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8章 排泄權之爭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8章 排泄權之爭字體大小: A+
     
      換成幼兒園的小朋友說不定隨便找個墻角旮旯樹后草叢就解決了,可是他們都是國內頂尖高校的大學生,又是白天,天臺也上鎖了,他們的素質決定他們目前必須遵守規則,別說是大學生,就是普通人大白天的誰不要臉啊?

      洪思成為這些同學感到不平,感到委屈。強壓住火,來到傳達室:“秦大爺,您去把洗手間的門都打開了。”

      秦大爺裝聾作啞道:“啥?”

      洪思成湊近他道:“大爺,您去把廁所門打開,讓同學們上廁所。”

      秦大爺壓低聲音道:“鑰匙都被張弛拿走了,他在外面小花園里等你呢。”

      洪思成轉身大步向外面走去。

      張弛躺在小花園的連椅上正刷著新聞,這里有公用網絡,手機信號也比地下室強多了,空氣清新,夕陽溫暖,書香滿園,無憂無慮。

      都說天上好啊,神仙樂逍遙,成功的路上淚多少……哪比得上咱現在的小日子,紅紅火火越來越好。

      陽光被人給擋住了,張弛抬起頭,看到一張梯形的臉,洪思成找過來了。

      張弛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笑著招呼道:“洪部啊,你來了。“

      洪思成臉色鐵青居高臨下質問道:“你在搞什么?誰給你的權力這么做的?”

      “你啊!”

      洪思成火了,這廝還真把他自己當成一盤菜:“你是衛生監督員,不是管理員!無權關閉洗手間,你這么做是在侵犯其他同學的人身權益!”

      張弛樂了,這貨居然上綱上線。

      “洪部,您還真會扣帽子,坐,先坐,讓領導站著我心里過意不去。”

      洪思成心說坐下就坐下,我還怕你一個新生?馬上就把你的衛生監督員給擼了。憤憤然道:“你少給我磨嘰,現在就回去把所有廁所的門給我打開。”

      張弛道:“急什么?我又沒說不開。”

      洪思成瞪大了眼睛:“你這個小同學思想有問題哦!你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性質何其嚴重,現在是我過來幫忙滅火,如果不是我勸住同學們不要把事情鬧大,他們已經把問題反映到了學校,校方一旦介入,事情就麻煩了,到時候你吃不了兜著走,你是不是想剛入學就背個處分?”他開始恐嚇張弛了。

      張大仙人微微一笑,老子的道行豈是你能嚇住的,他拿出一張紙遞給洪思成。

      洪思成接過去看了看,是自己此前給他們下達的整改通知,措辭非常嚴厲,要求他們即刻整改,重點整改區域包括天臺、衛生間等等等等……

      張弛道:“這整改通知單是給我一個人下的還是給13號樓全體學生下的?”

      “當然是你們全體!怎么?你不會以為我在針對你吧?”

      “如果整改不合格,你是準備處理我一個人還是處理13號樓全體學生?”

      洪思成原本打算整改不合格就把張弛的衛生監督員給撤了,這是要給馬志紅一個教訓,可沒想到剛下了整改通知就鬧出那么大動靜:“當然……”

      張弛打斷他的話道:“你不用說我也明白,整改的結果肯定不合格,你的解決辦法就是把我給撤了。”

      洪思成心虛啊,怎么自己的計劃全都被他給猜到了?為了掩飾心虛他呵呵笑了一聲道:“如果整改不合格你身為這棟樓的衛生監督員難道就沒有責任?”

      張弛道:“你仔細看看自己的整改通知單,勒令我們即刻整改,徹底清理,這可都是你們宿管部下的通知,你當我想干這個衛生監督員啊,我才干幾天啊?讓我背鍋沒那么容易。”

      “你……”這小學弟話說得太白了,不懂得婉轉,這樣很容易得罪我的。

      “當然,你現在就能撤了我,可我也把話說明白了,這口氣我咽不下去,不管是學生會,還是學校我都得跟你們掰扯到底,我這個人的脾氣你可能不太了解,以后就知道了。”

      洪思成能夠聽出這廝話后滿滿的威脅,可他也不得不承認張弛在氣勢上把自己給震住了,洪思成點了點頭道:“你把廁所給鎖了就算整改了?工作方法也太粗報了嘛。”

