出口的樓梯步行離開。

    林朝龍并不擔心大樓的消防系統,他在買下這棟大廈之后,對這套系統花費巨資進行了升級,普通的火情應該很快得到控制。

    整棟大樓高88層,不過從80層到85層之間還處于裝修期,雖然裝修的工程已經完工,但是并未正式對外開放。

    86到88層仍然正常使用,因為88層是多功能廳,從那里可以俯瞰整個京西的景色,下面的兩層作為多功能廳的配套。

    因為多功能廳裝修極具特色,也成為云鼎大廈最具代表性的樓層,時常會在哪里舉辦各種各樣的活動,還會有廣告商租用場地前來攝影,不過今天好像并無大型活動。

    林朝龍第一時間撥通了女兒的電話,他首先要確認女兒已經離開了這棟大廈。

    這次林黛雨沒有掛斷他的電話,接通電話之后,電話那頭傳來她有些緊張的聲音:“爸,失火了,您趕緊離開。”

    林朝龍的內心一暖,畢竟是自己的骨肉,她是關心自己的,林朝龍道:“我沒事,你有沒有離開?”

    這種時候父女首先想到的都是對方,畢竟血濃于水。

    林朝龍確信女兒已經進入下行的安全樓梯這才放下心來,他將大樓的緊急疏散路線和消防點分布圖發給了女兒,以備不時之需。

    林黛雨仍然沒有來得及離開這棟大廈,在父親出現之后,參加聚會的師生離開了調查現場,他們又在外面寒暄了幾句,火情發生的時候,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進入電梯。

    保安第一時間出面引導疏散,目前所有人都在有序地向安全樓梯撤離。因為66層是酒店區,客人相對較多,所以撤離的速度并不算快,不過因為火情發生在上面,所以大家也沒有慌張。

    林黛雨和父親交談了幾句掛上了電話,她看了看身邊的張弛,心中頓時踏實了許多,遇到危險的時候身邊有他真好。

    張弛卻明顯有些心神不寧,他掏出電話撥了出去,電話是打給蕭九九的,已經是第三個電話了,可仍然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張弛擔心蕭九九沒有離開,他記得蕭九九當時去得是88頂層多功能廳,如果她還沒有離開的話,那么她的位置正處在火線之上。

    張弛想起了劉寶柱,他決定給劉寶柱打一個電話,這次居然一次就打通了,電話接通之后,聽到劉寶柱驚慌失措的聲音:“張弛,失火了,失火了,九九還在上面。”

    張弛愣了一下,大聲道:“你們在什么地方?你讓蕭九九接電話。”

    聽到蕭九九的名字,林黛雨忍不住向他看了一眼,雖然張弛就在自己的身邊,可他關注的卻是另外一個人,這讓她有些不舒服,雖然她知道張弛的行為也是人之常情,即便是普通的朋友也應該表示關心。

    劉寶柱帶著哭腔道:“我在外面,我出來買東西,大樓燒起來了,火勢很大,八十層往上濃煙滾滾,九九還在88樓多功能廳拍廣告宣傳照……完了……完了……”

    張弛迅速掛斷了電話,這時候他們也已經來到了安全樓體內,所有人都在大廈保安的疏導下有序向樓下撤退,張弛向林黛雨道:“你和鐘老師他們先走,我稍晚一些去追你們。”

    鐘向南道:“你干什么?趕緊走啊,一旦火勢蔓延過來就麻煩了。”他并不了解狀況,認為眼前的情況下最要緊是帶著學生離開,去安全的地方。

    林黛雨知道他想干什么,眼神中夾雜著些許幽怨望著張弛道:“把救人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員吧,你幫不上忙,一起走,沒必要去送死。”

    她的心中是失落且委屈的,過去從沒有這樣的感受。

    張弛道:“她是我朋友,換成是你被困在里面,我也會這么做。”

    說完轉身向樓梯上跑去,鐘向南想一把抓住他,可被張弛靈巧地躲開。

    保安壓根沒有想到這種時候還有不顧死活往上沖的人,所以根本沒有在上行的安全通道上設置防線,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攔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大喊道:“你特么不要命了?”

    張大仙人沿著樓梯向上爬去,林黛雨眼圈紅紅的望著他背影消失的方向,用盡全力大喊道:“張弛!你混蛋!”

