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9章 報到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9章 報到了字體大小: A+
     
        蕭九九和張弛在菊寶源門口分手,張弛吃得夠飽,決定放棄乘坐地鐵,從這里走回旅社,剛好可以消耗一下今天攝入的過多熱量。

        走了不遠,就聽到身后傳來鳴笛聲,循聲望去,卻是劉寶柱開著他的那輛紅色MINI跟在后面,這廝從車窗露出一張造作的笑臉:“去哪里?我送你吧?”

        張弛搖了搖頭,他可沒興趣上這廝的車,怎么他不跟蹤蕭九九改成糾纏自己了?

        劉寶柱道:“我調查過你!”

        張弛停下腳步望著車內的劉寶柱道:“你丫有毛病,好好的調查我干什么?”

        劉寶柱笑道:“張弛,你要是還想在京城混下去,最好上車,我跟你好好談談。”

        張大仙人有些郁悶,這廝小雞仔一樣的身板居然敢威脅自己,難道看不出自己現在已經蛻變成一位型男怒漢,惹火了我,老子把你的小車給掀了。

        火氣有點大,張弛提醒自己要冷靜,發火沒好處,畢竟咱體內貯存了不少的三昧真火,一旦引燃后果不堪設想。

        劉寶柱道:“你別害怕,光天化日的,我還能吃了你啊,上車吧。”

        張弛想了想還是上了車,從外面看車小,可里面空間還湊合,張弛坐在副駕上在劉寶柱的提醒下系上安全帶。

        劉寶柱道:“梁姐想見見你。”

        張弛道:“哪個梁姐?”

        “梁姐你都不知道,梁秀媛,我表姐,京城第一明星經紀人。”

        張弛心說難不成他們想簽自己,捧老子當明星?不對啊,我這顏值好像還沒到讓星探注意的地步,雖然最近減肥成功身高增長,可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自己算不上啥美男子,就算在普通人中還是偏胖的那種。

        那個明星經紀人梁秀媛找自己的目的十有八九和蕭九九有關,張弛不想介入蕭九九的事情,馬上道:“你停車,我下車。”

        劉寶柱笑道:“上都上來了,不如去見見,對你沒壞處。”

        “你這是綁架啊!”

        “呵呵,我倒是想綁架你,可你五大三粗孔武有力的,我綁架得了嗎?”劉寶柱朝張弛拋了個媚眼。

        張大仙人頓時有點反胃,馬蒂歌波依德,我真吃多了,什么叫五大三粗,我哪兒大?哪兒粗?你特么長了透視眼啊!

        下車只不過是說說,張弛道:“我跟你去有啥好處?”

        劉寶柱眼角飄了這廝一眼,發現自己面對得是個極其市儈的家伙,這種人沒點好處很難讓他配合,從口袋中抽出一張金卡道:“摩尼造型的金卡,你以后剪洗吹啥的全都免費。”

        張弛聽說過這家超貴的造型屋,平時只舍得花二十塊剪頭的他可不敢想,聽說去剪一次大好幾千呢。在手中翻來覆去看了幾眼。

        劉寶柱道:“你不用擔心,我姐是老板,我是首席造型設計師,這金卡限量的,能擁有它的都是有社會地位的成功人士。”

        張弛道:“沒有其他消費吧?”

        首先擔心是個消費陷阱,畢竟這種套路社會上太多了,專門沖著想占便宜的心理,一旦被套路,準保讓你占小便宜吃大虧。

        劉寶柱笑了起來:“那得看你有沒有額外的要求,不過剪洗吹免費,護理方面你得花錢。”

        “那我能帶其他人一起剪頭嗎?”

        劉寶柱搖了搖頭:“專人專用的,我們又不是慈善機構。”

        “我要是帶女朋友來呢?”

