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0章 2個人的天臺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30章 2個人的天臺字體大小: A+
     

    以大力丹為例,服下之后,力量雖然可以提升到三倍,對體力的損耗同樣增加了三倍,所以在藥效過后,會感覺到極其疲憊,甚至進入身體極度虛弱的階段,從現代理論來解釋,倒是符合能量互換的規律。

    這些外門丹藥如果使用不當會給使用者造成很大的身體傷害,甚至造成死亡,所以這也是正統金丹大道不齒外門丹術的原因。

    張弛看著新鮮出爐的大力丹心中非常欣慰,丹藥的煉制越來越容易了,再好好盤一陣子,等到爐性徹底穩定之后,他就可以開始煉制一品金丹。

    看來要抽時間回一趟北辰,將自己埋在陽山的瓷罐子挖出來,里面的材料足夠他使用一段時間的了。

    他自己花錢更換了宿舍的窗簾,現在是全遮光,包括宿舍的大門,在煉丹的時候他也將縫隙全都遮住,避免煉丹之時丹火的光芒外泄,引起外人注目。

    收好丹爐,拉開窗簾,外面傳來敲門聲。

    張弛以為是門房秦大爺,畢竟他開學那么久,除了秦大爺以外,沒有其他人光顧過這間小屋。

    打開房門,卻發現是沈嘉偉站在門外,手里拎著幾包鹵菜還特地帶了一箱啤酒。

    張弛笑道:“稀客啊,你怎么有空來?”

    沈嘉偉道:“一直就想過來拜訪,這不,我腳剛剛才好,所以就趕緊登門拜謝我的大恩人了。”

    張弛哈哈大笑道:“太夸張了,我可當不起。”

    沈嘉偉揚了揚手中的菜道:“我媽剛好下午過來看我,帶了不少菜,我一個人也吃不了,所以過來跟你分享,打你電話總不在服務區,只能直接過來了,還好沒撲空。”

    張弛心說你能打通才怪,我這地下室是信號盲區,本想去換一張聯通卡,可這幾天一直都在忙也沒顧得上。

    沈嘉偉把酒菜放在桌上,觀察了一下他的小屋,這地下室的條件的確沒辦法和他們宿舍相提并論,而且今天天氣有些悶熱,才進來沒多久就開始冒汗了。

    忍不住抱怨道:“這條件也太差了吧,你還不申請換宿舍?”

    張弛道:“一個人住著清凈,想干啥干啥,對了,咱們天臺上喝去,那兒涼快。”

    別小看了張弛這個小小的衛生監督員,還是有些實權的,自從上次的衛生風波之后,張弛就把天臺給鎖了,直到現在都沒有對宿舍樓內的同學開。

    鑰匙在他手里,其實不但是13號樓,其他樓也是一樣,總有些不自覺的學生去天臺破壞公共環境。

    兩人來到天臺,爬到設備平臺上,將酒菜擺開。夜幕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降臨,臨近中秋,只要一進入夜色的控制,天空中的那絲燥熱頓時被驅趕得沒了蹤影。

    遠方的天空,一彎明月靜靜懸在那里,有若黑天鵝絨的幕布上掛著半片薄冰。

    沈嘉偉扔給張弛一聽冰鎮啤酒,自己也拿了一聽,兩人同時開了啤酒,碰了碰。

    沈嘉偉笑道:“大恩不言謝,我先干為敬。”

    張弛仰首灌了一大口,從里面拿起一根鵝翅啃了起來。

    沈嘉偉道:“對了,他們邀請我參加校隊了。”

    張弛點了點頭,他此前也收到了球隊的邀請只不過被他給拒絕了,把啃干凈的骨架放在垃圾袋里,張弛道:“你還敢去啊!”這小子好了傷疤忘了疼,沒啥記性。

    沈嘉偉笑道:“有什么不敢去的?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來,我從小就喜歡踢球,從初中開始都是校隊的主力。”

    他將啤酒放下,拿起紙巾擦了擦嘴道:“我聽說他們也邀請你了?”

    “有這回事,不過我拒絕了,我對這種事情沒什么興趣,我低調!”

    這貨習慣把低調掛在嘴上,可平時干得都不是低調的事兒。

    “你腳法挺好的,不加入球隊可惜了。”沈嘉偉見識過張弛一腳踢彎球門立柱的場景,當時可真是震撼人心,那一腳把整個校隊都給震懾了,為了這件事他專門花錢買了個球門給換上。

    張大仙人實話實說道:“我踢人還行,踢球差點意思,我要是加入了校隊,估計以后麻煩就多了。”

    沈嘉偉把他的話當成了一種幽默,哈哈大笑起來。

    張弛道:“對了,你那么好的條件怎么不去當明星?”

