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2章 女人都是紙老虎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2章 女人都是紙老虎字體大小: A+
     
        天降我才必有用我本天上仙第二百一十二章女人都是紙老虎許婉秋站在一群新生的簇擁中,美女都是要靠對比的,在一群顏值普通的新生襯托下,許婉秋顯得如出水芙蓉,格外亭亭玉立楚楚動人。

        新入學的女生們都露出崇拜的神情,男生中有不少人已經露出狼顧之相。新生畢竟單純,不敢正眼看,偷偷地看,越是這樣越顯得心里有鬼,這方面就不如張弛坦蕩。

        張弛站在遠處望著許婉秋,長得的確不錯,眉清目秀,落落大方,氣質高雅。

        他在心中悄悄做了個對比,清純不如林黛雨,美艷不如蕭九九,大氣不如秦綠竹,靈動不如白小米。

        張大仙人過去在天庭見過無數仙子,來到凡間也先后接觸了幾位美女,豈能像這些新生那么沒見識,這廝關于美女的標準有點高。審美觀一旦上去了,就沒那么容易下來。

        許婉秋的雙商都在135左右,算得上是高智商美女了,她的魅力值驚人,竟然達到了99,張弛越來越意識到,魅力值跟一個人的身高長相的關系不大。

        魅力值的高低和別人的仰慕有關,往往你的迷弟迷妹越多,追隨者越多,魅力值相應就越高。

        唱我很丑可很溫柔那大爺長得夠磕磣吧,可人家當紅的時候開演唱會也是場場爆滿,你不能說人家沒魅力。

        許婉秋魅力值之所以那么高,和她出色的外表固然有關,可關系更大的是她學生會副主席的身份,后者給她加分不少。

        等到許婉秋周圍的人群散去,張弛這才晃晃悠悠來到許婉秋的身邊,送上一聽剛才李雪梅沒接的王老吉:“領導,喝聽涼茶解解渴。”

        許婉秋還從沒有聽別人直截了當地稱呼她為領導,忍不住笑了起來,抬頭看了看張弛,解釋道:“我可不是什么領導,我也是學生,和你一樣為大家服務的。”

        張弛笑著做了個自我介紹:“我叫張弛,一年級新生。”這貨接近許婉秋的目的是想先混個臉熟,為日后混入學生會打基礎。

        許婉秋望了一眼他執著舉著的那聽王老吉,終于還是微笑接了過來:“哪個系的?”

        “新世界管理學院精英管理系!”

        許婉秋聽到系名的時候,臉上掠過一絲錯愕的表情,因為楚江河保研的專業就是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對水木的多數學生而言,這個新成立的專業都顯得非常神秘且中二。

        企業管理、工商管理、金融管理聽得多了,可第一次聽說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許多同學都不明白為什么學校要專門成立這個系,似乎有專業重疊之嫌。

        真正引起所有人注意的是,楚江河保送研究生的專業就是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而且他是這個系有史以來的第一位碩士生。許婉秋因楚江河而留意了一年級新生張弛:“你怎么沒去參加軍訓?”

        張弛道:“系里領導推薦我當志愿者。”略去重點,突出自身的重要性。

        許婉秋喝了口王老吉,涼涼的,甜甜的,味道不錯。

        張弛很貼心地遞給她一張不加漂白劑的斑布抽紙,許婉秋接了過去,很少體會到被男生照顧的感覺,至少楚江河就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都是自己照顧他居多。

        不少男生在遠處觀望著,我草,那不是冒充學生會干部的沙雕嗎?這廝真會來事兒,居然厚著臉皮巴結大美女許婉秋去了。

        當著那么多新生的面行賄學生會干部,紅罐黃字,當我們不認得是王老吉啊!

        許婉秋蠻平易近人的啊,居然跟他聊得挺歡樂,一聽王老吉就把她給賄賂了?原來好這口啊,早知道我也買啊!我給她買一箱。

        李雪梅捂著肚子望著許婉秋正享用著本該屬于自己的王老吉,向一旁的小組長張琳道:“組長,那個人挺會巴結領導。”

        張琳淡淡笑了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看到漂亮女人,就像蒼蠅見了那啥,又想起了自己的前男友,王八蛋,我哪點不如他的現任,為什么要跟我分手?藏在鏡片后的雙目閃過一絲怨毒的光芒,心底咆哮著兩個字渣男!

        張弛感到胸口隱隱有些發熱了,周圍新生有不少主動送給他火力值的,自從火源石炸了之后,他發現比起過去吸取的種類更豐富了,過去只限于吸收別人的怒火,現在連怨念、仇恨、不爽、鄙視啥的都能吸收,仿佛自己突然就成一個食草動物變成了雜食動物。

        至于吸收之后,在體內怎么轉化,張弛自己都不知道,本來還擔心自己吸收過多的熱量而就地火化,可后來有了秦老20000+怒火值的經歷,他反倒不害怕了。

        這群人怒火值再強誰能強得過秦老?孔夫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我特么是登過泰山的人,你們這些小丘陵算球?

