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4章 放下武器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4章 放下武器字體大小: A+
     
    戚寶民恨恨點了點頭,慢慢舉起雙手道:“我當是誰?芮芙小姐,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

      羅根生暗暗叫苦,騙子,這個洋妞是個大騙子,她根本不叫蘿絲,聽戚寶民對她的稱呼本名應該叫芮芙,他們此前也一定是認識的。

      可憐自己此前還以為走了桃花運,搞了半天這洋妞是故意接近自己,真正的目的是要通過自己找到戚寶民。

      同樣吃驚的還有潛伏在樹后的張弛,張大仙人剛才見證了洋妞干脆利落地打暈了劉金水,又把劉金水塞到車里。

      他對洋妞的過人武力有心理準備,可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配合這位國際刑警行動的公安干警,不是說好了有一百多名公安干警埋伏在周圍配合她行動的嗎?

      張大仙人想到一個極其嚴峻的問題,這洋妞會不會是黑吃黑?如果真要是這樣,自己還是別趟這趟渾水為妙。

      蘿絲擺動了一下槍口,示意戚寶民伸開雙手趴在車上,羅根生膽戰心驚地跟著過去,卻被蘿絲狠狠瞪了一眼道:“滾!”

      換成十分鐘之前,羅根生聽到這洋妞這么對自己說話必然玻璃心碎裂一地。可現在他只感到如釋重負,驚喜來得太過突然,他有點不敢相信:“我?”

      蘿絲惡狠狠道:“滾!”

      羅根生轉身抱頭鼠竄,什么面子,什么貨款,和自己的小命比起來,全特么都是浮云。

      戚寶民雙手張開趴在車上,蘿絲舉槍來到他的身后,戚寶民忽然道:“你以為我們只有兩個人嗎?”

      “重要嗎?”

      戚寶民突然閃電般轉過身去,他的右拳狠狠擊中了蘿絲的軟肋,蘿絲的槍口此時正對準了他的后心,他竟然不怕蘿絲開槍。

      蘿絲顯然沒有料到戚寶民會在槍口的威脅下冒險反擊,被戚寶民重擊之后,左肋劇痛,戚寶民的右手指縫中露出一截寒光凜凜的刀鋒,他不但窮兇極惡而且手段卑劣。

      剛才利用藏在指縫中的短刀刺入了蘿絲的肋間,不過蘿絲反應也夠及時,迅速后撤,躲過了致命一擊。

      蘿絲的身體原地翻滾,在被對方突襲之后,她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拉開和戚寶民之間的距離,以防他的第二次攻擊。

      一直藏身在術后旁觀的張大仙人目瞪口呆,他本以為蘿絲已經完全控制住了局面,可沒想到形勢卻突然逆轉,不科學啊,蘿絲明明有槍,這洋妞關鍵時刻腦子是不是生銹了,開槍啊!

      婦人之仁,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蘿絲舉槍瞄準戚寶民,忍痛呵斥道:“站住,不然我就開槍了……”

      戚寶民居高臨下地望著蘿絲,唇角浮現出不屑的笑容:“那你為什么還不開槍?這里不是中東,在這片土地上,你沒那么容易搞到武器。”

      蘿絲藍色的雙目黯淡了下去,她低估了對手,戚寶民已經識破了她手中只是一把模型而已。

      戚寶民一步步走向蘿絲:“你不了解我對槍的感情,就算我看不到,我聞得到,對我而言,槍是有生命的,我感覺得到它的氣息。”

      蘿絲掙扎著想要站起身,戚寶民沖上去一腳踢在她的小腹上,然后用腳無情地踩踏她受傷的左肋。

      蘿絲感覺自己胸腔的空氣被壓榨出去,肋骨就快處于斷裂的邊緣,讓她絕望的是,她沒有支援。蘿絲想到了張弛,那家伙看到局勢不妙一定也逃走了。

      她不怪張弛,萍水相逢,大家根本沒什么交情,憑什么要求別人為自己冒險,怪只怪她太輕敵了。

      汽車喇叭突然響了一聲,戚寶民心中一怔,轉身望去,卻見滿臉是血的劉金水被人從駕駛室中拖了出來,那人拿著一根東西對準了劉金水的腦袋,大聲道:“你,過來,不然我一槍轟爛他腦袋。”

      蘿絲聽出是張弛在說話,心中暗暗感激,想不到他居然那么勇敢,在自己生死懸于一線的時候挺身而出,可感動之余又難免為張弛感到擔心,用假槍威懾戚寶民的招數剛才自己已經用過了,事實證明根本不靈,敵人太狡詐了。

      戚寶民瞇起眼睛望著張弛,因為張弛剛剛長高了十厘米,他沒有認出來,以為是蘿絲的幫手。

      他一把將地上的蘿絲抓起,用刀鋒抵住她的咽喉:“我倒要看看你那把槍能不能發出子彈。”

