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2章 吃水不忘挖井人(為詹魔道)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2章 吃水不忘挖井人(為詹魔道)字體大小: A+
     
        張弛意識到自己的運氣已經開始漸漸變好了,和羅根生做完交易,兜里有了錢,當然吃水不忘挖井人,他主動提出要請老宋和小汪好好吃一頓表示感謝。

        約好了吃飯時間地點,他趁著這一個小時先去了趟當地派出所,開具了一份《無有效身份證件旅客入住旅館通知單》,沒有這份證明連住店都難。

        身上有了錢,任何事就容易了許多,他就在派出所旁邊的市場大酒店開了間大床房,在旁邊服裝店買了一身山寨對勾運動服,總算不要截褲腿了。

        利用服裝店里的卷尺量了量身高,光腳已經一米七六了,服裝店買衣服還有贈品,送了他一塊高仿卡西歐。

        張大仙人沖了個澡換了身新衣服,精神抖擻地離開了房間,來到酒店大堂還特地在大鏡子前照了照。

        難怪那洋妞對自己青眼有加,有眼光,鏡子里的那小子真特么帥!帥得讓人想犯規!我長得怎么就那么帥!

        張弛滿意地摸了摸自己已經冒出短發的頭頂,豬鬃一樣的感覺,心頭說不出的舒爽,現在總算知道翻身農奴把歌唱是什么滋味了。

        林黛雨啊林黛雨,你現在見到我會不會臉紅心跳呢?

        前臺的接待胖妹遠遠看著,看到這廝自戀地照來照去,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心說那是風水鏡,又不是照妖鏡,差不多就得了,也不怕犯忌諱,沒見過那么自戀的男人。

        張大仙人意識到有人在偷偷看著他,這貨自信爆棚,就憑我現在這海拔,這長相,走哪兒都得收獲一群迷妹。

        這貨存心要測試一下自己目前的魅力,來到前臺靠近胖妹紙,一雙眼睛拿捏出自認為深邃的眼光看著她,順便抬起左腕亮出自己的山寨卡西歐。

        胖妹紙嚇了一跳:“干嗎?”

        張大仙人用深沉悶騷的聲音道:“十八號,八月十八號。今年八月十八號下午六點之前的一分鐘你和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分鐘的朋友,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因為已經過去了,我明天會再來。”

        胖妹紙目瞪口呆地望著他,張大仙人朝她眨了下左眼,轉身瀟灑離去。

        身后傳來胖妹紙和同事的交談聲:“這貨是個傻子嗎?”

        “這你都聽不出來,人家是想泡你。”

        “我喜歡高帥富,就他那長相,還想泡我?憨批!”

        張大仙人尷尬了,他終于明白每個人的審美標準是不一樣的,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放之四海皆準的統一標準。

        他雖然比過去高了一些,可長相還是那個長相,顏值提升有限,在有些人的眼中,自己居然是個憨批,王家衛害死人,電影里裝逼泡妞都是騙人的,我以后再看你電影我就跟國榮姓。

        張弛的心情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準時來到魏記土菜館,發現老宋和小汪已經提前到了,老宋點好了菜,招呼張弛入座。

        張弛有了錢,底氣自然足了許多,他讓服務員送菜單過來,準備再點幾個菜,方才知道老宋已經提前將菜錢給結了。

        老宋認為自己是地主,張弛是外地人,在這里自己理當盡地主之誼。

        張弛和老宋雖然認識不長,卻已經發現此人厚道可交。

        老宋帶來兩瓶景芝白干,三杯酒下肚之后,敞開了話匣子,他這次對張弛的那條蟲是真看走了眼,虛心求教道:“張老弟,你那條蟲是在何處抓到的?”

        張弛實話實說,他也知道老宋小汪對那只蟋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反正也不是什么商業秘密,他也沒打算從事這個行當,自然坦誠相告。

        其實老宋早就猜到張弛的那只蟋蟀得自于普云寺,現在詢問只是想張弛親口證實,既然普云寺能出好蟲,證明那里的環境比較特別,按照通常的經驗來說,還可能會有其他的好貨出現。

        他和小汪已經拿定了主意,爭取盡快進山一次,說不定也有驚喜的收獲。

        小汪性情輕狂幾杯酒下肚說話就開始漫無邊際,他提起了蘿絲,樂呵呵道:“羅根生到處跟人家說那洋妞是他女朋友,開始我都信了,搞了半天是吹牛逼的,瞧他那熊樣,人家能看上他?傲得跟二五八萬似的。”

        張弛道:“就算找了個洋妞當女朋友也沒啥可驕傲的,我中華泱泱大國,世界各國佳麗巴不得往咱們這邊嫁,嫁過來就脫離了萬惡的資本主義,那還得看咱們樂不樂意拯救她們水深火熱的生活。”