    她發誓,如果張弛能夠活著回來,自己再也不會搭理他,可前提是他必須要活著回來,平安回來。

    張弛向上爬樓的途中給蕭九九不停撥打電話,可她的手機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這讓張弛越發擔心起來,這位明日之星還沒有來得及冉冉升起就隕落成灰,下場也太慘了一點,再打,手機已經變成了關機狀態。

    張弛不禁開始琢磨,蕭九九的手機可能燒化了,變成了關機狀態,如果手機如此,那么她的生命也可能因故停機了。

    煙火氣越來越濃烈了,抬頭望安全樓梯內已經出現了不少的煙霧,他來到了80層,距離火情發生的82層已經越來越近了。他的nubia突然就響了起來,張弛看了看屏幕,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接通之后,聽到蕭九九帶著哭腔的聲音:“救救我,救救我……咳咳咳……”話沒說完整,顯然被煙嗆著了。

    張弛聽到她仍然活著,內心稍安,這個時候也沒心情調侃她了:“蕭九九,你在什么地方?”

    “女廁所……咳咳咳……”

    “幾樓啊?”

    “86……咳咳咳咳……我……找不到出口……咳咳咳……”

    張弛道:“保重!”

    蕭九九聽到這話不由得愣住了,保重?什么意思?他說這話什么意思?就是說讓自己聽天由命自求多福?

    天吶,這個人怎么這么冷酷,這么絕情,我找到手機第一個給你打,你竟然連句人話都不說。

    蕭九九被氣得渾身發抖,她對著手機尖叫道:“王八蛋,混蛋!張弛……咳咳咳……我詛咒你不得好死!”抓起手機就想摔在地上。

    一旁保潔大媽提醒蕭九九:“閨女,咳咳咳……手機是我的……”

    蕭九九剛才是真想扔,可不能扔,不僅僅因為是人家保潔大媽的手機,還因為這是她們和外界聯系的唯一方式。

    蕭九九把手機交還給保潔大媽,兩人都被煙熏得鼻涕一把淚兩行。

    起火的時候,蕭九九正在化妝室休息,火情發生第一時間所有人開始撤離,她接到通知的時候已經晚了,助理劉寶柱去外面買東西去了,所以壓根沒有人留意到她這個沒成名的新人。

    本想趁著火勢燃燒起來之前沖去安全通道來著,可惜煙霧繚繞找錯了地方,稀里糊涂地沖進了洗手間,驚慌失措中手機也不知丟在了什么地方。

    幸好遇到正在里面清理的保潔大媽,這位大媽已經報過警了,而且告訴蕭九九一個殘酷的現實,火已經將安全通道給封上了,她們被困在了86樓根本無法離開。

    蕭九九越想越是懊惱,自己也是昏了頭,為什么要給張弛打電話,指望他不顧性命的來救自己嗎?怎么可能?這廝那么狡猾陰險貪財好色,是個極其無恥的利己主義者。

    其實也怪不得人家,誰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呢?舍生忘死去救別人的場景只能在電影中出現。

    如果兩人換個位置,自己也未必肯不顧性命去救張弛,蕭九九眼淚啪嚓地望著保潔大媽,保潔大媽也是神情沮喪:“俺家還有七十歲的老娘要伺候呢,我走了她可怎么辦呢……咳咳咳……”

    蕭九九道:“再給警察打電話……咳咳咳……”

    保潔大媽點了點頭,拿起電話,一臉沮喪地搖了搖頭,這三星的續航實在是太渣了,生死關頭居然沒電了。

    蕭九九感覺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什么前途什么未來全都隨著這場大火灰飛煙滅了,也許她的生命就在今日終結了,她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悄聲無息的離開,短暫的生命甚至沒有來得及給這個世界留下屬于自己的鮮亮色彩。

    蕭九九想到了自己曾經的時光,想起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人,甚至想到了讓她唾棄的張弛,我可以理解你不來救我,可是你為何連一句安慰的話都不說,哪怕是騙騙我也好,至少能讓我多保存一些希望。

