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9章 等我發達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9章 等我發達了字體大小: A+
     
      張弛道:“大家都是一棟宿舍樓的,我本來也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絕,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兒誰想干啊?可咱們宿管部不答應啊,這不,洪部親自過來監督,壓著我現在必須處理這件事。”

      洪思成這個郁悶呢,干我屁事啊!劃分包干區,承包廁所這全都是你一人的主意,我可啥都沒干,他現在是騎虎難下,總不能當眾拆臺,畢竟張弛打著為宿管部辦事的旗號,小小一個衛生監督員把權力用到了極致。

      洪思成忽然意識到,這廝不但是個坑貨而且是個官迷。馬志紅用他的目的不要太明顯,就是想給自己添堵的,這次的事情給自己提了個醒,看來要盡快解決麻煩了。

      張弛道:“愿意簽包干區協議的去傳達室簽字領鑰匙。”

      沉默

      沉默……

      終于有人不再沉默,不就是承包廁所嗎,我承包我就有享受的權力,第一個站出來的就是剛沒忍住崩出一個屁的主兒,實在是忍不住了,再憋一會兒保不齊會發生多么尷尬的狀況,總得有人第一個吃螃蟹,螃蟹可以不吃,廁所可萬萬不能不去。

      這種事情只要有開頭的,馬上就有一眾追隨者,不到十五分鐘的功夫,三十六間廁所全都承包完畢,聚集在現場的人很快散了個干凈,不是心服口服,是忙著開門行使排泄權去了,誰舒坦誰自己知道。

      洪思成不得不承認這小子有些手段,他心里有個疑問:“現在還有很多宿舍沒來人,他們沒簽字怎么辦?”

      “承包了就不一樣,你承包的廁所讓我白用啊?他們自己就能理清楚。”

      張弛也有個問題:“洪部,我問你一事啊,我聽說有不少宿舍并沒有滿員,為什么分給我一間地下室去住啊?”

      洪思成道:“分配宿舍的事情不歸我們管,我們宿管部就是協助檢查衛生,解決學生住宿方面的難題,如果你對住宿不滿意,我們也可以幫忙向學校相關部門反映,具體解決問題還得是宿管科方面。”

      張弛也沒要求洪思成向上面反映,就算提了要求,這貨也未必給自己真心出力,剛才的事情之后,自己算是把他給得罪透了。咱萬事不求人,只要我稍稍動一下腦筋,沒有什么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門房秦大爺等到眾人散去,悄悄把張弛叫到傳達室,遞給他一把鑰匙,小聲交代道:“地下室有一個單獨的洗手間,還能洗澡呢。”

      目睹了剛才張弛的舉動,認為這孩子可能已經成了全樓公敵,廁所都分出去了,估計以后沒人樂意讓他使用。

      張弛笑著接了過來,其實他真沒把這件事看得多嚴重,我還就不信了,誰敢干涉我的排泄權,別忘了我才是13號樓的衛生監督員,一時間有種大權在握,睥睨**的霸氣。

      張弛雖然是剛剛入學,雖然住在地下室,可他比住在自己樓上的那幫學長看得更高看得更遠,在他入住宿舍的第一時間他就明白誰才是這棟樓的無冕之王門房秦大爺。

      老爺子不但掌管宿舍平時的出入權,還掌控了整棟宿舍樓的鑰匙,權力極大,只是他擁有這么大的權力從不濫用,見誰都笑瞇瞇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像張弛這樣利用極端手段對付學生老爺子從來都沒有過,不過秦大爺很支持,全程默默充當這廝堅強的后盾。

      張弛和林黛雨約好了中午一起去外面吃飯,作為老同學,張弛要給林黛雨接風洗塵,可一早就收到林黛雨的信息,她有重要事情去辦,所以不得不爽約了。

      林黛雨倒是給他打過電話,因為張弛的地下室沒有信號,所以無法打通,張弛也是一早跑步鍛煉的時候才收到信息的,他給林黛雨回了個信息好!

