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3章 后果很嚴重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03章 后果很嚴重字體大小: A+
     
        最終呂堅強還是滿足了張弛的要求,在案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還真不能讓他離開,更何況這廝連身份住址都提供不出來,有許多事還要等待核實。

        張弛被暫時關在了小屋里,他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上次是在十店,陣仗要比現在大得多,肉搏、飆車、槍戰、包圍,警匪片上的情節他幾乎全都經歷過了,所以張弛這次表現得非常冷靜,也算得上是過來人了,經歷過大風浪的人,遇到這種事情就感覺有點毛毛雨了。

        一個人呆在小屋里,張弛冷靜分析了自己目前的處境,最關鍵的人物是蕭九九,她提供得證詞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

        張弛也想到了最壞的一步,如果蕭九九和她的壞蛋弟弟一樣誣陷是自己騷擾她,然后又采用暴力手段令她骨折,自己起訴甚至被判傷害罪基本上是板上釘釘。

        張弛經常給人家普法,所以對這方面的條例非常熟悉。

        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天才兒童又誣陷自己恐嚇他并騷擾他姐姐蕭九九,別小看這兩條控訴,前者是恐嚇少年兒童,后者涉嫌猥褻婦女,三罪并罰搞不好自己就得去監獄里修煉幾年。

        一旦被入刑,大學就泡湯了,張弛雖然心中對大學本沒多少期待,可努力了一番,心血付諸東流,也讓他心中不爽。

        最近運道有些不對啊,在遇到白小米之前,他的人生雖然有些曲折,可始終在往上走,自從遇到白小米之后,他的人生就進入了下行軌道。

        作為這件案子的負責人呂堅強也承受了不少的壓力,案子本身并不復雜,可涉及到了蕭九九,就變得有些敏感了。

        蕭九九是中戲表演系的大二學生,是綜合成績第一名被錄取的,在大一入學的時候就成為龍域傳媒的簽約藝人。

        公司非常看好這小妮子的未來發展,正在力捧她成為明日之星,剛剛為她簽下了兩部電影約,一部電視劇,一部綜藝的合約,全都是大IP大制作,雖然不是女主一番,可作為一個新人,已經享受到了業內頂級資源。

        可今天的骨折對蕭九九而言可謂是滅頂之災,這些影響力巨大的影視綜藝是不可能停下來去等一個新人的。雖然公司為她購買了足夠的保險,可有些無形的損失是不可能用金錢計算的。

        劉寶柱是蕭九九經紀人梁秀媛指定給她的助理,今天發生的意外讓他出離憤怒了,身為助理,他要承擔不少的責任。

        梁秀媛有第一明星經紀人的稱號,為了這件事她差點沒把表弟劉寶柱給開了,梁秀媛放話出來,一定要讓這個傷害明日之星蕭九九的家伙付出慘痛的代價。

        劉寶柱再次來找呂堅強詢問案情進展的時候,變得更加強勢了,因為已經搞清了公司的態度,他向呂堅強發難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人給我們公司造成了多大損失?”

        他揮舞了一下雙手,夸張地大喊道:“一千萬,至少一千萬啊!”

        呂堅強神煩這貨,皺了皺眉頭道:“這里是警察局又不是審計局,你跟我在這兒算什么賬呢?”

        劉寶柱咄咄逼人道:“效率!效率呢?從事發到現在已經三個小時了,為什么還沒有調查清楚?為什么還不能給公眾一個說法?為什么罪犯還沒有認罪?”

        “我是不是告訴過你,我們警方辦案是需要講究事實證據的,這方面是我們的專業,您無需過問,我也沒必要向您解釋。”

        劉寶柱道:“你知不知道蕭九九是誰?她是我們公司力捧的明日之星,我們公司在她的身上投入了巨大,這次的事情給我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

        呂堅強道:“我不知道她是誰,我也不關注娛樂圈的事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會因為她是個小明星我們就高看她一眼,我們秉持著公平公正的辦案原則,不會屈從于任何壓力。”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袒護那個張弛了?”劉寶柱尖叫道。

        呂堅強道:“如果你真得想這件事盡快得到解決,就去說服你們公司,讓我們直接向蕭九九進行取證。”

        原本簡單的案子處理起來卻比想象中困難了許多,派去醫院取證的警員至今沒有見到蕭九九,根據反饋的消息是因為醫院方面給出了建議,說蕭九九因為這次的事情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目前情緒非常不穩定,并不適合與警察見面。

        要說這件事從蕭九九這邊也容易理解,本來眼看著就要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突然之間就被大落塵埃,不但已經簽約的大制作沒了,而且還面臨巨額賠償,這對一個新人來說是天大的打擊。

        可真正的原因卻是經紀公司故意制造障礙,不讓警方和蕭九九見面。

        劉寶柱道:“證據還不夠清楚嗎?人證物證都有,九九的骨折不是假的吧?為什么還不定案?”

