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0章 志愿者會議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10章 志愿者會議字體大小: A+
     
        張弛自打來到凡間去過最大的校園就是北辰一中,他認為北辰一中的校園規模已經不小,可是和這里相比只能是小巫見大巫了。

        在這座歷史悠久人文氣息濃厚的校園里轉悠了一會兒,感覺這不是象牙塔,是象牙塔叢林。

        根據地圖判斷,他距離報到地點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走到現在沒有看到一位接待人員,甚至沒有看到一張歡迎新生報到的指示牌,只有手上的這張地圖。

        人在烈日灼灼下走得有些辛苦,一會兒就感到口干舌燥,把剩下的半瓶有點甜的農夫山泉喝了個干干凈凈。

        可能是最近修心養性的緣故,張弛的身體并沒有吸取到別人多少的火力值,也沒有再發生胸口發熱的現象。

        新生報到處是建在樹林里的一棟陳舊的辦公樓,看上去充滿了歲月的痕跡,歷史和人文通常成正比,可這座校園里的陳舊辦公樓還是讓張弛感到一定的心理落差。

        報到處只有一位穿著白襯衫藍褲子的中年教師,埋頭在敲打著鍵盤,他是報到處的鄭老師。

        張弛進門前敲了敲敞開的房門。

        “進來吧!”

        張弛滿臉堆笑走了進去,他跟這位鄭老師打過交道,上次打電話就是鄭老師負責接待的,這次能提前來報到,也是鄭老師打電話通知的。

        張弛恭恭敬敬道:“鄭老師您好,我是精管系的新生張弛,我來了!”

        鄭老師頭都沒抬:“你先坐,飲水機下面的消毒柜里有杯子,你自己倒水,我忙完這張表格就給你辦入學手續。”

        張弛應了一聲,把新買的手提箱放在一邊,先幫鄭老師放在桌上的杯子續上了熱水,然后自己才用一次性杯子接了杯冷水。

        坐在接待室的連椅上耐心地等。這一等就是二十分鐘,張弛耐心好的很,他比其他同學都多等了十幾天,也不差這二十分鐘。今天并非正式報到日,報到處工作人員都沒幾個。

        鄭老師總算忙完了表格,端起茶杯喝了幾口茶,順便打量了一下坐在那里耐心等待的張弛,他對這位新生還是印象不錯的,沒有其他一年級新生的拘謹和不安,從容淡定,而且很有眼色,一看就知道有一定的社會閱歷。

        鄭老師微笑道:“張弛同學,讓你久等了。”

        張弛笑道:“鄭老師客氣了,您工作繁忙,我反正也沒什么事情,能多蹭一會兒空調,還有免費礦泉水喝。”

        鄭老師哈哈笑了起來,他讓張弛把資料送過來,入學手續并不復雜,但是必須要走流程。

        鄭老師一邊審核檔案一邊道:“你們系的軍訓你是趕不上了。”

        張弛巴不得不參加軍訓,還裝得非常遺憾似的:“哎呦真可惜,都怪我耽誤了,沒趕上,希望沒耽誤課程。”

        這貨自由散漫慣了,如果讓他和其他同學一樣列隊立正站軍姿,他會覺得別扭,甚至心底還有那么點抗拒,錯過就錯過,并不可惜。

        “也沒啥遺憾的,不是只有你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幾乎每年新生都會出現這樣的狀況。通常我們校方的處理,是讓今年沒來及軍訓的同學跟明年的新生一起軍訓,你們系比較特殊,具體情況還是等系里領導決定吧。”

        張弛點了點頭,系里領導不就是蕭九九的叔叔蕭長源?沒問題吧,自己治好了他侄女的骨折,又治好了他寶貝兒子的扭傷,按理說他欠自己一個大人情,讓自己提前報到應該就是這個緣故。

        張弛對自己未來的學校生活非常看好,不過他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先找個吃住的地方。

        鄭老師道:“我剛看了一下課程表,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的同學要到下個月9號才正式返校。”

        張弛心里琢磨那不是還得有十多天?難道自己今天報到后還要趕過去跟系里其他同學會合?

        鄭老師道:“我把你的情況向你們系里反映了一下,他們的意見是你暫時留在學校,配合我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張弛聽到這里已經有種不祥的預感了,什么叫做配合你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特么是來上學的,不是來打工的,我是個學生,怎么就開始工作了呢?