    本身外形絕佳,又放著一個明星經紀人的媽媽,為什么不好好利用資源,張弛都替這廝覺得惋惜。

    沈嘉偉道:“我媽說娛樂圈太黑了,我的性格不適合,而且我也不喜歡。”

    張弛點了點頭,其實他本來蠻期待考個中戲北影啥的,畢竟美女多養眼。

    水木雖然名氣更大,逼格更高,可校園的女生普遍長得太素,自己越來越墮落了,自從變成了凡人,對異性顏值的興趣越來越大了,要求也越來越高,審美觀一旦上去了就低不下來了。

    沈嘉偉道:“林黛雨真是你女朋友啊?”

    張大仙人喝了口酒:“你猜!”

    沈嘉偉道:“長得挺漂亮的,沒來幾天已經成為好多男生的夢中情人了。”

    張弛笑了起來,心說不會包括你吧,你小子今天主動登門請我喝酒是不是另有他圖?因為林黛雨才主動跟我攀交,要跟我做朋友?

    沈嘉偉提醒道:“近水樓臺先得月,你可千萬別放松警惕,畢竟咱們水木狼多肉少,一不留神被別人給截胡了。”

    張弛假惺惺道:“我覺得還是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學習上。”

    沈嘉偉就算情商比不上張弛,也能夠從他這句話中聽出濃濃的裝逼的味道,他灌了口酒道:“虛偽!我能看出你們之間的關系不同尋常。”

    張弛道:“人不虛偽枉少年,活得太真實容易被人套路。”

    沈嘉偉道:“你對我有戒心,我可沒想套路你,你放心吧,我對林黛雨沒有念想。”

    張弛對這小子的這句話表示懷疑,搞不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京城娛樂圈第一經紀人梁秀媛的兒子肯定不會是個傻子。

    “那你對誰有念想?”張大仙人也就是隨口一問,沒想到居然問得沈嘉偉有點不好意思了,他又開了一聽啤酒,噸噸噸,一口氣喝了半聽,半聽啤酒一頂頓時有了勇氣:“其實你認識的。”

    張弛心中一怔,我認識,不是林黛雨,難道是蕭九九?這小子眼光夠賊的,怎么我心里還是有點不舒服呢。

    沈嘉偉道:“就是許婉秋。”

    聽到這個名字,張大仙人的心里頓時舒坦了許多,好像跟自己沒啥關系呢。

    要說沈嘉偉怎么會喜歡許婉秋?學生會副會長,要說許婉秋長得也不差,魅力值挺高,可還沒高到能觸動自己心弦的地步。

    張弛又捻起一根鵝翅,啃了一口道:“我聽說許婉秋好像有男朋友啊。”不是給沈嘉偉潑冷水,人家對他掏心掏肺的,咱也得給人家一個善意的提醒對不對?

    沈嘉偉道:“不是真的,楚江河跟她沒什么關系,楚江河那個人很高傲的。”

    張弛點了點頭,他對別人感情方面的事情并不關心,聽沈嘉偉的意思,許婉秋對楚江河應該是單戀,這個楚江河那么牛逼,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聽說他還是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首位碩士生。

    從前兩天韓老太太對自己的評價來看,自己在新世界精英管理系中應該屬于綜合水平最差的一個,是唯一的關系生,是依靠秦老的面子才跨進了門檻。

    和楚江河相比就應該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在地下的毫無疑問是自己。

    沈嘉偉道:“其實我從中學就認識她,她和我來自同一個學校,她高我兩屆,我早就喜歡她,不然我也不會考水木。”

    按照他媽媽的本意,是想讓他出國留學的,沈嘉偉正是出于對學姐的執念才堅持留在國內讀書【UU看書00kxs】,并在這一動力的驅使下考入了水木。

    張弛不由得想起了高中同學周良民,周良民對林黛雨就擁有同樣的想法,只不過這廝既欠缺勇氣又欠缺能力,沒機會跟隨林黛雨的腳步進入水木的大門了,想必現在的周良民已經徹底放棄了追求林黛雨的想法。

    沈嘉偉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我進學生會也是為了她,我一定要向她證明我一點都不比楚江河差。”

    張弛真得有些欣賞沈嘉偉了,雖然長得陰柔,可做事非常陽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志者事竟成,我就欣賞你這種敢說敢干的年輕人。”