      本想多打四個字改日再約,想想還是取消了,怕林黛雨誤會,這妮子太聰明,喜歡多想,而且也不想顯著自己太殷勤,過去在北辰一中的時候都是林黛雨追著自己,總不能到了大學就倒過來了?

      在操場中跑步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梁秀媛的兒子沈嘉偉,沈嘉偉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身材挺拔,在晨光中奔跑,就算處在男性的角度來看,人家這細腰長腿的身材的確是好看,難怪剛剛入學就俘獲了一群迷妹。

      人比人氣死人,遠處已經有四名萌妹子在操場邊搔首弄姿了,一看就知道等著機會找沈嘉偉搭訕呢。

      張弛從后面追了上去,沈嘉偉看到了他,笑著主動招呼道:“你好,張弛同學!”

      張弛沒想到他居然把自己的名字記得那么清楚,朝他點了點頭道:“沈嘉偉同學!你好!”調整了一下步幅的頻率,和沈嘉偉保持同步。

      沈嘉偉笑道:“昨天就想找你聊天來著,可惜沒找到機會。”

      “有那么多美女圍著,你想脫身都難,換成我也不舍得脫身啊。”

      沈嘉偉哈哈大笑,兩人肩并肩跑著,沈嘉偉其實是聽母親提到過張弛的名字,沒想到那么巧,他們會被分在同一組志愿者里面,沈嘉偉接到通知來參加志愿者活動的時候,人在國外旅游,所以才在最后一天趕到。

      沈嘉偉道:“不好意思啊,活都被你們干了,結果風頭被我給搶了,我其實真沒想照相,可宣傳部的非要拉著我上。”

      張弛道:“你長得帥,宣傳就得找顏值高的靚男美女,我這樣的顏值沒有宣傳點,也影響水木形象。”他倒是還有些自知之明。

      沈嘉偉道:“你也很帥啊!”

      這話中聽,雖然張弛認為虛偽的成分居多,可還是愛聽,對于別人的夸贊他從來就不能拒絕,這是個改不掉的臭毛病。

      沈嘉偉有些氣喘了,他詫異于張弛超強的體力,跑了這么久居然臉不紅氣不喘,沈嘉偉放慢了腳步,張弛也跟著停了下來,學著沈嘉偉做了幾個肌肉拉伸的動作。

      沈嘉偉道:“你住幾號樓?”

      張弛道:“。”

      “一樓啊!”

      “地下室!”張大仙人實事求是道。

      沈嘉偉聞言滿臉的不解:“怎么會住地下室啊?學校沒給你分配宿舍?”

      張弛心說你問我,我問誰去?總感覺這件事里面有陰謀,而且陰謀十有**和蕭九九的叔叔有關,可又沒有證據。

      張弛道:“聽說是今年新生特別多,我來得又晚,所以暫時沒有空余的宿舍分配給我,以后會做出調整的。”

      沈嘉偉道:“不可能啊,我們9號樓不少宿舍都空著,我們宿舍到現在也只有三個人,還有一張鋪位空著呢。”他非常熱情:“要不我幫你問問,如果我們宿舍那床鋪沒安排人,你可以申請過來啊。”

      張弛笑了笑道:“算了,我這邊也是臨時的,很快學校就會為我安排的。”不想欠人情是一,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想看看到底是誰做出如此安排,如果是故意針對自己,相信還會有后續。

      沈嘉偉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張弛瞄了一眼,他戴得是沛納海青銅款,這表外形獨特,一眼就能認出來,雖然也不是什么頂級品牌,可對一個大學生來說已經很奢侈了,不過沈嘉偉腕圍有點細,也應該也就是16cm,顯著表有些大了。

      張弛也抬起手腕,山寨卡西歐在時間上分秒不差,別看你手表高檔,在最基本功能方面還真不如我這塊。在這種狀況下,還有勇氣秀這塊表的也只有他了。

      沈嘉偉道:“我還有事先走了,留個聯系方式唄,有空一起吃飯。”

