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97章 送你1火鍋(歸心已逐晚云輕盟主)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97章 送你1火鍋(歸心已逐晚云輕盟主)字體大小: A+
     
        冤家路窄,張弛在地鐵站又遇到了那位老者,本想回避,可沒想到老同志雖然年紀大了眼神卻非常凌厲,一眼就認出了他,朝他招了招手。

        張弛只好厚著臉皮走了過去,嬉皮笑臉道:“大爺,有事兒?”

        心中感嘆著,現在社會公共資源利用率最高的就是人家拿退休金的。二十萬一顆開明獸牙齒您都買了,就不能帶著寶貝打車回家,還用老年卡跟我們槍公共資源,也不怕在地鐵上被人給偷了去。

        人說夕陽無限好,退休工資不能少。

        老者似笑非笑道:“小伙子剛才演技不錯啊,一唱一和,我老人家都被你們倆小子給套路了。”

        張弛心說果然被誤會了,自己可沒和那老外一唱一和,更沒想套路這位老同志,咱是真想要,怪只怪開明獸的牙齒實在是太珍貴太吸引人了,要說這位老同志也不厚道,你明明占了天大的便宜,還搞得跟上當受騙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張弛道:“大爺,那顆可是真正的龍牙。”

        老者呵呵冷笑了一聲道:“龍牙?小小的年紀不學好,聯合外國人損害自己同胞的利益,你小子就是新時代的漢奸!”

        “呃……”張大仙人被人罵無賴、流氓、弱智都有過,可漢奸的稱謂還是第一次有人賦予他,既然這位老同志出口傷人,張弛也就沒必要太客氣了,他嘆了口氣道:“大爺,您要是真覺得買虧了,您轉給我。”

        “你出多少?”

        “兩萬五,多了我也沒有。”

        “滾!”附送上昧怒火值20000+,消遣我老人家,這小子簡直是道德敗壞,我就沒見過品性那么卑劣的年輕人。我特么二十萬買的,你兩萬五回收,當我老年癡呆嗎?

        張弛被老者的強大怒火值燒得胸口火燙火燙,對方怒火來得太強太猛,他現在的感覺就像當年為了咽下通竅丹,灌下了七十五度的醫用酒精。

        張弛現在已經基本能夠斷定,火源石雖然化為齏粉,可仍有不少融入了自己的體內,自己的身體已經擁有了吸收三昧真火的能力,這絕不是他產生了幻覺。

        張弛不敢再招惹那位暴脾氣的老者,萬一不小心被他的怒氣引動了自己體內的三昧真火,自己豈不是就地火化。

        這貨只能認慫,悄悄溜到了地鐵的洗手間,跑到隔間里掀開衣服觀察觀察胸前的皮膚,紅彤彤一片,不甚豐茂的幾根胸毛也因為受熱蜷曲,跟燙過似的。

        張弛有點害怕,種種跡象表明火源石的成分已經融入了他的體內,自己已經變成了大號的人形火源石,擁有吸收三昧真火的功能,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是火源石蓄滿火力值之后,還可以利用加熱的方法催發出內部的三昧真火,將三昧真火用于煉丹,可自己呢?

        自己蓄滿之后怎么把三昧真火激發出來?火烤,清蒸還是紅燜,張大仙人想到這一節不禁額頭冒汗,心跳加速,每吸收別人的一些怒火值不等于主動往自焚的道路上走了一步嗎?

        這貨捂著腦袋,頭疼且頭大,老天爺,別這么玩我好不好。我才剛剛變帥幾天,就遇到了這糟心事。

        丹爐沒了,火源石也炸了,我特么也練不成丹了,好不容易身高才長到了一米七六,還沒利用我的好身材去為非作歹,揮霍人生,造福異性。您這就給我標配了一間移動火葬場,是不是太殘忍了?

        跟活下去相比,什么上學,什么享受人生,什么遠大抱負,全特么都變成了浮云,人都沒了,還談什么理想?

        難不成從今以后,要改變自己為人處世的方法,不管見到任何人都得忍氣吞聲,陪著笑臉逢人就叫爺。

        可活在這個世界上,你不惹人家,可控制不住別人惹你啊,咱不生氣,可保不齊別人發火啊!天知道這移動火葬場啥時候就開始工作呢?

        除非跑到深山老林里面,孤獨終老,茍且偷生?真要是那樣還不如直接燒死算了。

        張弛正在思考自己未來悲慘人生的時候,外面傳來蓬蓬蓬的敲門聲,一個粗魯的聲音叫道:“你特么好了沒有?呆里面吃火鍋呢?”