      張弛道:“你讓我徹底整改的,不停業整頓,怎么徹底整改?沉疴用猛藥,亂世需重典,我要是不采取點極端手段,樓上的那幫學長們誰樂意配合我啊?洪部,我可是先禮后兵,今天我從一樓到六樓但凡有人住的宿舍我都拜訪了一遍,好話說盡,可沒人肯搭理我。”

      洪思成心說你一個剛入學的新生誰愿意搭理你,馬志紅讓你當衛生監督員你就當,不知道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他嘆了口氣道:“我能理解,要不你主動辭職吧,這次不會處理你的。”

      他意識到這小子是塊難啃的骨頭,不如給他一個臺階,這樣自己以后也省了麻煩。

      張弛笑了起來:“憑什么?高考這么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我不一樣還是單槍匹馬地闖過來了,就憑他們,他們里面有幾個省文科狀元?”這貨的臉上充滿了傲嬌的神情。

      洪思成還真不知道這貨是省文科狀元,畢竟能進入水木的都是尖子生,你高考考得好,別人也不差,到了這里很少有人拿過去的成績炫耀瑟。不過省文科狀元每一屆還真沒幾個,尤其是燕南省的文科狀元,的確有含金量。

      他點了點頭道:“你想繼續干也可以,可是必須把洗手間打開,不可以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這不是在激化矛盾嗎?”

      張弛笑道:“我再說一遍,不是我想干,我總不能剛接手這個位子就被撤了吧?我丟不起那人。”

      洪思成頭皮有些發緊,請神容易送神難,這貨是個賴皮啊,想把他的衛生監督員給擼了恐怕沒那么容易,看來對他不能太過強硬,嘆了口氣道:“整改要進行,可現實問題也要解決嘛!”

      “解決問題還不簡單,我這就去解決,不出十分鐘,我把這件事解決。”

      洪思成心說你就吹吧。

      張弛看出他不相信,起身道:“你要是好奇可以過來觀摩,考核一下我的工作能力。”

      張弛的出現頓時引起了轟動,13號樓的男生紛紛涌了上來,把這廝困在中心,恨不能把他給生吞活剝了,這新生太可惡了,憑啥剝奪我們的排泄權?

      “把鑰匙交出來!”

      “把廁所鑰匙交出來!”

      在張弛眼中這群人都是烏合之眾,別看一個個吵吵的歡,可沒一個敢動手的,誰敢動手,老子這就往地上一趟,把水木的第一碰送給你了,以后四年,不,往后余生就讓你們養我了。

      洪思成高喊大家要冷靜,他親自過來就是為了解決問題的,平時他感覺自己挺有威信的,可真正當遇到事情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震懾力并不怎么樣,沒幾個同學愿意搭理他,喊破喉嚨還是鎮不住場面。

      其實在同學眼中,洪思成何嘗不是一個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主兒,一個學生會的干部,真把自己當成一盤菜了,忘了當初的競選宣言了?忘了為學生服務的宗旨了?

      張弛拍了拍洪思成的肩膀:“你讓我說兩句唄。”

      洪思成這個郁悶,這貨挺會找存在感,今天這場混亂就是你一手制造的,你還想說話,不是我在這兒鎮著估計你早就挨揍了。

      張弛亮出那份整改通知:“都別吵吵,咱們都是有素質的大學生,宿管部今天給咱們樓下了整改通知,我是遵照宿管部的整改意見辦事,洪部專程過來就是為了支持我的工作。”

      我支持你姥姥!洪思成恨不能沖上去把他的嘴給封上,可整改通知是他親自下得不假,他總不能否認,他要是否認豈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臉,洪思成有點后悔跟著過來了,這貨擺明了給自己挖了個坑啊,等自己發現已經被他拉進去了。

      “憑什么?你們宿管部憑什么鎖我們廁所?衛生不合格我們可以整改啊。”

      “就是,你們宿管部有什么權利這么做?”

      張弛的一句話就把矛盾導向了宿管部。

      “拿個雞毛當令箭,你一個學生會干部還真把自己當盤菜!”

      “宿管部管得真寬,洪部啊,您真是慧眼識才。”連帶著洪思成一起嘲諷起來,叫你一聲洪部是尊敬你,你丫就是一學生,能把你選上去就能把你拉下來。

      張弛笑瞇瞇道:“大家冷靜,都是校友,還都是水木的學生,注意點素質,別讓人笑話,我和洪部過來就是為了解決問題的。”他用肩膀扛了洪思成一下:“是吧洪部?”