        秦老這座高山仰止的存在都沒能成功啟動我的隨身火葬場,你們誰又有這個能力。

        話雖如此,可張弛每天的鍛煉不敢少,鍛煉可以消耗體內的熱量,只是不知道對三昧真火同樣有效,至少能夠減肥塑形。

        許婉秋喝完了王老吉,張弛主動把空罐接了過去,放在塑料袋里,表示回頭要一起扔掉,垃圾分類這種低難度的事情就別讓美女糾結了。

        許婉秋過去還沒接觸過這么體貼的男生,張弛做事讓人感到很舒服,就算知道他可能有所企圖,知道他在獻殷勤,但是因為他尺度把握得很好,顯得不卑不亢,仍然覺得這個人做事周到。

        許婉秋抬起皓腕看了看時間道:“我該走了,還要去其他的地方看看情況。”她向張弛笑道:“謝謝你的涼茶,以后學習生活上遇到什么問題,可以去找我。”

        張弛道:“好的!”他沒找許婉秋要通訊方式,因為第一次見面就找人要聯系方式容易讓人反感,也會讓人產生戒備心,認為他心懷叵測,其實像許婉秋這樣的校園名人,找到她的聯系方式很容易,何必多此一舉。

        更何況人家這番話也只是客氣,畢竟吃了自己的嘴軟,一罐王老吉還不至于讓人家為自己赴湯蹈火的地步。

        許婉秋離去之后,四組今天的接客任務也算圓滿結束,小組長張琳在結束之前又召集組內成員開了個小會,非常沒有營養的小會,充分表現出她欠缺領導藝術,刻板教條且目光短淺。首先強調了紀律,表揚了全體組員,最后指出一點不足。

        不足就在于張弛沒有始終如一地堅守崗位,中途跑去和許婉秋搭訕聊天了,這在新生中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讓人覺得他有溜須拍馬之嫌,還讓他引以為戒。

        她似乎忘了,今天的苦活累活臟活都讓張弛一個人承包了,最后還給她買紅罐黃字的王老吉喝。

        張弛犯不著跟她一般計較,因為她的批評取消了原本打算晚上邀請同組成員吃一頓燒烤促進感情的計劃,張弛懷疑這位本家小組長很可能感情上受到過傷害,可你受到傷害不能成為仇視所有異性的理由。

        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男人的,比如說我,只是你過去沒遇上,現在遇上了,咱心靈的火柴棒也跟你擦不出小火花。

        人果然是要靠對比的,一天接觸了那么多的異性新生,張大仙人甚至覺得林黛雨的大小姐脾氣也不算壞,別說林黛雨,就算是蕭九九也比目前這位小組長和善得多。

        張弛明白自己心中是有偏頗的,蕭九九那是顏值高,他對顏值高的女孩子通常耐受性強一點,脾氣相對好一點。如果那種沒顏值沒智慧,脾氣還又臭又硬,他通常會很無情,缺乏耐性。

        張弛準備搭學校的商務車回去,雖然有地鐵,可能省點就省一點,不該花的錢咱不能亂花。

        像他這種情況屬于貧困生,可以申請國家助學金,在入學之前,系里還表示他可以申請全額助學金,那是學校的,和國家助學金并不矛盾,聽說國家助學金申請成功每年還有三千塊呢。

        不要白不要啊,我符合條件,我憑啥不要?不要豈不是便宜那些條件比我好的同學了?

        張弛上車后來到副駕坐下,不忘給司機師傅送上一瓶農夫山泉,禮輕情意重,雖然礦泉水不值錢,可那么多學生只有人家想著了。

        司機向他笑了笑,覺得這個小張不錯,有情商,有眼力勁兒,估計以后也是學生會的苗子。反正其他新生都沒這么做,張弛自然而然就脫穎而出了。

        汽車剛剛駛出南站,張弛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是蕭九九的電話,本以為那頓涮肉之后兩人就各奔東西,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過客呢。

        張弛趕緊接通了電話,不是對她的電話多么期待,而是因為上次蕭九九的奪命連環all太折磨人了,弄得張弛都有心理陰影了。

        “張弛,你混蛋!”隔空送來5000+的火力值。

        手機聲音有點大,蕭九九又有點情緒過激,連一旁的司機都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向這小子看了一眼,好像是個女生呢,聲音很動聽呢,被女聲罵混蛋的十有仈Jiǔ是個渣男,這孩子挺淳樸看著不像呢。

        張弛有些尷尬了,可尷尬并沒有影響到他機敏的反應,禮貌地說道:“對不起,您打錯了!”