        鄭老師指了指一旁歡迎新生入學的標語:“是這樣啊,每年都會有一年級的新生從天南海北來到京城,學校會組織一批本地的新生當志愿者,去火車站迎接新入學的同學。”

        張弛知道這是個苦差事,趕緊摘清自己道:“鄭老師,我不是本地的學生。”

        鄭老師笑道:“我知道啊,可是你們系推薦你當志愿者。”

        張大仙人望著鄭老師,志愿者不是得心甘情愿嗎?沒聽說還要系里推薦?咋不推薦我領獎學金,咋不推薦我當三好學生?咋不推薦我當學生會主席呢?

        鄭老師道:“系里領導很看重你啊,你剛來學校就把這個榮譽和機會給了你,小張同學,我也很看好你呦。”

        張弛點了點頭,志愿者就志愿者,就是去火車站接個客啥的,反正咱閑著也是閑著,趁著這個機會撈點政治資本,以后說不定就能派上用場。

        鄭老師讓張弛去后勤部宿管處領宿舍鑰匙,又叮囑他手機保持通暢,應該很快就會有其他志愿者跟他聯系。

        張弛手中的小地圖又派上了用場,按照地圖的指印來到了宿管處,在宿管處值班的女老師那里領了房間鑰匙。

        他來得晚,所以也沒得挑。住在學生公寓玉蘭苑3號樓2單元09室,一樓就一樓吧,張弛喜歡一樓接地氣。

        等他來到宿舍,在一樓找了一圈也沒找到09室,問過傳達室的宿管大爺才知道09在樓下。

        張大仙人以為這位白胡子大爺老糊涂了,一樓的樓下那就是地下室了,有沒有搞錯?地下室不應當是負一樓嗎?

        門房秦大爺極其肯定地點了點頭,沒搞錯,09就是地下室。今年新生不少,按照住宿標準,每間宿舍住四個學生,所以宿舍的配額已經滿了。

        張弛的這間09還是系主任特地打招呼給照顧的。宿管大爺讓張弛先住著,應該是暫時的事情,過不了幾天肯定會進行調整。

        張弛也摸不清狀況,心想有地方住總比沒地兒容身要強。

        別說他一個學生,北漂住地下室的多了,這里的條件再差又能差到那里?總比北辰的小拆遷房要強多了吧,誰讓咱喜歡接地氣的呢,這下天從人愿,直接給安排到地下室了,地氣絕逼雄渾旺盛。

        不過這事兒還是有點不對,自己雖然比預定的報到時間晚了,可比起其他院系還是早的,為什么偏偏他就比安排到了地下室呢?

        不是說新世界管理學院精英管理系都是精挑細選的優秀生嗎?可現實卻是有點不受待見呢?

        打開09的房門,發現這件地下室約有十來個平方,有一扇窗戶和外面相通。

        確切地說這是一間半地下室,層高有點矮,只有兩米三的高度,頭頂距離天花板還不到六十厘米,身高增長之后居然比過去更容易感到壓抑感,有所得必有所失,屋里面放著兩張床,其中一張屬于張弛。

        張弛估計另外一張也不會有人,目前暫時也屬于他。

        房間里配備了一個柜子,兩張寫字臺,空間越發顯得狹窄局促,最讓張弛郁悶的是,這房間里既沒有空調也沒有暖氣,估計這是整個宿舍區最差的一間房了吧。

        既然秦大爺說是臨時的,估計等不到天冷就會調整了。

        系主任打招呼特地照顧?信你才怪,要是系主任蕭長源幫忙打了招呼,他們會連一間正常的宿舍都不給自己提供?我還就不信宿舍全部都分配完了,故意整我的吧?

        張大仙人先開窗通風,然后簡單收拾了一下,鋪好床,躺在屬于自己的小床上掏出Nubia手機沒信號!這里居然沒有手機信號。

        這就有點郁悶了,張弛雖然沒有手機依賴癥,可當今世界,如果你的手機沒有信號,就像被人鎖在了一個無形的孤島上,和外界斷了聯系。

        地下室房間不少,可只有這一間作為宿舍使用,其他的都被分配做配電室、雜物間、洗衣房,文體活動室,對!他沒看錯,居然還有一間文體活動室,里面有簡單的健身器材,還有一張臺球桌,不過門目前鎖著。

        張弛出門參觀了一下周圍環境,確信地下室區域只有自己這間09住人,在天庭的時候因為犯錯被打落凡塵。來到水木報到的第一天,好像還沒來得及犯錯就被打發到了地下室,我是不是犯太歲啊?