    沈嘉偉笑了起來,張弛說話的語氣老氣橫秋,好像是長輩跟晚輩說話似的,兩人敘了一下年齡,沈嘉偉比張弛居然還大了一個多月。

    沈嘉偉一聽說年齡比張弛大,頓時精神起來了,說話也變成了老大哥的口吻:“我說老弟,大學和高中完全不一樣,在高中的時候,大家遇到了喜歡的姑娘,都還保持著理智和克制,畢竟學業為重,現在好不容易進了理想中的大學,別信所謂的象牙塔,這里奉行的其實就是叢林法則。”

    張弛看著一本正經給自己上課的沈嘉偉覺得非常有趣,故意道:“你跟我說說,什么叫叢林法則。”

    沈嘉偉喝了點酒也有點興奮:“叢林法則就是自然界里生物學方面的物競天擇、優勝劣汰、弱肉強食的規律法則,定義你肯定知道。”

    他灌了口酒之后方才道:“重點是要注意到它的兩個基本屬性,一是它的自然屬性,自然屬性是受大自然的客觀影響,不受人性、社會性的因素影響。自然界中的資源有限,只有強者才能獲得最多。如果說水木是自然界,那么林黛雨就是有限的資源。”

    張弛笑道:“許婉秋也是。”

    “對!”沈嘉偉重重點了點頭:“好的資源是非常有限的,大家都盯著。咱們再說第二點社會屬性,人作為高等動物,可以改變叢林法則的自然屬性。這也是人類社會要遵守的生存法則。大到國家間、政權間的競爭,小到企業間、人與人之間的競爭,都要遵循叢林法則,至于最后誰能夠得到這有限的珍貴資源,那就看各自的實力、智慧、手段和改造或適應世界的能力了。”

    張弛其實對叢林法則早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通過沈嘉偉的口中再講述了一遍,居然又引發了他的思考。

    他從被貶下凡以來一直都在不停的改變自己,如果沒有努力做出改變,他的生命只剩下三年,或許早就在睡夢中死去了。

    社會屬性可以改變叢林法則的自然屬性,很多人都知道,可并沒有真正了解。

    張弛敢說甚至連韓老太太都不明白叢林法則的真諦,老太太只看到了其中的自然屬性,沒有看到社會屬性的巨大作用。

    我的厲害之處在于我的自然屬性并不固定,我可以通過自我修煉不斷改善我的身體條件,不然我怎么能考上水木?

    沈嘉偉道:“老弟,先下手為強。”

    張弛點了點頭跟沈嘉偉碰了碰易拉罐,兩人一飲而盡,暗忖沈嘉偉的這套理論該不是從他經紀人母親那里學來的,要說梁秀媛害人不淺啊,這不是把她親兒子往溝里帶嗎。

    沈嘉偉道:“對了,你怎么選擇了一個冷門專業?就憑你的成績,水木所有的專業還不是隨便你挑選?”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隨便挑選?說的容易,當初如果不是秦綠竹請出秦老介入,自己恐怕就被水木退檔了,雖然存在退一步海闊天空的可能,不過林黛雨未必肯把丹爐順順利利地交還給自己,俱往矣,烏殼青的丹爐而今已經不知所蹤,而且現在自己已經擁有了一尊更牛逼的丹爐。

    塞翁失馬安知非福,人生就是在失去和得到的過程中交織進行,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是什么味道。

    正是基于這種未知的神秘感,才讓人生變得趣味無窮,才讓他對未來充滿了期待,也許這正是凡間勝過天界的地方。神仙啥都看破了,過得也就索然無味了。

    如果你從一開始就看到了結果,又或者你的一切都被別人看透,你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控之下,那么縱然與天地同壽又有什么意思?

    叢林法則?自然屬性雖然已經注定,可社會屬性卻是復雜多變,自己可以通過對后者的改變影響到前者,在凡間書寫出屬于自己的生活,不亦快哉!

    對沈嘉偉的問題,張弛并沒有實話實說,說出來人家也未必肯信,748的總分,燕南省文科狀元第一志愿報考水木,還差點被退檔,究竟是自己有問題,還是水木招辦的眼光太差,又或是中間的某個環節除了差錯,他搞不清楚也沒興趣搞清楚,總之最后還是磕磕絆絆進入了水木的校門。

    張弛道:“你對這個專業有沒有了解?”

    沈嘉偉搖了搖頭:“不清楚,可我聽說是五個院士聯合倡議成立的新專業,而且據說是本碩連讀,對了,楚江河就選擇了你們系讀研。”

    因為許婉秋的緣故,他對楚江河格外關注。

    張弛發現從沈嘉偉這里也得不到太多的信息,看來他要上的新世界精英管理系非常神秘,想起這一周來辛辛苦苦打掃清理的院子,自己也算得上是本專業的奠基者之一了。

    在其他同學外出集訓的時候,自己已經開始為本系做踏踏實實的奉獻,韓老太想必會在功勞簿上給自己記上一筆吧。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到是秦綠竹打來的,張弛向遠處走去,沈嘉偉神神秘秘笑了笑,他以為是林黛雨。

    張弛來到天臺的憑欄處:“喂,秦校長,有什么指教?”

