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9章 低調富豪路晉強(不吹)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9章 低調富豪路晉強(不吹)字體大小: A+
     
        芮芙神神秘秘道:“事關最高機密,這都不明白,你只當最近的事情都沒發生過,你沒見過白小米,也沒遇到劫匪,該怎么過還是怎么過,這件事對你來說從今天已經完結了。”

        張弛徹底明白了,這是建議自己守口如瓶,回歸自己原本平靜的生活,這芮芙行事做派透著古怪,她該不是潛入我國的境外特務吧?看來對這洋妞要敬而遠之。

        秘密舉報人羅根生就藏身在市場大酒店對面車里眺望著,可看了半天,仍然沒有看到他期待的場景出現。

        先是接到報案的警察從酒店離開,他們沒有抓人。

        過了一會兒又看到芮芙獨自離開,羅根生知道自己一石二鳥的妙計并未得逞,氣得狠狠跺了跺腳。

        這洋妞從頭到尾都是在利用自己,利用他找到老客戶戚寶民,不但攪黃了他的生意,還為他結下一個仇家,戚寶民一定認為自己害了他,以后還不知要怎么報復自己,戚寶民的狠辣他是知道的。

        不過他并沒有懊惱太久,因為他想到了從張弛那里花大價錢買來的蟋蟀。

        羅根生本不是個喜歡賴賬的人,可對一個橫刀奪愛的小子他憑什么要信守承諾?

        還有那個連真名都不肯告訴自己的洋妞,真把自己當成傻子了?

        這尾款我還就不給了,憑什么被人坑了還要給人數錢花?當一個人想要賴賬的時候總能想出無數個借口。

        想起省下的十萬塊,羅根生的心情好了許多,他拿出了陶土罐,聽到蟋蟀洪亮的叫聲,過了一夜,大長腿的狀態似乎越來越好了。

        他小心翼翼地打開了蓋子,笑容卻突然凝固在了臉上,他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只小龍蝦,涌現的第一個念頭是被人掉包了。

        可定睛一看,這外表特征分明是一只蟋蟀,大號的蟋蟀,體型就算在蝗蟲里面也算大的,跟小龍蝦有一拼。

        羅根生用力眨了眨眼睛,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天下間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蟋蟀?反正他玩蟲那么多年沒見過。

        可現實卻是殘酷的,這體型如小龍蝦一般威武的物種絕對是一只蟋蟀,一只前所未見的蟋蟀。

        羅根生感覺仿佛有人在他的心尖上狠抽了一鞭子,有沒有搞錯,怎么一夜之間就變得這么大。

        他敢保證這蟋蟀壓根就沒有離開過自己身邊,不存在有人偷換的可能,所以只能是它發育了,一夜之間就茁壯成長,長成了蟋蟀里的巨無霸。

        這只突然發育的大蟋蟀帶給羅根生的驚嚇遠遠超過了驚喜,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這是一只蟋蟀,要是帶著去參加斗局,根本就是牽著一頭恐龍去參加斗雞比賽,肯定沒人樂意跟他玩。

        無敵是寂寞的,在他所從事的領域,無敵代表著無錢可賺。

        羅根生就算敲破腦殼也想不到這蟋蟀一夜變大的原因。

        在普云寺這只普普通通的蟋蟀咬了張弛一口,順便吸食了張大仙人富含洗骨丹的血,雖然總量不大,可對蟋蟀來說卻起到了伐毛洗髓的驚人效果。

        羅根生還沒有從震驚中冷靜下來,那只蟋蟀就從陶土罐中一躍而起,這只小小的陶土罐根本無法困住它的兩條大長腿,只一下就蹦到了羅根生的鼻子上,鋸齒一樣的雙腿落在羅根生的臉上,宛如幾十根鋼針同時扎了進去。

        吃了洗骨丹的蟋蟀憋了一肚子火,它要報復。

        羅根生痛得發出一聲殺豬樣的慘叫,伸手想去抓住這只蟋蟀,蟋蟀張開大牙在他鼻梁上喀嚓很咬了一口,鋼鋸一樣的雙腿在他臉上拉出兩條血槽,然后騰躍出去。

        羅根生滿臉是血,鼻梁上被咬出了一個血口,他揮舞雙手去抓蟋蟀,驚慌中卻誤碰到了汽車檔桿,檔位從P掛到了D,原本就沒熄火的寶馬車向前移動,羅根生又急忙去踩剎車,可他昏了頭踩在油門上。

        引擎轟鳴著加速向前方沖去,撞擊在前方垃圾車的后屁股上,寶馬車的引擎蓋掀了起來,冒出大量的白煙,駕駛座位的安全氣囊也彈射出來。

        打得羅根生胸口臉部劇痛,比起臉部的疼痛,他內心的疼痛更甚,這是他花五萬塊才買來的寶貝啊,怎么一夜之間變成了這個樣子。

        那只小龍蝦一樣大小的蟋蟀趴在儀表臺上蛐蛐地叫著,似乎在嘲笑羅根生的慘狀。

        滿臉是血的羅根生怒不可遏,他要抓住這只肇事者,要帶著它去找張弛算賬,他伸手去抓蟋蟀,那蟋蟀振翅從窗口飛了出去。

        羅根生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追了下去,哪還找得到蟋蟀的蹤影,想起被人連番捉弄,想起他的五萬塊,羅根生死的心都有了。

        前方垃圾車的司機摸著后腦勺從車上下來,指著羅根生道:“你!別走!”

