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8章 討厭我的人多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8章 討厭我的人多了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也不是毫無收獲,至少收獲了沈嘉偉的友情。已經是正式開學了,其他系的學生都開始上課,新生們開始軍訓,只有張弛像個孤魂野鬼一樣游蕩在校園。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新生還在外地集訓,據說十天后回來。

    張弛打聽到了他們系以后的上課地點,距離宿舍區很遠的地方,距離主要教學區很遠的地方,遠到他要騎著自行車從東到西幾乎要穿過整個校園。

    閑著也是閑著,張弛真就那么干了,來到水木西北角的偏僻樹林中,看到了樹林中的院子,院子的大門上了鎖,墻頭很高,湊在門縫里,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棟古舊的建筑,院子里有不少的落葉,看來已經很久無人清掃。

    這就是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授課地點?根本就是一個被遺忘的角落,一片荒廢的院子。

    張弛心中原本的那點希望值降得更低,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連上課的地點都管理不好,還要管理什么新世界精英?我就一個字,呸!他越發懷疑自己被套路了。

    這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莫不是打著水木旗號的培訓機構?

    張弛圍著這座院子繞了一圈,在后門處居然發現了一個漆色剝落的招牌水木古代文獻印刷廠,招牌是白底黑字的木頭,上面的漆皮大都已經剝落,木頭也因為長時間的風雨侵蝕而腐朽,張弛估計這招牌最少在后門處掛了三十年。

    這里應該是曾經的校辦工廠,后來因為某種原因廢棄了。這后門應當是工廠開辦時候的大門,后來整個給封死了,但是招牌一直沒摘,居然一直保留到現在。

    身后傳來沙沙的腳步聲,張弛慢慢回過頭,看到一位穿著黑色套裙紅鞋子的老太太踩著落葉向自己走了過來,張弛心中有些發毛,大白天的怎么有點得慌。

    老太太氣質高冷,長得不太好看,臉色蠟黃,顴骨凸起,臉上的表情不茍言笑,一雙眼睛冷冷望著張弛。

    張弛向四周看了看,四下無人,吸了口氣,空氣清冷,老太太應該沒有敵意,可他也看不清人家的雙商,張弛向她禮貌地笑了笑:“您好,我是這里的學生。”

    老太太瞇起雙目打量著他,沒有說話,張弛卻有種站在寒風中突然被人給扒光了的感覺,這老太太的眼神實在是太有穿透力了,總覺得不對頭。

    這位大媽莫不是個精神病?這身打扮怎么看都透著一股詭異,他笑了笑,還是禮貌地點了點頭,推著自行車準備走。

    “你是張弛吧!”

    張大仙人從心底打了個激靈,這聲音怎么那么冷漠,可冷漠中還透著一股無形的威壓,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張弛停下腳步,仍然保持著學生應有的謙和:“是我!您知道我?”

    老太太點了點頭:“關系生!”

    張弛感覺有些受到歧視了,我怎么是關系生?我高考成績748分,我還是燕南省的文科狀元,就憑我的成績你們水木哪個院系不得隨便我選?

    如果當初不是林黛雨用丹爐脅迫我,我現在本該在美女如云的電影學院。

    老太太道:“不服氣?”

    張大仙人心中一怔,這老太太厲害啊,好像能看穿自己的心思,務必要提防,自己的秘密太多,萬一讓人發現可就麻煩了。

    張弛呵呵笑道:“老師,您都把我搞糊涂了。”

    老太太道:“你不認識我?我是這里的教授。”

    張弛道:“您還沒退休啊?”這老太太看起來至少七十歲了,滿頭白發,應該早就從崗位上退下來了。

    老太太道:“你大概不知道有終身榮譽這件事吧?我姓韓,是新世界精英管理學院的籌建人之一,也是這里的名譽院長。”

    張弛從她的話中捕捉到了幾個信息,一老太太是終身榮譽教授,二是她是這里的創始人之一,三,她姓韓是名譽院長。

    可自己不是上得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嗎?什么時候變成學院了?怎么感覺越來越不正規,新世界精英管理學院和水木到底是什么關系?不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草臺班子吧?

    可看這偏僻的環境,看這陳舊的設施,好像和水木的教學區完全是兩個世界呢。

    張弛對這位姓韓的名譽院長有點懷疑,老太太該不是個精神病故意忽悠我的?

    悄悄動用自己的感知力,再度想要洞察對方的雙商,再度失敗。

    于是決定損耗自己本來就不多的魅力值,想要對韓名譽院長的魅力進行評估,擁有這樣超凡地位的人一定擁有超凡魅力,于是張弛可憐的16點魅力值變成了10,損耗了6點魅力值還是沒看清人家的底細,實在是不科學啊。

    韓院長道:“你智商還不到一百四啊!”

    張大仙人只感覺到一股冷氣從尾椎升騰而起,一直竄到了延髓,一路向上,這腦袋瓜子懵懵的。

    這老太太厲害啊,竟然能夠看清自己的智商,剛開始她能夠看出自己的想法,還不算驚奇,畢竟凡間存在許多心理學大師,這方面的高手,可以通過一個人的表情和動作細節迅速判斷出一個人當時的心理活動,可能夠一眼就精準判斷出對方智商的人絕不是一個心理大師那么簡單。

    張弛心里有點發毛了,莫非這位韓院長也是自帶系統的人?

