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5章 沖突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5章 沖突字體大小: A+
     

    單純的林黛雨果然沒往歪處想,笑道:“雖然我剛來,可也聽說了你的豐功偉績,13號男生宿舍樓鬧得挺厲害的,外面都傳言是你動用關系把過去的宿管部委員給弄下來了。”

    張弛搖了搖頭道:“我沒關系,連錄取通知書都最后拿到,這你最清楚啊。”

    “可你有手段。”

    幾件事聯系在一起,就推斷出張弛肯定用了某種非常規的手段進入了學生會,作為老同學的林黛雨當然清楚張弛層出不窮的鬼主意。

    她甚至有種強烈的預感,只是進入宿管部滿足不了張弛的野心,他會在學生會的舞臺上越爬越高,這廝天生就有種不怕摔下來臉著地的精神。

    東門處停了一輛黑色阿爾法,馬東海在車外站著抽煙,看到林黛雨和一名男生出來,趕緊掐滅了香煙迎了過去,他第一眼沒把張弛認出來,再看一眼,還是認出了張弛puls版本,不敢確認,這才前后分開半個多月吧,難道這廝吃化肥了嗎?

    張弛主動招呼道:“馬大哥!”

    聽到張弛的聲音,馬東海終于敢確認了,樂呵呵迎上前去:“張弛,天吶,真不敢相信,你小子怎么長這么高了?”

    來到近前抓住張弛的雙肩,仔細看了看。馬東海的身高是一米七九,感覺張弛就快跟自己差不多了,低頭看了看,呃!這貨穿了一雙厚底運動鞋,鞋底得有四公分吧,既便如此,這身高的增長幅度也夠厲害的,至少長了十公分吧。

    張弛和林黛雨上了車,馬東海驅車去宴林苑,張弛這才意識到今天中午請客的應該是她爸林朝龍,低聲向林黛雨求證,在她那里得到了肯定。

    張弛苦笑道:“你怎么不早說。”

    “你也沒問過我啊。”

    其實她是故意沒提父親的事情,如果說父親在場,張弛說不定早早就打起了退堂鼓。

    馬東海望著他們由衷地感覺到年輕真好。

    張弛問起李躍進的消息,馬東海也跟他斷了聯絡,他并不知道李躍進突然前往滇南的原因,認為李躍進那么大一個成年人,本身武功出色,肯定有自保的能力,用不著操心,說不定哪天他就突然冒出來了呢。

    張弛卻沒那么樂觀,因為他也問過秦綠竹,根據秦綠竹的反饋,李躍進自從離開之后再也沒有回過四方坪,這廝就如人間蒸發一樣,突然就沒了音訊。

    宴林苑距離水木校區不遠,鬧中取靜,進入其中小橋流水,曲徑通幽,讓人感覺瞬間遠離了塵世的喧囂。

    這里屬于私人會所的性質,只招待固定的客戶群。如果不是林黛雨邀請,張大仙人是沒機會進入其中的,張弛發現同一個凡間其實存在著不同的小世界,按照這里的說法就是階層,你所在的階層決定你能夠享受到的資源,人間天上皆是如此。

    林朝龍身穿卡其色中式亞麻唐裝,足蹬平口布鞋,站在小橋之上欣賞著池內五彩斑斕的錦鯉,瀟灑儒雅,頗有出塵之風,和馬東海的迷惑不同,他一眼就認出了和女兒同來的小子就是張弛。

    任何時候,林朝龍都表現得鎮定自若,他這份超然的氣度即便是張弛都非常欽佩,張大仙人努力想要看透林朝龍的魅力值,如同他的雙商一樣深不可測,非但沒有如愿,反而白白損失了自己的一點魅力值。

    林朝龍早就知道女兒邀請同來的人是張弛,只是沒想到張弛的身高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他站在原地微笑著伸出手去。

    張弛快步走了過去握住林朝龍的手:“林叔叔好!”

    林朝龍笑道:“帥了啊,鍛煉果真有效。”

    張弛也笑了起來,他知道林朝龍這樣說的原因,高考前夕,他和林朝龍還在北辰一中的操場上比賽引體向上,當時林朝龍輕松做了六十個,是自己的兩倍,而現在他也能完成六十個了,真想跟老林再比比呢。

    林朝龍放開張弛的手,目光落在女兒的臉上,充滿了慈祥和關愛:“瘦了!”