    蕭九九從未對一個人恨得如此深刻。

    張大仙人在通往81層的安全樓梯處遇到了障礙,濃煙滾滾,灼熱的氣浪翻騰而來,他雖然隨身帶著辟火丹,可這樣沖進去,恐怕身上的衣服頃刻間會被燒得干干凈凈。

    此時他收到了林黛雨發來得信息,本以為林黛雨是通過這種方式罵他,打開一看卻是大廈的緊急疏散路線和消防設備分布圖,張弛放大了圖像,很快就看懂在每層樓都應該有消防裝備分布。

    他重新折返回80層,從安全出口進入了內部,此時煙霧已經迅速彌散到了這一樓層,可見度開始迅速下降著。

    張弛憑著超強的心理素質和準確的方向感并沒有花費太大功夫就找到了附近的消防設備存放點,直接用額頭撞碎玻璃,從中取出消防斧,揚起斧頭兩下將設備存放柜的鎖頭劈開。

    他從里面找到了兩套防火服和防火面具,迅速穿上其中一套防火服,將另一套和可能利用的防火工具塞入背包之中,他不敢做任何的停留,又沿著剛才進來的道路回到了緊急出口。

    此時火勢已經蔓延到了80和81層之間的樓梯口,張弛取出那顆隨身攜帶的辟火丹,心中暗嘆,果真是帶傘求雨,今天隨身帶了一顆辟火丹,一顆大力丹,沒想到全都派上了用場。

    這種不入流的外門金丹,如同醫學中的對癥用藥,治標不治本,但至少在短期內可以緩解癥狀。

    大力丹功效仍在,張弛現在仍然擁有超出平時三倍左右的力量,不過他也知道持續的時效不會太長,必須要在丹藥發揮效用的時間內找到蕭九九并將她救出。

    對辟火丹的使用也是如此,根據丹方所載辟火丹的使用時效最長為半個時辰,換算一下就是一個小時,以他目前的煉丹條件,煉出的辟火丹恐怕也就是半個小時的時效期。

    張弛也顧不上多想了,將那顆辟火丹塞到了嘴里,一股子榴蓮味道,他最討厭榴蓮,搞不明白為啥人間有那么多人對一股屎味的食品如此熱衷,而且還大都是小姑娘。

    張大仙人吞下辟火丹,戴上防火面具,毫不畏懼地向火場挺進,走入烈火之中,烈火瞬間將他包圍在了垓心。

    張弛心中有些奇怪,看來我這顆辟火丹練得有點不到位,按理說我服下辟火丹之后,應該出入烈火如入無人之境,火焰紛紛閃避才對,興許是防火服隔絕作用的緣故,也許脫光了才能試出效果。

    張弛心中想著,腳下卻不敢停歇,早一刻找到蕭九九,她活著的希望也就越大。

    張弛頂著烈火一口氣爬到了86樓,這段路途幾乎全程都在烈火的包繞中前進,他確定辟火丹還是產生了效用,否則再好的防火服也禁不住如此兇猛火勢的炙烤。

    86層的安全入口熊熊燃燒著,張弛掄起消防斧將已經快燒完的防火門砸開。

    一個火球從防火門后宛如猛獸般撲了過來,張弛躲閃不及,被火球撞了個正著,身體騰空飛了起來,撞在墻壁上,然后又摔在地上,沿著樓梯嘰里咕嚕地滾了下去,他畢竟不是專業消防人員,欠缺應對火情的經驗。

    不過這廝好在皮糙肉厚,經歷這番重擊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忍者疼痛從樓梯上爬了起來,確信自己沒有發生骨折。

    這次謹慎了許多,沿著樓梯躬身爬行回剛才的位置,烈火就在他的身體上方,貼著頭頂的墻壁宛如燃燒的河流在無聲流淌。

    張大仙人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老子當年就是玩火的,三昧真火在我手里還不是服服帖帖,我能怕了你這普通的平凡之火?都怪這身防火服,我特么要是脫干凈了,多強的火勢都得乖乖給我讓出一條道來。

    張弛重新爬回86層的安全入口,整層樓內都是煙霧彌漫,還好林黛雨剛才給他發來了樓層結構圖,大樓每層的裝修雖然不同,可洗手間和消防防火點的設置相對固定。

    每層樓都有八個洗手間,張弛逐一查探,一連搜了六個都沒有發現蕭九九的影蹤,他不由得有些焦躁了,蕭九九明明說過她就在86層的某個女洗手間內,如果這妮子糊里糊涂地報錯了樓層,麻煩可就大了,想起她大大咧咧的尿性,不排除這種可能存在。

