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4章 順水人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4章 順水人情字體大小: A+
     
      張弛道:“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行車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蕭九九懵了,一直覺得自己還算聰明啊,可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腦子總是覺得不夠用,他什么意思?難道……

      蕭九九總算反應了過來,小聲道:“你全家都出了車禍?”說完有點后悔,萬一說錯了多尷尬。

      張弛點了點頭:“是啊,我爸酒后開車,結果……”

      蕭九九居然沒感到同情,不是因為她缺乏愛心,而是這貨太氣人了,兜了個大圈子,都快把自己帶馬里亞納大海溝里面去了。

      故意制造緊張懸疑氣氛,說他精神有問題,還說遺傳,讓她剛才想起了希區柯克的精神病患者,想起了庫布里克的閃靈,差點沒把她的魂給嚇飛了。

      蕭九九有句話差點就脫口而出,你爸怎么沒把你一起帶走,不能說,不能這么惡毒,張弛再招人恨,也不能說這種話,我是個善良的好姑娘。

      張弛遞給她一根串,驚魂未定的蕭九九看都沒看就接了過來,咬了一口,嫩嫩的口感不錯,低頭一看居然是串羊球,蕭九九噗!的一口就吐了出來,揚起鐵釬子作勢要戳他,太壞了,你還能再壞一點嗎,居然給我這東西吃。

      張弛道:“你不吃啊!”

      “當然不吃!”

      “你剛才也沒說啊!得!給我,扔了怪可惜的。”

      蕭九九壓下火氣,把剩下的半串遞給了他,張弛倒是不嫌棄她吃過了,張口就擼了個干凈,二十塊一串呢,扔了蠻可惜的。

      蕭九九發現這廝應該有口水痞,喜歡吃別人吃剩的東西。外面的雨下得越來越大,蕭九九被密集的雨點聲弄得心亂如麻,全都亂套了。

      她今天請張弛吃飯是有目的的,可這廝就是有本事把人家的計劃弄得一團糟,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專門壞別人的事情。

      蕭九九提醒自己要冷靜,好好捋一捋思路,自己面前是個前所未見的狡猾家伙,可再狡猾的狐貍也逃不過獵人的獵槍!

      斗智,我還真沒怕過誰,蕭九九自己都沒底氣把這句話說出來。

      張弛心安理得地享受著烤串,思考著人生,還是差了點擼感。

      真正夠味道的燒烤還是住在拆遷房的時候,矮桌旁邊擺上一個幾個小馬扎,圍爐夜話,煙熏火燎,觥籌交錯,暢所欲言,那種感覺仿佛就在昨日,又似乎遙不可及,眼鏡燒烤應該也拆遷了吧。

      “想什么呢?”

      張弛道:“我在想如果你叔叔看到了那段監控錄像,我的下場會不會很慘。”

      蕭九九笑了起來:“我倒是想幫你來著,可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捂不住了。”

      跟沒說一樣,她怎么那么期待張弛倒霉呢?雖然她意識到自己好像沒這個能力,可我叔叔是你系主任,我斗不過你,我可以叫家長。

      張弛道:“聊點開心的,你請我擼串,到底是為了什么?該不是想跟我進一步交往吧?”

      蕭九九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思路重新理清楚,她笑道:“您想的真多,這么優秀的想象力怎么沒學編劇啊。”

      張弛道:“我倒是想轉學,你幫我問問,要不我轉你們學校去得了,聽說你們學校美女如云。”

      蕭九九朝他翻了一個白眼,代表對他發自肺腑的鄙視,自己面前是個徹徹底底的大渣男。

      張弛看到她翻白眼居然想起了點菜:“老板,加兩串羊球,四串羊眼。”

      蕭九九見識過他的食量,所以并不感到驚奇,既然請客就得讓客人敞開了吃,她想起了今天的主題:“對了,我找你其實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有幾份文件需要你的簽名。”

      張弛有點不解,他們兩人的糾紛不是在派出所都處理好了,現在還有什么文件需要簽?難不成這妞又反悔了,想套路我,一頓燒烤就想把我擺平?

      張弛道:“什么文件?”

      “就是我們之前發生誤會的聲明,有些東西公司是要留檔的。”

      “你說清楚了,哪家公司?什么留檔啊?”

      蕭九九耐著性子解釋道:“龍域文化,就是我之前那家公司。”

      張弛有點明白了,接過蕭九九的文件看了看,蕭九九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張弛很快就看完,然后將文件放在一旁笑了起來:“聲明咱們兩人不是戀愛關系,我天吶!你這經紀人腦子有坑吧?這玩意兒還要簽名?咱倆要是談戀愛,我至于把你給弄骨折了?”言多必失,張大仙人說禿嚕嘴了。

      蕭九九瞪大了雙眼,嘴巴張得能塞進去一整個羊球:“噢!你終于承認了!”

