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8章 補什么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8章 補什么字體大小: A+
     
        劉寶柱此時方才注意到一旁的張弛,當他意識到這貨就是導致蕭九九手臂骨折的罪魁禍首的時候,就像一只憤怒的山雞:“嗬!你還敢來,都是你的錯!”蘭花指狠狠在張弛胸口上戳了一下,彈性十足。

        張弛這幾天為了消耗熱量進行了超負荷的鍛煉,胸肌斐然。

        劉寶柱手指戳下去居然有點停不下來,看到張弛沒反應,又壯著膽子戳了一下:“都怪你!”

        張弛本來就看這貨不爽,戳老子胸肌一下我就忍了,這特么第二下就分明帶有揩油的性質了,本仙的肉身也是你能摸的。

        張弛怪眼一翻,冷哼一聲道:“你丫是不是欠揍啊?”

        劉寶柱嚇得連退兩步:“討厭!”蘭花指虛空點了一下,指點空氣還是不如點胸肌過癮,質感真好,還想戳一下。

        蕭九九勸道:“別跟他一般見識,咱們吃飯去。”居然主動用那條好胳膊挽住了張弛。

        劉寶柱愣了,這哪跟哪啊!他們倆不是水火不容的冤家嗎?難道不打不相識,因冤結緣,這才幾天啊,居然就好上了,蕭九九還這么主動。

        我的天吶!她可是要走純情玉女路線的,要是讓別人拍到了,這以后就是黑料。

        劉寶柱想去阻止,可想起張弛那個兇巴巴的樣子他又不敢,兩只手攥起拳頭貼在下巴上,狠狠跺了跺腳,還別說,這小子的胸肌很有彈性哦!

        張弛想回頭看看,蕭九九卻提醒他道:“現在別回頭。”

        張弛明白她正在挾持并利用自己,我憑啥被你白白利用啊。

        蕭九九知道這廝可沒那么聽話,趕緊利誘道:“我請你吃飯。”

        張大仙人一聽有飯吃氣就順了:“吃啥?”

        蕭九九朝前面看了看:“川府麻辣燙。”

        張弛搖了搖頭:“我不吃那玩意兒,我想吃涮肉,菊寶源的涮肉。”

        蕭九九翻給他一個白眼,依然很美麗:“你還挺挑剔。”心說菊寶源的涮肉跟麻辣燙本質上還不是一樣,都是火鍋,不過成本好像高出不少。

        張弛一臉傲嬌道:“那你找別人給你搭戲去。”

        蕭九九真想左手抓住這廝的頂瓜皮,右手照著他的那張厚臉皮一通痛捶,也就是想想,她可不想再骨折一次。

        “得!我請你,你別亂說話,配合我見機行事。”

        張弛道:“你是請我吃飯還是請我搞特務行動?”

        蕭九九道:“如果我沒猜錯,湯米肯定跟在咱們后面。”

        張弛笑道:“你怕他跟著,我幫你趕走他就是。”他也不喜歡這個劉寶柱。

        蕭九九小聲道:“你別管他。”

        她有自己的盤算,自從出事之后,經紀公司對她的態度讓她心寒,她也意識到自己對龍域而言遠沒有那么重要,公司一方目前對她的態度就是冷處理,行內的說法就是雪藏。

        蕭九九已經決定要和公司進行切割,可她要是提出來就喪失了主動權,劉寶柱過來找她,這倒是一件好事,因為劉寶柱的背后是他的表姐梁秀媛,肯定是她授意的。

        蕭九九對梁秀媛是有些了解的,這個女人很有手腕,否則也不會成為京城演藝圈的第一經紀人。

        在張弛這次事件的處理上,梁秀媛原本制定了一個周密的方案,可是蕭九九無法認同,她不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違背良心,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地步,她不介意讓公司徹底對自己死心。

        張弛已經是第二次來菊寶源了,這家店就是那天他跟著路晉強過來的地方,因為工作日的緣故,中午的生意有些清淡,兩人并不需要排號,選了一個臨窗的卡座。

        蕭九九松了口氣,湊在窗前向下望去,果然看到劉寶柱的紅色mini車也跟了過來,駛入了停車場,蕭九九暗嘆他還真是陰魂不散。

        張弛已經開始點菜,他沒跟蕭九九客氣,點了不少的精品牛羊肉,蕭九九是演藝專業,嚴格控制飲食的,忍不住道:“點那么多肉你吃得了嗎?”