      張弛對沈嘉偉的印象不錯,雖然是個富二代,可身上并沒有電視上富二代那種嬌嬌之氣,還非常禮貌客氣,人又長得高大帥氣。掃視了一下這廝的雙商,情商智商都在135,可謂不低,其實能夠進入水木的都是出類拔萃的人物。

      兩人互留了電話號碼,沈嘉偉離去之后,張弛繼續沿著跑道又多跑了三公里,別人是跑步是為了鍛煉塑身,他跑步是為了消耗熱量降低體內積蓄的火力值,通過他的摸索和實踐,這種方法好像是有效果的,至少身上的贅肉越來越少了,都沒有小肚腩了。

      跑到最后一圈的時候,張弛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居然是蕭九九的電話,他本以為蕭九九忙著當明星去了。

      接通電話之后,張弛笑道:“大明星,想我了?”

      “我想你個大頭鬼!大清早的別找不自在!”

      “原來看上我大頭了,你找我有什么指教?又請我吃飯啊?”

      蕭九九道:“你猜對了,今天中午。”

      張弛道:“我中午約了人,沒時間啊!”他此前中午的確約了林黛雨,不過林黛雨剛才已經給他發信息取消了中午的飯局。

      蕭九九道:“架子夠大的,業務挺繁忙啊,忙著在南站幫人搬行李吧。”她知道張弛最近在當志愿者。

      張弛笑道:“你還真是關心我,怎么?愛上我了?”

      蕭九九呸了一聲:“你可真不要臉,都不知道你這種人怎么混進的水木。”

      張弛道:“智商,說了你也不懂!”

      蕭九九道:“得,我掛了啊!”

      “哪兒吃啊?”

      蕭九九在電話那頭忍不住吃吃笑出了聲,又罵了句不要臉,然后道:“不是我請你,是秦爺爺,他讓我帶你過去。”

      張大仙人一聽到是秦老請客,頓時心底發毛,老爺子最近總找我干啥?我好像最近沒干啥傷天害理的事兒,其實張弛對秦老是非常感激的,可同時又有些發怵,想起秦老一怒20000+的火力值就打心底發怵,萬一見面有什么地方惹老爺子不開心,隨便送點火力值就能讓自己就地火化煙消云散。

      蕭九九聽到電話突然就沒了音,不禁有些好奇:“說話,你到底去是不去?”

      張弛道:“去!”

      躲是躲不過去的,秦老是他師公,于情于理都得走一趟,按理說秦老應該已經消氣了,不然也不會在蕭九九的事情上出手幫他。

      蕭九九跟他約好,回頭十點鐘直接來學校接他。

      張弛掛上電話,趕緊又圍著操場多跑了五圈,再消耗點熱量,見秦老之前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這塑膠跑道真帶勁兒。

      張弛本以為昨天的廁所事件會帶給自己許多不良的影響,甚至會讓他成為13號宿舍樓的公敵,可事實上情況并沒有那么壞,大家很快就回歸到正常生活中去,重新拿回排泄權的大學生們似乎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甚至還有了些積極的變化,廁所普遍變得干凈了許多,這也和張弛巧妙地將目標引向宿管部有關。

      想要盡快解決矛盾,最好的方法就是樹立一個共同的敵人,要讓他們相信罪魁禍首是宿管部,那么自己的壓力就小了許多。

      張弛也沒使用秦大爺給他的地下室單獨衛生間,按照昨天的劃分,他分配在一樓,沒有人刻意針對他,證明這些大學生的普遍素質還是很高的.