      洪思成感覺被這廝給綁架了,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都怪自己,我非得犯賤跑這兒來干什么?可這種狀況下只能點了點頭,強忍著火氣道:“對,就是來解決問題的。”

      “你說怎么解決?”

      “少扯犢子了,趕緊把鑰匙拿出來!”

      “洪思成,就是你出的主意!”終于有人忍不住直接點名洪思成了。

      洪思成一臉黑線,跟我有個毛線關系?我跟你們是一邊的好不好。

      張弛道:“大家不要為難洪部,洪部也是為了學校的整體衛生情況全盤考慮,他也是身不由己,你們要怪就怪我吧。”

      “你算哪根蔥!洪思成你給我們解釋清楚,為什么要下這種混蛋命令?”

      “洪思成,你有毛病啊,剛開學就抽查衛生?為什么偏偏抽查我們?”

      “要查全都查,別抽查啊!宿管部了不起啊?就是跟我們13號樓過不去。”

      “解決個屁啊,官不大,官僚主義還挺嚴重。”

      噗!

      圍觀群眾中居然有人配合,不是存心的,實在是憋太久了。

      因為同時屏住呼吸,捂住鼻子,現場刷靜了下來,人群閃開了一些,目光齊刷刷瞪著洪思成。

      洪思成這個郁悶啊,干我屁事啊,剛才這屁又不是我放得。他發現形勢怎么突然就變了,因為張弛的幾句話,自己頓時成了眾矢之的,所有人的怒火都沖著自己來了,洪思成暗叫不妙,今天讓這小子耍了。

      他慌忙解釋:“我沒讓你們整改……我……”一緊張說錯話了,這特么誰啊,指定吃洋蔥了,味道也太剛了!

      張弛在靠近傳達室的上風口舉起整改通知單:“洪部,你沒讓我們整改,那這張整改通知單是我自己偽造的?你這人怎么那么沒擔當呢?”

      “有膽做沒膽認啊?洪思成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洪思成心里這個郁悶啊,改選在即,今天這次的風波讓自己的民調不得直線下降,我特么損失大了。

      張弛道:“大家別激動,我和洪部商量了一下,爭取了一個折中的解決方案,整改我們可以接受,但是宿管部做出那么極端的決定,要求我們把廁所關門整改,我們不答應。”

      “對!我們不答應!”

      洪思成心中把張弛的祖宗都問候了,丫太不要臉了,是我特么讓你鎖得廁所?根本是你自行決定,你現在來了個一推二六五,全都推到我們宿管部身上,敢情只有你自己是一朵白蓮花,目前這種狀況下,他就是解釋也解釋不清,只能接受現實。

      張弛叫了聲秦大爺,秦大爺在傳達室應了一聲。

      張弛道:“我和洪部剛才初步統計了一下,從一樓到六樓,每層六間廁所,合計六間宿舍分得一間,我們剛剛做了一個分配方案,六間宿舍認領一間廁所,從今天起責任到人,同意的簽字,馬上拿鑰匙走人,不同意的,您可以繼續在這里捍衛你的排泄權,我有句話所在前頭,不是宿管部要干涉你的自由,可你身為一個大學生,在行使所謂自由排泄權力的同時,也要注意環保,更要注意素質。你自己舒坦了,可影響到別人,讓別人不舒坦就是你的不對了。”

      現場居然靜了下去,洪思成默默望著這小子,這不就是改大鍋飯為聯產承包制,這小子是個人物,他們宿管部倒是那么想過,可沒推行過,都大學生了,全憑自覺,不至于把廁所劃分包干區,再說了主要的衛生工作有保潔呢。

      張弛指了指樓頂天臺:“天臺是我鎖的,暫時不會對大家開放,原因大家都明白,吹吹風,看看天,喝喝酒,聊聊天都沒什么,可就有不要臉的在上面撒尿,我很生氣!我們這么多人睡在下面,這幫不要臉的在我們頭頂撒尿,你們生不生氣?”

      人群中有幾人悄悄向后退了幾步,馬蒂歌波依德,這素質咋進的水木?我就喝多了撒泡尿,你至于罵這么狠嗎?大不了以后哥不尿了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