        “心疼了?”

        蕭九九又翻給他一個白眼。

        張弛樂呵呵道:“我飯量大。”

        “看得出來,長得那么敦實,得一百八十多吧?”

        張弛道:“看走眼了吧,我才不到八十公斤。”

        才不到?蕭九九暗嘆這廝馬不知臉長,當演員的要像他這么胡吃海喝估計距離演藝事業終結也不遠了。

        “羊尾!”

        蕭九九愣了一下。

        張弛從她表情就知道她誤會了,趕緊補充道:“來盤羊尾!”

        這世上諧音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而且諧音的讓人尷尬。

        蕭九九很少吃肉類,雖然很喜歡吃火鍋,也都是點素菜。

        掃了一眼菜單,發現張弛點了十五道菜了,而且多半都是葷菜,這貨真是要抓住機會好好宰自己一頓呢,蕭九九鄙視他的動機,不過想想也應該請他,至少他解決了自己和弟弟的麻煩。

        張弛望著蕭九九架鷹一樣的右胳膊:“我說,你打算演到什么時候?回頭吃飯是不是打算讓我喂你啊?”

        蕭九九道:“要你管,我警告你,我傷好的事情你千萬別往外說,如果走漏了風聲,我饒不了你。”

        雖然知道沒用,可威脅還是必須的,要讓他認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張弛道:“吃人家的嘴軟,這事兒我答應你。”轉臉向服務員道:“加一瓶百年牛二,對,五十二度的,再來盤毛肚。”

        蕭九九架著胳膊看著他,還喝上了,我咋覺得他怎么就那么不要臉的呢?

        白吃我的,白喝我的,這不就是常說的軟飯硬吃?

        張弛看到蕭九九瞪著自己,以為她疼錢,趕緊解釋道:“這酒不貴,一瓶才一百多。”

        他是真沒好意思點飛天茅臺,蕭九九也不是啥大明星,估計兜里錢也不多。

        蕭九九道:“我請客你隨便點,別把自己當外人,就當這是自己家。”

        張弛很不要臉地點了點頭:“噯,我知道,就咱們這關系我還能跟你客氣。”

        蕭九九很認真地提醒他道:“您先打住了,咱倆什么關系?這我得鄭重聲明啊,咱倆沒有任何關系。”

        張弛道:“這不是搭戲嘛,你是女主角,我是男主角,要想演得真,必須入戲深。”

        蕭九九一臉的嫌棄:“大哥,您可千萬別入戲太深啊,電影電視上那都是假的,你對我千萬別有什么非分之想啊,我跟你不來電的。”

        漂亮姑娘通常都自我感覺良好,她擔心張弛被自己的美貌迷惑,那不就麻煩了,沒辦法,長相爹媽給的,走哪兒都是一群追求者,搞得她都有點感情恐懼癥了。

        張弛道:“你放心吧,你還不如這盤毛肚吸引我。”這貨也不客氣,開始大快朵頤,上次跟路晉強來得時候就沒吃過癮。

        蕭九九氣鼓鼓看著他吃,人就是矛盾,尤其是像她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女孩。

        和一位其貌不揚的正常男子坐在一起,這男的只顧著吃肉喝酒顧不上看她,通常有兩種可能,一是自己的魅力不夠,二是這個男人不正常,蕭九九認為肯定是后者。

        在他眼里自己還不如毛肚有吸引力?毛肚怎么能跟自己比?要比也得是白白嫩嫩的豆腐吧?暈!我怎么就開始妄自菲薄了?

        蕭九九想自己比不上毛肚的地方就是它能涮自己不能,可轉念一想自己似乎被這貨給算了。

        張弛一邊吃一邊道:“其實我也差點去上中戲的。”

        蕭九九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嫌棄了,他當中戲什么地方,你想去就去?就你這模樣連面試關都過不去。

        不過蕭九九已經知道這廝被水木錄取,而且恰巧要上叔叔負責的新世界精英管理系,雖然顏值普通,可智商應該不低,能考上水木的又有哪個不是學霸級的人物。

        蕭九九道:“為什么沒上呢?”

        張弛老老實實回答道:“因為一個女同學。”

        蕭九九忍不住笑了起來,真看不出這廝還是個情圣:“讓我猜猜,你暗戀人家,所以她去哪所學校你就去哪所學校,這故事挺動人的啊!”

