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5章 耐力真好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5章 耐力真好字體大小: A+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溫馨提示:

    還在用瀏覽器看《天降我才必有用》嗎?你out了,書友都在用"頂點小說APP"看《天降我才必有用》,百萬小說免費看,無廣告、更新快、云書架永不丟失、語音聽書更方便,點擊立即下載>>頂點小說APP<<

    梁秀媛道:“我要是不答應呢。”

    “反正我們年輕等得起。”

    梁秀媛哈哈笑了起來,好半天笑聲才停下,清了清嗓子道:“張弛,記住你自己說過的話,我信你,無論九九有沒有喝酒,你給我把她安安全全送回家。”

    “得嘞!您放心,梁姐,改天我請您兒子吃飯。”

    梁秀媛又笑了兩聲,掛上了電話,這個張弛真是不簡單呢,想起張弛最后的幾句話,關聯起來,她忽然感到有些不安。

    為什么當初要告訴他自己的兒子也考上了水木?還主動告訴了他名字,以嘉偉的單純絕不可能是這小子的對手的。

    梁秀媛又想起了張弛可能存在的背景,心中暗自嘆了口氣,蕭九九的事情是應該慎重考慮一下,張弛有句話并沒有說錯,自己在公司不可能呆一輩子,她是個有野心的女人,為他人作嫁衣裳總是心有不甘。

    張弛笑瞇瞇將蕭九九拿來的文件全都撕了,然后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蕭九九的雙目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崇拜,因為她的崇拜,張大仙人的魅力值從最近的低谷17迅速上漲到了55,原來被美女崇拜對增加魅力值有那么大的作用。

    張弛本想順道也將筆給扔了,看了看牌子,居然是派克,世界名筆啊!

    蕭九九很大方地表示:“筆送給你了。”

    真心送給他,張弛今晚幫她解決了一個大難題,怎么也得有所表示。

    蕭九九雙商不低,只是在這廝的對比下顯得黯淡。她實在是有些納悶,為什么自己覺得對方根本不可能妥協的問題,在張弛就變得那么容易,難道是我當局者迷?

    張弛看出她的困擾,輕聲道:“其實梁秀媛不是真心要逼你,她很看好你,也一定會力捧你,而且啊,我發現她跟公司有矛盾。”

    他剛才打電話的時候蕭九九全程都在聽,可蕭九九并沒有從中得到那么多的信息,真是佩服他的智商,裝二鍋頭的腦袋就是精明呢,畢竟五十六度的酒精。

    張弛道:“我發現你很想紅啊!”

    蕭九九并不否認這一點,既然選擇了娛樂圈當然想紅,其實這就是上進心啊。難不成一個中戲高材生,一輩子就當個跑龍套的?

    張弛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你太虛榮了!”

    蕭九九也不否認,她并不覺得虛榮有什么不好,一個愛面子的人總比不要臉的人要高尚吧?

    她沒反駁,目前還處于感激張弛幫忙的階段,現在就翻臉好像內心會有負罪感。

    “你太勢利了!”

    我忍,今晚我不跟你一般計較。

    “你太膚淺了!”

    “你有完沒完?”蕭九九終于忍無可忍。

    張弛教導道:“想紅就得抱大腿,你抱住梁秀媛的大腿,跟她做利益捆綁,只要你們擁有了共同利益,她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捧你,你越紅,她賺得就越多,你還愁什么資源?”

    蕭九九道:“可是公司不是她一個人的……”梁秀媛雖然能力出眾可她并不是公司老板。

    張弛笑道:“我看梁秀媛那個人生有反骨,早晚都會離開公司,你只要抱緊她的大腿,她寧愿犧牲公司的利益都不會犧牲你們共同的利益。”

    蕭九九忽然覺得張弛很可怕,真得可怕。這種智商難道是吃羊球補出來的?蕭九九準備改天自己單獨嘗試下,不然以后怎么跟他斗啊!

    兩人吃飽喝足,外面的雨已經小了,蕭九九也沒有和張弛繼續其他節目的意思,雖然感覺這廝并不討厭,可這并不代表著自己跟他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自己根本沒有經歷過也沒有考慮過感情問題。

    今晚這頓飯還是頗有收獲的,雖然張弛吃了不少,可畢竟幫她解決了一個困難。

    冷靜下來想想,也許梁秀媛本身就沒有要將她趕盡殺絕,只是想給她一個教訓,是自己太過年輕,被她給嚇住了,要是張弛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他做事怎么就那么沉穩老練,這廝是個人精,都說沒娘的孩子早當家,果然是有道理的。

    張弛也不想太晚回學校,既然吃飽了,就沒必要在這里耗下去,主動提出離開,這正暗合蕭九九的意思。兩人起身離開準備去結賬的時候,卻聽到一個人揚聲叫道:“張弛!怎么是你啊!”

