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1章 接站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1章 接站字體大小: A+
     
        張弛也象征性地鼓了幾下,不想鼓,可在第一排坐著,人家看得清楚,萬一看到他不鼓掌,肯定要記恨,做新生好難啊!

        他聽出來了洪思成就是剛才給自己打電話的那個,這貨智商125,情商125,加起來是個二百五,按理說雙商在水木算不上特別出色,他是怎么混入學生會當上干部的。

        讓張弛郁悶的是,這廝長相不如自己,身高不如自己,魅力竟然有80之多,有沒有搞錯?魅力難道不看外表的?

        魅力值是人家給的,剛才對張弛露出狼顧之相的女生如今全都鷹眼狼顧地盯著洪思成,張大仙人忽然悟出了一個道理,位置,只要你走到一定的位置魅力是可以加分的。

        扒掉洪思成宿管部委員的職位,這貨的魅力值肯定不到五十,百分百不如自己,張弛暗想,如果自己跟他換個位置,自己的魅力豈不是要九十以上?如果自己是學生會會長,豈不是要魅力值爆表?

        如果頂著會長的頭銜出去,豈不是要成為整個水木學姐學妹鷹眼狼顧的對象?成為所有雌性的第一狩獵目標?這貨越來越虛榮,想想都美呢。

        洪思成很有領導的做派,在這幫學弟學妹的面前很快就樹立了他高冷且手握重權的人設,

        在他的描述中宿管部是一個加強對宿舍管理的權力部門,可以培養學生的獨立生活能力、集體榮譽感。

        引導文明就宿,營造安靜優雅的生活環境和學習氛圍,維護廣大學生正常的生活秩序,確保宿舍及同學財產安全。

        總而言之宿管部很重要,宿管委員很有權,他很厲害!

        洪思成圍繞著宿管部說了十幾分鐘,然后這貨才意識到自己跑題了!畢竟今天不是宿管部內部會議,是為了迎接新生的志愿者動員會。

        其實所有新生都明白今天會議的主題,明知道洪思成跑題了,可仍然裝出很認真地在聽,能進水木的智商都不低,裝逼裝不好,裝個聽話的好學生誰不會?從小到大就練這個的。

        洪思成也非尋常之輩,一句話就把主題簡單粗暴地拉了回來:“現在咱們說一下志愿者這幾天主要負責的工作。”不用商量不用動員,直接安排任務。

        張弛暗嘆,志愿者會議,此前吧啦吧啦講了半天,文不對題,驢唇不對馬嘴,洪委員的工作能力有待商榷,但是在場的那么多新生全都表現得很擁戴,沒有一個人跳出來反對。

        知識水平越高人就變得越虛偽了,連自己也是一個鳥樣。明明不想鼓掌,可剛才也從善如流了。

        這時候一位扎著馬尾帶著高度近視眼鏡穿得保守且老氣的女生走了進來,她是宿管部的干事馬志紅,專程給上級領導洪思成送了一杯茉莉花茶。

        洪思成正眼都沒看她,而且接受得非常坦然。馬志紅看著很低調很文靜,可送上茶杯的剎那,怒火值突然就達到了1500。

        張弛心想這怒火值肯定不是針對自己的,也不是針對在場新生的,馬志紅分明是對洪思成不滿,兩人有矛盾,張弛因為這發現而開心。

        更開心得是,自己的這個能力可以用于甄別人際關系方面,以后拉幫結派,挑唆慫恿,激化矛盾啥的豈不是小菜一碟?

