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1章 成交(為1把鈍刀磨10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1章 成交(為1把鈍刀磨10年)字體大小: A+
     
        老宋和小汪都被張弛彪悍的開價給嚇了一跳,張弛的這只蟋蟀剛才的確展露了過人的戰斗力,可照他們估計,最多也就是開價三萬。

        雖然去年市場上最貴的一條蟲賣到了十五萬,可那畢竟是九連勝的王者,當時還是在拍賣會上多方出價,相互競拍才抬到的高位。

        張弛的這只蟋蟀只勝了一場,實力還待考驗,誰知道是不是靈光閃現。

        羅根生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小子要價夠黑啊,一張口就是五萬,真特么把我當成凱子了?

        他也沒激動,人家敢要價,也沒說不讓他還價,摸天要價,貼地還錢,古往今來都是這個道理。

        他微笑著把左手的五根手指頭全都伸了出來:“五千!”他認為給出的價格非常合理,畢竟自己從老宋那里買了九只蟋蟀,總共才花了兩萬五,平均一只連三千都不到。

        “十萬!”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沒見過這么談生意的,張弛非但不肯降價反而漲上了,而且一漲就是一倍,直接加了五萬,這貨不是把談生意當成打麻將了吧?

        羅根生呵呵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道:“你看來是不想做生意,這條蟲,在我看來最多只值五千。”

        張大仙人輕蔑一笑:“說句不怕得罪你的話,你要是能看準,剛才就不會下錯注。”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下不但是羅根生,連小汪都臉紅了,老宋其實也看走眼了,現在老宋甚至都懷疑這小子是個玩蟲的高手,此前根本就是扮豬吃虎。

        可回想起張弛一路來的舉止,不對啊!根本就是個外行,必須是個外行,我看人能看錯,可看蟲看不錯……好像剛才也看錯了。

        張弛剛剛收獲得金發迷妹蘿絲煞有其事地跟著點頭,羅根生心中實在是郁悶,這洋妞也是波大腦小,你丫搞明白沒就跟著胡亂點頭,老子回頭再讓你搭我車,我特么跟你姓。

        火源石一熱一熱,張弛已經見怪不怪了,現在窩火得不止羅根生一個,自從小汪輸了兩千塊,也對張弛有怨念了。

        老宋充當和事老道:“買賣不成仁義在,談生意千萬不要傷了和氣。”

        羅根生冷哼一聲道:“什么態度!”誰能沒點脾氣,張嘴就是十萬?你怎么不去搶銀行。

        張弛道:“不服再斗!”

        這廝從來都是得理不饒人,你丫不是說我這條蟲只值五千嗎?我再斗給你看,你肉眼凡胎,豈能看透大長腿的妙處!此時提出挑戰,是因為他揣摩透了羅根生此時的心理,恨不能馬上扳回面子,只要自己提出來,羅根生肯定接招,這種人不碰南墻不回頭。

        羅根生是真心想買大長腿,可僅僅因為一場勝利,還無法促使他花大價錢,張弛這時提出挑戰,羅根生剛好可以趁著這次機會再次驗證大長腿的實力,一條好蟲對他們意味著滾滾財源。

        雙方一拍即合,老宋仍然擔當裁判,他是現場最有公信力的。

        “我押兩千!”小汪這次押寶在了大長腿這邊,當真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這次要把剛才的損失挽救回來。

        羅根生很鄙夷地白了他一眼,馬蒂歌波依德,這貨是要趁火打劫,認定老子一定會輸嗎?

        不知為何,他也覺得沒信心,可事情到了這個份上,硬著頭皮也得上,羅根生取出兩千準備下注自己,蘿絲已經徹底成了張弛的忠粉,毫不猶豫地將剛才贏來的兩千塊下注大長腿。

        張弛卻擺了擺手道:“算了,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再說了,私下賭博是違法行為,我的教養不允許我這么做,不賭就打個友誼賽。”

        幾個人聽得一臉懵逼,見過不要臉的,可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剛才他贏走兩千塊的時候怎么不說賭博違法?怎么不提教養的事情?