    張弛愣了一下,都說京城大,可自己怎么走哪兒都能遇到熟人呢?向一旁望去,卻見一個身穿花格t恤的瘦高青年站了起來,那貨分明就是羅根生,在十店鎮花了五萬塊買自己蟋蟀的那個沙雕,他身邊的五個酒友從穿著打扮看都不像什么好人。

    羅根生見到張弛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在十店鎮,他花十五萬買了張弛的蟋蟀,雖然只付了五萬,可最后血本無歸,一夜之間,小蟋蟀變成了一只小龍蝦,還把他臉給撓破了,這事兒說給誰都不相信。

    羅根生不認為自己還欠張弛十萬塊錢,反而覺得是張弛坑了自己,自己被他白白坑了五萬,他把這件事引以為奇恥大辱。

    他當然不相信蟋蟀能一夜之間長那么大,始終認為是張弛用某種千術給掉包了,至于什么方法他想不透,反正就賴上張弛了。

    更何況他被芮芙利用,本以為帶著洋妞榮歸故里,是件揚我國威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后來才知道被洋妞利用,更讓他無法容忍的是,現在老家人都認為他女朋友被張弛給搶了,讓人給帶了綠帽子,羅根生都沒臉回去再見家鄉父老了。

    多年經營的高帥富人設,被這廝活活給強行拆遷了。

    張弛一看是他心中就是一沉,不是害怕,他怎么可能害怕這種憊懶角色,只是遇到的不是時候,他畢竟和蕭九九在一起呢。

    張弛笑道:“喲,這不是根生嗎?這么巧啊,和朋友吃燒烤呢?”

    羅根生笑瞇瞇打量著張弛身邊的蕭九九,馬蒂歌波依德,還有沒有天理,這貨就是個窮學生,長得也不怎么樣,怎么桃花運就這么旺?身邊的女的一個比一個漂亮?

    現在的女孩子都特么瞎啊!到底看上他什么了?論身高論長相還是論氣質論財力,他哪點比我強啊?這女孩真俊,明星似的。

    肆無忌憚的打量讓蕭九九有些不悅,她輕聲道:“張弛,我還有事兒呢。”催促張弛趕緊走。

    張弛道:“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了,以后再聊。”

    羅根生道:“別急著走嘛,好不容易才見著了,坐下來一起喝兩杯再走,哎,我記得你上次跟那洋妞在賓館開房被警察給拘了,以為你還得在號子里蹲著改造呢,沒想到這么快就放出來了。”

    他憋著壞,就是要當著美女的面讓張弛出丑,反正沒人陪我睡,拆散一對是一對。

    這種話對張弛沒多少殺傷力,他笑道:“你真會開玩笑,如果真有那事兒我出的來嗎?”

    羅根生道:“找關系了?呵呵,出來也好,欠我那五萬塊打算什么時候還啊?”這才是重點。

    張弛轉向蕭九九道:“你先走吧,我跟老朋友聊幾句。”

    遇到這種耗子舔貓逼沒屎找死的貨色,張大仙人也來了火氣,美女當前誰不要臉面?

    蕭九九咬了咬嘴唇,雖然知道羅根生在找張弛的麻煩,可他說得話是真的嗎?如果真有其事,張弛也太復雜了。

    張弛道:“沒事!”從明日之星的表情上看出她還是有些關心自己的,當然人家學得就是演技,這事兒值得商榷。

    蕭九九點了點頭:“你自己小心啊,旁邊就是派出所。”

    她還是向著張弛的,最后這句話明顯在威懾羅根生那幾個人。

    蕭九九離開之后,羅根生走過來伸手搭在張弛的肩膀上:“兄弟有本事啊,這么漂亮一姑娘你也能勾搭上,坐下喝兩杯,教教哥哥唄。”

    張弛道:“羅根生,你現在放手呢,你欠我的那十萬我既往不咎,你要是不放手,連本加利一分都不能短我的。”

    羅根生的那張欠條他可沒丟,現在不興耍流氓的,我跟你**律,我不但有你的欠條,我還有人證,我還有你身份證復印件,本來張弛心大,這事兒過去也就翻篇了,可羅根生的糾纏讓他心頭火起,這事情還真不能輕易算完。

    羅根生哈哈大笑,他也喝了不少酒,向幾名酒友道:“哥幾個,這**崽子就是欠我錢的那個,居然反過來威脅我。”

    其中一名坐在那里的長發大漢拍了一下桌子怒道:“特么敢!我弄死他!”