        過去我咋就沒想到呢?我這139的智商,250的情商好像有點水呢。

        今天參加會議的一共有三十二人,洪思成將他們分成八個小組,每個小組選出一位組長。

        三個小組分派去了火車總站,三小組分派去了火車南站,還有兩個小組被分派去了汽車總站。

        洪思成擔任副總指揮,至于這次志愿者活動的總指揮由學生會副會長許婉秋親自擔任。

        張弛被分配在第四組,組長是那位戾氣很重長相一般的女生張琳,這名字和長相一樣都非常普通。

        因為復讀一年的緣故張琳比他們要大一歲,因為有過失戀的經歷,她有點不茍言笑,看起來非常嚴厲。

        分組之后,洪思成把小組長留下來開個會,其他的志愿者就被安排去打掃衛生。

        張弛認為這根本就是公器私用,學生會的衛生用得著他們新生來打掃?

        周圍新生都是本地人,他們相處得很融洽,一會兒功夫就打成一片,相互組合搭配,掃地的掃地,擦窗戶的擦窗戶,整理桌椅的整理桌椅,一上來就欺騙了新生掌聲的張弛自然而然成了所有人嫌棄的對象。

        所有志愿者里只有他一個外地人,而且只有他一個來自于新世界精英管理系,被孤立也是難免的。

        不過他沒覺得失落,反而樂在其中,沒人搭理他最好,干活這種事情,我本來就不積極,把表現的機會都讓給你們,我樂得清閑。

        站在旁邊也礙眼,這貨偷偷去了廁所,小包間里刷刷新聞頭條,舒坦!可沒過多長時間,手機就響了起來,本地陌生號碼。

        張弛接通電話,聽筒里傳來一個冷冰冰硬梆梆的聲音:“張弛同學嗎?你在哪里?我們小組就差你了。”

        張弛適時用抽水馬桶的聲音回應了她,然后對方就沉默了下去,尷尬,難堪,水木學子的智商都是很高的,這聲響當然聽得出來他目前所處的地理位置。

        張琳掛上了電話,帶著同為水木天文系的另外兩名組員,等了十多分鐘才看到張弛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走了過來,這廝笑得陽光燦爛,主動向小張組長伸出手去:“組長好,以后請多多關照。”

        張琳看了看他濕淋淋沒來得及擦干的手,心底充滿了嫌棄,我有潔癖,才不跟你握手,你剛從那地方出來,別想用摸過那啥的手碰我。突然又想起了前男友,怨氣頓生,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張弛又將手伸向另外兩名組員,發現自己進入了女子組,其他兩名組員居然也是女的,豆芽菜一樣的叫黃靜,黑乎乎胖乎乎蠻敦實的叫李雪梅,要說名字都很接地氣,非常好記。

        三名同組成員沒有一個愿意跟他握手的,濕漉漉的爪子想揩油嗎?因為她們的嫌棄,張大仙人的魅力值又掉了三個點,魅力值17,近期新低,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張琳簡明扼要地交代了一下他們的任務,從明天上午開始的三天里,新生會陸續前來報到,他們的任務就是去南站接站。

        從早晨九點到晚上九點,每天十二個小時,三個小組進行輪值,學校專門提供了兩輛商務車,每兩小時一班,往返于南站和學校之間。

        過去接新生的人物都是高年級的學長負責的,可因為去年出現了一些學長趁機向新入學學弟學妹兜售商品的行為,更有甚者,利用接新生的機會,先下手為強,打起了學妹的主意。

        所以學生會針對這件事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決定讓本地新生擔當志愿者去接外地入學的新生。

        了解原因的張弛,也不禁感嘆,象牙塔內也并非一塵不染,居然有人在接新生的事情上發現了商機。

        其實這種事各大高校屢見不鮮,新生初來乍到,兩眼漆黑,學長們可以趁機推銷商品,大到筆記本電腦、智能手機、電動車、自行車,小到手機卡、內存卡、被套、枕頭、衛生巾。有需要,就有市場。

        只是報到第一天,張弛就感覺大學就是個小社會,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有,而且階級分明,壁壘林立,這種階級沒有官方認同,可卻是無形之中存在的。