    林黛雨因父親的這句話笑了起來:“爸,您可真夸張,好像咱們才分開三天吧。”

    張弛沒覺得夸張,可憐天下父母心,林朝龍對女兒絕對是真誠的,生在福中不知福,人在擁有的時候,沒幾個懂得珍惜的,聰穎如林黛雨也是如此。

    林朝龍感慨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對我來說離開女兒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啊。”

    林黛雨嬌嗔道:“這些話還是留著對我媽說,我可不信,您這次來京城主要是為了生意吧。”

    林朝龍笑道:“我這個女兒從來都不知道給我留面子,張弛別見笑啊。”

    張弛很不要臉地說了一句:“我覺得她很好啊!”

    一句話把林黛雨弄得俏臉緋紅,這貨可真不要臉,當著我爸能說出這種話來,一點都不知道避諱嗎?我好不好要你說?就算真想夸我也背著我爸啊。

    馬東海想笑,可不敢,心說這小兄弟畢竟涉世不深,情商有點低。

    林朝龍表面上笑瞇瞇的,心中卻有點郁悶,我女兒好我不知道啊,憑啥要你覺得我要我自己覺得。

    林朝龍做了個邀請的手勢,林黛雨挽住父親的手臂,父女兩人在前方引路,馬東海和張弛跟在后面,馬東海向張弛豎起了拇指,意思是你牛逼,我誰都不服就服你。

    張弛發現有錢人的生活真是超出他的想像,諾大一個宴林苑,近二十名工作人員,今天中午只為他們幾人服務。

    今天每一道菜品都非常精致非常講究,可張大仙人卻吃得不如夜市燒烤攤痛快,他居然生出了一種重新回到天宮的錯覺,雖然承認這里的環境清幽雅致,可就是感到不爽,甚至有點壓抑,他發現自己更喜歡人間的煙火氣。

    無論菜的口味如何,沒有了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的快感,就連端起杯子,拿起筷子的節奏和動作都得變得矜持且優雅。

    父親氣度不凡,女兒高貴優雅,可父女之間總顯得有些客套,張弛認為他們之間存在隔閡。

    林黛雨很少說話,她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食不言寢不語,尤其是在長輩面前,靜靜地吃,每一個動作都非常優美,這是從骨子里透出的優雅,一看就是大家閨秀。

    張大仙人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可自問也做不到如她這般優雅,他也沒想模仿,畫虎不成反類犬,這點自知之明咱還是有的。

    馬東海并沒有列席午宴,他知道自己在林家的位置,無論林朝龍怎樣看重他,他們之間始終都是雇傭關系,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林朝龍端起酒杯道:“張弛啊,咱們喝一杯。”

    張弛端起酒杯站起身來:“林叔叔,我敬您!”雖然不卑不亢,可畢竟輩份有別,站起來是給林黛雨面子。

    林朝龍微笑道:“坐下,坐下,別搞這么隆重,你們是老同學,在我眼里都跟我的孩子一樣,我可沒把你當成外人。”

    他和張弛碰了碰杯,張弛將酒杯低了三分,喝完之后,又坐了回去,這茅臺真好喝,喝點小酒胃舒服了,神經也舒展了許多。

    林朝龍招呼道:“吃菜啊,到這兒千萬不要客氣。”

    林黛雨拿起公筷給張弛夾了一條雞腿,張弛有點受寵若驚,這小妮子該不是故意刺激她老爹的。

    林朝龍看在眼里,內心有點不舒服,不過,林黛雨緊接著又給他夾了一塊,定睛一看,雞頭,當爹的心中拔涼拔涼的,明明有兩條腿的,目光默默巡視了一下,那條雞腿在女兒自己碗里,得嘞!就當是對我的尊重。

    他們很快吃完了飯,林朝龍帶著他們來到茶室飲茶,張弛總算找到了機會,恭敬道:“林叔叔,我師父現在情況怎么樣?”

    “還是那個樣子,沒有好轉,不過身體方方面面的指標都很穩定,專家說想要蘇醒恐怕需要奇跡了。”

    張弛也知道不會有奇跡出現,以他對目前醫療水平的了解,植物人復蘇的可能性極低,點了點頭道:“麻煩林叔叔了。”

    林朝龍笑了起來:“有什么麻煩的,她是小雨的姨媽,我們是一家人,你這孩子倒是很重情義的,對了,我聽你叫她師父,這事兒到底是什么緣故?”