    其余幾人同時站了起來,今天這頓飯是羅根生請客,吃了人家的總得給人家撐點面子,誰都知道旁邊是派出所,在這兒打架不是腦子有茅坑嗎?別說派出所不讓,就是人家燒烤店也不答應。

    張弛一看就知道這幫人只不過是烏合之眾,武力值平平,就以自己現在的水平以一敵六就算沒有百分百勝算,全身而退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張弛道:“哥幾個,這事兒跟你們沒關系,不就是吃人家一頓燒烤嗎?至于兩肋插刀赴湯蹈火嗎?真要是把事情鬧大了,你們陪著他一起坐牢啊?”

    輕輕松松一句話就把羅根生的五位酒友嚇得心撲騰撲騰的,這些人其實都是花鳥魚蟲市場的業主,一個個打扮得跟古惑仔似的,其實都不是真正的狠人,搞不清自己的定位,迷糊著呢。

    不是每個留長發胡子拉碴的都是大飛哥,花臂紋身的一多半都被人欺負過,有過心理陰影。

    整一身花皮套上一大粗鏈子,就覺得自己變成了人見人怕的狂犬,戰斗力突飛猛進,走出去耀武揚威,人見人怕,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是誰,真遇到狠人,先跪得通常都是他們,不跪人家就得打到他們跪,早晚都得跪,何必多挨頓揍呢?

    可這種人又多半犯賤,欺軟怕硬,越是人多越是猖狂,認為能把對方嚇住,通常成功率很高,因為普通人都不喜歡惹事,遇到這種貨色犯不著一般見識,并不是真的怕他們。

    羅根生道:“小子,你也不看看這是在什么地方?”

    張弛笑道:“什么地方?法治之地!國家法律管不了你們了?你們不是想弄死我嗎?我站著一動不動等著,羅根生,你自己的事情何必連累別人,有種你照我臉上捶兩拳試試。”

    這幾天臉皮沒遭受撞擊怎么感覺有點癢癢呢。

    羅根生被張弛給震住了,他不是沒跟張弛交過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被張弛給摁引擎蓋上去了,今天也就是仗著自己這邊人多,真讓他打人,他還真沒這個膽子。

    燒烤店老板聞訊趕了過來,手里拿著切肉刀,揚聲道:“哥幾個給點面子,別在我店里鬧事啊!”

    人家做生意的和氣生財,只要不在我店里打,你們愛哪兒折騰哪折騰去,最近生意不好,本來就心情煩躁,誰特么要是觸犯了我的利益,當老子的切肉刀是吃素的?

    張弛道:“不打啊,那我走了!”他推開羅根生的手臂大步向外面走去。

    羅根生向幾名酒友道:“他欠我錢!”

    幾人望著張弛離去的背影,那長毛終于鼓起勇氣站起來,走!找他要去,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派出所也得支持咱們。

    張弛來到外面,朝停車的方向看了看,發現那輛白色甲殼蟲已經不見了,雖然是他讓蕭九九先走的,可看到這一幕張弛心中也是有點失落,不夠意思啊,你好歹也是一武力值超過200的追風境武者,留下來幫忙對付這幫蝦兵蟹將也不會有什么危險。

    剛才我幫你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現在我遇到麻煩了,你居然走得如此干脆,沒義氣!從另一方面也證明自己的魅力值欠缺,不足以讓人家留下。

    羅根生幾人付了錢也從里面追了出來,張弛就等著他們出來,看到他們出來之后,張弛唯恐他們看不到自己叫了一聲:“孫子噯,你爺爺這兒呢!”

    羅根生幾人齊齊向張弛望去,卻見這廝甩開兩條腿開始奔跑。羅根生看到他逃了,高呼道:“別跑!特么給我站住!”六人已經完全被張弛挑起了火氣。

    長毛第一個追了上去:“讓我追上你非打斷你腿不可!”話說得非常霸氣,可打斷人家腿你也得先把獵物給抓住,剛開始的時候,追趕張弛的這六位爭先恐后,都想將這小子給抓住,可跑著跑著就發現不太對了。

    張弛跑得飛快,看到距離拉開,還專門放慢腳步,生怕這幫家伙追不上自己。

    六人中已經有兩人掉隊,不是不想追,是真跑不動了,長毛氣喘吁吁道:“羅根生……這……小子長跑運動員嗎?”幫人人壯膽出氣可以,硬著頭皮打一架也可以,可陪著人家一起跑馬拉松,真有點吃飽了撐的。

    羅根生也累得不行了,可這群人都是沖在他的面子上想幫他出氣的,他要是不追,人家圖什么?羅根生呼哧呼哧喘著氣:“抓住非抽他不可……”

    張弛看到后面的人越跑越慢,趕緊放慢腳步,朝他們叫道:“快點啊,你們這體力也太差了,怎么混社會啊?”

