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4章 誰來收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4章 誰來收場字體大小: A+
     

    鐘向南想過去說明情況,袁紅攔住他讓他別說話,一身的酒氣,非但說不清楚反而越說越亂。

    袁紅準備據理力爭,這件事道理本來就在他們這邊。那名酒店經理已經開始投訴,他把這件事掐頭去尾,在他的描述中,張弛他們反倒成了無故鬧事的一方。

    謝采妮捂著腫起的面龐委屈地爭辯道:“你們怎么不說那個男人先罵了我,還打我!我同學是為我打抱不平。”

    那名帶隊的警官道:“你們不要在這里吵,都拿好自己的東西,先去會議室說明情況,打抱不平?都什么年代了?輪得到你們打抱不平嗎?有不平找人民警察,該我們管,輪不到你們吧!”

    張弛道:“我們倒是想找,可等你們到了,我們全都被這幫保安給打趴下了,正當防衛也犯法嗎?”

    那名警官看了他一眼,又掃了周圍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保安一眼,點了點頭道:“是打趴下了不少,你挺能打啊!小伙子,正當防衛不犯法,可防衛過當就犯法,回頭我好好給你普普法。”

    酒店經理孫達道:“就是他們鬧事,他們還把田先生給打了。”

    他口中的田先生是酒店的貴賓,全名田志明,是云鼎大廈凌峰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平時業務飯都在這里,是孫達眼中的貴人。

    一群人取了自己的東西,涉事雙方全都去了酒店的會議室說明情況,派出所也要搞清楚狀況再把責任人帶走。

    現場人那么多,情況那么亂,總不能帶回去再審,小小的派出所也容納不下那么多人,根據眼前的情況來看,也沒有造成嚴重的人身傷害,沒必要把事態繼續擴大。

    酒店的小會議室就變成了臨時的審訊室,劉隊看了看這群人,又聞到室內濃烈的酒氣,一猜就知道是酒后鬧事,處理這種事情他很有經驗,向孫達道:“孫經理,你先說吧,照實把經過說一遍。”

    相對來說孫達還是比較中立的,直接鬧事的雙方肯定是都向著他們自己說話。

    事情鬧到這一步,孫達首先想到的就是盡量挽回自己的損失,他雖然知道田志明是最早的肇事者,可田志明畢竟是他的老主顧,有太多業務往來,所以孫達明顯偏袒他,剛才描述情況的時候就很不客觀,明顯故意向著田志明說話。

    田志明是個戲精,挺會裝,捂著臉要求驗傷,他要去醫院,還威脅林黛雨這次沒完,一定要把她送進監獄。

    小妮子長得挺漂亮,怎么下手那么重啊!到現在半邊腦袋瓜子都懵懵的,現在的美女怎么就那么野蠻呢?

    孫達也跟著幫腔道:“劉隊,我們傷了那么多人,我們也要求驗傷,這件事我們酒店絕不會輕易算了,必須要他們賠償我們酒店所有的損失,還有所有人的醫藥費,必須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袁紅道:“可以調取監控啊,事實勝于雄辯,到底是誰挑起了事端,一看就明白了。”

    孫達心中暗笑,剛才派出保安的時候就讓人提前關了監控,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幾個外地人還想跟我們斗。

    他大聲道:“我不管你們什么理由,在我的酒店鬧事,打壞了我那么多東西,打傷了那么多人,嚇走那么多客人,給酒店造成了極壞的影響,就得賠償我們的損失。”

    劉隊長制止他繼續說下去,現在是調查取證,至于追究責任和后續賠償也得是警方調查之后的事情,孫達這番話明顯有些越界了,除了激化現場矛盾,對解決爭端沒有任何幫助。

    林黛雨讓謝采妮幫忙取回自己的手袋,打開手袋從里面取出了一張卡,遞給孫達道:“這里有張卡,你看看夠不夠賠償你的損失。”

    張弛心說這富二代就是霸氣,可瞥了一眼,發現那張卡并不是銀行卡,好像是一張黑色的貴賓卡。

    孫達看到那張卡臉色卻突然變了,他顫聲道:“誰給你的這張卡?”

    他已經認出這卡是自己親手發出去的。

    林黛雨沒好氣道:“要你管?”