        公司方面至今沒有發通稿,畢竟警方的調查結果還沒有最終出爐,如果他們急著發布消息,萬一和警方最終宣布的結果不符,那么是需要承擔責任的。

        公司方面讓劉寶柱跟進這件事,力求今天能夠有個明確的結果,只要明確張弛的傷害罪,他們就可以啟動緊急公關程序。

        呂堅強道:“劉寶柱同志,我想應該不需要向你說明我們的調查進程。”你丫不是不喜歡別人叫你同志嗎?我偏偏要稱呼你為同志,一個人怎么可以這么討厭。

        連劉寶柱自己都沒有想到因為他的胡攪蠻纏,讓呂堅強已經產生了同情張弛的心理,呂堅強準備挖掘這件案子的內情。

        劉寶柱道:“我看你回頭怎么向你的領導解釋。”他憤憤然走了。

        呂堅強搖了搖頭,抓起一個紙團狠狠扔到了垃圾桶里。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呂堅強就被叫到了分局,李局長聽到他的聲音頭都沒抬,漠然道:“怎么回事啊?蕭九九的案子很復雜嗎?”

        呂堅強笑道:“不復雜,正在調查中,現在還缺少蕭九九本人的證詞。”

        “受害人到現在沒有提供證詞?”

        呂堅強糾正道:“李局,現在還無法確定蕭九九就是受害人。”他是個尊重事實做事嚴謹的人。

        李局放下手中的筆抬起頭來:“很嚴謹嘛,我這里剛收到一樁關于你的投訴,說你和嫌疑人是朋友,有沒有這回事啊?”

        呂堅強笑了起來,他已經猜到是什么人在投訴自己,搖了搖頭道:“無中生有的事情,我根本就不認識嫌疑人,過去也沒見過他。”

        “這件案子必須要盡快處理掉,聽說蕭九九是個女明星,擁有一定的公眾影響力,如果處理不當會給我們警方帶來負面影響,我明天上班的時候希望能夠有一個明確的結果”李局再給呂凱請下最后通牒。

        呂堅強道:“我只怕做不到,如果拿不到蕭九九的證詞,這件案子是不能可能結案的。”

        李局道:“你干了那么多年的警察不知道多管齊下,齊頭并進嗎?一條路受到阻礙,可以從另外一條路繞行嘛。”

        “李局的意思是可以幫我協調龍域傳媒方面?”

        李局道:“笨蛋,我是讓你去找那個嫌疑人繼續調查,如果他承認了,事情不一樣解決。”

        呂堅強還是從李局的這句話中聽出他有所偏頗,其實也難怪,關于這件案子幾乎成了一邊倒的態勢,都認為案情非常清楚,張弛的傷害罪毫無疑義,審問張弛,從他這里實現突破。

        李局道:“我不瞞你,這件案子雖然不大,可我們所需要承受的壓力不小,從事發到現在,我已經接到了十幾個電話。”

        呂堅強道:“都是蕭九九方面的?”

        李局沒說話,在呂堅強看來就是默認,不知為何,呂堅強越來越同情張弛了,他明知這樣不應該,可是他仍然忍不住同情這個倒霉的小子。

        如果蕭九九的證詞對他不利,那么張弛肯定麻煩了。

        雖然目前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張弛是個暴力實施者,可呂堅強仍然覺得其中有些問題,比如說那個蕭九九的弟弟蕭楚南,其指證中存在不少的漏洞,一個未成年的孩子邏輯性肯定存在問題,可也不排除他說謊的可能。

        李局擺了擺手道:“好好去審審那個嫌犯,爭取讓他早點說真話。”

        呂堅強的嘴唇動了動,終于還是忍住了沒有說話,他正準備告辭離去的時候,桌上的座機響了起來,李局拿起電話,剛才還不悅的面孔馬上多云轉晴:“楊局,您有什么指示?”

        “哦!有這么回事。”他的臉上露出笑容,身子不由自主得前傾。

        “我已經讓人盡快查清這件事,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那個肇事者!”

        “什么?”

        “哦!”

        “是!”

        “是!”

        “您放心,我們一定會謹慎處理,是!一定會查清事實真相,絕不冤枉一個好人!是!謹遵領導指示。”李局的頭又低了三分。

        “一定不會讓您失望,我會親自跟進!”

