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7章 前后矛盾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7章 前后矛盾字體大小: A+
     
        蘿絲提前為他買好了換洗衣服放在房內,還是對勾訓練服,不過是正版,不是他昨天穿得山寨高仿了。

        張弛換上衣服,感覺渾身上下煥然一新,戴上自己的高仿卡西歐,活動了一下手腳,精氣神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嘛,什么時候都不能被眼前的困難擊倒,一定要挺住,挺過去前面就是一片艷陽天,拉開窗簾看看,老天爺好像不太配合,居然下起雨來了。

        張弛花了一個多小時收拾干凈自己,神清氣爽地來到樓下餐廳,蘿絲在靠窗的位子坐著,她等得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如果張弛再不出現,她就要打電話過去催了。

        蘿絲向張弛招了招手,張弛走了過去。

        蘿絲用熟練的中文道:“很帥啊!”湛藍色的雙眸蕩漾著迷人秋波。

        讓張大仙人意外的是,他自從服用通竅丹之后消失許久的讀取他人雙商的能力突然又回來了。

        他瞬間看清蘿絲的智商145,情商140,不但是高情商,而且智商已經達到了天才的級別,自己的智商也不過才139,再聯想起蘿絲強大的武力值,心中感嘆,這么好的雙商不去搞研發,干什么國際刑警,可惜了。

        張弛意識到這洋妞也就是表面上單純無腦的人設,其實套路深得很,典型的扮豬吃虎。

        跟這種人相處一定要多些小心,自己帥不帥自己清楚,就算拔高了十厘米也不是高大威猛玉樹臨風的翩翩貴公子,在蘿絲眼中自己可能就是一頭待宰的大肥豬。

        張大仙人投桃報李道:“你真美!”人家是長得美,可他這話說得也是真虛偽。

        蘿絲咯咯笑了起來:“你說謊話的樣子真可愛。”

        張弛道:“你中文真好!”婉轉提醒眼前這位,說謊的是你不是我,此前是誰裝得對中文一竅不通,可現在說起普通話壓根沒有半點違和感,這洋妞的口條還真是利落。

        “不好意思,之前因為工作需要,所以對你隱瞞了一些情況,讓你受苦了。”蘿絲誠懇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張弛道:“你是國際刑警?”

        “不像?”

        肯定不像,張弛又不是算命的,不能從長相上一眼就判斷出人家職業。自己長得也不像大學生,可咱不也一樣以高分考進了水木?正所謂人不可貌相。

        張弛其實對蘿絲究竟是不是國際刑警也沒啥興趣,關鍵是成功抓住了兩名歹徒,在這件事上他立下了汗馬功勞。

        他現在最迫切地感受是餓,蘿絲點的套餐送了上來,張弛開始埋頭補充能量,吃得心安理得,權當是一個好公民幫助警方辦案應有的獎勵。

        吃飽喝足之后,方才繼續他們的談話。

        蘿絲將一張卡片放在張弛的面前,張弛掃了一眼,是一張銀行卡,他詫異道:“什么意思?”心中已經率先反應出她想收買自己。

        “里面有五萬塊,算是對你昨晚幫忙的一點報酬。”

        張弛假惺惺道:“我也沒想幫忙,只是湊巧趕上了。”

        國際刑警辦案出手都那么大方嗎?他對蘿絲的身份仍然存疑,連帶著也懷疑她給自己這五萬塊的動機,可五萬塊是真金白銀,他也沒打算跟錢過不去。

        蘿絲旁敲側擊道:“昨晚我明明看到你中槍了,可你居然沒事,你是不是有刀槍不入的本事呢?”

        張弛照實說了,反正火源石也炸了,就說自己戴著一顆天珠,子彈剛好射中天珠,依靠天珠的阻擋自己方才逃過一劫。

        想從他嘴里問出實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算他照實說,也沒人相信。

        蘿絲指了指那張銀行卡示意他收起來。

        張弛笑道:“無功不受祿,我怎么能隨便拿你的錢。”

        他總覺得蘿絲不會白白給自己一筆錢,她肯定還有其他的事情找自己,必須先搞清對方的動機。

        果然不出張弛所料,蘿絲終于切入了正題,她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張弛道:“照片上的這個人你有沒有見過?”

        張弛接過照片看了看,照片上的人是白小米,蘿絲找白小米干什么?是想救她?還是另有其他目的?

        和白小米的接觸時間雖然不長,可張弛也知道這妮子背景復雜,和馮老三有聯系的人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輩,馮老三是個老騙子,白小米應該就是個小騙子,他們很可能來自于同一個詐騙集團。

        張弛搖了搖頭:“不認識,她是誰啊?”這貨撒起謊來不帶臉紅的。

        蘿絲道:“涉及到警方機密,無可奉告。”

        張大仙人本來睜著眼睛說瞎話還有些歉疚,可蘿絲的這句無可奉告頓時讓他心安理得了,這洋妞也忒不坦誠了,你對我遮遮掩掩,憑什么要求我跟對你坦誠相待?

