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3章 還想打人怎么辦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3章 還想打人怎么辦字體大小: A+
     

    鐘向南一聽這還了得,趕緊起身向外面趕去,這群學生都是血氣方剛,正是沖動的年紀。

    聽說女同學被人打了,一個個義憤填膺,擼起袖子爭先恐后地要出去跟人干仗。

    來到外面看到林黛雨正在走廊上安慰謝采妮,袁紅正和肇事方理論。

    事情的起因卻是剛才她們去洗手間出來的時候,遇到一名喝醉了的男子,那男子看到謝采妮長得漂亮,言語上撩撥了幾句。

    謝采妮也是個不肯吃虧的脾氣,毫不客氣地懟了回去,那男子覺得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再加上本身就有了些醉意,沖上去就給了謝采妮一記耳光。

    袁紅晚了一步出來,可等她趕到事情已經發生了,她和對方據理力爭,對方態度非常蠻橫,非得說是謝采妮出言不遜,先罵了他,他氣不過才出手教訓的,壓根沒有道歉的意思。

    酒店經理保安這會兒也聞訊趕到了,勸雙方冷靜。

    鐘向南聽說學生受了欺負,怒不可遏,他本來就有了幾分醉意,指著那名身穿灰色T恤的肇事青年道:“你特么敢打我學生,我弄死你丫的。”

    憤怒之下,當著女友和學生的面也不顧形象地爆起了粗口,不過這沒有引起袁紅的反感,反而覺得他夠爺們,真性情。

    霍青峰已經和其他幾名男生已經憤怒地沖上去了,被趕來的保安攔住。

    酒店經理本著息事寧人的原則道:“大家別生氣,千萬冷靜,在我們酒店發生的事情,我來負責處理,不要驚擾了其他的客人。”

    他首先想到的是別因為這場糾紛影響到了酒店的生意。

    那肇事青年不屑道:“孫達,你特么算老幾,滾一邊去,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弄死我。”從他的話中不難推測出他應該是這酒店的熟客。

    袁紅道:“打電話報警,我就不信還沒王法了。”

    她屬于比較理智的,知道鐘向南和學生們也喝了酒,生怕他們沖動跟對方打起來,提醒他們一定要冷靜,等警察過來處理。這里是京城,他們都不是本地人,現在是法治社會,也不是爭強斗狠解決問題的時代。真要是打起來了,原本主動的事情也變成被動了。

    謝采妮哭得稀里嘩啦的,剛才她從洗手間出來,遇到那個喝多的青年,對方出言騷擾她,要跟她做朋友,找她索要聯系方式,謝采妮只是回懟了一句,想不到就激怒了他,那男子揚手就打了她一記耳光,到現在右臉上還有五個隆起的手指印。

    林黛雨和謝采妮的關系雖然一般,可是看到謝采妮臉上的指印不由得心頭火起,那肇事青年有些醉意,周圍有幾位朋友正在勸他,他仍然不依不饒的嘴里不停罵罵咧咧的。

    張弛率先感知到了林黛雨的怒火,林黛雨的怒火值瞬間已經突破了5000,在他的印象中好像林黛雨從未表現出這樣的憤怒,更讓他意外得是,林黛雨慢慢走向那名肇事青年,林黛雨的身上竟然彌散出強烈的戰意。

    張大仙人感到不妙,他快步向林黛雨走去,意圖在她爆發前先滅火。

    因為所有保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男生的身上,避免這些血氣方剛的男生鬧事,誰也沒有去阻攔林黛雨。

    她這么漂亮,楚楚動人,顯得是那么的人畜無傷,這樣的女孩子沒什么威脅性。

    可偏偏是這樣一個女孩在靠近那名肇事青年之后,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給了他一記耳光,這巴掌打得既準又狠。

    那肇事青年本來嘴里還罵罵咧咧,被林黛雨這一巴掌抽得身體一個踉蹌跌倒在沙發上,眼鏡也飛了,鼻子也冒血了。

    他的幾名同伴也愣了,誰也沒料到這美麗文靜的女孩出手如此狠辣,沖上來就出手傷人。

    距離林黛雨最近的那人伸手去抓林黛雨的手腕,試圖制住林黛雨,林黛雨美眸露出凜冽的寒意,反手一記漂亮的勾拳擊中了他的下頜,將那人打得四仰八叉摔倒在了地上。

    酒店經理有點糊涂了,一時間搞不清狀況,他慌忙招呼保安去阻攔林黛雨。

    林黛雨這一出手,場面頓時失控了,張弛第一個沖了出去,抬腳將想要去抓林黛雨的保安給踹倒在地,馬蒂歌波依德,誰敢動我女朋友!