      “我承認什么了我?你有毛病啊,我讓你打我了?也就因為你是一女的,當時我硬壓著火,依著我過去的小暴脾氣,你的下半生估計要和輪椅為伍了。”

      蕭九九一臉不屑地望著他:“張弛,你怎么就這么不要臉呢?你知不知道給我帶來了多大的傷害,多大的損失。”

      “妹妹!”

      “我呸!你叫誰妹妹呢?”蕭九九火了,抓起鐵釬子指著張弛,我腦子轉不過你,氣勢上也要壓倒你。

      張弛指了指文件道:“上面寫得清清楚楚,你才剛滿十八歲,我比你大半年多呢。”

      蕭九九頭皮一緊,無意中把自己八月一日的生日給暴露了。她從手袋里拿出一支筆拍在文件上,氣勢凌人道:“簽!趕緊給我簽嘍。”

      張弛道:“憑什么?你跟我不是戀愛關系,你自己簽不就行了嗎?憑什么還要我跟著簽字?這不等于兩人沒結婚,你非逼著我簽離婚協議嗎?你腦袋里面真裝得洗面奶啊?”

      蕭九九道:“你一腦袋二鍋頭!不是你坑我,我需要簽那么多份文件嗎?”

      張弛樂呵呵道:“你之前不是想裝骨折要跟公司解約嗎?怎么?逃頂沒成功反而被套牢了。”

      蕭九九咬了咬嘴唇,想想都生氣,梁秀媛實在是太厲害了,竟然查出她已經傷好的事情,最可氣的是,梁秀媛根本不相信她此前尺骨骨折是真的,認為蕭九九極有可能聯手張弛上演了一出苦肉計,利用這件事達到和公司解約的目的。

      其實這也怨不得人家,誰能相信尺骨骨折的患者只用了五貼膏藥就完全愈合了,前前后后還不到一個星期?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她也覺得是天方夜譚。

      在蕭九九來找張弛之前,梁秀媛已經跟她見過面,軟硬兼施。

      其實蕭九九動了解約念頭的原因是她受傷后公司的冷遇,她不喜歡這個過于現實沒有人情味的公司,如果她的骨折沒有愈合,解約或許真有可能,可在梁秀媛得知她沒事之后,又豈肯輕易放走一個明日之星,表面上給她提高了一些待遇,可實際上卻又給她增加了不少的條約限制。

      蕭九九冷靜下來深思熟慮之后,決定還是繼續留在龍域,梁秀媛作為一個經紀人來說是合格的,如果真想成為明星,必須要依靠她的幫助,為自己尋找資源,可梁秀媛不是沒有條件的。

      蕭九九這次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心情郁悶透了。可這種郁悶似乎除了張弛之外,找不到其他的傾吐對象。

      蕭九九道:“我和公司已經談妥了,不過公司認為我之前的骨折是苦肉計,甚至認為咱們早就認識,而且懷疑咱們真是情侶關系,所以才弄了這份聲明出來,梁姐特地提出,要讓你和我都在上面簽字。”

      張弛道:“蕭九九,咱們即便算不上朋友,也算熟人了吧?”

      蕭九九點了點頭,一回生兩回熟,他們都不止見兩回了,其實她認為普通朋友可以算得上。

      張弛道:“看在你請我吃兩頓飯的份上,我就勸你一句,長痛不如短痛,你要是覺得這經紀公司不好,盡早切割,真要是等你將來紅了,你想走都走不了,梁秀媛我見過,那女人可不是尋常人物。”

      蕭九九道:“也不是不好,就是我覺得他們太沒有人情味了,我骨折之后,他們那對我那態度真是讓我心涼透了,而且他們三觀跟我不合,我當時鐵了心想跟他們解約。可后來,梁姐查到了我的秘密,就主動提出提高我的待遇,過去給我的那些資源不變,但前提是要把這些附加協議都簽了。”

      張弛道:“你是利欲熏心,太想成名了,蕭九九,你這幾份文件我都看了,我雖然不是專業法律人士,可也能看出里面全都是坑,我給你個建議,千萬別簽。”

      蕭九九道:“可是我不簽,我又不能解約,我和公司還有八年合同,他們要是因為這件事雪藏我,我以后就沒有出頭之日了。”

      她非常為難,放低姿態道:“張弛,你幫我一次唄,簽吧,又沒你什么責任,他們就是想證明一下我們之間沒關系。”