    秦綠竹的聲音明顯有些消沉,電話中嘆了口氣道:“這些孩子實在是太難伺候了。”

    張弛這才想起紅星小學應該已經開學了,作為紅星小學的代理校長和代課老師,秦綠竹在這一時間段應當是最為繁忙的時候。

    李校長估計要過幾天才能返校,所以這段時間都是秦綠竹一個人在操勞,讓她頭疼得不僅僅是這些調皮的孩子,還有四方坪人的冷漠,在四方坪人的眼中她始終都是一個外地人,無法從心里真正接納她。

    張弛聽秦綠竹發了一通牢騷,不由得有些想笑,秦綠竹是個極有個性的人,想必她的特立獨行不為當地山民們接受。

    其實他也不理解,以秦綠竹的出身和家世何苦去邊遠的山區去做支教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難道僅僅是因為心中的情結驅使,又或是她想要通過這種方式逃離浮華的都市,尋找內心所謂的平靜呢?

    張弛不知道原因,可是他卻能夠判斷出秦綠竹并沒有找到她想要的平靜。

    秦綠竹說了一通之后,感嘆道:“理想和現實相差真是天地之別。”

    張弛道:“真要是待不下去你就回來,我絕對不會笑話你。”

    秦綠竹聽出他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呸了一聲道:“我不是半途而廢的人,聽說你長個了?”

    張弛有點驕傲:“昂!”

    “多高啊?”

    張弛本想脫口說出一米七六的高度,想起秦綠竹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馬上就虛報了兩厘米:“一米七八!”

    說的理直氣壯,我要是弄雙內增高的鞋子都一米八多了,比起那些穿增高鞋墊的男星我實在多了,厚道多了。

    秦綠竹在電話那頭很努力地想,實在想象不出這小胖子突然拉長到一米七八的樣子,居然比自己還高了三厘米,打生長激素了吧?

    還好她并沒在張弛的身高上糾結,輕聲道:“我聽說,你跟蕭九九關系挺不錯的,化干戈為玉帛了。”

    張弛道:“秦校長,您消息真靈通,那個多嘴撩舌的向你匯報的。”

    秦綠竹道:“京城可遍布我的眼線,我人雖然不在那里,可你的一舉一動絕對逃不過我的掌控,小子,我得提醒你,蕭九九是我妹妹,林黛雨也是我的好朋友,你小子要是敢腳踏兩只船,我可饒不了你。”

    張大仙人有些哭笑不得了:“秦校長,您這是哪跟哪,我她們兩人目前都是清清白白的,你就算不了解我,你還不了解她們,你那個妹妹蕭九九熱衷名利,一門心思往娛樂圈扎,人家是要成為大明星的人,怎么可能跟我耽誤時間,林黛雨,我納悶了,你們兩人什么時候成的朋友?”

    秦綠竹笑了起來:“不是你介紹的嗎?”

    張弛道:“我跟她也就是同學,人家是名門閨秀,大戶人家的閨女,我是一靠社會救濟金養大的孤兒,哪跟哪啊,就算我對她有點意思,她爹那一關我也過不去,我說您是不是在山里呆著閑的沒事干,跟我這千里之外拉郎配來了?”

    秦綠竹被他逗得咯咯笑個不停,本來郁悶的心情好了許多。

    張弛道:“對了,我得跟你說件正事,我現在這個專業非常奇怪,跟別的院系都不一樣。”他簡單把自己入學以來遇到的種種怪事說了一遍,他倒不是擔心秦綠竹把自己給坑了,而是覺得這個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實在是太奇怪。

    秦綠竹道:“你沒問題的,我對具體的情況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我知道這個新成立的專業是水木條件最為嚴格的,如果你覺得不滿意,可以提出轉系,我可以跟外公說。”

    張弛道:“也不是不滿意,就是糊里糊涂的,得嘞,反正周一就正式上課了,到時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沈嘉偉看他電話打個沒完,忍不住叫他了,秦綠竹聽說他在和朋友一起喝酒,于是就結束了通話。

    張弛回到沈嘉偉旁邊,沈嘉偉又開了一聽啤酒遞給他,意味深長道:“是個女的吧?”

    張弛瞪了他一眼:“你還挺八卦,去當狗仔唄,利用你們家的關系,多弄點明星新聞,成為娛樂名記不在話下。”

    沈嘉偉想了想道:“是個辦法啊,不過我要是真這么干,我媽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