        手腳麻利地掛上了電話,順便將手機給關上了,這個神經病,我要是開機,都得被她給打爆了。

        司機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感情問題吧,別看這小子年輕,一定是個老司機,說不定駕駛經驗比我還豐富呢。

        張弛表面上雖然非常鎮定,可心中還是有點小波瀾,他不怕得罪蕭九九,可蕭九九是系主任的侄女,好不容易才修復的關系,萬一把她惹毛了,她再去蕭長源那里告自己的黑狀,豈不是前功盡棄,白瞎了我的七貼膏藥。

        張弛讓司機在前面錦江之星門口停下,司機意味深長地看了這廝一眼,心說誰還不明白是咋回事。

        張弛目送商務車遠去,這才重新打開了手機,手機剛剛打開,蕭九九的電話就飛了進來。

        張弛仿若看到了一把想要將自己見血封喉的利箭,逃避不是辦法,你有封喉箭,我有厚臉皮,他在短時間內分析了幾個可能,其中最可能的一個原因就是蕭九九裝病的秘密暴露了。

        在張弛和梁秀媛見面之后,他就有過這樣的顧慮,那位京城第一經紀人非常厲害,雖然自己在她面前回答得滴水不漏,可難保她不會采取其他的手段對付蕭九九。

        蕭九九這妮子,智商雖然跟自己差不多,可情商太弱,張弛有個直覺,她絕對斗不過梁秀媛。

        果然不出張弛的所料,接通電話之后,蕭九九就憤然道:“王八蛋,你敢掛我電話!”

        張弛嘆了口氣道:“蕭九九,你好歹也是一公眾人物,注意點形象,別動不動就罵人,素質!注意素質!”沿著人行道慢慢地走,這會兒滿大街的流量。

        蕭九九火氣挺大:“你少跟我談素質,你當初怎么跟我保證的?”

        張弛道:“我跟你保證什么了?”

        “你……”蕭九九氣得都說不出話來了,調整了一下情緒方才道:“我請你吃涮肉的時候,你答應我什么了?”

        張弛趕緊糾正道:“我說你趕緊打住了,那頓涮肉可不是你請的啊。”

        蕭九九也是氣糊涂了,對,的確那頓涮肉最后是店老板給免得單,是張弛的熟人。她短暫的停頓之后馬上又叫了起來:“就算不是我結的賬,可那天是我請你過去的吧?”

        張弛道:“蕭九九,你挺漂亮一丫頭怎么就喜歡胡攪蠻纏啊。”

        “你說誰胡攪蠻纏呢?當時是不是你答應幫我保密?為什么又要出賣我?”

        張弛一猜就是這事兒,他笑道:“蕭九九,你腦袋里是不是裝得都是洗面奶啊?出賣你對我有什么好處?再說了,我就是想出賣你,我哪兒找買家去?”這話有點不憑良心了。

        “你腦子里都是二鍋頭!最廉價的那種!壞蛋!見利忘義的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一張美容店的金卡就把你給收買了,你可真夠賤的!”

        張大仙人現在完全明白了,蕭九九是被人騙,自己是被人坑了,不用問,一定是劉寶柱把送給自己好處的事情全都告訴蕭九九了。

        這貨真不是個好東西,下次要是遇上非得給他個教訓,教他怎么做男人。想想劉寶柱那個娘樣,恐怕是教不會的。

        “蕭九九,你被人套路了,我承認我是見過你經紀人,劉寶柱也的確給了我一張摩尼造型的金卡,可我沒出賣你,他們就是想搞清咱們倆的關系,還讓我幫忙帶話,讓你跟他們多溝通,我什么都沒說,我又不了解你的事情。”

        蕭九九的火氣明顯消退了下去:“那他們怎么知道我已經好了?”

        張弛道:“這很簡單啊,查查你去過哪家醫院,只要用點心就能查到你的復檢記錄。”

        “不可能!我很小心的。”蕭九九始終不認為是自己出了問題。

        張弛道:“蕭九九,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聰明啊?你要是真聰明還能被你那混蛋弟弟給坑了?”

        “你……”蕭九九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可人家說得的確有道理。

        張弛道:“我向你發誓,我要是出賣你,天打五雷轟……”

        轟隆隆!天空中毫無征兆地響起了一聲悶雷,張大仙人嚇得脖子一縮,抬頭看,今兒可不是艷陽天,話可不能亂說,以后這種跟天有關系的毒誓不能亂發,雷公這小子整天特么瞎配合,怪嚇人的。

        蕭九九也聽到了這聲雷聲,咬牙切齒道:“等著被劈死吧!”說完就憤憤然掛上了電話。

        張弛拿著手機快步跑到公交站臺,天空已經開始下起了雨,沒帶傘呢!