        學生會、校團委的干部在學生心中高人一等,系里的干部又比年級干部高一等,高年級的學長要比新生高一等。

        人心是一桿秤,每個人心中都有高低的評估標準,所以不少學生都削尖腦袋往學生會里鉆,美其名曰要求進步,力爭上游,就算混個干事,以后找工作的時候,也比別人多一道光環。

        讓張弛對權力產生興趣的是魅力,自從他發現長相身高都不如自己的宿管部委員洪思成居然擁有80的魅力,他就開始動了歪心思。

        以自己的情商和能力完全可以取而代之啊,別說宿管部委員,就算是給他一個學生會會長他也能夠勝任。

        可轉念一想,情商高有個屁用?想當初自己在天庭之時,溜須拍馬,投機專營,情商不可謂不高,可最后呢?辛苦數千年還不是一樣被人踩在腳下。

        情商太高容易瞻前顧后,顧慮太多,這世上萬事萬物都存在過猶不及的問題。

        張弛回去之前,宿管部馬志紅學姐特地把他叫住:“張弛同學!”

        張弛笑容可掬地走了過去:“馬委員有什么吩咐?”

        馬志紅被他的這聲委員叫得心頭暖暖的,聽起來還真是舒坦呢,從大一就進了學生會宿管部負責女生工作,跟在洪思成身邊端茶送水,多少具體工作都是她在做。

        本以為洪思成畢業之后,自己理所當然可以接替他的位子,當一年的宿管委員,完成心中夙愿。可聽說洪思成已經推薦了另外一位同學,這也是馬志紅對他新生怨念的原因。

        馬志紅以為自己掩飾得滴水不漏,可沒想到還是被張弛發現了,她故意皺了皺眉頭,糾正張弛道:“別這么叫我,我可不是委員。”顯得不悅,可一丁點的火力值都沒有,明顯很享受。

        張弛道:“那我就稱您一聲姐吧,馬姐有什么吩咐?”這貨套近乎的水平一流。

        馬志紅沒反對點了點頭道:“是這樣,你們13號宿舍樓還缺一個衛生監督員,你愿不愿意做啊?”

        張弛道:“進學生會宿管部啊?”

        馬志紅搖了搖頭道:“是屬于宿管部領導,但是和學生會沒關系。”

        這就尷尬了,張弛還以為她邀請自己進入學生會呢,搞了半天就是幫著宿管部打雜的,也是,想要進入權力核心哪有那么容易。

        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小職位,可畢竟也是有權的,想起自己目前還住在地下室,張弛的心思頓時活動了起來,我要是當了衛生監督員,豈不是意味著我就有了檢查整棟樓衛生的權力,利用這丁點的權力,我可以謀求將利益最大化。

        想到有可能的好處,這貨忙不迭地點了點頭:“本來我是不想干的,可馬姐您既然這么看重我,我得支持您的工作是不是?”

        馬志紅習慣性地扶了扶高度近視眼鏡,露出一絲笑意,這位學弟很聽話啊,可造之材,如果我當了宿管部委員,我一定提拔他,又有哪個領導不喜歡聽話的手下。

        張大仙人回到13號宿舍樓,先圍著宿舍樓轉了一圈,衛生監督員,以后這棟樓的衛生就歸我管了。

        這廝背著雙手邁著方步走入宿舍樓,感受一下權力的滋味,腦補出開學后宿舍樓住滿,自己在眾人敬仰的目光中檢查衛生的場面,好像已經聞到了權力的味道,不對!是廁所的味道。

        水木在南站臨時設立了一個24小時接待處,說是24小時接待,其實等到高鐵停運之后就沒人值守了。

        按照事先的劃分,4、5、6三個小組被派到了南站,經過商量他們三個小組輪換,每個小組負責值守四小時,分成兩班,每兩小時一輪換。

        接待處由三位小組長輪番坐鎮,既然是坐鎮就是有椅子有茶水的,具體的工作就是普通組員來干。通常有一個人負責舉牌子,剩下的兩人負責迎接引導新生幫忙拿行李。

        張弛所在的四組比較特殊,除了他之外三個都是女生,組長張琳是要在接待處坐鎮的,另外兩名女生,豆芽菜一樣的黃靜沒啥力氣,舉個牌子都嬌滴滴地喊重,另外那位敦實的李雪梅偏偏這兩天生理期漲停,滿臉的苦大仇深。