    林黛雨在一旁親自為他們泡茶,她師從專業的茶藝師,泡茶的手法非常嫻熟。

    張弛拿起茶盞抿了一口,牛欄坑的肉桂,口感簡單粗暴而猛烈,帶有輕微的苦澀,不過喝下去之后很快就回甘,留韻長久,回味無窮。

    張弛道:“開始是喊著玩的,喊著喊著就喊出感情來了,她沒有正式收過我,出事之前還說準備教我點功夫呢。”

    說起往事,心中生出些許感傷,不過因為如意乾坤爐的到來,他的心中重新萌生出了希望,他要盡力煉出招魂丹和凝神丹。只要煉成這兩顆丹藥,就能讓黃春麗蘇醒乃至恢復正常。

    可路漫漫其修遠兮,別的不說,單單是丹爐的進化就需要相當長的一個過程,想要達到最佳狀態,順利的話三年,如果中途有所波折或許時間更久,不管多久,自己都不會放棄。

    林朝龍向香爐中續了一支水沉香,望著香爐道:“小雨,那香爐你還給張弛沒有?”

    林黛雨道:“早就給他了。”

    張弛道:“給過我了,說起來那香爐還是師父送給我的。”他并沒有提起丟失香爐的事情,只是有些奇怪,林朝龍突然會問起這件事。

    林朝龍道:“張弛,跟你商量個事,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將香爐借給我一段時間,沒別的意思,小雨的媽媽認為,這些過去的東西放在春麗的房間內,或許有助于幫她康復。”

    他明明知道香爐的下落卻故意這么說。

    張弛道:“不好意思,那香爐被我弄丟了。”

    林朝龍裝出遺憾的樣子:“這樣啊!”

    林黛雨眨了眨雙眸,她有點不開心,雖然香爐并不是什么珍貴的物品,可畢竟是外公的遺物,而且張弛若不是因為香爐也不會考上水木,對他這么重要的東西,怎么可以隨隨便便就丟了?不得不說,她心底深處對香爐還是有些情結的。

    張弛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山寨卡西歐:“林叔叔,我得走了,下午還有事情。”

    林朝龍也沒有阻攔,微笑道:“小雨,你幫我送送,讓你東海叔送張弛回去。”

    張弛道:“不用,我出門打車就行,你們爺倆那么久沒見一定有很多話要說。”

    其實他要是一早知道林朝龍中午請客,他就不來了,畢竟這是人家的家宴,他過來不合適,也不自在。

    林朝龍還是堅持讓馬東海送他,林黛雨就留了下來,父親還有話要跟她談。

    張弛走后,林朝龍將一封信遞給了女兒,林黛雨有些好奇地將信展開,看完之后俏臉之上寫滿了詫異:“爸,這是劍橋的錄取通知書。”

    林朝龍微笑道:“生物科學系,你最向往的專業。”

    林黛雨咬了咬嘴唇:“可是我已經決定在水木上學了,而且我是憑著自己的能力考上的。”

    林朝龍淡然道:“你自己冷靜地想一想,究竟哪一所學校才能讓你得到更好的發展,而且就算你在水木畢業,你仍然會去歐洲深造,本碩博連讀,還可進入全球最頂尖的生物實驗室,在門采爾博士的指導下學習,這是別人夢寐以求的機會。”

    林黛雨有些出離憤怒了,她將那封錄取通知書放了回去:“爸,您有沒有尊重過我?過去我媽早就讓我出國留學,您一直都持反對意見,是您支持我參加國內高考的,而現在我考入了水木,你卻又自作主張為我做出安排,你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

    林朝龍道:“不錯,我過去支持你參加高考是為了增強你的自信,讓你對自己的能力有一個正確的評估,讓你去歐洲留學是給你選擇最佳的途徑,讓你的未來少走彎路。”

    “我沒有走彎路,水木生物系的水平并不次于劍橋。”

    林朝龍道:“你先冷靜,等你恢復了理智,你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到時候你再做出選擇。”

    “我不用冷靜,我現在就可以選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