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6章 我是好人(為fine絲)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6章 我是好人(為fine絲)字體大小: A+
     
        直到七輛呼嘯而來的警車將現場包圍,張大仙人方才停下對惡徒的暴擊,戚寶民被打得氣息奄奄,張弛拖死狗一樣將他拖到上面扔在了道路上。

        十多名荷槍實彈的警員沖上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張弛老老實實舉起雙手,聲明道:“我是好人!”

        “別動!”一名警員上來把他雙手擰到后面給他上了手銬。

        “我真是好人!”

        張大仙人心中有些郁悶,本以為霉運已經徹底過去,可現實卻是跌到了還沒爬起又被另一記重拳擊倒在地。

        此前被馮老三一伙移花接木盜走了烏殼青丹爐,現在連火源石都炸了,他的身上已經再無靈寶,就連隨身攜帶的一萬塊錢也不知丟哪兒去了。

        塞翁失馬安知非福,張弛想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可人家丟得是馬,自己丟得卻是法寶,更何況火源石被子彈射中之后爆炸,連渣都不剩了。

        張弛低頭看了看胸口,爆炸之后熏得他胸口黑乎乎一片,如果不是火源石阻擋,那顆子彈已經要了他的小命。

        他被押上了警車,張弛向負責看守他的警員解釋道:“我是來幫忙抓壞人的,你們搞錯了。”

        “誰能證明?”

        “蘿絲啊,她是國際刑警,她能為我證明。”

        車內的警員忍不住笑了起來:“螺絲?還蘿卜絲呢,國際刑警?我們怎么不知道?就算真有國際刑警,在我們的土地上也要按照我們的法律辦事。”

        張弛頭皮一緊,這就證明蘿絲此前跟他說的基本上都是謊話,如果她不是國際刑警自然得不到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

        其實張弛在蘿絲和戚寶民交手之后就已經有察覺,他壓根就不該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來,好奇害死貓,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其實也沒什么好怕的,只要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說出來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沒犯法。

        到分局之后就有醫生為他檢查了一下身體狀況,張弛告訴醫生自己中槍了,那醫生聽說之后也非常緊張。

        可檢查后發現這廝身上壓根找不到槍傷,狠狠瞪了他一眼,認為張弛是故意捉弄自己,這小子看著就不像好人,這種時候還不忘消遣自己。

        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抓緊去救治被打得半死的戚寶民去了。

        張弛被單獨關到了一個房間,進去之前警員給他打開了手銬,讓他安心等待,過一會就會有人提審,友情提醒,警方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張大仙人本以為很快就會有人找他了解情況,可等了很久也沒見人過來提審,估計是把他給忘了。這貨經過這番折騰也累了,歪在里面的長條凳上睡著了,這一覺睡得昏天黑地,夢中看到自己被兩名金甲武士架進了兜率宮。

        太上老君拿著自己送給他的那柄拂塵,胡亂揮舞了兩下,然后擺了擺手,讓人把他給扔到乾坤爐里。

        張大仙人想跟太上老君敘敘舊,提醒他自己就是當年在兜率宮兢兢業業燒火煉丹的乖乖童子,老君手中用來裝逼的拂塵就是自己薅馬尾巴給湊的,當年端茶送水捏腿捶背的事兒我可沒少干。

        可他偏偏發不出聲音,老眼昏花的太上老君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不知是認不出還是懶得理會。

        滿腹怨念的張大仙人被扔到了乾坤爐內,看到身體被三昧真火包圍。

        乾坤爐的角落還蹲著一只金光閃閃的猴子,那猴子一雙因煙熏火燎而紅彤彤的眼睛盯住他,在三昧真火的煅燒中露出幸災樂禍的一笑,似乎在說:“小子,你也有今日!”

        張大仙人渾身燥熱,看到自己的每個毛孔中都透出火光,他意識到自己這次真得玩完了,塵歸塵土歸土,無論如何努力最終還是在這乾坤爐里化為灰燼。

        猴子從耳朵里掏出一根金光閃閃的棍子,在乾坤爐內咣咣咣地敲,敲出搖滾樂般的節奏,以此表達心中的愉悅。

        張大仙人對這廝的幸災樂禍極其不滿,大家落到這種地步了,居然還要相互嘲諷,何苦呢?何必呢?

        他用所有的力氣大喊道:“孫猴子,你特么別敲了!”可惜身體都被燒沒了,自然是發不出半點的聲音。

        “張弛!”這猴子居然會說人話,聽起來還是女人的聲音,難道是只母猴子?