    她心理素質很好,從頭到尾都表現得淡定自若,根本沒有把孫達放在眼里。

    孫達內心哆嗦了一下,他想到了一個人,這張卡只有一張,唯一的一張,根本就是毫無疑問的事情,只是這女孩……壞了,他忽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孫達朝田志明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滿了同情,咬了咬嘴唇,突然鼓足勇氣向警官道:“劉隊,對不起,剛才我說錯了,其實鬧事的是他們。”

    他的手朝田志明幾個人指去。

    田志明吃了一驚,心說這廝剛才還向著自己呢,怎么突然就倒戈了,他大叫道:“你搞什么?打人的是他們,為什么還不把他們抓起來?你看我臉,你看我臉,就是那野丫頭打得!”

    此時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推開了,一個平和但有力的聲音道:“誰惹我們的田總生這么大的氣?”

    林朝龍在云鼎大廈物管李經理的陪同下走了過來,田志明看到林朝龍出現,頗感意外,他趕緊從沙發上站起身迎了過去:“林先生,您怎么來了,不好意思啊,我都不知道您來了京城,不然我肯定第一時間去拜會您。”

    他的科技公司就是引入了林朝龍的風投,他的辦公室也在這棟大樓內,租金都非常的優惠,林朝龍可謂是他不擇不扣的財神爺。

    林朝龍微笑環視了一下現場,然后向那位出警的警官道:“劉隊長嗎,我是這幢大廈的實際持有人林朝龍,我可以列席這次會議嗎?”

    劉隊長雖然感覺到他的出現有些突然,不過如果林朝龍的身份無誤,他是有資格參加這次會議的,劉隊長點了點頭。

    林朝龍看了看女兒,林黛雨卻沒有看他,他走過去來到張弛旁邊拍了拍這小子的肩膀,示意他往旁邊挪一個位子。

    張弛倒也識趣,往旁邊挪了個位子,把挨著林黛雨的座位讓給了他,心中已經明白的差不多了,敢情整幢大樓都是林朝龍的,這下有熱鬧可瞧了。

    林朝龍風輕云淡道:“孫經理,剛才的這場沖突讓你酒店產生了多少損失啊?”

    孫達搖了搖頭:“沒有損失,一點損失都沒有。”

    他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打落門牙往肚里咽,必須要認倒霉啊。

    林朝龍道:“那就是有保安受傷了?”

    孫達趕緊道:“沒有人受傷,我也沒看到人鬧事。”

    林朝龍笑了起來:“既沒有人受傷,也沒有人鬧事,那報警干什么?以為劉隊他們的工作還不夠忙嗎?”

    孫達站起身,樣子窘迫極了:“我真沒報警,不是我報的警,對不起林先生,對不起劉隊!”

    田志明這會兒已經意識到事態不對了,從林朝龍出現他就意識到事情不妙,等林朝龍在林黛雨的身邊坐下,他大概猜到了兩人之間的關系,一時間手足冰冷,他知道自己這頓揍算是白挨了,更麻煩的是,他可能已經犯下了一個無法彌補的錯誤。

    林朝龍微笑望著田志明道:“那就是你報的警?”

    田志明搖了搖頭:“我沒有……我沒報警啊……”

    此時帶著高度近視眼鏡的葛文修舉起手來:“報告,是我報的警。”

    林朝龍向劉隊長道:“劉隊,您好,我們自己人,不如我們內部解決這個問題?”

    劉隊長的手機響了,他起身出門去接電話,等他回來之后馬上宣布收隊,現場的情況已經非常清楚了。

    說白了就是租戶招惹了房東的女兒,結果被人家痛揍一頓,現在租戶搞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系,害怕了,示弱了,服輸了。

    剛才的沖突雖然砸壞了不少的東西,但是并沒有發生真正意義上的人身傷害,這種糾紛內部能夠處理最好,林朝龍現身之后,劉隊長就明白這件事肯定會和平解決。

    剛才這個電話是劉隊的上級打來的,其實就算沒有這個電話,他也打算收隊了。

    劉隊長道:“既然你們愿意內部解決,那么我們也支持你們的決定,無論怎樣都不應采取暴力去解決矛盾,不然只會將矛盾更加激化,這次還好沒有鬧得不可收拾。”

    他知道林朝龍很有些關系,這句話也是在暗示對方,這次給你一個面子,如果你們之中真出現了違法行為,你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沒有可能。

