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2章 相見歡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2章 相見歡字體大小: A+
     

    謝采妮瞪了他一眼,憑啥和你擁抱?沒認出來這廝是誰,畢竟張大仙人最近長了十公分。

    林黛雨介紹了一下張弛的身份,謝采妮這才把他給認出來了,吃驚地張大了嘴巴,簡直能夠塞進一根大號雨潤火腿腸。

    張大仙人走過來作勢要擁抱一下老同學。

    回過神來的謝采妮笑罵道:“滾一邊去,少想著占我便宜。”她自我感覺一向良好。

    張弛笑道:“我可沒一點邪念,喲,瞧您這身打扮都是名牌啊,大明星了啊。”

    一不留神居然半只腳踩進了演藝圈,發現已經認識倆未來女明星了,不過謝采妮的條件和蕭九九不能比,好比一個是宮女一個是公主。

    聽到大明星三個字林黛雨銳利如刀的目光在張弛的大臉上迅速劃過,剛才他不就是那么稱呼蕭九九的,敢情這云鼎的電梯不是電梯,是明星制造機,一會兒就出來了兩個大明星,很想告訴他不是每個進中戲的成為明星。

    記得當初這廝一心想考中戲來著,如果不是自己用丹爐要挾他,他可能已經進了中戲的大門,對中戲的情結還真夠深的。

    謝采妮咯咯笑了起來,明顯有些得意,中戲表演系那可被稱為明星的搖籃,剛剛開學就已經感受到來自社會方方面面的關注。

    大門口的豪車要比任何高校都多,開學當天還來了不少的記者呢,聽說以后為他們授課的教師中就會有不少的明星大腕,她預感到以后所接觸的階層和得到的資源要比這些同學高得多,今天本來都不想來的,可又怕別人說她傲慢忘本。

    謝采妮道:“我可不是什么大明星,我只想以后踏踏實實當個好演員,現在我們學校門口那星探經紀人啥的特別多,選擇了這一行,以后就要做好失去自我的準備了。”說這番話的時候不由自主有點小驕傲呢。

    張弛聽出她是在裝逼,男人裝那叫正兒八經裝逼,女人裝那就是多此一逼,變成了二逼,張大仙人樂呵呵道:“我們學校經紀人也有不少,都是家教經紀人。”

    林黛雨和謝采妮一起笑了起來,發現這廝個子雖然長高了,可臉皮沒見變薄。

    老同學見面,張弛口下留德,按照過去的性子早就懟了回去。啥叫做好失去自我的準備?說白了就是隨時準備獻身唄,這位女同學思想太不單純了。

    他們三人結伴來到詠梅廳,一進門看到里面同學基本上都到齊了,霍青峰迎上來笑道:“你們來晚了啊,鐘老師都到老半天了。”

    一群在京城上學的老同學都起過來打招呼,沒人搭理張弛,雖然看著眼熟,可誰也不敢確認這小子就是張弛。

    還是鐘向南對他的印象深刻,第一個走過來試探著問道:”你是張弛吧?”

    張弛咧開嘴笑了起來:“鐘老師,還是您眼毒,沒把我給忘了。”

    鐘向南哈哈大笑道:“我的學生我還能不認識?你這身高就快趕上我了,都吃了什么啊!”真是由衷的驚嘆。

    “沒吃啥,就吃了您給我每天提供的倆雞腿,還吃了您一斤豬頭肉,當時營養過剩,厚積薄發,現在進入爆發期了。”

    吃水不忘挖井人,張弛懂得感恩。

    鐘向南笑得越發開心了,他把張弛介紹給袁紅認識。

    張弛笑瞇瞇伸出手去:“喲,袁老師,您可真漂亮,身材真好。”

    抓著袁紅的手握了握,沒撒手就夸上了。

    霍青峰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放手,漂亮也不能握著人家袁老師的手不放,我可告訴你,這是我們鐘老師的女朋友。”所有人一起笑了起來。

    張弛放開手:“你們這群人思想就是不單純,我是學生,袁老師是咱們未來的師母,我尊敬都來不及。”