      其實大家當時都很憤怒,在事態平息之后,所有人也進行了反思,這位新任衛生監督員也不是在故意針對他們,誰都不容易,13號樓搞得烏七八糟,最終受損失的還是大家,當然秦大爺在背后也默默做了一些心理疏導工作。

      高年級的學生,后天就是正式開學日了,可張弛距離開學日還有一段時間,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同學軍訓未歸,這個今年才成立的專業甚至在本校中都很少有人知道。

      張弛發現自己的確是13號樓唯一的新生,今年水木一年級新生大都住在9號樓,他是個特例。

      蕭九九開著白色甲殼蟲進了校園,這輛車上有職工通行證,進入水木校園區暢通無阻,蕭九九約好了在宿舍區大門口等著,十點鐘的時候,張弛穿著一身藍色運動服出現在門口。

      蕭九九沒下車,落下車窗喊了他一聲。

      張弛快步走了過來,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蕭九九留意到他手中鼓鼓囊囊的背包,有些好奇道:“什么?”

      張弛做賊一樣向后面看了看道:“開車!”

      蕭九九皺了皺眉頭,命令式的口吻簡直把自己給當成司機了,早知道自己不來接他。

      開出沒多遠,張弛從包里拿出一包石榴,放在后座上:“這包給你的。”

      蕭九九道:“哪兒買的?”

      張弛得意洋洋道:“學校花園里摘得,總不能空著手去秦老家。”

      蕭九九真是服了他,嫌棄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可真摳,就不舍得花錢買點精品水果?”

      張弛道:“買過,可老爺子嫌不新鮮,這石榴絕對新鮮,甜著呢,我嘗過了。”順手牽羊是這貨的強項,過去在天庭就沒少擼蟠桃,學校花園里的石榴樹不少,也沒明令禁止采摘,與其任其被鳥兒啄食,不如便宜自己的嘴巴。

      蕭九九感嘆道:“張弛,你將來要不發達,都對不起這些石榴。”

      張弛笑道:“借你吉言,等我將來發達了,賺了大錢我就……”

      蕭九九對他接下來的理想非常感興趣:“你就干什么?”

      張弛想了想道:“我就包養幾個女明星。”

      蕭九九的臉紅了,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抬起來照著這廝的腦袋瓜子就是一巴掌:“不要臉你!”

      張弛被打了一巴掌仍然樂呵呵的:“我怎么不要臉了,你又不是大明星,我又沒打你的主意。”

      蕭九九惡狠狠道:“給我滾下車去,你個大渣男!這要是讓你有錢了,你得禍害多少女孩子。”

      張弛道:“禍害女孩子非得有錢啊?難不成禍害女孩子是有錢人的專利?沒我們窮人啥事兒?憑什么,要禍害大家一起禍害啊,這才是人人平等。”

      挺不要臉的事兒他居然也能說得這么理直氣壯。

      蕭九九道:“我發現你這個人的思想非常陰暗,水木怎么會招收你這種學生,不用政審啊。”

      張弛道:“我就是說說,我又沒干啥。”

      “說說也不行,我聽著惡心。”

      張弛道:“忘了噯,你一心想成為大明星,做夢都想紅,你放心,就咱倆這感情,等我有錢了,我一定捧你。”就差沒直說包養你了。

      蕭九九心說你連送水果都去學校花園里偷摘,你有錢?等你有錢我都開始演中老年婦女了,不過一琢磨這廝話里有話,什么意思,我還需要你捧啊?這貨是不是暗示要包養我?給我幾個破石榴就動起了這個歪心思?蕭九九想到這里有種馬上停車跟他大打出手的沖動。

      張弛道:“我見到沈嘉偉了。”

      “誰?”蕭九九并不認識沈嘉偉。

      張弛道:“梁秀媛的寶貝兒子,剛好他今年也考上了水木,恰巧又跟我分在了一個志愿小組。”

      蕭九九點了點頭,興趣不大,反問道:“跟我有關系嗎?”

      張弛點了點頭道:“有很大關系,以后啊,他媽再敢欺負你你跟我說,我幫你整她兒子。”

      蕭九九忍不住笑了起來道:“你真陰險!”可心中卻因為張弛的這句話而感到有點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