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9章 煉丹盤爐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9章 煉丹盤爐字體大小: A+
     

    韓院長道:“有什么對不起的,是我不好意思才對,提起了你的傷心事。”

    張弛道:“也沒什么,我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了,我是個孤兒,我爸、我媽、我爺爺、我奶奶,全都在三年前的一場意外中去世了。”

    沒有最慘,只有更慘,我都慘到這份上了,你韓院長總不能再針對我了吧?

    周興旺眼巴巴望著張弛,感同身受,他也是孤苦伶仃一個人,其實他比這貨還慘,至少你能言善辯,至少你四肢健全,我不但孤家寡人一個,而且我還是個啞巴,我左腿還瘸了。

    我比你慘,最慘的是,我慘成這樣我還說不出來,太慘了我!怎么有點想哭呢?

    韓院長嘆了口氣:“張弛,你這些年一定不容易吧。”

    張弛笑了笑道:“也沒什么不容易的,人活一天就得認認真真地過,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良心,對得起眾生,對得起天地。”

    韓院長剛開始對這小子的印象不好,畢竟是通過關系塞進來的。

    可今天看到了他的踏實肯干,然后這貨又恭維她做飯好吃,然后又聽到他凄慘的遭遇,然后又聽到他的豪言壯語,老太太真是有些被感動了,這明明是個好孩子啊。

    韓院長開始深思的時候,張弛已經眼疾手快地收拾碗筷去刷碗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韓院長雖然知道這小子的表現中有討好自己的成分在內,可面對這樣的討好誰又能拒絕呢?

    啞巴周興旺望著韓院長,很想表達表達,千言萬語說不出來,伸出右手一個大拇指,給韓院長的廚藝點贊。

    韓院長道:“小周,這孩子怎么樣啊?”

    周興旺把左手也伸了出來,兩個大拇指點贊。

    韓院長是個不輕易表露感情的人,臨行之前只問了一句話:“張弛,晚上想吃什么?”

    啞巴周興旺怔怔地望著韓院長,在他的印象中韓院長好像從來沒有幫忙送過晚飯呢。

    張弛一點都沒客氣:“您會做米粉肉嗎?”

    林黛雨最近幾天都在軍訓,父親人在京城,打過幾次電話,她都沒有接,母親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只是通過qq問候了一下。

    自從離開北辰之后,林黛雨感覺和母親之間變得越來越疏離了,究竟是自己的成長導致的改變,還是因為母親在小姨經歷變故之后改變了性情,她說不清楚,或許兩者的原因兼而有之。

    有幾天沒見張弛了,林黛雨無聊的時候就會想到他,她很想找人談談,可每次拿起電話,翻到張弛的通訊錄的時候,又打消了念頭,她不知應該怎么說?

    有些事情或許注定要一個人去面對。而且不是應該他主動聯系自己嗎?自從那天在宴林苑吃飯之后,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他連一個電話都沒打過。

    就算在食堂也沒有遇到過他,聽說他進了學生會,以這廝喜歡出風頭的尿性,說不定正在謀劃著朝學生會會長的位子發起沖擊呢。

    手機鈴聲打斷了林黛雨的思緒,她拿起電話,看到是謝采妮,謝采妮是她在北辰一中的同屆同學,打電話過來卻是邀約他們同屆在京城讀大學的同學周末聚會。

    起因是這幾天剛好他們的體育老師鐘向南來京城開會,鐘向南聯系了在北體讀書的霍青峰,他準備在這個周六的晚上也就是明天請這些在京城上學的學生吃飯。

    其他人都好聯系,倒是張弛的手機號換了,所以謝采妮聯系林黛雨讓她去通知張弛。

    林黛雨想想也沒什么安排,雖然她并不熱衷這種形式的聚會,可如果不參加就會被別人視為不合群,更有甚者會給她冠以高傲的頭銜,而且這次是過去的高中老師做東請客,林黛雨于是答應了下來。

    掛上電話翻到張弛的通訊頁面,林黛雨想起自己這一周已經多次點開了這個頁面,只是沒有一次真正撥出,她意識到了自己的猶豫,卻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猶豫什么,這次的聚會倒是給了她一個打電話的理由。

    林黛雨按下了撥出鍵,電話響了一會兒,張弛才接通了電話:“喂!林黛雨,你找我。”

    聽到這廝的聲音,林黛雨居然感到有點生氣,這不是廢話嗎?我不找你給你打電話?