        張弛道:“你學編劇的?”

        “表演!”

        張弛往嘴里塞了口涮肉:“你更適合讀編劇,腦子里瞎想什么?邏輯,邏輯呢?像我這樣優秀的男人我會暗戀別人?從幼兒園到現在都是別人追我。”

        蕭九九信他才怪:“追著揍你吧!”

        張弛把筷子放下:“沒勁了啊,咱倆都相逢一笑泯恩仇了,你怎么還跟吃槍藥似的?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蕭九九用左手拿起了筷子,實在是別扭。

        張弛總算表現出了一些紳士風度,幫她涮了塊豬腦放在她面前的味碟里,擔心受到嫌棄,特地解釋道:“我用得公筷。”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吃什么補什么。”

        蕭九九道:“我吃香菇。”她還挺挑剔。

        張弛幫她涮了香菇、青菜、豆皮,體貼得就像個保姆。

        葷菜都進了他自己肚子里,蕭九九望著那盤已經見底的羊尾,吃這東西能補什么?

        劉寶柱終于還是跟進來了,選在遠處坐下,偷偷瞄著他們。

        張弛提醒蕭九九那貨又追進來了,蕭九九小聲道:“別理他,你喂我一口。”既然做戲做足全套。

        張弛夾起最后一片羊尾湊到她嘴唇邊,蕭九九佯裝甜蜜地吃了下去,她感覺這廝是在故意整自己,都告訴他自己很少吃肉的了,不過好像蠻好吃的。

        張弛佩服這妮子的演技,如果不知道底細肯定要被她騙過。

        張弛道:“壞了!“

        蕭九九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充滿質詢地望著他。

        “我剛忘了換公筷了。”

        蕭九九恨不能端起面前的涮鍋扣在這廝的腦袋上,這貨壞心眼實在太多了,吃都吃過了,你還特地聲明什么?是要提醒我剛剛吃了你的口水羊尾嗎?

        蕭九九道:“我現在總算見識到什么才叫一肚子壞水了。”

        張弛呵呵笑了起來:“逗你玩的,你這人真沒幽默感,特單純,說什么信什么。”

        蕭九九認為他口中的單純可能包裹著一個大大的蠢字,她過去從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智商,可在這廝的面前她有點不自信了。

        張弛又夾了片肉送到她面前,蕭九九毫不客氣地拒絕道:“滾一邊去。”

        “怎么說翻臉就翻臉呢?”

        蕭九九道:“快吃,吃完走人。”

        張弛朝劉寶柱剛才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發現那妖艷賤貨已經走了,難怪蕭九九瞬間翻臉,原來自己已經沒了利用的價值。

        張弛也沒著急,繼續喝酒吃肉,蕭九九不吃了,左手端著酸梅湯慢品。當著蕭九九的面,他把點得那些菜吃了個干凈,又要了倆現烤的肉燒餅。

        蕭九九實在是佩服他的飯量,友情提醒他道:“不花錢也別拼命吃,吃多了對你腸胃不好。”

        張弛笑道:“蕭大明星請客估計這輩子遇不到第二回了,我必須得給足你面子,再說了,浪費可恥,我點得涮肉,我含著淚都得吃完。”他不是強撐,是真餓。

        蕭九九好不容易耐心等他吃完,叫服務員過來結賬,可人家卻說已經結過賬了,蕭九九愣了一下,以為是劉寶柱給結了賬,問過之后才知道是老板給免了單。

        張弛也是這才知道路晉強在店里,看到他們吃飯并沒有打擾,悄悄交代免了單。

        蕭九九有點尷尬了,本以為是自己請吃飯,可到最后人家還是看在張弛的面子上把單給免了,反倒顯著自己小氣了。

        難怪張弛會選這一家,看來他早就有了盤算,這個人心機實在是太深了,出了菊寶源的大門她向張弛道:“謝了啊!”

        “你別謝我,我也沒想請你,是老路搶著當好人,要不這么著,你先欠我一頓唄。”

        蕭九九心底又罵了一句不要臉,這廝的動機可疑,還想自己請他,這樣套路她可見多了,從現在開始要跟這廝徹底劃清界限,以免他對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看他那臊眉耷眼的熊樣,我怎么可能喜歡他,可轉念一想自己也想多了,人家也沒說喜歡自己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