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3章 真言丹(秋懷涵夢)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23章 真言丹(秋懷涵夢)字體大小: A+
     
      洪思成心中有點奇怪,難道馬志紅沒跟你說嗎?今天開會其中一項議題就是要處理你,要免掉你的衛生監督員。

      13號宿舍樓出現的問題,你的處理方法實在是太粗暴了,把整棟樓的學生都得罪了,居然還把矛頭指向我們宿管部,搞得我當場下不來臺,嚴重影響到我們宿管部的聲譽。

      這貨臉皮也夠可以的,都這樣了還能觍著臉過來開會,我從沒見過這么官迷心竅的家伙。

      馬志紅對張弛過來開會有了心理準備,會議室已經來了不少人,幾位領導都預留了位置,還專門制作了粉紅色的銘牌。

      張大仙人掃了一眼,心說這就是領導的特權,自己和其他二十幾個衛生監督員連名字都沒有。

      馬志紅正在準備倒茶,張弛笑瞇瞇湊了上去:“馬姐讓我來吧。”

      馬志紅跟他客氣了一下,也就將這件事交給了他,這個小學弟現在獻殷勤是不是太晚了,而且獻殷勤的對象也不對,你對我越好,洪思成看你越不順眼。

      張弛可不是想要獻殷勤,這貨昨晚花了小半宿練出了一顆真言丹,今天就想對洪思成下手,煉丹不容易,可將煉好的金丹順利塞到目標的肚子里更不容易,總不能抓住洪思成強行給他灌下去?

      來到會場之后,張弛觀察發現,只有利用倒茶的機會才能在洪思成的茶杯做手腳,讓這廝順利將真言丹吃下去,對付洪思成這種普通人,半顆金丹就足夠了。

      張弛事先已經將金丹研磨成粉末,趁著眾人不備,悄悄將真言丹的粉末倒入茶杯之中,真言丹遇水即溶,無色無味,偏門丹藥就是見不得光,坑人于無形。

      張弛將倒好的茶杯放在洪思成的銘牌前方,洪思成還沒有回他的位子坐下,正在門口和幾個同學說話,他們聊得很開心。

      張弛繼續倒水。這時候聽到掌聲,卻是學生會副會長許婉秋到了,她今天是應邀過來參加宿管部的會議。

      張弛為領導們到好茶,放下暖壺,到后排坐了,心中還是有點小緊張,萬一洪思成不喝,那不是前功盡棄了,半顆金丹成本雖然不高,可我花費了小半宿的時間。

      許婉秋在洪思成的引導下來到她的位子坐下,洪思成今天負責主持會議,坐下之后,他習慣性地端起茶杯,茶有點熱,他沒喝就放下了。

      張弛暗叫可惜,恨不能沖上去將這杯溶化了半顆金丹的加料版綠茶給他灌下去。

      洪思成試了試麥克風道:“大家好,今天我們學生會宿管部召開一次開學前的例會,這次會議,我們特別邀請了學生會許副會長列席,大家歡迎許副會長講話。”

      眾人開始鼓掌,人不多,掌聲挺大。

      張弛發現許婉秋在眾人鼓掌的時候雙目在發光,魅力值也從原來的99上升到了110,看來99果然不是上限,張弛試圖觀看別人魅力值的時候,自己的魅力值會下降,許婉秋變成了111,他變成了54。

      看來這技能不能輕易使用,如果因為好奇心多看幾次,那么自己的魅力值又要被扣成負數了。

      許婉秋道:“我沒什么好說的,今天只是按照程序常規列席,宿管部在洪部的帶領下工作非常出色,我過來也是特地學習宿管部的工作經驗的。”

      她說話的時候,洪思成端起了茶杯,咕嘟咕嘟喝了兩口。

      張大仙人始終關注著洪思成,看到他終于喝了茶,這才放下心來,下面就等著藥效發作了。

      許婉秋將發言權再度交還給了洪思成,洪思成笑道:“謝謝許副會長對我們宿管部的工作肯定,其實我們的工作……本來就做得非常不錯。”

      他本來想說工作中仍然存在許多不足的,怎么脫口而出了這句話,洪思成感到有些尷尬,與會者在短暫的錯愕中認為他是通過這種幽默的方式活躍氣氛,所有人笑了起來然后鼓掌。

      洪思成趕緊端起茶杯又灌了兩口,喝茶能夠掩蓋自己的尷尬,他們看不出來,放下茶杯之后,洪思成笑道:“開個玩笑,其實……”