      張弛笑道:“你是不是傻啊!他們簽你,養你八年就是為了雪藏你?梁秀媛如果真不看重你,解約也就解約了,她旗下那么多新人,何必在你身上花費那么大精力?證明她看重你,這些補充協議,根本就是她想利用這次機會進一步把你給套牢,你要是被她嚇住了,你就完了,以后等著后悔吧。”

      蕭九九道:“你不懂,他們可以雪藏我,不給我資源,我不是什么大明星,對公司沒有那么重要。”

      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目前來說她在公司并無話語權。

      張弛道:“你對你自己就這么沒信心?我給你出一主意,你不是想解約嗎?兩個辦法,一是拿錢贖身。”

      蕭九九搖了搖頭,她又不是富二代,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錢,心說還以為你能有多大創意,付違約金終止合約誰不會?可三千萬她哪兒湊去?

      張弛道:“還有一個辦法,你不是說龍域沒有人情味嗎?我再幫你一次,把你手給弄斷,要不多弄斷一條腿,就算你不提出解約,龍域也得跟你解約。”

      蕭九九直愣愣地望著他,這貨腦子里怎么那么多餿主意,如此說來,自己當初接受他的膏藥反倒是一件壞事,如果自己一直骨折下去,說不定已經順利解約了,福兮禍之所倚,自己畢竟年輕,考慮問題不夠周到。

      蕭九九道:“除了坑我害我,你就沒一點好主意?”弄斷我手再弄斷我腿,虧你想得出來,真夠狠的。

      張弛道:“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置死地而后生?”

      蕭九九有點惶恐,這貨該不是要教唆自己去自殺吧?萬事皆有可能,這個人精神有問題。

      張弛道:“你干脆告訴她,你就是想跟我在一起,你就是喜歡我,愛到不能自拔,愛到死去活來,如果公司讓你跟我分開你寧愿放棄前途。”

      蕭九九這才明白她所謂的置死地而后生,沒錯,真要是讓自己變成像他說的那樣,自己還不如去死,她提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張弛,你自己覺得現實嗎?別人會相信嗎?但凡有點智商的人會相信嗎?”

      張大仙人從她的這番話中聽出了滿滿的惡意,我草,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我特么是幫你啊!

      蕭九九你怎么就抓不住重點?就你這裝滿洗面奶的腦子還想成為明日巨星?什么京城第一經紀人,梁秀媛那老娘們是不是瞎啊?

      張弛大吼一聲:“老板,再來一扎生啤!”

      蕭九九道:“你是要讓我在梁秀媛面前表現出自暴自棄?”本來想說破罐子破摔呢,太難聽。

      張弛道:“這件事其實不復雜,就是雙方的博弈,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她看出你想成名,你在乎,所以趁機給你提條件,如果你答應了這些條件,她馬上還會有新的條件,一步步壓榨你的自由空間,所以你得反過來試探她的底線,如果你讓她感覺到,你就是一根筋,你可以為感情犧牲一切,把你逼急了你什么都能豁得出去,那么你就成功了,光腳不怕穿鞋的,好鞋不踩臭狗屎!”

      蕭九九好像有些明白了,明白了這廝故意罵自己。光腳的是自己,好鞋肯定指得梁秀媛,她想反駁,更想聽這廝的意見,所以只能忍。

      張弛向她伸出手去:“手機給我!”

      蕭九九第一反應是:“憑什么?”

      張弛嘆了口氣道:“你屬豬的?”

      蕭九九道:“你才屬豬,你們全家都屬豬。”

      反擊完才意識到自己的這種反擊毫無意義,而且很低端,居然老老實實從手袋里掏出手機遞給了張弛,張弛接過來發現沒解鎖,又還給她:“給梁秀媛打個電話。”

      蕭九九一聽趕緊把手機又放回了手袋,她可不敢。

      張弛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梁秀媛的電話,對方接不接他還真沒有把握。

      手機響了幾聲之后,對方居然接通了電話。

      張弛開了免提,梁秀媛溫暖的聲音傳了出來:“喂!小張啊!”

      蕭九九沒想到他剛才撥打得是梁秀媛的手機,嚇得臉都白了,她甚至有去搶手機的沖動,這貨是準備坑死自己啊。

      張弛笑道:“梁姐,您好,沒耽誤您吃飯吧?”

      梁秀媛笑道:“我還在公司呢,沒來得及吃飯。”

      “喲,早知道您沒吃飯,我就讓九九約您一起了。”

      梁秀媛微微一怔,她從張弛的話中捕捉到了他故意送出的信息,輕聲道:“九九跟你在一起啊?”