    正想懟他一句,卻聽他又道:”你等等啊,我待會兒給你打回去。”

    掛了!他居然把自己的電話給掛了!

    林黛雨心里這個郁悶啊,從頭到尾自己連一句話都沒來及說呢,他說了兩句話然后就把電話給掛上了,這廝究竟在忙什么?還有什么事情比接她的電話更重要?她有種被無視的感覺。

    張弛的確在忙,林黛雨打給他電話的時候,他正在維修教學樓的屋頂,和啞巴周興旺一起更換屋頂天窗的玻璃。

    整整一周,他每天都呆在這里,在他和周興旺的共同努力下,這座破敗的院落已經煥然一新,除草、砌墻、內外墻粉刷,更換玻璃,更壞破損的地板,甚至連屋頂維修都是他們兩人合作完成。

    周興旺雖然口不能言,可任何工作都做得游刃有余,水電工、木工、泥瓦匠全都能勝任,如果給他充裕的時間,他能獨自完成整棟樓的裝修。

    這里只需要進行整修維護一下,在張弛的幫助下,一周內就已經接近完工了。

    張弛跟周興旺配合把屋頂天窗玻璃更換之后,周興旺表示剩下的工作他可以獨自完成,張弛今天的工作可以結束了。

    張弛回到了屋頂的露臺,擦了擦手,這才給林黛雨回撥了一個電話,林黛雨接通,不等張弛說話就給掛上了。

    張大仙人知道剛才可能得罪了這位大小姐,于是很耐心的又回撥了一個,林黛雨也不是當真因為這件小事跟他生氣,接通電話之后道:“大忙人,現在有時間跟我通話了?”

    張弛笑了起來:“剛才修屋頂呢,站在高處,接電話太危險。”

    林黛雨聽得有點云里霧里,修屋頂?沒聽說水木有這個專業?張弛難道轉去了土木工程系?他到底是來上學還是來打工的?好奇道:“你不用軍訓?”

    問完之后又想起張弛的確不用軍訓,因為他所上的專業有些特殊,提前開學張弛中途耽擱了,沒趕上他們系的外出軍訓,所以這段時間都在校園里無所事事,修屋頂估計是他閑著沒事自己找來的事情。

    張弛將自己來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幫忙維修教學樓的事情說了,林黛雨也覺得奇怪,以水木那么好的教學條件,沒聽說過哪個系會那么寒磣。

    張弛感嘆道:”別說是你,就連我都覺得自己上了個假的水木,可入學通知書是真的,我去查了一下,的確是今年新增的專業,而且聽說這屆還招了一位碩士生,就是水木的學生會會長楚江河。”

    他也是知道楚江河就讀水木的碩士生之后,才放寬了心,新世界精英管理系應該不是草臺班子,不然學生會會長為何會選擇一個新成立的專業繼續深造?能讓水木風云人物做出這樣選擇的院系,想必有過人之處。

    林黛雨把明天聚會的事情說了,張弛對聚會不熱衷也不抗拒,林黛雨問他的意見,張弛笑道:”我聽你的,你去我就去。”

    林黛雨因他的這句話俏臉有些發熱,什么叫你聽我的?討厭死了,想了想道:“那就說定了,明天下午四點,咱們東門見。”

    “我直接去宿舍接你唄。”

    “不用!”