        呂堅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中想著張弛那倒霉孩子,這次恐怕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李局放下了電話,這才意識到呂堅強還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心中有些尷尬,臉色隨即一沉,然后挺直了腰桿,咳嗽了兩聲道:“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呢。”

        呂堅強低著頭,理解,混體制的誰不理解呢,李局我可真沒笑話您,我對您還不是一樣,當然這話想想就好,不可說:“李局,您還有什么指示?”

        “關于剛才的那個案子,一定要謹慎處理。”

        呂堅強表決心道:“李局,我回去馬上就提審他。”

        李局兩道濃眉擰了起來:“一定要慎重,還要注意工作方法,對我們來說真相最重要,不可以草率結案,更不可以冤枉一個好人。”

        呂堅強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啥?李局的意思是不可以冤枉誰?張弛嗎?他不敢確定,小聲詢問道:“您的意思是……”

        李局道:“注意辦案的方式方法,還有,想辦法盡快拿到蕭九九的證詞,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絕不可以輕易給張弛定罪。”

        呂堅強明白了,剛才李局接到的那個電話是對張弛表示關切的,而且這個電話明顯抵消了蕭九九那邊十幾個電話的作用,李局居然知道涉案者叫張弛,既沒有稱呼他為肇事者,也沒稱呼他為嫌疑人。

        呂堅強決定親自去醫院一趟,事情的關鍵還是在蕭九九的身上,如果無法取得蕭九九的證詞,這件事就無法順利得到解決,可沒等呂堅強到醫院,就接到同事的電話,蕭九九已經悄悄出院了,目前不知道她的去向。”

        晚上的時候,呂堅強把張弛從小屋帶了出來,在審訊室給他準備了一份晚餐,是從單位食堂打來的,張弛接過托盤說了聲謝謝,本以為自己要餓肚子呢,最近跟公安機關結下了不解之緣。

        張弛吃飯的時候呂堅強也沒走,就在一旁看著他,張弛并不介意有人旁觀,旁若無人地把晚餐給吃了,看了看自己的山寨卡西歐,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呂堅強道:“白開水還是咖啡?”

        張弛道:“我想喝蒙牛酸酸乳。”

        人家給他AB兩個選擇,他偏偏要選C

        呂堅強知道他是故意的,有點想笑,這廝的心理素質極好,都到這份上了,居然還顧得上搗蛋,估計這小子也有背景,想起李局今天的表現,呂堅強能夠斷定張弛一定有很深的背景。

        呂堅強終究還是沒有滿足張弛的愿望,給他弄了杯免費咖啡。

        張弛對咖啡也不抗拒,反正是免費的,不喝白不喝,喝咖啡的時候,聽到呂堅強道:“你還是燕南省今年的高考文科狀元啊。”

        張弛一聽就知道,人家把他的底子給摸清了,現在是信息時代,當時自己成為燕南省高考文科狀元的消息滿天飛,普通人到網上都能查到,更何況專門從事刑偵的警察。

        人家有全國聯網的信息系統,只要提供身份證號,輸入,敲擊回車,然后你的身份戶籍、姓名年齡、全國各地開房記錄就全都顯示出來了。

        這個世界上壓根就沒有絕對的秘密。

        呂堅強翻開文件夾,翻到了印有張弛照片的那一頁,然后跟眼前人做了一個對比:“你過去很胖啊。”

        張弛點了點頭。

        呂堅強道:“水木大學一年級的新生。”

        張弛又點了點頭。

        自從知道張弛是水木大學一年級新生,還是燕南省高考文科狀元之后,呂堅強就覺得這起案子越發蹊蹺了,這樣的優等生應該是非常理智的人,怎么會做出那么多不理智的事情?

        “你不會說話啊?”

        “你也沒問啊!”

        呂堅強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萬一你被定罪,你的前途,你的未來全都完了。”

        “我知道有什么用啊?我說了你們又不信,那個小孩子從頭到尾都在撒謊,我給你個建議,你們不是有測謊儀嗎,直接給我們用上,看看誰說得才是真話。”

        呂堅強道:“沒那個必要吧。”他正想繼續提問,可此時一位同事匆匆走了進來,面露喜色道:“呂隊,蕭九九來了。”

        張弛聽到這消息也有點坐不住了,馬上站起身來。呂堅強瞪了他一眼道:“你瞎激動什么?坐下,這是跟你有關系嗎?”

        “你覺得呢?”