      蕭九九向張弛拼命擺手,擺了半天了,骨折的右手果真痊愈了,這么大幅度的運動一點都不疼呢。

      張弛示意她說話,蕭九九堅持不說,連呼吸都不敢了,只要自己不說話,梁秀媛就無法肯定自己的存在,反正又沒開視頻,以后見面大不了來個全盤否認。

      梁秀媛道:“還是你們年輕人懂得生活。”

      心中已經有些不爽了,沒聽到蕭九九說話,她有點懷疑兩人是不是在一起,畢竟張弛這小子非常滑頭,應該是她見過最滑頭的年輕人。

      張弛道:“梁姐,九九喝多了,趴我身上呢,吐我一身,我怕您擔心,所以才跟您打一電話。”

      蕭九九抓起面前的玻璃杯作勢要砸他,我趴你身上,我寧愿趴一頭豬身上。

      梁秀媛道:“你怎么讓她喝這么多啊?”

      “喲,梁姐,她不是借酒澆愁嘛?我勸她了,也勸不住啊!所以才跟您打一電話,看看您能來接她,要不我只能帶她去酒店開房睡了。”

      蕭九九舉起雙手把腦袋給捂住了,他可真能胡說八道,什么混賬話都說得出口。

      “你們這些年輕人,瘋狂起來真是不計后果啊,九九找你去了。”

      梁秀媛的語氣仍然平平淡淡,可溫和中卻流露出絲絲冷意。

      張弛道:“嗯,愁壞了,給我看了點東西。”

      “呵呵,這孩子心里真是擱不住事兒,別多想,簽了就完了,對她沒壞處的。”

      “我幫她看了看啊,上面連結婚生子都限制,對了!你們公司未婚先孕能歇產假嗎?”要說鉆空子沒幾個能比得上張弛。

      蕭九九捶足頓胸,自己怎么找了個豬隊友啊,這分明是要把事情鬧大的節奏啊。

      梁秀媛笑了起來:“張弛,你想干什么?明說唄!”姜是老的辣,盡管隔著電話,仍然能夠猜到對方的動機。

      張弛暗贊梁秀媛的老辣:“梁姐,我覺得您人特別有親和力,我也特別喜歡跟您談,這么晚還在上班,為公司兢兢業業,公司領導給您不少股份吧?”

      梁秀媛道:“小張啊,我也是一普通打工的。”

      “哦,為他人作嫁衣裳啊。梁姐辛苦,我也不瞞您了,我跟九九早就認識,我們好著呢,理解嗎?”

      梁秀媛嗯了一聲:“看得出來,九九這么可愛的女孩子肯定好多人喜歡。”

      蕭九九把臉從雙手中抬了起來,這貨已經徹底把自己給坑了,早就認識?誰特么跟你早就認識,這不是擺明了告訴梁秀媛之前的骨折是假的,他們兩人串謀想解約嗎。

      “您的目的不就是擔心她跟我來往壞了她的形象,影響到她的發展嗎?這事兒我答應你,以后我不找她,我也不見她,說句不該說的,您擔心有些多余了,這么優秀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梁秀媛道:“張弛,我沒這個意思,你這孩子挺討人喜歡的。”

      “梁姐,我有個想法啊,公司是公司,您是您,您說您是打工的,也就是說您有一天存在離開的可能,您要是走了,九九跟誰去?您準備把她一個人留在公司?如果,我是說如果,您辛辛苦苦把九九給捧紅了,您真打算把便宜留給別人?”

      梁秀媛內心一動,其實她并沒有想過一直留在龍域,因為她出色的能力,許多公司也向她拋來了橄欖枝,她不是沒有心動過。

      這次對蕭九九的確有些嚴厲了,也是公司的意思,要借著蕭九九的事情給其他的新人一個警告,梁秀媛個人還是很看好蕭九九的星途,不然她根本不會在一個新人身上花費那么多的功夫。

      張弛只不過看了幾份聲明,就準確判斷出梁秀媛和公司之間的關系,只要公司不是梁秀媛的,其中必然存在矛盾,挑唆分化不在話下。

      梁秀媛笑道:“你想得可真多。”

      張弛道:“梁姐,我要是您,就會多往前看看。”

      梁秀媛道:“小張弛啊,你在教訓我呢。”

      張弛笑道:“哪兒敢呢,我就是一學生。”

      梁秀媛道:“九九,那些聲明不用簽了,合約不變,明天咱們約個地方好好談談。”

      本來就是給小妮子一個教訓,如果蕭九九堅持,梁秀媛也沒打算強硬到底,張弛打來這個電話,她剛好做個順水人情,要說這小子還真說到了自己心坎里。

      蕭九九懵了,困擾她那么久的事情,沒想到張弛一個電話就解決了,這貨神了哎!可張弛說她喝多了,她不知道應該回答還是不回答。

      張弛道:“那我替她謝謝梁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