      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也能夠看出對方手中的那桿所謂的槍外面包裹著衣服,簡直是欲蓋彌彰,如果他真有槍,為何不亮出來。

      張大仙人手中的確是假槍,他是從地上撿了根和長槍相仿的木棍,然后脫下自己的上衣包在了外面。

      看到戚寶民懷疑自己,張弛笑道:“喲,今天把衣服穿上了,山里的母猴子沒把你留下來傳宗接代。”

      戚寶民聞言一驚,隨即一張面孔漲得通紅,此前被張弛逼迫脫去衣服,他引以為奇恥大辱。

      這件事除了少數人并無外人知道,戚寶民自然將眼前人和張弛聯系在一起,仔細看眉眼似曾相識,可身材卻高出許多。

      他明明記得張弛是個矮個子,這才幾天怎么可能長那么多,莫非是他哥哥?不對啊!他哥哥怎么可能認識自己?

      張弛道:“不記得這把獵槍了?”胸前的火源石開始發熱,戚寶民惱羞成怒產生的火力值已經達到了9000。

      戚寶民此時已經能夠斷定眼前人就是張弛無疑,一時間新仇舊恨涌上心頭,他連呼吸都變得灼熱且急促,整個人如同一頭被激怒的野獸,恨不能現在就沖上去將張弛撕成碎片。

      但是戚寶民心存忌憚,當時張弛搶走了一支獵槍,就是用那把獵槍逼迫他脫光了衣服,讓他和同伴陷入群猴的圍攻之中,是他有生以來受過得最大侮辱。

      別看戚寶民識破了蘿絲的計策,可在老謀深算的張大仙人面前,他還真不是對手。

      張弛的厲害在于他虛虛實實,善于把握對方的心理,抓住弱點完成致勝一擊。

      張弛首先聲明手中是獵槍,這就讓戚寶民不能不多想,又因為他和戚寶民之間保持著足夠的距離,戚寶民就算對槍械再熟悉,隔著那么遠的距離也聞不到槍械的氣息和火藥的味道。

      戚寶民放開了蘿絲,如果張弛手中是那把獵槍,就算他能夠逃生,老友劉金水也沒有機會,他雖然兇悍殘忍,但并不代表著他沒有朋友。

      張弛向蘿絲道:“走得動嗎?”

      蘿絲捂著左肋躬著身子,緊咬嘴唇,強忍鉆心的疼痛向汽車走了過去。戚寶民眼睜睜看著,他在猶豫是不是要丟下同伙趁機逃走。

      張大仙人也是按捏著一把冷汗,如果戚寶民敢賭一把,強行對抗,他們必敗無疑,畢竟自己手里只是一根木棍,只是虛張聲勢而已。

      蘿絲走到中途的時候,遠處傳來急促的警笛聲,張弛看到了西北方閃爍的警燈,心中如釋重負,蘿絲所說的援軍總算到了,可這警笛聲有些單薄,從燈光閃爍的規模來看來得只有一輛警車。

      果然不出張弛所料,只有一輛警車來到了現場,從車上下來三名警察,他們都是市場派出所的值班警察,不過他們并非是蘿絲口中配合國際刑警行動的人員,他們是接到報案后趕過來的。

      警車距離戚寶民不遠,其中一名警察大吼道:“所有人站在原地,舉起雙手,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張大仙人有點納悶,你們總共只來了三個人是怎么包圍的?可想想這應該是套路,反正電影電視上都是這么說,他倒希望被包圍,這樣壞蛋就跑不出去了。

      戚寶民一邊舉起雙手一邊大喊道:“警察同志,他有槍,他有槍!有人質在他手中!”這廝來了個惡人先告狀,目的在混淆視線。

      前來出警的警員還未搞清現場情況,聽說有人身上有槍支,還有人質,頓時緊張了起來,其中一人掏出手槍,瞄準了遠處的張弛,大吼道:“馬上放下武器!不然我開槍了!”

      張弛趕緊把雙手舉起來,大喊道:“警察同志,千萬別誤會,我手里是棍子,別開槍,我是好人,他才是壞人!”終于體會到孫悟空當初遇到六耳獼猴的無奈了。

      帶隊的警察在狀況沒有搞清之前非常謹慎,厲聲道:“所有人都舉起手來,站在原地,全都不許動!”

      戚寶民率先舉起雙手,已經走到中間的蘿絲也只能停下腳步舉起雙手,因為剛才用右手捂著傷口,所以掌心沾滿了鮮血。

      張弛把雙手高高舉起,包裹在棍子外面的上衣不慎滑落,這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這貨手中是一根棍子。

      戚寶民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張弛戲弄,此前被逼迫脫光了衣服,現在又被他用一根木棍當成獵槍威脅,連他自己都嫌棄自己的智商,怎么就被乳臭未干的小子玩弄于股掌之間。其實他一開始也懷疑槍是假的,可他不敢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