    張弛掛上電話,看到韓院長正在進行每天的例行工作檢查,老太太很認真,對待工作一絲不茍。

    這一周相處下來,張弛發現她其實是那種外冷內熱的人,性情雖然孤僻了一點,可自從對張弛改觀之后,每天都變著花樣給他送好吃的,根據周興旺手勢的表述,老太太過去從來沒有給他送過那么多好吃的。

    張弛大概推斷出韓院長應該住在學校內,而且是一個人生活,他沒敢涉及這方面的問題,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好感,不能因為詢問人家的隱私而毀掉。

    周興旺應該知情,可他又偏偏是個啞巴,張弛學了點啞語但是不過關,讓他郁悶的是,周興旺的智商竟然有143,難怪韓老太見他第一面就嫌棄他的智商,連系里的雜工都是個天才。

    韓院長對兩人的工作表示滿意,張弛拍馬屁的高明之處在于,他會讓被拍的那一方感到自己知人善任慧眼識才,其實和他同齡的新生中,很少有人能像他這么吃苦耐勞,更很少有人比得上他察言觀色的能力。

    韓院長道:“張弛,你明天休息吧,這兩天師生就陸續返校了,下周一正式開學。”

    張弛道:“韓院長,我有件事一直都想問您。”

    韓院長點了點頭,不知他想問什么事情,通過這一周的相處,她發現這小子雖然智商并不高,可情商極高,她甚至有些喜歡他了。

    張弛道:“您剛剛見到我的時候說我是關系生,我心里一直都很不服氣,我高考總分748,是我們燕南省的文科狀元,難道我的成績配不上水木?”

    韓院長道:“成績能說明什么問題?你的成績當然配得上水木,可是你的成績未必配得上我們這個系。”

    張弛有點明白了,敢情他們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真是精英中的精英,學霸中的學霸?難不成這個系的新生全都是滿分招進來的?

    韓院長沒往下說,輕聲道:“等周一開學你就明白了,如果沒有秦家為你推薦,你是沒機會進入我們系的。”

    其實這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說你是關系生你就是關系生,張弛之所以能夠被新世界精英管理系錄取全都是因為秦老的推薦。

    張弛沒好意思再往下問,傷自尊了,自己靠著通竅丹的加持考了個燕南省文科狀元,到頭來還是因為關系進得水木。

    韓院長安慰他道:“其實你不用產生自卑心理,既來之則安之,就算無法在同學中脫穎而出,踏踏實實幫系里做點事也是好的。”

    張大仙人心說你是認真的?看起來她的確是認真的,這分明是建議我把雜工進行到底的意思,憑啥啊?我也是來上大學的,還沒開學呢,你憑啥就認為我一定要墊底?

    張弛回宿舍的途中接到學生會體育委員張宗強的電話,對方在電話中邀請他參加校足球隊,卻是張弛那天的驚艷腳法把校隊的幾人都給震住了。

    不打不成交,本來就是一個學校的校友,誰也沒打算將仇恨進行到底,而且那天的確是他們不對在先,張宗強主動拋出橄欖枝也代表著球隊的一種態度。

    張弛婉言謝絕了對方的邀請,他對這種集體活動興趣不大,認為是浪費時間,有那功夫不如研究研究如何煉丹呢。

    最近幾天除了每天去系里的例行打掃,他多半時間都在自己的地下室,利用如意乾坤爐開始煉制金丹,因為這種丹爐的特性,開爐養爐的過程非常謹慎。

    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先從外門金丹煉起,然后逐步過渡到一品金丹。通常的狀況是經過七七四十九次的煉制,穩定爐性,然后才能進行一品金丹的煉制。

    基礎打得越牢靠,以后向上延展升級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那些為丹道正宗所不齒的外門丹法,反倒成了一開始鞏固爐性的絕佳試煉。

    最早煉制的真言丹,可以讓人吐露實話,張弛又煉制了辟火丹和大力丹,前者服下后可以讓火焰退避三舍,后者可以在短時間內將身體的力量增加至三倍。

    這兩種丹藥都屬于外門金丹,在修煉金丹大道者眼中,這些旁門左道根本不配稱為金丹,最多也就是藥丸,太上老君就稱之為避火丸大力丸,聽起來跟江湖打把式賣藝的差不多,如今這年月連天橋賣這玩意的也不多了。

    要說這種外門丹藥和大道金丹的最大區別就是持續的時間,外門丹藥具有煉制簡單,煉制時長較短,但是見效快,持續時間短暫的特點,通常外門丹藥持續的效果不會超過半個時辰,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以損耗自身能量為代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