      他準備這次說我們的工作還是存在不足之處,可話到唇邊卻變成了:“其實學生會那么多部門里面,最辛苦的是我們,最踏實做事的是我們,可最后出風頭的都是別人。”

      掌聲雷動,因為是宿管部的內部會議,洪思成的這番話說得沒毛病。

      張大仙人心中大喜,他知道服下真言丹的后果,可沒想到見效那么快,只不過用了半顆,洪思成剛剛喝下去就開始往外倒實話了,估計他喝到肚子里的還不到四分之一。

      許婉秋不由得看了洪思成一眼,她敏銳察覺到洪思成有點一反常態,居然吐槽起學生會的其他部委了。

      許婉秋還是有大局觀的,微笑道:“洪部為宿管部盡心盡力,這一點值得我們學習。”

      洪思成呵呵笑了一聲:“你可真虛偽!”

      現場瞬間靜了下去,洪思成這句話是說許婉秋嗎?他腦子是不是糊涂了?人家許婉秋可是學生會副會長。

      許婉秋的俏臉上寫滿錯愕的表情,她也無法相信洪思成會說出這句話。

      洪思成道:“你有什么能力當學生會副會長?不就是家里有些背景,不就是男朋友楚江河極力提攜你,你除了長得好看一點,胸大一點,腿長一點,會發嗲之外還有什么本事?”

      許婉秋氣得滿臉通紅,這種狀況下她還是保持著相當的涵養,微笑道:“洪部早晨喝酒了?”

      一旁的楊忠明過來趕緊將許婉秋和洪思成分隔開來,這兩位他都得罪不起,洪思成怎么回事?吃錯藥了?

      他勸洪思成道:“洪部,您冷靜冷靜,這是在開會。”

      洪思成道:“我知道是開會,楊忠明,你特么別攔著我,你算什么東西,如果不是因為你舅舅是我們土木系的教授,如果不是因為我要報考他的研究生,我會推薦你?廢物一個。”

      心中想什么就說什么,憋了那么久說出來真特么痛快。

      楊忠明的臉青一塊紫一塊,現場傳來一陣陣噢,這樣!原來如此!小小一個宿管部內幕竟然如此黑暗。

      馬志紅走過來勸說許婉秋離開,這種狀況下留下來是不明智的,洪思成跟吃錯藥一樣,什么話都往外倒。

      張弛也勇敢地往前湊,這貨是打著保護許副會長的旗號湊近了看熱鬧,馬蒂歌波依德,太浪費了,早知道藥效那么強,我給他下四分之一粒就足夠了。

      現在的洪思成就像個不依不饒的潑婦,看到誰就把火力指向誰,他指著馬志紅道:“我知道你不服氣,你早就想接替我的位子,我憑什么要推薦你?你能給我什么?除了端茶倒水,連頓飯都沒請我吃過,長得也不好看。”

      張大仙人心中這個樂啊,洪思成,你這心里也太陰暗了,他主動上前,裝出義憤填膺的模樣:“洪思成同學,請注意你的言辭!”

      洪思成看到這廝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指著張弛的鼻子道:“知道我為什么要整你?誰讓你站錯隊?馬志紅能推薦你,我就能撤掉你,我不但要撤掉你,我還要處分你,你們都給我記住了,宿管部只有我說了才算!我讓誰上誰就能上,我說不用誰,誰也不能用!”

      張弛裝出震驚無比的樣子:“哦,原來你是故意抽查我們13號宿舍樓,故意調我們毛病,故意給我們下整改通知書。”

      “對!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要整你,我就是要馬志紅難看,她憑什么跟楊忠明競爭啊,人家忠明請我吃了多少頓飯,還要給我介紹學妹認識呢。”

      現場一片嘩然,這貨太不要臉了,一個宿管部的頭兒居然也敢搞腐敗,搞腐敗還有臉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

      許婉秋恨恨點了點頭,拂袖而去,洪思成不依不饒地沖著她喊道:“許婉秋,你的位子本來應該是我的,沒有楚江河你算什么?”