    蕭九九用打濕的衣服蒙住口鼻,盡管如此越來越大的煙霧仍然讓她開始呼吸困難,看了看身邊的保潔阿姨,已經被煙霧熏得意識模糊了。

    蕭九九用力搖晃著大媽的手臂:“大媽,您清醒一些……不可以睡過去,一定要堅持住……咳咳咳……”她感覺自己也快堅持不住了。

    保潔大媽神志迷糊地說道:“閨女……別管我,你自己走……咳咳咳……”劇烈的咳嗽仿佛要把肺給咳出來了。

    蕭九九暗嘆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呢?她捂著口鼻向門口的方向爬去,爬行的過程中發現了一排小便池,蕭九九這才意識到自己匆忙之中藏身在了男洗手間。

    這種狀況下也顧不上尷尬了,不過她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自己剛才和張弛通話的時候告訴他自己被困在女洗手間,這豈不是等于謊報軍情?如果張弛當真找過來恐怕要撲空了。

    她馬上就否定了這個想法,沒可能的,張弛那個滑不溜秋的混蛋怎么可能冒著性命的危險前來營救自己,指望他還不如指望這場火自己熄滅。

    蕭九九搖了搖頭再次否定了這個天方夜譚的想法,然后繼續向洗手間的大門處爬行,雖然她們事先將洗手間的房門用抹布封住,可仍然有煙霧從沒有閉合的縫隙中無孔不入地蔓延進來。

    蕭九九試探著摸了摸房門,房門的溫度因為外面烈火的炙烤而變得灼熱,她不得不打消了從這里離開的打算,如果貿然拉開恐怕會被從外面撲入的烈火吞噬。

    蕭九九不斷咳嗽著,她感到呼吸困難,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離開這個世界之前她還是想大聲唾罵那個大渣男,現在他想必正一臉諂媚地守護在林黛雨身邊吧。

    蕭九九朦朧中似乎聽到了張弛的聲音,幻覺吧,自己居然已經出現了幻覺,蕭九九從心底嘆了口氣,放棄吧,所有都結束了,她的明星夢,她的短暫生命已經提前終結。

    渣男!還是祝你幸福吧,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蕭九九還是將善念保持到了最后。

    張弛將86層的女廁所搜了個遍,搜到第三個的時候,他就懷疑蕭九九在電話中敘述的位置發生了誤差,所以干脆連男廁所一并搜索,現在只希望蕭九九沒有把樓層報錯,不然他的工作量一定會更大。

    張大仙人倒不顧惜多消耗那點氣力,他是怕耽擱時間,辟火丹的作用應當可以持續一段時間,對他來說時間足夠,可對蕭九九卻不一樣,單就他看到這層樓的狀況,不說火烤,單單是煙熏也要把人給熏死了。

    張弛感覺胸口明顯發熱,本以為是周圍烈火炙烤的緣故,可仔細感受了一下,應該是來自于某人的怒火值。

    剛才他之所以一句安慰的話都不跟蕭九九說,不是他毫無人性,而是他希望蕭九九保持憤怒,尤其是保持對他的憤怒。

    如果當真找不到蕭九九,只要蕭九九活著,只要她保持著對自己的憤怒和怨念,自己或許就能夠通過感受怒火值這一線索找到她。

    張弛循著這一線索來到了男洗手間的門前,這里被火包圍著,不過火勢算不上大,張弛先去附近的消防設備存放地,取出里面的滅火器,利用滅火器撲滅了門前的余火,然后才抬腳將男洗手間的房門踹開。

    蕭九九即將窒息過去了,聽到一聲巨響,還以為這里因燃燒發生了爆炸,心說完了,一切都結束了,可沒過多久就聽到腳步聲。

    蕭九九迷迷瞪瞪地抬起頭,感覺到有人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她知【UU看書00ks】道不是錯覺,認為是英勇的消防隊員沖進來了,對方拍了拍她的臉,有點用力,打得蕭九九面頰火辣辣的疼。

    蕭九九頭腦已經不太清醒,可仍然記得里面還有位保潔大媽,一邊咳嗽一邊提醒道:“……叔叔……里面還有人……”

    張弛被她喊得一愣,握草,我啥時候變成你叔叔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