        張大仙人被突然增加的1000點火力值燒得胸口劇痛,要知道來自那老者的兩萬多火力值還沒來得及消化呢。

        張弛心頭火起,這根本是趁我病要我命啊,我總共才進來兩分鐘,說誰呢?吃火鍋?誰吃火鍋選這地方?說話太刻薄了吧。

        張弛差點就按捺不住火氣,可想到隨時都有可能被積蓄的三昧真火給焚化了,還是強壓住怒火,勸慰自己算了,別跟外面那莽貨一般見識,息事寧人,我認慫還不行嗎?咱可是標配移動火葬場的人啊,一旦三昧真火超過了閾值,分分鐘就地火化升天的節奏。

        真要在這兒火化了,直接抽水馬桶一沖,毀尸滅跡形神俱滅,連渣都不剩。

        洗手間里一共三個單間蹲位,憑啥就認準了我間?

        張弛準備忍氣吞聲離開小隔間的時候,外面那火爆脾氣已經忍無可忍了,火力值攀升到1500,破口大罵:“你丫有完沒完?吃飽了就趕緊出來。”

        張弛提醒自己要控制住脾氣,打開門走了出去,卻見外面站著一個一米八多戴著大金鏈子的花臂男,叉著腰橫著脖子,似乎做好了隨時都要沖進來實施暴力的準備。

        這種人社會上并不少見,仗著身高體壯,耍橫逞強,欺凌弱小,走起路來跟螃蟹似的,多半都是沒啥素質又缺乏道德的莽貨。

        這種人屬于混得不咋地又覺得自己特牛逼的,雙商低下的類型。

        張弛本來已經控制住了,可看到這二了吧唧的莽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特么好欺負嗎?我最近都慘成這個樣子了,連個街頭混混也敢欺負我。

        他向那花臂男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耽誤您飯點了,還熱著呢,您里邊請!”說好的忍氣吞聲,低調做人呢?怎么一說話就奔著激化矛盾去了,你說氣人不。

        花臂男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聽到他這么說,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叫一聲就向張弛撲了上去,張弛早有準備,閃得這個漂亮。花臂男只覺得眼前一花,目標就失去了蹤影,他就納了悶了,這么小一蹲位也能唱空城計?

        這貨魁梧的身體因為慣性沖進了小隔間里,差點沒一頭栽進馬桶里。

        差一點多遺憾,架不住有人幫忙成全,躲過花臂大漢攻擊的張弛折返回來,一把就將那大漢的脖子給摁住了,直接將這貨的一張大臉就摁馬桶里面去了,花臂男雙手胡亂揮舞,感覺后腦袋瓜子被人啪啪猛拍了兩記耳光。

        張大仙人滿腔邪火,咬牙切齒道:“你特么倒是吃給我看?”

        花臂男用盡全部的力量把頭抬了起來,慘叫道:“我不會水……咕咚……”腦袋又被張弛給摁馬桶里面去了。

        張弛被這貨逗得有點想笑了,馬蒂歌波依德,這跟會不會水有什么關系?難不成你會水就能在馬桶里游泳了?再說了,這點水也游不開你啊。

        直到花臂男喪失了反抗的能力,張弛這才松開手,離去之前又在這貨濕淋淋的大臉上狠狠捶了一拳,隨身帶著移動火葬場的人就是那么牛逼,就是那么霸氣。

        站在地鐵車廂里,看到暴跳如雷青腫著大臉的花臂男狂奔到站臺上,張大仙人心中感到一陣莫名快感,他意識到自己最近明顯變得暴力了,自制力薄弱,外界的任何一件小事都能夠輕易刺激到自己,他控制不住情緒,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過去不是這個樣子的,張弛認為應該是吸收了太多火力值的緣故,過去有火源石的時候,吸收的火力值都貯存在火源石里,產生的最大副作用也就是火源石偶爾急劇升溫燙得自己皮膚疼痛。

        可現在完全不同了,火源石化為齏粉之后,可能因為這些粉末滲入了體內,自己居然擁有了吸收火力值的古怪功能,解釋的通,但是不科學啊。他已經斷了仙脈,永世不得修仙。

        吸收到別人的火力值就積壓在自己的體內,逐漸積累增加的火力值甚至讓他的性情都發生了改變,最近這幾天他變得沖動易怒,遇事缺乏忍耐和包容力,充滿了攻擊性,能動手絕不瞎嗶嗶。

        張弛有些痛苦地閉上了眼睛,走火入魔,自己目前的狀態就是如此,玩火者必自焚,這話擁有著絕對的政治正確性。

        不過他也發現,在痛毆花臂大漢之后,自己胸口的煩躁感減輕了一些,這讓他心中的危機感不再如此迫切,看來還是有辦法可以降低體內火力值的,比如說找到某個討厭的人痛揍一頓,簡單、粗暴、直接,但是非常有效。

        拎著精品果籃走進西城區的這片老建筑,頓時就產生了穿越時空的錯覺,轉身可以看到不遠處鱗次櫛比的高樓,可這邊卻依然是喧囂都市中的一片凈土,建筑大都保持著數十年前的風貌,蔚藍的天空下,一片起伏的灰墻紅瓦,身處其中,漸漸感到心境平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