        雨越下越大,公交車站的透明雨棚下行人也越來越多,張弛很快就被圍在了中心。

        明明在室外,可就是感到氣悶,畢竟周圍的公公母母吸入得都是氧氣呼出的都是二氧化碳,后者的濃度有點高。這貨研究了一下旁邊的汽車路線牌,就沒有一個是前往水木方向的。

        這場雨沒有停歇的跡象,下起來沒完沒了,張弛有些郁悶,都是蕭九九惹得禍,如果不是因為她打電話興師問罪,自己怎么會下車,又怎么會被困在這里?

        無聊等待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張弛低頭掃了一眼屏幕還是蕭九九,看來她還沒罵夠,又打電話過來討伐自己了,張弛接通電話,沒好氣道:“今天你腦子是不是下雨天返潮啊?”

        蕭九九沒說話,似乎被他先下手為強的質問給震住了,沉默了足足十秒才怒懟道:“你腦子才返潮!你有病是吧?狂犬病是吧?張口就罵人?你有沒有素質?還水木大學高材生呢。”

        張弛被她給氣笑了,瑪德,今天可都是你主動打電話罵我,我剛都跟你發毒誓了,你還不放過我,還打電話追殺,現在又倒打一耙:“得嘞,我不跟你計較!再見!”

        臉盤俊,條也順,只是這脾氣太不馴,無理取鬧太較真,害得老子被雨淋,我被雨淋!心不順,不管你長得俊不俊,再敢得寸把尺進,小心我翻臉不認人,我不認人!

        “對不起啊!”

        張弛以為自己聽錯了,本來準備掛斷電話的手指又停了下來:“你說啥?”

        “對不起啊!”有點溫柔。

        張弛聽清楚了,可不敢相信,蕭九九不是在憋著大招害自己吧?對待美女他從來都不是氣量狹窄之人,嘆了口氣道:“算了,你少罵我兩句我就謝天謝地了。”

        “我請你吃飯!”蕭九九的語氣明顯變溫柔。

        這邀請有點突然,張弛越發懷疑蕭九九可能憋著壞,這貨遇到可能存在陷阱的時候,首先想到得不是提前規避,而是要走過去看看這陷阱里面有什么誘餌,糖衣炮彈我見多了,就你蕭九九的雙商還想套路我?

        張弛道:“今天啊,我倒是沒啥事!”蕭九九道:“那咱們去吃燒烤吧,我知道一家特別棒,我這就把地址發給你啊。”

        張弛道:“我剛來京城,人生地不熟,智能手機我也不太會用,再說了,現在雨下那么大,我連打車軟件都不會。”

        強調困難,可就是不拒絕,關鍵是的確大愛燒烤呢,估計跟過去在兜率宮燒火攮灶的經歷有關吧,啥叫情結,這就是情結!

        “我接你去!”

        幸福來得太突然,肯定不真實。張弛不怕,他決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蕭九九再厲害,也是一只母老虎,而且這只母老虎不吃人。

        想套路自己她還嫩了點兒,我扒了你的糖衣,見識一下你的炮彈,蕭九九的炮彈到底是個啥呢?真想親手感受一下呢。

        蕭九九按照張弛給出的地點趕到地方已經是一個小時后,倒不是她故意要晚來,這點兒堵車,三公里的路她開了就快一個小時。

        看到站在風雨中望眼欲穿的張弛,她非但沒覺得內疚反而還覺得很快樂,自己可能要看心理醫生了,為什么快樂會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站在雨棚下的張弛看到那輛姍姍來遲的白色甲殼蟲,確認過車牌,確認過眼神,車內應該坐著對的人。

        張弛一溜小跑來到車前,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就這一小段距離,都把他在摩尼做得頭型給弄亂了,不過更好看了,有種頹廢濕人的氣質。

        車內的蕭九九還是光鮮靚麗一塵不染,朝他笑了笑,臉蛋很漂亮,笑容感覺有點敷衍。她將車駛入主路,沒走多遠又堵上了。

        張弛環顧了一下車內,沒話找話道:“空間不小啊,我一直以為只有兩個座位呢。行啊!到底是大明星啊,車都開上了。”

        中間扶手有點小,我手放哪兒啊?

        目光繼續探索,不由自主聚焦到蕭九九的兩條白嫩光潔細膩的長腿上,左腿閑著,右腿主管剎車油門,無論是休息還是工作,兩條都很好看。

        張大仙人兩條腿都閑著,內心評估了一下,自己的兩條腿好像不如她長,可我毛多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