    別看上學的時候這群人都不待見張弛,現在可不一樣了,張弛成了燕南省的高考文科狀元,又考入了水木,無論心里怎么想,所有人同學都開始高看他一眼。

    霍青峰雖然過去和張弛發生過不快,可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見了老同學還是感到親近。他笑道:“張弛,趕緊坐,趕緊坐,別貧了。”

    學生們先請鐘向南和袁紅上座,其他人就按照年齡順序坐了。

    張弛在里面屬于年齡偏大的,再加上又是水木的高材生,就被安排在鐘向南身邊,他旁邊坐著保送進入水木的同學葛文修,雖然都進入了同一所大學,可張弛和林黛雨都沒有和葛文修見過面。

    葛文修帶著一副高度近視眼鏡,不太愛說話,一舉一動顯得唯唯諾諾,其實他在學校的時候成績也只是中上,誰也不知道最后這個保送名額居然會落在了他的頭上。

    鐘向南看到這群剛剛畢業如愿進入大學的弟子,感覺臉上有光,他笑道:“我這次來京城參加培訓,最想就是和同學們見一面,可好多人我不知道聯系方式,幸虧啊遇到了霍青峰,今天這場聚會是他出面組織的,不過咱們事先說好了,必須我來做東!”

    所有同學一起鼓掌,霍青峰連鐘老師萬歲都喊出來了,袁紅望著鐘向南一臉崇拜,男人在外面就應該大氣。

    張大仙人原本還打算趁著這次機會給鐘向南添點堵,畢竟習慣了,一陣子不懟他就覺得難受,可人家都帶對象來了,決定今天手下留情。

    鐘向南該不是害怕自己懟他所以才特地把女朋友帶來了?要說鐘向南身上還是有閃光點的,帶女朋友也是向這些學生表明,我對林黛雨沒啥念想,你們當年都是冤枉我了。

    霍青峰起來開酒,鐘向南叫了一箱百年牛二,在京城喝這種酒不跌份,關鍵是物美價廉,也得計算下成本不是。

    女生都不喝酒,鐘向南提前準備好了飲料,這位體育老師考慮得還是很周到的,很會照顧女朋友,當著那么多學生面也不避諱,殷勤地幫著倒飲料。

    酒過三巡,大家談起各自的學習狀況,看得出同學們基本上都處在剛剛入學的興奮期,對未來人生充滿了希望和期待。

    林黛雨有點落落寡歡,其實她過去就是個不太合群的性子,今天能來參加集體活動已經很不容易。

    鐘向南問起張弛的狀況,說實話張弛連自己都沒搞清現在到底是上了個什么專業,這貨正準備大吹特吹的【UU看書00kxs】時候,一直沒說話的葛文修居然開口了:“張弛就厲害了,他已經進了校學生會。”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哪個大學都有學生會,可是剛剛入學就進入學生會的新生好像不太多見,尤其是進了校學生會,而且人家上得是水木。

    張弛本來想自己留著吹牛逼呢,可沒想到葛文修替他說了,敢情這貨一直都在關注著自己在校園中的消息。

    張弛只能謙虛地笑了笑道:“我就是一打雜的,學生會宿管部的一個小干事。”

    袁紅道:“別這么說,學生會會長也是從干事做起的,你這么優秀,一入學就進了學生會,我看將來一定是學生會會長的熱門人選。”

    張大仙人有點憋得慌,我本來想留著自己吹牛逼的,好話都讓你們給說了,我現在只能謙虛了。

    非常裝逼的淡淡一笑道:“我真沒把什么名利看得多重要,之所以進入學生會,就是想幫著同學們多做點貢獻。”

    所有人都聽出他在裝逼,可誰也犯不上當面拆穿他,鐘向南笑道:“行啊,小子,覺悟越來越高了。”

    張弛道:“覺悟不高能當您學生嗎?”

    鐘向南如同三伏天吃了一大塊冰鎮西瓜,心里美啊,這小子覺悟是不是真高了不知道,可越來越會說話了,在這么多人面前給足了自己面子。

    本來還擔心這小子存在讓自己下不來臺的可能呢,要說人之間的感情就是奇怪,過去怎么看他都不順眼,現在居然覺得這小子非常可愛了呢。

    謝采妮道:“黛雨,你怎么沒進學生會啊?”