    張弛處變不驚,笑瞇瞇道:“天才是由百分之一的靈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奮組成,我之所以能夠考上水木,不是因為我夠聰明,而是因為我夠努力。”

    “夠努力?嗬,你怎么混進來的自己沒數啊。”

    張弛感覺自己被歧視了,我怎么混進來的?我堂堂正正考進來的,不過想起自己的錄取過程,就不是那么有底氣了。

    如果不是秦綠竹在背后幫忙,自己還真不一定能夠順利拿到水木的錄取通知書,種種跡象表明,可能是秦老出面才解決了自己入學的問題。

    要說自己欠秦家不少人情,秦老先幫自己解決了水木的錄取,又幫忙擺平了和蕭九九的糾紛。

    秦老幫助自己應該都看在秦綠竹的面子上,秦綠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張弛卻不這么認為,畢竟是秦綠竹先從惡狼的口中救出了自己,后來自己爬上獨角峰救了她,只能算是一報還一報,兩人已經扯平了。

    到現在為止,她已經幫了自己好多次,自己欠她太多了。

    張弛不喜歡欠情,最難銷售美人恩,秦綠竹為啥對我那么好?她該不是對我有啥想法吧?張大仙人馬上就否認了這個可能,人家應該只是把他當成弟弟看,思想怎么那么不純潔呢?

    張弛覺得這位名譽院長有點刻薄,擺明了不待見自己這個關系戶,既然如此也沒必要在這兒礙眼,他笑了笑道:“韓院長,您忙,我回去了。”

    “別人都去集訓了,你怎么沒去呢?”韓院長顯然并不知道張弛耽擱報到的事情。

    張弛簡單把自己中途遇到騙子,被人盜走入學通知書和身份證明的事情說了,沒成想他的不幸遭遇非但沒有得到同情,反而收獲了滿滿的嫌棄。

    “你真是沒用,居然會上了騙子的當,呵呵,這一屆的新生中看來你是最差的一個。”

    張弛實在是郁悶,我怎么最差?我總分應該第一好不好。我招你惹你了?開口閉口對我冷嘲熱諷,不就是個名譽院長嗎?系主任是人家蕭長源,又不是你。

    您老人家退休就好好在家享受國家津貼吧,拿那么高的退休金您寒磣我一個窮學生干啥?可能是從過去的位置上退下來心里失落,所以抓住機會就要擺擺譜,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名譽院長似的。

    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張弛在這位名譽院長面前還是表現得相當尊重,恭敬道:“韓院長,我回去了。”

    “你好像很不喜歡我啊。”

    張弛心說您還算有點自知之明,您老那么刻薄對待一個新生,得虧我臉皮厚,心理素質超強,換成別人都得被您給整抑郁了。

    張弛裝得像個乖孩子:“是敬畏!”

    “表面敬畏吧,心里非常討厭我。”韓老太太說完又補充了一句:“討厭我的人多了,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張弛笑了笑:“韓院長,沒其他的事,我走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請辭了。

    韓院長道:“你跟我來。”命令的口氣不容置疑。

    張弛雖然不情愿,可也只能跟著她。

    韓老太太帶著他回到大門口,大門居然開了,里面有一個中年人正在除草,顯然正在為即將到來的開學上課做準備。

    看到韓老太太進來,中年人趕緊停下了手頭的工作,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恭恭敬敬向她鞠了個躬,由此可見這位名譽院長還是很有些威信的。

    韓老太太道:“他叫周興旺,是個啞巴,腿腳也不利索,負責這里的治安和衛生工作。”

    張弛看了一眼周興旺,周興旺長著一張憨厚的面孔,厚嘴唇塌鼻梁紅臉龐,咧著嘴向張弛露出友善的笑容。

    張弛道:“周叔好!”

    周興旺樂呵呵點了點頭,他聽得到,只是不會說話。

    韓老太道:“你既然去不成軍訓,干脆就在這里幫忙打掃衛生吧。”

    張弛望著老太太頤指氣使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憑什么?我是來上大學的,又不是來干保潔的。

    他也犯不著跟韓老太硬頂,來到京城之后他越來越體會到這里臥虎藏龍,厲害的人物太多了,千萬不能惹老年人。

    韓老太看張弛沒有馬上答應,呵呵笑了一聲道:“是不是不想答應啊?”