    “你大爺!”長毛被激怒了,宜將剩勇追窮寇,可惜他剩勇量明顯不足,沒跑出多遠,兩條腿又酸又澀,已經無力奔跑了,其他人也是一樣,除了他和羅根生,其他四個全掉隊了。

    連羅根生都想著放棄了,羅根生上氣不接下氣地叫著:“小子……有種……有種別……別跑……”一直跑下去肯定活活累死了。

    在前面領先五十米的張弛停下腳步,向他們招了招手道:“有種你們過來啊!”老子吃過培元丹的人,跟我比耐力,我耐克死你們

    長毛和羅根生在張弛的挑釁下又堅持追了幾步,距離這貨還有十米的時候,張弛又跑了起來。

    長毛徹底泄了氣,捂著胸口向羅根生道:“兄弟,你……你先追著,我心臟不好……”

    羅根生也跑不動了,就算能跑動也不敢一個人追上去。躬著身子,一手扶著膝蓋一手指著張弛道:“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等著……”

    張弛道:“這話我也想跟你說呢,我有你欠條,有你身份證號,本來那十萬我是不準備要了,可你主動送上門來,我給你一周時間,把錢準備好了啊,不然咱們法庭上見。”

    羅根生氣得脫掉一只鞋朝張弛扔了過去,人跑不動了,可鞋還是能飛起來的。

    張弛看出這廝的意圖,等到那鞋子飛到近前,抬腳一個回旋踢就踢了回去。

    經過幾次歷練,張大仙人現在的腳法居然不錯,羅根生的紅色運動鞋如同回旋鏢一般飛了回來。

    啪!的一聲砸在這貨的臉上,羅根生如同被人重重扇了一巴掌,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伸手摸了摸鼻子,掌心上染了一片鮮紅的血跡,這貨知道是自己的,嚇得白眼一翻差點沒暈了過去。

    張大仙人雙手插著褲兜晃晃悠悠走了過來,羅根生看到這廝居然去而復返,轉身看了看自己的那群豬隊友,一個個被甩得都不見了蹤影,心中頓時害怕起來,指著張弛道:“你……你別過來……我報警了……”

    他伸手去撿自己的鞋,剛剛抓到鞋子,張弛就已經來到他的面前,揚起手照著這廝染血的面孔,啪!地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抽得羅根生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羅根生只恨自己剛才的那通猛追耗盡了所有的氣力,現在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本來仗著人多,可那幫狐朋狗友太不給力,關鍵時刻都不見了蹤影。這巴掌把他的膽氣徹底給抽沒了,羅根生捂著臉叫道:“我報警,我真報警……”

    啪!

    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打得羅根生眼冒金星天旋地轉。

    張弛道:“你特么給我聽著,欠我的錢一分都不能少,一周以內把那十萬塊給我轉到賬戶上,晚一天加你百分之十!”

    反手又是一記耳光,得給這逼長點記性。

    蕭九九開著那輛白色甲殼蟲去而復返,出現路旁,摁了一下喇叭,張弛快步走了過去,拉開車門進入車內,蕭九九踩下油門,在那群人沒追上來之前消失在車河之中。

    張弛扣上安全帶,一臉輕松,這幾公里跑下來,內火又減少了不少,通體舒泰。

    蕭九九抽空瞥了他一眼道:“厲害啊,跑那么大老遠。”

    其實她把開出停車場后并沒有馬上走,停在路邊等著看看情況,結果看到了張弛被六人當街追趕的場面,從張弛的奔跑速度,她就看出那六人累死都追不上他,樂得跟在后面看熱鬧。

    一直看到張弛憑借著奔跑把六人給累趴下,又看到這廝折返回去,當街打臉,鬧事的那貨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張弛道:“該認慫就得認慫,打不過人家就得逃。”

    蕭九九道:“那我打你的時候你怎么不逃?你拿出今天的勁頭,我肯定追不上你。”

    張弛笑道:“你要是追我,我就站著等你。”

    蕭九九聽出這廝的言外之意,呸了一聲道:“德性,就該讓那群人把你很揍一頓,揍成豬頭才好呢。”

    張弛道:“他們打不過我,我今天逃其實是為了保護他們,我要是不逃,他們全都得骨折。”

    蕭九九道:“吹吧你就,張弛,你得罪人夠多的啊。”

    張弛道:“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我這種出色的人,走哪兒都遭人嫉恨,你應該跟我有共鳴啊!”

    “拉倒吧你,跑起來跟一匹母馬似的也好意思吹。”

    “你看見我跑馬了?”

    蕭九九被嗆得滿臉通紅,我這不是有毛病嗎?說不讓他上我車,怎么又放這個不要臉的上來了?

    蕭九九本來很想八卦一下他跟洋妞開房的事情,可話到唇邊,覺得問不出口,這貨一張舌燦蓮花的嘴,搞到最后說不定尷尬得還是自己,于是她決定忍住,輕聲道:“你在哪兒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最新破解vip章節的頂點小說APP,全站免費看,這種寶藏APP手慢就找不到下載地址啦!>>戳這里下載安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