      許婉秋停下腳步,一張俏臉已經由紅轉白,她知道自己擔任學生會副會長遭遇了不少的非議,可她是通過競選投票才得到了這個位子,和楚江河無關,她最忌諱別人在這個問題上說三道四,許婉秋轉身朝洪思成走去,當著那么多同學的面,揚起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了洪思成狠狠一記耳光。

      這巴掌把洪思成給打懵了,反應過來之后,感到受到奇恥大辱的他失去了理智,猶如一頭憤怒的豹子向許婉秋沖了上去,揮拳照著許婉秋的臉上打去。

      這貨竟然要打女人,半顆真言丹不但讓他說了真話,而且讓他隱藏的真性情全都爆發了出來,這貨的素質本來就不怎么樣。

      關鍵時刻,一只有力的手臂伸了出來,抓住了洪思成的手腕,隨手一擰,化解洪思成的攻擊,然后將這廝摁在了課桌上。

      張弛出現得恰到好處,他現在雖然沒到一品武者的境界,可武力值碾壓洪思成沒有任何問題。英雄救美,好鋼必須用在刀刃上。

      張大仙人正義凜然道:“你丫算不算男人,竟敢對我許姐動手,有種跟我單挑。”

      這貨的魅力值瞬間+1+3+5……一連加了15之多,達到了69,這種英雄救美的行為本身就狂漲魅力值,更何況他一個衛生監督員滅掉宿管委員,又是一個加分大項。

      洪思成被張弛擰住手腕,痛得連連慘叫,嘴上還不服輸:“你放開我,我跟你單挑。”

      “單挑你媽!”張大仙人反手抽了他一個大嘴巴子,打得洪思成滿眼都是小星星。

      許婉秋充滿感激地看了張弛一眼,這個新生不錯,關鍵時刻出手相助,自己避免了遭遇一場暴力。

      馬志紅陪著她趕緊離開了,這場會議在混亂中結束。

      張弛放開了洪思成,洪思成還處在藥效期,高聲叫喊著:“你們給我等著,我去學校告你們,讓學校處分你們……”

      除了張弛之外,其他人全都走了,連楊忠明都不想跟他呆在一起,怕被沾染上晦氣。馬蒂歌波依德,什么事都被他倒出來了,被他出賣的干干凈凈,我以后還怎么在學生會混下去。

      張弛笑瞇瞇望著這廝,輕聲道:“洪思成,你丫一點逼數都沒有,你告誰啊?你能處分誰啊?”

      洪思成怒氣沖沖地瞪著他,不過這會兒理性開始慢慢回歸,心底有點發虛,我剛才干啥了?我到底干啥了?

      其實他心中記得清清楚楚,只是不肯承認現實,自己一定是中邪了,怎么可能那么說話,怎么可能把什么話都往外面說?真言丹效果來得快去得快,這就是偏門貨和大道行貨的區別,既不經久也不耐用,可效果達到了就好。

      張弛道:“給你個建議啊,自己主動辭職吧。”

      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洪思成大鬧宿管部的事跡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校園。

      這件事因為發生在學生會,影響非常惡劣,當天下午學生會就召開了一個會議,具體內容不詳,不過會議之后的第二天,洪思成就請辭了宿管委員一職,這件事并不意外,在洪思成大鬧宿管部,痛罵許婉秋的時候,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因為洪思成的問題,牽連到了他所推薦的繼任人選楊忠明,宿管委員一職暫時由馬志紅代理,馬志紅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用張弛,讓張弛加入了宿管部,頂了楊忠明的缺。

      楊忠明也非常明智,洪思成在這么多人面前公然挑明了他和舅舅之間的關系,影響非常不好,舅舅聽說后專門找到了他,讓他以學業為重,楊忠明在成為宿管委員無望的狀況下干脆主動請辭退出了學生會。

      林黛雨也聽說了這件事,因為關乎到張弛,所以她格外留意了一下,聽說張弛順利進入了校學生會,還成為了宿管部成員,這在水木的歷史上非常少見。

      畢竟張弛還只是一個新生,到現在還沒正式開學,居然就進了校學生會,聽說還是學生會破格吸收的。

      林黛雨給他打了個電話,準備恭喜他一下,電話打過去,通是通了,不過沒人接,過了一會兒,信息回過來了——我在開會。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