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4章 女兒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4章 女兒奴字體大小: A+
     

    林黛雨有點想笑,很難想象出這廝在會議室正襟危坐一本正經開會的樣子,不錯啊!進入水木之后積極要求進步了,下一步是不是該爭取入黨了?

    她想了想,主動給張弛發了一個信息——中午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食堂。

    信息很快就回來了——好的,開完會我給你打電話。

    林黛雨舒展了一下雙臂,來到窗前,從這里可以看到遠處的運動場,精力旺盛的同學們正在運動場上盡情揮灑著汗水,是鍛煉,也是一種自我能力的展示。

    離開了北辰,來到這里,意味著新生活的開始,開學之后她將面臨新的同學,新的老師,新的學習環境,可為什么心中并沒有太多的期待感?

    林黛雨感覺自己的心態似乎出了問題,從小到大,她都是在父母無微不至的庇護中長大,現在總算迎來了人生中真正意義上的獨立,可為什么仍然沒有天高任鳥飛的自由感?

    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林黛雨本以為會是張弛,可看到得卻是父親的頭像,鈴聲響起數聲之后,她才接通了電話。

    “爸!”

    聽筒中傳來了林朝龍溫和聲音:“女兒,一切還順利嗎?”

    本來他是準備親自驅車將女兒送到京城,可遭到了女兒的拒絕,他看出女兒骨子里的倔強和內心對獨立生活的渴望,換成過去,他或許還會堅持,可這次居然默許了。

    自從黃春曉的事情發生之后,他和女兒之間漸行漸遠,雖然他竭力裝出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也相信女兒也并未看出任何的破綻,可這種漸行漸遠疏離感是他無法改變的。

    原因不在女兒,而在他自己。林朝龍意識到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存在負疚的,可是他別無選擇。

    林黛雨小聲道:“很好,一切都順利,您不用掛念我,我媽還好嗎?”

    林朝龍點了點頭道:“好的很,最近還是在照顧你小姨,你知道的,你小姨遭遇不測之后,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跟我也很少交流。”

    不得不說黃春麗**是一個用來掩飾一切的絕佳理由,讓發生在黃春曉身上的任何變化都可以理所當然的解釋通。

    林黛雨道:“爸,您也多注意身體,不要太辛苦了。”

    林朝龍的心中升起一陣溫暖,這個世界上他最親的還是女兒:“不辛苦,就是想我的寶貝女兒了。”

    “不是您鼓勵我要自立自強,還反復說總有一天我會離開您一個人獨自面對生活嗎?”

    林朝龍道:“女兒,我在京城呢,現在就在你們學校附近,明天你們就正式開學了,中午可不可以賞光陪爸爸一起吃頓飯。”

    當爹的不由自主的低聲下氣,女兒奴就是在不知不覺中自然養成的。

    林黛雨輕輕咬了咬嘴唇,這才離家幾天,想不到爸爸就跟著過來了,或許只是湊巧吧,他在京城有辦公地點,幾乎每個月都會來京城處理生意上的事情。

    其實在她上高中之后,母親就提議過要將公司總部遷來京城或者滬海,畢竟以天宇集團如今的體量和規模,北辰這座城市已經無法承載這艘巨型航母了。

    是父親的堅持才留了下來,既便如此,父親也將公司的經營方向做出調整,在京城、在滬海置辦了不少的產業,開辦了分公司,投資了不少的新興高科技產業。

    即便是在水木的生物系,父親也有大筆的捐助,可能是出身富貴的緣故,林黛雨從不覺得錢有多么重要,更不認為財富等同于幸福。

    林朝龍在女兒的面前陪著小心,即便是在面對政府高官的時候,他都沒有如此的低調和小心,甚至擔心存在女兒不給他面子斷然拒絕他的可能。

    果不其然,林黛雨在短暫的思考之后小聲道:“可是我約了同學吃飯。”

    林朝龍笑了起來:“那就一起吧,我請!剛好讓老爸認識認識你的新同學。”

    林黛雨猶豫了好一會兒,方才道:“你認識的。”

    林朝龍的疑問幾乎脫口而出,不過他還是忍住沒問,因為他已經猜到了女兒口中的同學是誰,笑道:“那就一起吧,你該不會嫌棄老爸給你丟人吧?”