        羅根生滿腔的怒火全都轉移到那司機身上,他打開后備箱,從里面抽出一支球棒:“我抽死你丫……”

        照著垃圾車司機的肩膀就是一棒槌。

        馬上發現周圍十多名身穿橘色工作服的環衛工手拿笤帚正向這邊靠近,羅根生慌忙將球棒拄在地上,一手指著天空道:“今天天氣不錯……”

        “揍他!”

        幾經輾轉,歷盡辛苦,張弛終于來到了京城。

        距離入學通知書上規定的報到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天,到京城又恰巧是周五晚上,接下來的兩天都是法定休息日,學校方面連個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也找不到,其實就算他能夠找到,現在也拿不出入學通知書,再說他也沒有身份證明,無法取信于人。

        張大仙人這幾天是真正體會到沒有身份證的麻煩了,住宿要開《無有效身份證件旅客入住旅館通知單》,坐火車也要開《臨時身份證明》。

        這廝本來是想把戶口轉到大學的集體戶口上,所以這次來報到的時候把戶口本身份證全都帶來了,誰曾想中途遇到了那么多糟心事,所有能夠證明他身份的文件憑證都被綁匪一鍋端了。

        如果不是現在網上能夠查到他的身份,肯定寸步難行。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就只能接受現實,就如旅途再遠列車總會到站,到站了就得下車。

        張弛抵達京城后直接乘地鐵去了萬年路,方大航有位表哥在這附近開賓館,此前就極力推薦他到這里住,如果遇到什么麻煩也可以過來尋求幫助。

        張弛本來是沒打算麻煩人家,可現在遇到了那么多事情,就硬著頭皮登門求助了。

        按照地址找到了地方,看到了一家名為景通旅社的賓館,賓館門臉不大,門口歪脖子大槐樹的樹蔭下,一個剃著平頭穿著大褲衩的赤膊大漢正歪著腦袋躺在竹制躺椅上鼾聲如雷。

        張弛走過去本不想驚動他,卻沒想到那大漢一個激靈醒了過來,一雙圓眼眨了眨,透過酒瓶底般厚度的眼鏡有點迷糊地望著張弛,先抬起滿是黑毛的右手手背擦了一下唇角的口水,然后道:“住宿?”

        張弛再次確認了一下店名這才問道:“您是路晉強路大哥吧?”

        大漢打了個哈欠道:“你誰啊?”一邊伸手撓著汗毛旺盛的大長腿。

        張弛笑著點了點頭道:“我是方大航的同學張弛,從北辰來的!”

        “張弛?”路晉強霍然從躺椅上站了起來,他個子很高,一米八六的樣子,吃了洗骨丹剛瘋長了十厘米的張弛在他面前仍然矮了半頭。

        路晉強大聲道:“大航打了幾次電話,說你是他好朋友,還說你失蹤了,讓我幫忙打聽你的下落,諾大的京城我哪兒找人去,還好你自己找來了,我就說了,那么大小伙子不可能丟嘛。”

        張弛昨天倒是跟方大航聯系過一次,可打他電話關機,怎么都聯系不上。

        從路晉強那里知道,方大航最近陪他老媽一起出國旅游去了,有媽的孩子像塊寶,張大仙人只能羨慕,這輩子是沒那個福分享受到了。

        路晉強向張弛介紹,這家旅社平時都是他老婆負責,因為是暑假,所以老婆帶兒子回劉公島娘家去了,這小旅社生意清淡,只是勉強維持著。

        旅社的房間大都空著,路晉強將張弛帶到了二樓的一間南向的房間,讓張弛先休息。

        張弛告訴他自己身份證丟了的事情。路晉強擺了擺手表示不用,讓張弛只管放心住著,就將這里當成自己家一樣。

        此人擁有135的高情商,智商也有125,堪稱優秀,從粗獷的外表乍看上去卻像個莽夫。

        路晉強走后,張弛先給方大航打了個電話,這次很順利地打通了,報平安的同時對他表示謝意。

        方大航電話里讓張弛別客氣,悄悄透露他表哥其實是一個隱形的富豪,這間小旅館只是他家業之一,人家在京城里可是有兩套四合院的主兒。

        張弛腦子里按照當下的市價估算了一下,京城兩套四合院如果位置好的話,搞不好都得上億,在算上這家鬧中取靜的小旅社,方大航可一點都沒夸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