        劉寶柱愣了一下,他想到了蕭九九,可蕭九九自己就有白金卡啊。

        他想了想道:“女朋友可以,你提前給我打電話唄。”

        張弛高度懷疑這廝過去就是個負責剪洗吹的理發小哥,想想也挺勵志的,理發小哥居然成娛樂圈有名的造型師了,有志者事竟成。

        劉寶柱帶著張弛去了西城區的摩尼總店,他口中的第一明星經紀人梁秀媛待會兒會過來做發型。

        張弛抱著不白來一趟的想法,讓劉寶柱幫忙把頭發修理一下,最近自己的形象有點野蠻生長,急需改善。

        劉寶柱道:“你知不知道我平時都是給大明星做造型的。”

        張弛道:“別吹了,你給我理個發讓我看看你手藝。”

        可能是因為服下洗骨丹的緣故,他的頭發最近長得很快,都快趕上陳浩南了。

        劉寶柱勉為其難地答應下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張弛發現劉寶柱能夠從一個理發小哥成為高級造型師絕非偶然,這貨竟然擁有著剪刀在手天下我有的強大氣勢,左手梳子右手剪刀立刻就產生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讓他產生這種變化的根本原因就是專業和專注,劉寶柱手中剪刀如蝴蝶一般上下翻飛。

        張弛從鏡子里看到這廝嫻熟的手法,剪刀在自己頭頂舞動得讓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他甚至有些擔心劉寶柱一個不小心把剪刀插到自己腦袋里。

        劉寶柱為張弛理發的時候,旁邊馬上圍上來六名發型師進行觀摩學習,劉寶柱沒吹牛,在這一行里他絕對算得上是個中翹楚。

        張弛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由衷感嘆,發型對一個人太重要了,鏡子里面的自己顏值又提升了不少,我怎么就這么好看?越看越耐看,越看越順眼。

        劉寶柱道:“這個發型很適合你,你留個自拍,以后來店里就讓他們給你剪。”

        張弛點了點頭道:“以后我剪頭就找你。”他發現認識一位理發小哥太重要了,這金卡不錯,以后必須得來。

        自己還欠林黛雨三千多塊錢呢,剛看這里的價格超貴,等她來報到,自己先還給她錢,再帶她過來做個發型,就算是還了利息,女孩子肯定喜歡。

        劉寶柱道:“我可沒那么多的時間,走吧!梁姐在休息室等你呢。”雖然對張弛的胸肌心念念,可咱畢竟不是理發小哥,我湯米可是有名的造型師。

        張弛這才知道梁秀媛已經來了。

        梁秀媛在休息室里看著報紙,她今年四十二歲,混跡演藝圈多年,一手捧紅了多名藝人,蕭九九是她新近發現的明日之星,在蕭九九的身上她傾注了不少的心血,為她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了那么多的資源。

        可新近的這次意外讓她的心血白費,梁秀媛也因為蕭九九的事情和公司發生了一些矛盾。

        她很想和蕭九九坦誠地談一談,可這小妮子非常有個性,甚至連她的電話都不肯接。

        劉寶柱帶著張弛走入休息室,向梁秀媛道:“姐,人我帶來了,他就是張弛。”

        梁秀媛抬起頭,習慣性地扶了扶眼鏡,長相很普通的一個男孩子嘛,發型不錯,可衣品不行,反而讓發型喧賓奪主了。

        剛才表弟在電話中將張弛描述成了蕭九九的男朋友,還說親眼看蕭九九挽著他的胳膊,兩人關系非常親密。

        梁秀媛見到張弛本人,馬上就推翻了這個可能,蕭九九心高氣傲,怎么可能看上這小子。她將每個藝人都當成自己的子女看待,對旗下藝人的感情問題尤為敏感,她不反對藝人戀愛,可前提是必須要對事業有幫助,必須無損于形象,否則就是自毀前程自甘墮落。

        以她對蕭九九的了解,這孩子不至于糊涂到這種地步。

        在張弛的眼中,梁秀媛駝色的套裙很減齡,保養很好,畢竟一位年屆不惑的阿姨敢于穿短裙且露出一雙肌膚緊致的秀腿,不僅僅有勇氣還要有資本。

        梁秀媛微笑道:“小張,坐吧!”