    在得到女兒的應允之后,林朝龍的心情變得有些沉重了,放下電話,臉上找不到一丁點的笑容。

    在車內陪同的馬東海也看出他明顯的情緒變化,小心問道:“林總,小姐忙啊?”

    林朝龍搖了搖頭道:“宴林苑!”

    張大仙人這場會開得昏昏欲睡,過去沒當過班干部,來到水木為了提升魅力值削減腦袋混進了宿管部,一將功成萬骨枯,雖然沒那么夸張,可他也是踩著楊忠明和洪思成兩位學長的肩膀上位的。

    因此他也得出了一個結論,一個人八面玲瓏四處逢源,那不是真正的情商高,在天庭之時,他認為下位者對上位者就應當阿諛奉承溜須拍馬,也只有如此才能得到提攜和晉升的機會,沒辦法,畢竟咱實力不如人。

    通過這次的**張弛卻明白了一件早就該明白的事情,有些事是無需計較手段的,這里不是天上,你干了什么事情用法寶一照,無所遁形,低階小仙在高階上仙面前連撒謊的可能都沒有,更不用說背著他們搞小動作,沒有隱私就意味著沒有自由。

    這里是凡間,只要不被別人抓住證據,你盡可利用一切手段,人在做天在看,可天庭是有規則的,他們不會輕易干涉凡間的事情,更何況我不做虧心事,沒有傷天害理,你老天憑啥管我?除了雷公那二逼沒事整天瞎打雷,搞得老子都不敢輕易發誓了。

    上位的最佳途徑不是靠人提攜,而是要盡快把前面的位子騰空,他們不愿意走,就得自己幫忙把他轟走。

    會議總算開完了,結束會議的時候,張弛又手腳麻利地幫忙整理座椅,清掃會場,這種活是他的強項,也是在天庭養成得好習慣。

    新任宿管部委員馬志紅微笑著來到他的身邊:“張弛,你別忙了,回頭有保潔阿姨收拾。”

    張弛笑道:“沒啥忙的,我把椅子排排就走。”

    馬志紅非常欣賞這位小學弟,拋開洪思成此前在宿管部會議上發神經一般的自我毀滅不談,張弛為她這次的上位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在會議之前,張弛就放話要幫她當上宿管委員,果真實現了。

    馬志紅總懷疑洪思成的發神經和張弛有一定的關系,她甚至全面回憶了當天會議的全過程,她記得張弛從她這里接過倒水的活,這就是疑點。

    馬志紅很想問,可斟酌之后還是忍住沒問,她沒有虧待張弛,提議張弛進入宿管部,補了楊忠明的位置,這就代表著要同時進入學生會。

    在進入學生會關鍵一步上,副會長許婉秋力排眾議,畢竟在洪思成發瘋攻擊許婉秋的時候,是張弛挺身而出保護了她,這份人情許婉秋當然要還。

    破格將一名剛入學的一年級新生吸收進入了校學生會,此前并沒有太多先例。

    馬志紅道:“張弛,以后宿管部的男生工作主要由你來負責了,壓力不小哦!”

    張弛知道馬志紅話后的含義,他笑道:“馬姐,你放心吧,我保證完成任務。”

    他們一起離開會議室,馬志紅又道:“有件事你可得時刻記著,我們宿管部的宗旨是為同學們服務,我們不是什么領導干部,一定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犯過去的那些錯誤。”

    過去的那些錯誤當然不是他們犯得,指得是洪思成和楊忠明,學生會內部因為這件事重點提醒了宿管部,千萬不要再有不良**發生,影響到宿管部乃至整個學生會的形象,洪思成的事情已經變成了滿城風雨的丑聞。