    林黛雨笑道:“我可沒他那么大的本事。”

    張弛道:“我可聽說了,文藝部已經給你發出邀請了,結果被你給拒絕了。”

    謝采妮道:“那是人家林黛雨同學不喜歡出風頭。”

    張弛心說你是捧一個打擊一個,她不喜歡出風頭,豈不是說我喜歡出風頭?這妞記仇啊,一定還記得我在文化宮聚會搶她曲目的事情。

    鐘向南也意識到了,趕緊笑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們現在走入了大學校園,以后還要走向社會,肯定不能千人一面,每個人都會選擇適合自己的領域,實現自己的能力,為咱們的國家建設奉獻力量,人各有志,不能勉強。”

    這番話說得真是高大上,有老師的格局。

    張弛道:“我提議,咱們一起敬鐘老師一杯。”

    鐘向南笑道:“行,一起喝,只要你們不搞車輪戰,我今天絕對奉陪到底。”

    袁紅提醒他道:“向南,你控制點,可別在你的這幫弟子面前喝多了。”

    鐘向南連說不會。

    張弛笑道:“喝多了好啊,喝多了鐘老師就能感受下被照顧的滋味了。”

    一群男生都跟著笑了起來。

    袁紅被這群學生笑得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身借口去洗手間,謝采妮也跟她一起去。

    幾名男生趁機站起來給鐘向南敬酒,鐘向南來者不拒,他也就是半斤酒量,一圈喝下來,臉都紅了。

    張弛又站起來敬酒,林黛雨提醒他要手下留情,千萬別把體育老師真給喝多了,畢竟不是在北辰。

    鐘向南已經有點酒意上頭了,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小子,你敬我這杯酒我喝,不過我有個問題,你得老老實實回答我。”

    張弛道:“成!您先把這酒喝了再問。”

    鐘向南搖了搖頭道:“你先回答我再喝,這事兒憋在我肚子里小半年了,你記不記得當年那封情書的事情?你跟我說實話,那封情書是不是你小子寫給林黛雨的。”

    林黛雨也沒有想到這把火居然燒到了自己身上,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當時就在訓練館,她是把那封情書丟在了張弛的臉上,不過她也是誤會了,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周良民。

    所有同學對這件事都非常感興趣,張弛點了點頭,得!認了唄,周良民又不在,干脆把這個黑鍋背到底,反正林黛雨心里明白不是他寫得就行,要是不認,人家林黛雨多沒面子。

    鐘向南哈哈大笑,端起酒杯在眾人的喝彩聲中把酒給喝了,然后又指著張弛道:“那個屁是你放的吧!”

    這就尷尬了,林黛雨可以幫忙證明,體育老師喝多了,她望著張弛,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以這貨一貫的尿性,很可能要把這個黑鍋扣給自己。

    張大仙人看了林黛雨一眼,林黛雨美眸中寒光閃現,臭小子,你要是不實話實說證明我的清白,我絕饒不了你。

    張弛嘿嘿一笑道:“鐘老師,您說是我就是我!”

    幾名男同學一起笑出聲來,林黛雨肺都快被他給氣炸了,什么叫您說是我就是我,張弛啊張弛,你也太不要臉了,到現在還不承認,存心讓我尷尬是不是?自從那天和父親見面之后心情一直都不好,現在看張弛也是非常不順眼。

    其實誰心中都明鏡似的,當時那雄渾有力的聲音只能是張弛也必須是張弛,這貨憋著壞,故意套路林黛雨呢。

    要說也得佩服人家的勇氣,當年還不到一米六五的小矮胖子,學習成績年級倒數第一,帶著這樣的人設居然敢打林黛雨的主意,難道是大馬歌手給他的勇氣?

    而且現在真的以燕南省文科狀元的成績和林黛雨雙雙進入了水木,是不是很勵志?是不是很玄幻?

    林黛雨可不想他們的話題圍繞自己轉,借口去洗手間,也暫時溜了出去。

    鐘向南今天特別開心,摟著張弛的肩膀道:“你啊,真是厲害啊,當年我都被你給騙過了。”

    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起來,一看是女朋友袁紅的,鐘向南接通之后,聽到袁紅急促的聲音道:“你快來啊,出事了,小謝被人打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