        老宋和小汪同時笑了起來,同樣是吹牛逼,張弛吹得聽起來咋就那么舒服,看來吹牛也是有技巧的,尺度和節奏要掌握的恰到好處,必須做到收放自如,這貨是個高手。

        老宋連連點頭道:“說的對,遠的不說,就我們村今年就嫁過來倆非洲姑娘。”

        小汪道:“張老弟,我看那個洋妞好像看上你了。”

        張弛笑道:“沒影的事兒。”

        “裝,還裝,我親眼看見她抱著你在你臉上啃了兩口,老宋也看見了。”小汪對這種事情投入特別的關注和極大的熱情。

        老宋怕說出來張弛難堪,笑了笑道:“我看蛐蛐呢,其他的真沒留意。”

        張弛道:“人家外國女孩子大都性格隨和,親臉是一種禮貌,朋友之間,親人之間都可以這么做,沒啥特別的意思。”

        “那她咋不對我隨和呢?”小汪反駁道。

        老宋踢了他一腳道:“你有老婆,咋地,還想犯錯誤?”

        小汪笑道:“我本來以為她得跟著張老弟一起走呢,想不到還是跟著羅根生一起。”

        這話明顯就有點挑事的意思了,雖然你張弛跟洋妞曖昧,可最終還是沒挖成墻角。革命仍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你丫也就是嘴皮子利落,實戰方面沒啥經驗。

        張弛笑了笑,反正他對蘿絲也沒啥想法。本仙閱盡天界風云,對人間的七情六欲早已看淡。沒點儀式感,我的肉身也不能輕易奉獻出去,咱不是那么隨便的人。

        小汪道:“羅根生可不是什么好人啊,又奸又滑,明兒你得抓緊把那十萬要過來。”

        老宋瞪了他一眼,這小子喝多了,這不是挑事嗎?明明知道自己在中間做了擔保人,他這么一說肯定讓張弛擔心了。

        張弛心眼可沒那么小,這筆錢對他其實是意外之財,本來能賣五萬已經心滿意足了,現在賣了十五萬,收益遠遠超出預期。

        老宋既然愿意擔保,他當然信得過,就算羅根生跑了,他也沒多少損失。

        其實他還存著一個顧慮,洗骨丹對蟋蟀的影響究竟大到什么地步還不知道,時間越久變數就越大,錢還是盡早落袋為安最好。

        老宋道:“小張,你別擔心啊,羅根生這個人雖然奸猾,可在做生意方面還是誠信的,不然我也不會跟他合作那么多年。他答應明天送錢過來肯定會做到,如果他跑了,我把剩下的錢給你。”

        他是給張弛派定心丸,萍水相逢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非常難得了。

        張弛笑了起來:“宋大哥,您這么說就見外了。”他掏出事先準備的一沓錢遞給了老宋,足足一萬塊。

        老宋愕然道:“小張,你這什么意思?”

        張弛道:“也沒其他意思,如果不是宋哥您,我現在指不定還在山里轉悠呢,想請吃頓飯吧,你都不給我這個機會,這錢你務必收下,不然就不把我當朋友了。”

        在對待金錢方面,張大仙人向來大方。

        小汪羨慕地望著那一萬塊,心說張弛雖然慷慨,可是有點不夠意思,當時把他從山里帶出來的還有自己啊,怎么他只感謝老宋一人啊,憑啥給老宋不給我呢?心中默默生出怒火值1000+。

        老宋把錢給張弛塞了回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張,心意我領了,錢你收回去,你把我當朋友就別整這種事,我看人錯不了,你是有大出息的人,等將來有大出息了,說不定我真會找你幫忙呢。”

        張弛看他堅持,只能將錢收了回去,對老宋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小汪暗嘆老宋愚魯,這可是一萬塊啊,張弛真心表達謝意,為啥不收?更何況張弛一條蟲賣了十五萬,拿出一萬塊表示感謝也是應該的。

        老宋趕著回家看兒子,所以飯局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來到飯店門口,約好了張弛明天去店里拿錢,老宋就先走了,讓小汪送張弛回賓館。

        小汪陪著張弛往賓館一邊走一邊道:“其實你那條蟲還能多賣一些,別看羅根生花了十五萬,他很快就能賺幾倍甚至幾十倍回來。”

        張弛道:“他用蟋蟀賭博吧?”

        小汪點了點頭道:“你也知道啊。”

        張弛道:“我不碰違法的事情。”

        小汪笑了起來:“你想想啊,一條蟲幾萬十幾萬,你當那些買蟲的主顧真是買回去當寵物養?”

        他搖了搖頭,故作高深道:“你還年輕,這個社會太復雜,以后就會明白了。”

        張弛并不喜歡小汪,和厚道的老宋相比,這貨身上帶著小買賣人的精明和市儈,張弛準備跟他分道揚鑣,沒必要忍著性子聽他裝逼。

        小汪提議道:“我帶你去個地方。”

        張弛本想說沒興趣,卻聽小汪又道:“我敢打包票,羅根生也在那里。”

        張弛愣了一下,有些好奇道:“什么地方?”

        “夜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