        這跟開房一個道理,你穿的齊齊整整,憑什么要求我脫個精光?人家也是有底褲,不,應該是底線的!

        他故意拿著那照片又仔仔細細看了看道:“長得不錯,我喜歡,介紹我認識唄,我還沒對象呢。”

        蘿絲伸手將照片要了回去:“如果你見到她最好還是躲遠點。”

        張弛故意神神秘秘道:“她是罪犯?很危險?”

        蘿絲搖了搖頭:“你別問了,總之這件事跟你沒關系。”

        張弛心說你前后矛盾,沒關系你還拿張照片問我,目光落在那張銀行卡上,感覺不拿白不拿,可正當他準備伸手去拿銀行卡的時候,蘿絲已經先行將卡拿起收了回去,輕聲道:“既然你不愿意收,我也就不勉強了。”

        張大仙人這個郁悶啊,這洋妞也不是好人吶。我剛才就是跟你客氣一下,不是真不想要,中文說得那么好,怎么中華禮儀的謙讓禮儀你都不懂?好歹你再表達一下誠意,我不就能坦然受之了?

        他發現蘿絲的藍色眼睛里光芒有些狡黠還有些得意,頓時明白這妮子缺乏誠意,剛才是想用糖衣炮彈從自己這里套情報,發現自己沒有多少利用的價值之后,馬上決定終止投資,他大舅滴,老外都那么現實嗎?

        張弛想起自己外面還有一筆十萬的余款未收,于是提出要返回鳴蟲交易市場,蘿絲也沒反對,和張弛當場道別,甚至連以后加強聯系的客套話都懶得說了。

        張大仙人越發認清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所以更加后悔剛才沒有果斷在第一時間收下那張五萬塊的銀行卡。

        他昨晚損失了一顆火源石,不見了一萬塊,歸根結底都是因為蘿絲,她賠償點損失給自己也是應該的。這洋妞居然晃點老子,良心不會痛嗎?

        張弛買了把傘,冒著雨先去了鳴蟲交易市場,老宋在店里等著他了,一看老宋內疚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妙。

        原本羅根生約好一早把尾款送來,可左等不來右等還是不來,老宋這才有些慌了,趕緊給羅根生打電話,卻發現這廝的手機已經關機了,又讓小汪去羅根生入住的酒店找人。

        張弛過來的時候,小汪剛好也到了,他剛去找羅根生,聽酒店說羅根生一早就退房了。

        老宋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傻了眼,他是這次交易的擔保人,羅根生還有十萬塊尾款沒付就逃了,按理說他是要承擔連帶責任的,昨晚他還信誓旦旦地保證如果羅根生跑了自己承擔這十萬塊呢。

        小汪是個事后諸葛亮,他嘆了口氣道:“我早就說吧,羅根生這種人壓根就不能信任,你們就是不聽。”

        張弛道:“你啥時候說過?”老宋已經夠難過了,小汪還說這種話,這種人實在是討厭。

        張弛確信自己觀察他人雙商的能力恢復了,老宋和小汪智商方面都是常才,可情商方面老宋100,小汪只有80,通常越是喜歡賣弄小聰明,搬弄是非的人情商越低。

        老宋道:“張老弟,你別急,我既然做了擔保,這件事我就會負責到底,就算去京城我也得幫你把這筆錢給追回來,我就不信找不到他羅根生,除非他以后再也不干這個行當。”

        他心急上火,怒火值已經達到了1000。讓張弛納悶得是,自己雖然火源石碎裂了,可仍然能夠感受到老宋的怒火值,甚至比起過去佩戴火源石的時候更加清晰,一定是幻覺。

        老宋一發火,張弛胸口居然感到有些微微發熱,這似乎就是過去佩戴火源石的感覺,這貨有些納悶了,難不成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火源石明明已經化為齏粉,怎么可能吸取他人的怒火值?

        沒理由啊!一定是自己的錯覺。這種感覺也沒有持續時間太久,稍閃即逝。

        張弛知道老宋是實誠人,經歷了昨晚的事情,連火源石被毀他都想開了,別說是區區十萬塊了。

        他反倒寬慰老宋別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本來自己也沒指望賣蟲掙錢,那條蟲能賣五萬塊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雖然張弛表示不需要老宋承擔任何責任,可老宋仍然內疚不已,只說再等等,或許羅根生會過來呢,他心中仍然抱著一線希望。

        張弛可沒興趣等下去,一來對羅根生沒有任何信心,二來,他也耽擱不起,畢竟他已經過了開學報到時間了。和學業相比,十萬塊根本算不上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