        張弛在她的對面坐下,劉寶柱去給他沖了杯咖啡送了過來。梁秀媛朝他看了一眼,劉寶柱識趣地退了出去,休息室內就只剩下梁秀媛和張弛兩人。

        張弛喝了口咖啡。

        梁秀媛打量著他,話題從頭開始:“發型不錯,湯米親自給你做的?”

        張弛笑著點了點頭,憑直覺感到這女人不簡單,智商135,情商150。智商非常優秀,情商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上限,是張弛目前所接觸到的情商最高的人物。

        梁秀媛道:“小張,我今天請你過來,是想了解當天你和九九發生矛盾的細節。畢竟作為九九的經紀人,我有些事需要向公司交代,你能理解吧。”

        張弛道:“其實您應該去找警方,我該說的都說了,他們掌握的情況非常詳盡,而且有公信力。”

        梁秀媛笑了起來:“你和九九那天才認識嗎?”

        她甚至對此產生了懷疑,雖然醫院的傷情報告是不會作假的,可梁秀媛仍然懷疑存在蕭九九聯手張弛上演苦肉計的可能,聰明人想得會比普通人多,正因為如此也容易誤入歧途。

        張弛道:“您有什么事就直接問吧,我不喜歡兜圈子。”

        梁秀媛笑道:“那我就不兜圈子了,你和蕭九九是不是在談戀愛啊?”

        “不算吧,有好感,至于她怎么想我不知道,不如您直接去問她啊。”

        玩太極張弛可是個高手,就是要讓你摸不清楚實際情況,搞得你云里霧里。

        梁秀媛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小滑頭,回答得滴水不漏。她喝了口咖啡道:“小張啊,我也不瞞你,九九對我對公司可能產生了一些誤會,所以拒絕和我們溝通,她也提出了解約。”

        張弛道:“這事兒跟我沒關系吧,我也管不著你們之間的事啊。”他是真不想介入蕭九九的事情,真要是介入了,那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嗎。

        “你別誤會,我不是讓你介入,我只是想通過你跟九九帶個話,有些溝通是必須的,我非常看好她的前途,僅僅因為一件小事就拿自己的前途命運賭氣,對她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張弛道:“不好意思,這事兒我還真幫不了您,您要是真想溝通啊,就直接去找她唄,通過中間人傳話也是有風險的,保不齊這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呢。”

        梁秀媛因張弛的話而笑了起來,她居然對眼前的這個滑頭小子產生了一些好感:“你多大了。”

        張弛道:“您沒調查我就跟我見面啊。”

        梁秀媛道:“我知道你是水木一年級的高材生,還是北辰市今年高考的文科狀元。”

        “燕南省!”張弛忍不住糾正道,其實人家說的也沒錯,北辰市的文科狀元就是燕南省的文科狀元。

        梁秀媛道:“了不起!我兒子也考進了水木,跟你同屆,不過他的分數可比你差多了。”

        張弛道:“他戶口比我強!”京城戶口考水木要比其他地區容易得多。

        梁秀媛點了點頭道:“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他叫沈嘉偉。”

        張弛道:“行,那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您時間那么寶貴,我實在不好意思耽誤您。”

        梁秀媛起身相送,還主動跟張弛握了握手道:“那我就不送你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直接找我。”

        她遞給張弛一張名片,又叫來劉寶柱讓他送張弛離去。

        張弛雙手接了,就是覺得這女人很厲害,別看和和氣氣的,仿佛能夠看透自己一樣,給自己名片證明她很看重自己,像梁秀媛這種人對于一個毫無用處的人她是不會主動留下聯系方式的。按照這個邏輯,自己也應該很厲害。

        劉寶柱送走張弛回到休息室。

        梁秀媛道:“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不是讓你把小張送回住處嗎?”