    雖然林黛雨沒承認,可牛逼我吹過了,吹過了就得承擔責任!

    鐘向南和其余幾名男同學也沖了上去,女生都上了,他們這些男子漢豈能繼續作壁上觀?

    對方人也不少,看到同伴被打,也為他出頭,雙方纏斗在一起,現場亂戰一團。

    葛文修沒動,他躲得比較遠,趕緊打電話報警,他算是所有人中最冷靜的一個,別看他年紀小,性格卻非常沉穩,今天他也滴酒未沾,知道大打出手絕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警察還沒到,酒店保安先來了,因為保安人多,很快將雙方分開,鐘向南雖然力氣不小,可畢竟有點喝多了,被兩名保安抓住胳膊,給強行摁在地上了。

    霍青峰也沒能幸免,被保安用橡膠防暴棍砸在后背上,不等他轉身,那名保安擰住他手臂,將他壓在柱子上。

    袁紅看到形勢不妙,大聲警告那些人道:“你們干什么?鬧事的是他們,你們憑什么對我們……”

    哎呦,她也被一名保安給擰住手臂了,手機掉落在了地上,屏幕都摔爛了。

    林黛雨接連擊倒了兩名試圖接近她的保安,她的戰斗力不弱,可畢竟欠缺實戰經驗,再加上對方保安人多,一不小心,右臂被砸了一棍,疼痛讓她將手回縮。

    又有一名保安沖上來照著她的肩頭就是一棍,這名保安就是剛才被她一拳擊倒的那個,有些急眼了,甚至忘了憐香惜玉,對一個女孩子也下了狠手。

    關鍵時刻一個健壯的身影沖了出來,沖到林黛雨身前用后背為她硬抗了一棍,這個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家伙正是張弛。

    張弛剛才看到敵強我弱,勢頭明顯不妙,趕緊從兜里掏出來一顆東西塞嘴里了,他最近煉制的丹藥都隨身帶著,原沒指望派上用場,可偏偏事情就那么邪性,有點帶傘求雨的意思,今天偏偏就用上了。

    林黛雨第一個暴走沖上去的時候,張弛就有所覺察,可惜當時距離有點遠,沒來及阻止。

    張弛知道林黛雨很有些戰斗力,可現在的局勢對他們不利,他們這邊都是老師學生,而且多半都喝多了,發揮不出最佳狀態。

    酒店的十多名保安明顯在制止沖突的過程中有所偏袒,袒護另外一方,所以造成他們這邊處于弱勢。

    張弛知道自己最近的武力值提升不少,可遠沒到一品武者的境界,面對一群如狼似虎的保安,他一個人脫身沒問題,可要是保護老師和同學就力有不逮了。

    于是這貨想起了大力丹,服下大力丹之后,在短時間內他的武力值可以增加三倍,張弛現在已經擁有了和一品追風境武者一戰的實力。

    保安一棍砸在張弛的額頭上,發出梆的一聲悶響,聽起來都肉疼,張弛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堅硬的額頭和面部一樣擁有著10000+的強悍防御力。

    左手抓住防暴棍,右拳重擊在對方的小腹之上,他刻意控制了力量,畢竟咱是吃過大力丹的人,盡管如此那保安仍然被張弛的這一拳打得倒飛了出去,騰云駕霧地飛行了一段距離,然后摔在茶幾上,將茶幾上的茶具撞翻一地。鋼化玻璃的桌面因為承受不住壓力,碎裂成渣。

    一拳之威,強大如斯!

    林黛雨驚詫地望著張弛,他總是能夠在不停地給自己制造驚喜和意外。

    在女生面前展示自己強大的武力值是比較高級且直接的裝逼,古往今來屢試不爽。

    張大仙人展示完吃過大力丹的雄風,表面上仍然古井不波,將那根防暴棍遞給了林黛雨:“給你防身!其他的交給我。”

    林黛雨鼻子微微一酸,可心中此刻是溫暖的,她想,這可能就是人們常說的安全感。

    張大仙人說完已經向兩名制住鐘向南的保安沖去,從后方拎起兩人的衣領,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臥槽,他倆咋那么輕?我突然怎么那么強大?