    張弛笑道:“韓院長,能為咱們系出力是我的榮幸,我現在就去幫忙。”

    韓老太看到他居然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樂意,也有點出乎意料,這小子明明產生了很大的負面情緒,居然能夠控制住,兩面三刀的小子,夠虛偽,從這一點上看,情緒控制方面倒是有些特長。

    張弛不怕干活,其實在天庭的時候他就是干雜活出身,如果不是手腳勤快,嘴巴乖巧,也沒可能從一個燒火攮灶的童子一步步混到兜率宮的領班,往事不堪回首中。

    這次之所以那么痛快的答應下來是因為他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提前了解一下自己未來上學的地方。

    而且他懂得如何給人盡快留下好印象,即便是這個人本來對自己的第一印象不好,只要讓她感覺到自己吃苦耐勞踏實肯干,很快就會扭轉她的看法。

    一個真正的聰明人要懂得隱藏鋒芒,沒有領導喜歡滑頭躲懶的手下,征服領導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踏實肯干,還要讓領導感覺到他的權威,感受到你的執行能力。

    新世界精英管理系過去就覺得這個名字有點中二,在見識到這里的環境,又遇到那么一位古怪的名譽院長之后,越發覺得有些不靠譜了。

    他來到水木已經快一周了,很少有人聽說過這個新成立的院系,授課地點遠離水木的主要教學區,破破爛爛的地方,過去還是個校辦工廠,這是有多不受校方的待見。

    且不和高年級相比,同樣一年級新生入學,人家的軍訓已經正式開始了,都是在校園內進行。

    只有他們系早在八月中旬就提前報到,并全體前往外地集訓,那么大的水木校區,難道連一塊可提供給他們軍訓的地方都沒有嗎?這么不受待見?

    張弛很想找人問問具體的情況,可韓老太給他安排完任務之后就走了,諾大的院子里只有他和周興旺兩個人,周興旺偏偏又是個啞巴,想交流都困難。

    就說打掃衛生這件事吧,也非常讓人費解,別的院系都有保潔專門負責,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只有他們兩人,如果不是自己不巧撞在槍口上了,這么大一片地方就只有周興旺一個人負責打掃,工作量實在是太大了。

    啞巴周興旺任勞任怨,他負責除草,張弛則負責清理場地,將除掉的雜草和垃圾運上推車,再將雜草運送到指定的垃圾區。

    周興旺不知疲倦,一直干到中午都沒有休息的意思,張弛也是服過培元丹的人,身體素質超出常人,來來回回運送了幾十趟雜草和垃圾,通過一個上午的努力,整個院子煥然一新。

    空氣中彌散著新鮮青草的味道,望著眼前的成果,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

    張弛感到有些餓了,準備提醒周興旺應該去食堂吃飯了,等吃完飯休息一會兒再工作。

    此時看到韓院長推著一輛自行車走了進來,看到已經除掉雜草的院落,老太太對他們的工作進程表示滿意,不茍言笑的臉上居然少有地露出溫和之色,招呼道:“休息一下吧,我給你們帶飯來了,先吃飯。”

    張弛跟著啞巴去洗了手,韓院長將午餐放在了鑄鋁戶外桌上,一看就不是食堂的餐盒,也不是外賣,卻是老太太親手做的,冬瓜燉排骨,紅燒獅子頭,清炒芥藍,辣炒藕條。葷素搭配,講究營養。

    水木食堂的伙食雖然不錯,可大鍋菜畢竟缺少了家常味道。

    張弛從韓院長手里接過一碗米飯,澆了點排骨湯,大口大口吃了起來,不知是不是餓了的緣故,這頓飯特別符合張弛的口味,越是家常菜越是見功夫,他連吃了三碗米飯。

    啞巴周興旺飯量也不小,兩人合力將韓院長帶來的飯菜吃了個干干凈凈。

    韓院長道:“我做的菜合不合口味?”

    張弛有些受寵若驚,連連點頭道:“好吃,真得很好吃,韓院長,本來我埋頭苦干了一上午還有點委屈,可吃到您送來的午餐,我是真覺得太值了,我這輩子都沒吃過那么好吃的飯。”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韓院長明明知道他是在拍馬屁,可聽起來還就是舒服,話說,她的廚藝本來就不差啊,這小子智商雖然低了點,可嘴巴甜,情商好像很不錯呢,懂得欣賞。

    韓院長情緒管控能力特別出眾,就算被這廝拍得有點暗爽,可仍然面無表情,這讓張大仙人有種拍馬屁拍到馬腿中間,拍空了的感覺,好失落。

    韓院長冷冷道:“真是夸張,比你媽媽做得還好吃?”

    張弛臉上的笑容倏然收斂,晴轉多云,黯淡到每個人都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悲傷,張弛轉過臉去。

    韓院長不知發生了什么,越是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越是好奇,怎么回事?難道我說錯話了?

    張大仙人拿捏出悲傷的愁緒,黯然道:“我媽去世三年了……”

    本不想博同情,可你這位古怪的老太太非得給我機會,機會送到我面前,我怎能不要?

    韓院長有點內疚了,老太太雖然性情古怪,可心地是柔軟的,無心的,我也沒看過這孩子的資料,只知道他是個關系生,沒想到那么慘。

    張弛緩緩轉過頭來,這會兒功夫居然醞釀出兩點淚光,這貨該去學表演的,水木屈才了。

    張弛道:“韓院長,對不起啊,過去我媽媽就經常給我做冬瓜燉排骨,跟您做得味道簡直一模一樣,我不由自主想起她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