    張弛發現馬志紅自信了許多,魅力值也提升了許多,就連說話的語調和節奏都改變了。他沒嘗試窺探馬志紅的具體魅力值,因為要損耗自己一個點,位置果然可以改變一個人。

    迎面走來了高大英俊的沈嘉偉,他和張弛一樣都是剛剛入學就進入學生會的新生,不過沈嘉偉加入的是系文藝部,級別比張弛差一個檔次。

    新生檔案讓一個人的特長基本沒有任何秘密。其實文藝部準備補充的新生力量中還包括林黛雨,只是被林黛雨拒絕了,她不喜歡約束。

    沈嘉偉主動跟張弛打了個招呼,馬志紅見到沈嘉偉的時候,眼睛自然而然地發光,張弛已經見怪不怪,女生見到帥哥都是這樣,現在他已經不否認沈嘉偉的確很帥氣了。

    雖然覺得沈嘉偉長相欠缺陽剛硬朗,可當今社會的審美潮流就是如此,自己這身皮囊雖然不錯,可畢竟不夠新潮,可越是流行的越是容易過時,自己這種接地氣的長相才是歷久彌新,老而彌堅。

    張弛為馬志紅介紹認識之后,馬志紅笑道:“今年學生會吸收了不少新生力量啊。”

    發現張弛并非唯一的一年級新生,馬志紅感覺踏實了許多,這就能避免許多閑言碎語,學校和社會其實沒什么太大的分別。

    沈嘉偉道:“有時間嗎,中午一起吃飯吧,我請!”

    馬志紅點了點頭,誰不喜歡和帥小伙一起吃飯,尤其是又帥有多金的小學弟。關鍵時刻張弛卻掉了鏈子,他想起林黛雨的邀約,還沒顧得上給她回電話呢,正想說自己有事,林黛雨的電話打過來了。

    張弛向兩人笑了笑,接通電話:“不好意思,我剛剛才開完會。”

    “喲,張委員很忙啊。”

    張弛干咳了一聲道:“我對這稱呼比較忌諱,況且我也不是委......員。”

    林黛雨馬上從他話里品味出他包藏的惡意,俏臉頓時紅了起來,這種時候最好繞行:“我在會議室樓下呢,你快點。”

    張弛探頭向下看了看,穿著灰色長裙的林黛雨就站在樹蔭下等著自己。

    馬志紅和沈嘉偉兩人也順著他的眼光朝下看。沈嘉偉認得林黛雨,應該說林黛雨雖然到來的時間不久,可已經成為水木的名人了,只要見過她的學生基本上已經將她視為水木當之無愧的第一美女,其顏值要超過學生會副會長許婉秋。

    沈嘉偉笑道:“原來佳人有約啊!”

    馬志紅也笑了:“那就別耽誤人家約會了。”心中還是有些遺憾的。

    張弛笑了笑沒解釋,解釋人家也認為他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他表示這頓算自己欠的,改天自己來請。

    沈嘉偉雖然長相斯文,脾氣卻頗為爽朗:“別改天了,就今天晚上,還是我請客,帶你女朋友一起來。”

    這句女朋友讓張弛心中有點舒服,可同時也非常警惕,這貨莫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畢竟當今社會,只要你女朋友足夠漂亮,就有一群人排著隊想跟你交朋友。

    張大仙人笑道:“再說吧。”

    沈嘉偉道:“你一定要來啊!我訂好酒店給你發信息。”越熱情越可疑。

    張弛快步來到林黛雨的面前,在人前總得表現出幾分誠意,笑道:“不好意思,開會呢。”

    “剛不是說過一遍了?”

    張弛點了點頭,林黛雨習慣性地垂下雙眸尋找張弛的目光,可看到得居然是這廝的脖子,突然長高了十厘米實在是不習慣,重新抬起雙眸,和張弛四目相對,兩人都猜到對方此時在想什么,同時笑了起來。

    林黛雨道:“走過去吧,東門,馬教練在那邊等著呢。”

    張弛道:“馬大哥?”本以為是兩人共進午餐呢,搞了半天從北辰來了個大燈泡。

    林黛雨點了點頭,兩人并肩向東門走去,張弛感覺胸口有點熱,絕不是因為見林黛雨太激動的緣故,而是因為途經之處引起了許多男同學的負面情緒,林黛雨就是個自動提火機。

    林黛雨道:“忘了恭喜你了,剛開學就進了學生會,走后門了吧。”

    張弛道:“我不喜歡走后門,我的實力你知道。”這妮子咋突然就把我往溝里帶,是我多想了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