        劉寶柱道:“我倒是想,可人家不讓,他說自己坐地鐵回去,姐,他有那么重要嗎?一個窮學生罷了,還是個孤兒。”

        梁秀媛道:“這孩子不簡單,他身上有種超越年齡的成熟,嘉偉比他大一歲,可待人接物方面要比他差了不少。”朝劉寶柱瞥了一眼道:“你都不如他。”

        劉寶柱笑道:“姐,您對他的評價很高啊,怎么?您想簽他?”

        梁秀媛嘆了口氣,這個表弟真是沒有一點靈性,到現在連自己究竟為什么要見張弛都搞不清,其實梁秀媛有過提攜他成為經紀人的心思,讓他成為蕭九九的助理就是一次嘗試,可現在看來是不成功的,以后他還是老老實實當個造型師吧。

        劉寶柱道:“我就納悶了,蕭九九怎么會看上他?姐,你說蕭九九該不是故意表演給我們看的吧。”

        梁秀媛道:“你可別小看他,這孩子有些背景,也有能力。”

        “啥背景?”劉寶柱表現出強烈的好奇。

        梁秀媛道:“你能不能干點正事,去!好好調查一下九九去過的醫院,從她受傷之后每一家醫院都要查,我要詳細了解她目前的狀況。”

        “姐,不是調查過了嗎?醫院都出證明了。”

        梁秀媛道:“再查一遍,仔細查,我總覺得她有事情瞞著我。”

        張弛居然接到了學校新生報到處主動打來的電話,原本他還要多等些日子才能辦理入學手續,可報到處突然給他發了通知,讓他接到電話第二天就去報到。

        張弛估計是自己送上門倒貼的兩貼膏藥起到了作用,應當是因為他治好了系主任的寶貝兒子,所以蕭長源順水推舟還給他一個人情,看起來一切正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張弛也不想繼續在路晉強這里常住,畢竟路晉強看在方大航的面子上不肯收錢,多住一天就多欠人家一份人情,報到之后,學校會安排宿舍。

        張弛特地向路晉強說明了情況,路晉強聽說他的麻煩終于得到了解決,也為他表示高興,第二天還特地開著自己的長城哈弗送張弛去學校。

        張弛下車之后,托著新買的行李箱拿著入學通知書來到門前,看門的門衛確認了一下他的通知書,發給了他一張地圖,讓他按照地圖去找報到處。

        張弛向周圍看了看,發現除了自己,也沒其他前來報到的新生,現在不是正式報到日,其他系的新生要后天開始才陸續到來,新世界管理系的其他同學都去外地軍訓,還要兩周才能返校,學校正處于一個青黃不接的時節,校園里人少且清凈。

        這貨拖著自己的行李箱朝大學里面走去,無論專業是否理想,今天走進了這道大門就意味著已經正式成為了水木大學的學生,國內第一流高校的大學生。

        他本來沒打算報水木的,甚至沒想過上大學,都是在林黛雨的威逼利誘之下才被逼上梁山。

        現在回頭想想,林黛雨是不是對自己有好感?故意利用這種方法迫使他報考了同一所院校?

        這個想法讓他有點嘚瑟,看來自己還是很有一些魅力的,現在這個樣子魅力值豈不是要爆表?現實卻是在他救了侯博平之后魅力值長期恒定在40,即便是身高增長到了176m,仍然沒有增加,看來魅力值和身高的關系也不甚大。

        既來之則安之,張大仙人也如每個入學新生一樣,對未來的大學生活充滿了憧憬,不知道伙食怎么樣?住宿條件好不好?系里美女多不多?肯定不如電影學院多。

        將凡間視為一場修煉,從北辰一中到水木大學無非是換了一個修煉場,只不過更大一些罷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