    然后將兩人的腦袋輕輕撞在了一起,不敢發力,如果用力太大,保不齊倆腦袋瓜子都要腦漿迸裂,老子吃了大力丹就是那么霸道。

    現場的保安這才意識到不妙,所有保安放開原來的目標,集中向張弛圍攏而去,張弛抓起地上的三人位沙發,舉重若輕,朝著意圖圍困他的保安砸去,保安紛紛避讓,領這點工資出力可以,挨頓揍也可以,賣命是絕對不可以的,這貨身上也沒發綠啊,怎么強大得跟綠巨人似的?

    林黛雨又看到了那名肇事者,那小子發現勢頭不妙想抽身逃走,林黛雨一個箭步沖上去,她下手毫不留情,揚起防暴棍狠抽在他的膝蓋上,那小子痛得慘叫一聲,跪倒在了地上,林黛雨今天出手格外暴力。

    重新獲得自由的鐘向南和學生看到張弛和林黛雨如此勇猛,他們馬上熱血沸騰地加入了戰團,形勢瞬間逆轉。

    如果不是警察到來,這場混亂無序的斗毆還會持續下去。

    酒店經理孫達左眼都在混戰中挨了林黛雨一拳,眼圈青了樣子非常狼狽。

    他指著張弛道:“劉隊,就是他帶頭鬧事,把我們酒店都給砸了,你看看,都成什么樣子了……你看我眼睛,就是被那野丫頭的打得!”

    鐘向南經過一番打砸激斗,這會兒酒有點醒了,他畢竟是個成年人,當他意識到可能產生的后果之后,心里開始感到害怕了,不單單是為自己,更是為了這群學生。

    這些孩子才剛剛進入高校的大門,如果因為這件事受到影響就麻煩了,雖然事情的起因不是他們,可后來的發展畢竟失控了,是他太沖動,沒有控制好局面。

    袁紅來到鐘向南身邊,小聲道:“趕緊找人吧,事情鬧大就麻煩了。”

    她雖然欣賞鐘向南剛才表現出的勇氣,可勇氣造成的后果未必是他們能夠承擔的,鐘向南整天吹他在京城朋友多,出了這種事,必須要盡快找人過來幫忙解決。

    張弛已經主動向帶隊的警察走了過去:“人是我打的,東西也是我砸得,跟他們任何人都沒關系。”

    反正事情都已經鬧大了,張大仙人準備一肩挑,男人就得有擔當,他也想過后果,大不了背個處分,他和公安系統打交道也不是第一次了,擁有了豐富的應對經驗。

    真要是把事情鬧大了,不是還有秦老嗎?誰讓老爺子是自己師公的,上次在博物館,老爺子不是親口說了,以后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煩可以找他,本來不想麻煩他老人家的,可既然趕上了事情,總不能害怕。

    林黛雨趕緊走了過去:“是我先動的手,跟他沒關系。”

    張弛看了她一眼,發現林黛雨對自己還真是夠意思,其實是他剛才的勇猛表現讓林黛雨感動了,再說這件事之所以鬧大全都是因為林黛雨,這小妮子今天怎么就那么沖動啊,不該啊,要沖動也應該是我才對。

    不止是張弛納悶,其他的老師同學更加奇怪,林黛雨今天的表現完全顛覆了她既往的形象。

    在北辰一中的時候,她雖然高冷,可文文靜靜,從來沒有見到她和任何人發生爭執,今天因為謝采妮竟然大打出手。

    其實她和謝采妮的關系也非常普通啊,要說今天這場沖突之所以鬧得無法收拾就是因為她的緣故,都看出來了,林黛雨是練過格斗的,剛才的實戰過程已經展現出她彪悍的一面。

    張弛雖然表現得更勇猛更彪悍,可符合這廝一貫的粗魯人設,而且這貨向來習慣于給別人制造驚奇,大家反倒見怪不怪了。

    誰也沒想到這貨剛剛偷吃了一顆大力丹,短時間內攻擊力上升了三倍,到現在仍然熱血澎湃,藥勁沒過去,力氣沒用完呢,還想打人怎么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