        這事當然和張弛有關系,而且有著天大的關系,盡管如此,呂堅強還是先讓人把張弛送到了小屋,事情得一步一步的來,在把所有證據都搜集齊全之前,還不能把張弛給放了。

        蕭九九居然是一個人來的,沒有助理沒有經紀人,呂堅強覺得事情發展得越來越有趣了,雖然蕭九九不是什么大明星,可畢竟是龍域傳媒重點力捧的新人,一顆即將升起明日之星。

        眼前的蕭九九是運動少女的裝扮,深藍色的運動服,右臂帶著骨折固定器,看起來就像是一位因訓練受傷的運動員。可能是為了避免被人認出,她特地帶了黑框防藍光平鏡,盡管如此也遮不住她的麗質天成。

        得益于整形手術的飛速發展,當今社會女孩的普遍顏值越來越高,可是這種美卻失去了棱角,千篇一律,沒有特征。按照演藝圈的行話,那叫沒有辨識度,沒有辨識度的面孔是很難得到導演青睞的。

        蕭九九的美屬于犀利而且充滿攻擊性的,看過一眼,就會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也是公司看好她的原因。

        呂堅強禮貌地向蕭九九笑了笑,首先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蕭九九表現得非常冷漠,淡然道:“你們一直在找我?”

        呂堅強解釋道:“我們找你的目的是為了取得你的證詞,因為現場監控設備損壞,所以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查清當時的真相。”

        他看了看蕭九九的右臂道:“我們知道你因為這件事蒙受了痛苦和不少的損失,可作為警察,我們還是要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蕭九九道:“在我配合你們調查之前,我有個要求。”

        呂堅強心中暗嘆,到底是娛樂圈的人,還沒談正事呢先提條件,直覺告訴他這位明日之星并不好對付,他微笑道:“蕭小姐請講。”他也是有原則的,違背原則的事情絕不可能答應。

        “我想先見見張弛!”

        呂堅強愣了一下,他沒想到蕭九九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兩人是仇人啊,蕭九九見他的目的何在?一是報仇,顯然不太可能,就算她再恨張弛,也不可能選在警局里報仇,二是私下和解,可現在的狀況是幾乎有利因素都在她這一邊,好像也沒必要主動求和吧。

        呂堅強猶豫了五秒之后答應了她的要求,蕭九九又提出一個要求,她要和張弛單獨見面,而且要在全程沒有監控沒有錄音且沒有第三者陪同的前提下。

        這個要求讓呂堅強有些為難了,如果在見面的過程中發生了某些意外狀況,他們無法及時處理,換句話說就是他擔心蕭九九的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蕭九九道:“你如果真擔心我的安全,就用手銬把他銬起來。”

        張大仙人被戴上手銬的剎那心下一沉,完了!看來是落實罪名了,不然也不會把自己給銬了,這個姐弟倆都一個德行,蕭九九顛倒黑白了,這次果然麻煩大了。

        呂堅強帶著他前往會面室的途中告訴他:“你別害怕,蕭九九要見你,為了避免你們發生沖突,所以我不得不做出一些預防措施。”

        張弛明白了,呂堅強是擔心自己對蕭九九實施暴力,他怯生生道:“你為什么要銬我啊?為什么不把她銬上,萬一她過來為了報復我,是為了向我實施暴力呢?你怎么就不擔心我的安全問題?”

        蕭九九已經是一品追風境的武者,真打起來未必能夠占上風。

        呂堅強道:“你放心吧,我就在門外,有什么突發狀況你就趕緊呼救,我馬上就進去。”心說你那么壯,蕭九九一個柔弱女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對手。

        想起蕭九九高達211的戰斗力,張大仙人頭皮有些發緊,蕭九九根本就是個一品追風境的武者,讓他們單獨談話,還把自己給銬起來,這不是等于把自己送到一只母老虎的面前,別看右前爪受傷了,受傷的母老虎還是老虎,更兇殘,更暴虐。

        張弛從心底有些抗拒了:“我不想談。”

        “必須談,這可是你最好的機會,你不是堅持說是她打了你嗎?只要你能讓她說出真話,你的麻煩就解決了。”呂堅強也想盡快結案,多大點破事,已經折騰了他一整天。

        張弛道:“談也可以,你給我弄一手機,我把談話內容給錄下來。”

        呂堅強向周圍看了看,悄悄向張弛褲子口袋里塞了一支錄音筆,雖然蕭九九有言在先,可答應歸答應,套路還是要用的,這么好的機會怎么可以隨便錯過呢。

        張弛笑了起來,呂堅強倒也不傻,從他的這一舉動能夠看出他在心理上已經傾向于自己一方了,應該是有點相信自己無辜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