        學校通常是根據院系班級來分配宿舍,相同班級的同學住在一起,本科生的宿舍在玉蘭公寓~3號樓,女生宿舍是4,5,號樓。沒有男女混住的現象,校方要即可能地規避風險。

        每間宿舍安排四個人一間,相鄰房間的中間會有一個小客廳,算是八個人的公用空間。

        每層樓有六個洗澡間和衛生間,每棟宿舍樓有兩個洗衣機,一個微波爐,宿舍內洗澡、洗衣服都要刷卡使用。

        宿舍都有空調,地下室除外,租用空調另外付錢,學校會發放一部分額度的免費電,超出之后就需要自己充值。宿舍的每個床位都對應一個固定的IP,要自己開端口,在網絡中心交費,只能上國內網。

        當然以上條件張弛多半都是無福享受的,就連他上個廁所都得爬樓,張大仙人有點郁悶了,感覺被學校區別對待了,到底是自己來晚了,還是因為有人整他?一切還有待考證。

        張弛上廁所的時候聽到秦大爺在叫他接電話,別看老頭七十多了,嗓門極其洪亮,整個樓道都震得嗡嗡的,秦大爺這身板倍兒棒。

        張弛釋放完壓力,一溜小跑來到傳達室。

        秦大爺指了指桌上的電話,張弛向他笑了笑表示感謝,拿起電話,只是喂了一聲,就聽到一個憤怒的聲音質問道:“張弛同學,你手機怎么不開機?”

        張弛還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已經收獲了000+的怒火值,也是這個原因,他表現得非常克制且客氣,禮貌地告訴對方自己宿舍手機沒信號,初到貴地,禮讓三分。

        對方對他的解釋沒啥興趣,以命令的口吻向他道:“你盡快來學生會宿管部開會,給你十五分鐘,千萬不要遲到!”說完人家就掛上了電話,頗有些領導居高臨下的氣勢。

        張弛有點摸不著頭腦,系里不是推薦他當接客志愿者嗎?怎么又跟學生會宿管部聯系上了?難不成要提拔自己當學生會干部?真要如此,我是當呢還是不當?打電話的是誰?聽口氣不是太好相處,好像有點牛逼轟轟呢。

        張弛問秦大爺:“誰打的電話?”

        秦大爺感覺這新來的大學生腦子好像不太好用,反問道:“你接得電話你問我?”

        張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十五分鐘趕到學生會宿管部,學生會在哪兒?只能問秦大爺,秦大爺除了對宿舍區了解,其他地方一概不知。

        張弛只能回宿舍找出那張手繪地圖,學生會宿管部跟他剛才領鑰匙的學校宿管處不是一個單位。

        聽起來部要比處大,可實際上負責宿管處的是學校職工,負責學生會宿管部的都是學生。說穿了就是前者是物資保障,后者注重精神文明。

        張弛拿著小地圖,匆匆向學生會的所在地趕去。

        張弛從來都是一個守時的人,再說他今天初來乍到,也想給老師同學留下一個好印象,如果沒有猜錯,今天是志愿者的第一次會議,遲到了不好。

        畢竟他報到都晚了那么些天,如果不是秦老在背后幫忙說話,估計他已經被學校退檔了,改天還得厚著臉皮去秦老家里一趟,老爺子面冷心熱,蕭九九的事情他也幫忙出力了,到現在還沒來得及謝謝人家。

        張弛也明白秦老幫自己都是看在秦綠竹的面子上,自己如果冒冒然登門,就怕又讓老爺子堵心。

        張弛不想再生事端,他要在學校好好表現,不能給秦老添麻煩。十五分鐘趕到學生會的辦公地點,慢慢走是不可能的,張弛拿出了過去跑八百米的勁頭,頂著烈日,一路小跑。

        學校真大,跑了三公里才到學生會,中間一段走錯路了,兜了個圈子,直線距離一公里就到了。

        初到貴地,人生地疏,走點彎路也是正常的,凡事要多往好處想,咱也得到鍛煉了不是?消耗了體內的熱能,降低了火力值水平。

        水木大學的學生會秉承全心全意為在校學生服務的思想,致力于提升學生文體德育素質,培養學生愛國情操,于細微處關心愛護水木學子,始終以服務全校學生為宗旨,努力豐富學生的課余生活。

        其實哪家大學的學生會宗旨都差不多,聽起來都是正能量高大上,可真正能夠將這一宗旨貫徹執行的幾乎沒有。

        讓張弛去開會的宿管部是學生會的一個重要部門,負責對全校學生宿舍作息時間的執行監督及紀律、宿舍衛生的檢查維護,關心同學的學習、生活,力所能及地幫助同學解決實際困難。

        每學期還會進行文明宿舍的評選,絕對是實權部門。

        而且宿管部并不像學生會的其他部門在每個院系還有分部,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張弛來到學生會所在的辦公樓,來到三層宿管部,房門緊閉,里面沒人,這貨正要敲門的時候,看到門上貼著一張打印紙,上面寫著全體志愿者于:00在四樓小會議室召開內部會議。

        這會議開得有點突然,張弛更上一層樓,來到四層小會議室,看了看時間,還差一分鐘開始,外面告示牌上寫著志愿者會議。

        他先湊在大門玻璃上向里面看了看,里面已經有幾十個新生正襟危坐,主席臺上沒人,領導還沒到。

        張弛推門走了進去,新生們齊刷刷將目光投向他,張弛微笑著向眾人揮了揮手:“大家好!”