    林朝龍的現身讓鐘向南松了口氣,剛才他也給自己那些在京城的朋友打了電話,可一聽說是在云鼎鬧事,都用各種理由推脫,倒是有一個說要過來幫忙的,可直到現在都沒見人影。

    鐘向南最擔心就是連累這些學生,如果因為今天的這場集體斗毆影響到學生的前程,那他這輩子都會內疚的。

    警方離去之后,林朝龍起身來到鐘向南身邊主動跟他握了握手,鐘向南頗有些受寵若驚。

    他過去就知道林朝龍是北辰首富,可并沒有想到林朝龍在京城也擁有如此雄厚的實力,也是剛剛才知道,這座地標性的云鼎大廈竟然也是林朝龍旗下的物業,想起自己在北辰建材市場的父親,自己這個富二代實在是太水了。

    林朝龍道:“對不起啊鐘老師,因為小女的緣故給您添麻煩了。”

    鐘向南這會兒酒已經完全醒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林先生,是我沒有照顧好這些學生,還弄出了那么大的動靜,慚愧,真是慚愧。”

    林朝龍道:“鐘老師客氣了,這件事跟你們無關,放心吧,一切都由我來解決。”

    林黛雨道:“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走了?”她對父親的態度非常冷淡。

    林朝龍心中知道是什么緣故,他笑著點了點頭道:“也好,黛雨,你陪鐘老師和同學們先走吧。”

    鐘向南想起自己還沒結賬,準備找孫達去結賬,孫達現在哪還敢收他的錢,不但不收,還陪著小心將這群師生送出門外。

    孫達知道惹麻煩了,雖然最先挑起事端的是田志明,可自己在這件事的處理過程中拉了偏架,而且他還讓保安圍攻了林朝龍的寶貝女兒林黛雨,林朝龍這個人深不可測,保不齊他會找自己算賬。

    孫達關上門,小會議室內只剩下他和田志明,兩人都忐忑不安,彼此對望了一眼,孫達率先道:“林總,對不起,我是真不知道……”

    林朝龍抬起右手示意他不要說話,笑瞇瞇道:“無知者無罪,其實這件事我應該向你道歉,我那個女兒知道云鼎是我的物業,今天是她故意挑起事端,不是沖你,都是我的責任,小孫啊,你放心吧,所有保安的醫藥費包括酒店的一切損失都包在我的身上。”

    孫達以為自己聽錯了,林朝龍說得該不是反話吧?他慌忙道:“那怎么可以,我自己負責,我自己負責。”

    林朝龍道:“就這么定了,你去忙吧。”

    孫達一臉懵逼地站起身來,看到物管經理給他使了個眼色,這才意識到林朝龍剛才的那番話應當是出自真心,林朝龍應該沒跟他計較,孫達誠惶誠恐,他不敢繼續呆著,又向林朝龍鞠了個躬,然后匆匆離去。

    田志明現在已經醒酒了,在他搞清楚打他的女孩是誰的時候,出了一身的冷汗,雖然現在的天氣并不冷,可他已經是渾身發抖脊背發涼了。

    他和孫達一樣,他們的命運和前程都掌握在對方的手上,尤其是自己,只要林朝龍不開心,人家分分鐘可以斷了自己的財路。

    田志明道:”對不起林總。”

    林朝龍道:“你哪兒對不起我?”

    田志明吞了口唾沫道:“我……我真不知道她她是您女兒,不然……”

    “不對!”

    田志明道:“對不起林總,我剛才喝多了,我……我也就是跟那個女孩搭了句話,可她張口就罵我。”

    林朝龍嘆了口氣轉向身邊的李經理道:”這個人還是你推薦給我的,難道你不事先調查一下他的品行?”

    李經理恭敬道:“林總放心,我知道應該怎么做。”

    田志明顫聲道:”林總,您再給我一個機會,再給我……“

    林朝龍站起身來,田志明看到他要走,趕緊走過去撲通一聲跪倒在了他的面前,攔住他的去路,苦苦哀求道:”林總,如果您撤回投資,您也會蒙受很大的損失。“

    林朝龍鄙夷地望著他,伸出右手,用手背輕輕拍了拍田志明的臉:”我給你一個全身而退的機會,你人可以走,公司的一張紙你都休想帶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