        身為組里唯一的男生,張弛責無旁貸地承擔了所有的體力活,舉牌子也是他,接行李也是他,臟活累活一肩挑。

        上午的接待工作比較清閑,他們第一班崗輕輕松松就混過去兩個小時,等到第二班崗,下午三點到五點恰恰是新生到來的高峰期,最多的時候竟然有十多名新生同時到達。

        張弛來來往往忙得不亦樂乎,中午免費盒飯補給的那點能量已經消耗得干干凈凈了。

        到來的新生中男生居多,水木是理工科為主,從宿舍樓的分配就能看出,本科宿舍樓一共有十三棟,其中只有三棟女生宿舍,其他十棟都住的是男生。

        正所謂狼多肉少,物以稀為貴,也難怪過去高年級學長前來接新生的時候,就兩眼發綠,假公濟私了。

        張弛辛辛苦苦兢兢業業工作了一天,他發現新來的女生姿色普通,可能真應了學歷越高,美女越少的說法。

        這廝不由得想起了林黛雨,從目前之所見,林黛雨在顏值方面要碾壓這些新生了。

        已經很久沒有林黛雨的消息了,上次給她發信息,她連回都沒回,不知哪根筋又搭錯了,自己好像沒得罪她。

        張大仙人琢磨著是不是再給她發一個,畢竟是老同學,畢竟自己還欠她三千多塊錢,畢竟他們又進了同一所高校,畢竟林黛雨長得很不錯。

        想到這里這貨心里有點熱乎乎的,有點上火,得去自動售賣機買聽紅罐王老吉敗敗火。

        張弛不是自私自利的人,買了四聽,給小組成員每人分一聽,秋天干燥,容易上火。

        張琳看了他一眼,接過去了,認為這廝是在賄賂領導,可一聽王老吉也算不上什么原則性的錯誤,還是收了吧,當官的感覺真好,能在男生面前揚眉吐氣,又想起了前男友,我過去給你買的東西權當喂狗了。

        黃靜也接了過去,她也口渴,剛才就想買,可一琢磨要是只買自己的不好,請別人喝又有點舍不得,所以一直糾結到現在,因張弛遞來的一聽王老吉對這位埋頭苦干一天的男同學也產生了好感。

        這位同學不錯嘛,吃苦耐勞還很大方,他該不會對我有什么想法吧?天下間哪有免費的午餐呢?如果他真喜歡上我怎么辦?他好像不是本地戶口噯!

        李雪梅沒接,人家生理期,這同學也太不體貼人了,勉為其難地笑了笑,向張弛表示了感謝。

        這時候所有新生都向接待處自發聚集,黃靜驚喜道:“許婉秋來了。”

        張弛對這個名字已有耳聞,知道許婉秋是水木三年級學姐,也是校學生會副會長,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的高材生,美貌與智慧并重有水木校花之稱,算得上水木傳奇人物之一。

        比她更傳奇的是水木學生會會長高分子材料系四年級學長楚江河,楚江河已經保研,據說也是一位校草級的優秀人物。

        據非官方證實的消息,他們兩人正處在戀愛中,因為當事人并未公開,所以一切還待證實。

        張弛對校花校草之類的并不感冒,目前還沒有沾花惹草的心情。

        在充當志愿者,接待了一天的新生之后,他對水木新生的平均顏值水平已經有了一個粗略的評判,平均分還不如北辰一中呢,估計這一現象等林黛雨來到會有所好轉。

        最近這是發育高峰期了嗎?怎么總會想起她呢?而且一想起她,還有點上火。

        張弛又灌了一大口王老吉,好像也不怎么敗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