        只是出于禮節性的問候,他覺得自己晚到了,總得有所表示,揮手也是代表了歉意。

        不知哪個沙雕新生率先鼓起掌來,這一鼓掌,所有人都跟著鼓掌,房間里坐著的都是今年新入學的本地新生。

        大家都非常拘謹,都非常尊重學生會的干部,都抱著一顆積極表現,爭取加入組織,有朝一日能夠領導組織的野心,所以都表現得非常熱情,希望引起學生會領導的注意。

        張弛一米七六的身高雖然不算大高個,可這廝長得壯實,時尚的頭型非常加分,再加上他昂頭挺胸龍行虎步,看起來很成熟,其實就是有點老相,這種氣場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剛入學的新生身上。

        張弛也知道要低調,可身高海拔乍一上來,還找不準自己的定位。

        所以大家誤解也是正常的,掌聲很熱烈,張弛的魅力值因為掌聲從40迅速增加到50。

        這貨甚至發現在場有幾位女生對自己露出狼顧之相,這是要準備捕獵的前奏,張弛不反對,不贊成,但是很享受,原來魅力值都是別人拍出來的。

        掌聲最熱烈的時候,學生會宿管部委員,四年級學長洪思成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臉不爽地望著前面腆著一張笑臉正在向新生們揮手致意的新生,他就納了悶了,這貨哪來那么高的人氣?

        洪思成沒好氣道:“瞎起什么哄啊?這位同學,你趕緊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一語雙關,該享受掌聲的是我,你一個新生有什么資格?

        張弛沒感覺到尷尬,可所有新生志愿者尷尬了,這貨居然跟他們一樣都是新生,真特么會裝,居然冒充學生會干部!怨念5+20+50+250。

        張大仙人感覺自己的胸口有點發熱,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舉動招人恨了,可不能賴我啊,我又沒逼你們鼓掌,老子的氣場太強,魅力太大……

        魅力值開始倒退,短時間內從50掉到了20,張弛郁悶了,這一波跌出了近期新低,連本錢都折出去了。

        剛才對自己鷹眼狼顧的大一女生,一個個目光轉成了鄙夷和嫌棄,裝逼不是不可以,但是裝逼騙人就不對了,尤其是欺騙我們這種單純善良可愛聰明的萌妹子。

        鄙視張弛最厲害的,要數那名復讀過的女生,最討厭被人騙了!想起了前男友,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怒火值+500。

        張弛準備去最后一排坐下,這是為了避免被新同學戳脊梁骨,強龍不壓地頭蛇,這房間里的公公母母全都是本地人,這下好了,不經意就得罪了一大片。

        能進水木的都不是普通學生,一個個都覺得自己是人中龍鳳,智商超人一等,傲得二五八萬似的。

        剛才明明是他們主動給張弛鼓掌,可真相大白之后,他們不認為是自己判斷有誤,反而認為張弛太裝逼所以才引起了他們的誤判,認為張弛侮辱了他們的智商,這個不要臉的大騙子。

        張弛還沒有來得及坐下,洪委員就洞悉了他的企圖:“那位同學,你來第一排坐。”

        一個人太出眾想泯然眾人何其的困難,張弛只能按照洪委員的安排來到第一排就坐,這廝感覺背后一道道目光如同利劍,將他的后背戳成蜂窩。

        冷靜,一定要冷靜,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任他風雨飄搖,我自巋然不動。

        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新生全都是京城本地人,他們分低,我來自燕南省,我是省文科狀元,我分太高,招人嫉妒也是正常的。

        宿管部委員洪思成道:“本來呢,今天我們的許副會長是要親自過來的,可學校突然有其他的活動,她必須前去,所以今天的會議就改由我來主持,我先做一個自我介紹,我叫洪思成,目前擔任學生會宿管部委員,首先我代表學生會的全體成員向大家加入水木這個大家庭表示衷心的祝福和最熱烈的歡迎。”

        掌聲雷動,這次的掌聲比起剛才歡迎張弛的時候還要熱烈,正品要是蓋不過贗品豈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