        蘿絲的第二聲呼喚才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張大仙人喚到現實中來。

        張弛因為剛才的那個夢嚇出了一身的冷汗,煙熏火燎黑乎乎的上半身因為淌汗的緣故,出現了一道道的溝壑,汗水流過的地方露出本來的肌膚。

        他周身又酸又痛,就像剛剛跑完一場馬拉松,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發現自己仍然被關在此前的那個小房間里,不過門已經開了,已經換了一身灰色職業裝的蘿絲就清清爽爽地站在門前,她是自己過來的,沒有人陪同。

        金色的卷發已經拉直,在腦后扎了馬尾,膚白貌美大長腿,空氣中彌漫著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好聞,張弛聞到這味道,首先涌入腦子里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奶油蛋糕,他餓了,臟兮兮的肚皮內部傳來咕嚕嚕的響聲。

        蘿絲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在烈焰紅唇的襯托下越發顯得白的耀眼,美得冒泡。

        張大仙人一臉懵逼地看著她,蘿絲應該不是被抓來的,看情形她活得還非常滋潤。

        蘿絲向張弛眨了眨眼睛道:“事情的經過我全都解釋清楚了,現在你可以走了。”

        張弛也眨了眨眼睛,經歷了昨晚的那件事,這貨變得有些多疑,這洋妞該不是來劫獄吧?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可不能稀里糊涂地中了她的圈套。

        蘿絲道:“走吧,有什么話出去再說。”她轉身先行離開。

        張弛這才站起身,忐忑不安地走了出去,在走廊上迎面遇到了昨天帶他過來的警察,張弛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畢竟搞不清狀況,還是心存敬畏。

        那警察朝他點了點頭,主動笑著招呼道:“昨天委屈你了。”

        張弛這才相信事情已經全都搞清楚了,罪犯已經落網,自己的嫌疑也得到了洗清,在其他人看來已經是皆大歡喜,可張弛不開心,在這起事件中,損失最大的就是自己。

        來到外面,看到蘿絲就站在大門外等著他,張弛走過去打了個招呼。

        陽光下的蘿絲燦爛的耀眼,她看了一眼狼狽不堪的張弛,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一笑卻牽動了肋部的刀傷,痛苦地皺了皺眉頭。

        張弛道:“到底怎么回事?”

        蘿絲指了指對面的四海賓館:“我開好了房間。”

        張大仙人臉皮有點發熱,這進展也太快了吧,都說西方姑娘開放,可本仙不是那么隨便的人。

        開房!也是要有感情基礎的。難道蘿絲是因為自己昨晚救了他,所以才決定以這種方式報答自己?

        張大仙人有些糾結,我是從還是不從?

        糖衣炮彈,現在人家要扒了糖衣跟他坦誠相見,自己見還是不見?

        要說自己還沒嘗過金絲雀呢,這頓洋葷要不要開呢?真是讓人糾結呢。

        蘿絲將一張房卡遞給了他:“520房間,你去好好洗一洗,換身衣服,我在樓下餐廳等你。”

        張弛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人家的意思,敢情是讓自己一個人上去維護一下個人衛生。

        這充分表現了中西方文化的不同了,他想起西方在這方面表達比較直白,俺們這旮旯開房現在等于圓房,多婉轉,多含蓄,不然怎么說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呢。

        張大仙人在意識到自己剛才產生了些許的動搖,證明自己的意志不夠堅定,畢竟現在是個凡人,抗拒誘惑的能力減弱不少。

        張弛拿著房卡來到蘿絲為他開好的房間,好好泡了個澡,洗去一身煙熏火燎的顏色,本以為火源石爆炸會給胸口造成大面積的燒傷。

        洗凈一看,不甚旺盛的胸毛燎掉了幾根,胸口的皮膚好端端的,仔細檢查了一下,只是在胸骨外多了一個銅錢大小淡紫色的淤痕。

        他以為是子彈射擊火源石沖擊肌膚引起的淤血,可用手摸了摸,沒有痛感和皮膚平齊,如果不是仔細看是發現不了的。

        張弛躺在浴缸內,腦海中回想著昨晚的經歷,默默安慰自己,雖然失去了火源石,可畢竟保住了這條命,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就算以后沒機會煉制金丹,當個普通人也沒什么不好。

        利用浴室的體重秤測量了一下目前的體重,165斤,還是有些偏胖。他的身高已經達到一米七六了,不知洗骨丹還會不會繼續產生作用,身材是不是還能再拔高一些。

        這廝過去總盼著能突破一米七,省得別人說他三等殘廢,可現在已經一米七六了,他又開始得隴望蜀,希望再長四厘米,湊夠一米八。

        凡人就是貪婪,張大仙人將一切問題都歸結到被貶下凡的原因,老子這身皮囊就是肉眼凡胎,凡人愛美虛榮貪財好色的毛病我一樣不缺。

        都是玉帝老兒惹得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