        張大仙人暗自冷笑,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本仙的套路要是讓你們隨隨便便看清楚了那多沒面子,兩千塊太少,我根本看不上,羅根生這條魚已經開始咬鉤了,回頭要讓你心甘情愿地掏出一大筆錢來。

        羅根生精挑細選了一只蟋蟀,這是老宋賣給他一批貨中的頂尖成色,羅根生不嫌麻煩地給它起了個名字叫擎天柱,從變形金剛里得到的靈感,科不科幻?拉不拉風?流不流弊?

        可名字再牛逼,實力跟不上也是白搭,擎天柱進入斗盆馬上就成了泥塑的沙比,一動不動地任大長腿宰割,完全變成了一邊倒的虐殺,不一會兒功夫已經變成了一堆被拆散的變形金剛零配件。

        幾個玩蟲高手都傻眼了,他們見多識廣,可真沒見過這種陣仗,老宋對自己這次捉來的蟲還是有些把握的,可跟張弛的那只大長腿相比,根本不值一提,這只擎天柱已經是九只蟋蟀中品相最好的了。

        羅根生望著老宋一臉怨念,兩萬五買來的就是這種貨色?其實他也知道怨不得老宋,交易是雙方認可的,他自己看走了眼。不是自己太窩囊,而是敵人太瘋狂,張弛的那條小蟲簡直就是戰斗機器。

        熱情奔放的蘿絲趁著張弛不注意,又偷襲成功,在他左臉上啃了一口,絲毫不嫌棄張大仙人沒來及洗去的一臉風塵。

        羅根生唯有感嘆,非我族類,必有異心,這洋妞水性楊花,得虧不是我女朋友,不然我頭皮都特么得綠了。吃不到的葡萄總是酸的,現在羅根生已經對蘿絲沒啥念想了。

        老宋打心底嘆了口氣,望著羅根生道:“還比嗎?”他算看出來了,如果堅持比下去,羅根生從自己這里買走的九條蟲今天就得全軍覆沒,也是奇怪了,大長腿似乎一點都不累,反倒越來越精神了,打雞血一樣。

        只有張大仙人才知道內情,大長腿之所以如此厲害,全都是因為吸食了自己的血,洗骨丹改變了它的體格,它的戰斗力豈是一般蟋蟀能比上的。

        羅根生搖了搖頭,雖然一臉的沮喪,可心中卻欣喜萬分,對一個生意人來說,并不在乎勝敗,他看到了錢,看到了一大筆錢,這蟋蟀是難得一見的極品,只要將它買到手,財富會滾滾而來。

        羅根生嘆了口氣道:“五萬就五萬,我買!”

        五萬是張弛最初的要價,在老宋他們看來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了,現在所有人都認為這條蟲值這個價。小汪一臉的羨慕,這小子走狗屎運了,一條蟲就賺了五萬,這種好事怎么沒落到自己頭上。

        “十五萬!我要現金!”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室內的空氣似乎凝滯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老宋這才發現看似憨厚的張弛其實每個汗毛都透著精明,套路不在年高,這小子厲害啊,面對精明的羅根生絲毫不落下風。

        小汪開始崇拜張弛了,這貨如此年輕,臉皮怎么就怎么厚的?換成自己無論如何不敢這么叫價的,萬一閃了舌頭咋辦?

        蘿絲一臉崇拜地望著張弛,覺得這小子真帥,無論古今中外,哪個美女不愛慕強者?水汪汪的藍眼睛都快滴出雌性激素來了。

        羅根生連呼吸都開始非常小心了,他意識到自己遇到了一個難纏的對手,這貨不是漫天要價,他應該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只蟋蟀的價值,剛才主動提出第二場比試,是要證明蟋蟀的實力,這小子看透了自己想要據為己有的迫切心理。

        今次麻煩了,羅根生豐富的市場經驗告訴他,生意不好談了,如果自己再講價,說不定張弛會將價格加到二十萬,以這貨的品性一定會!

        張大仙人在生意場上并無太多的經驗,可在他替黃春麗看店的時候,曾經被老騙子梁慶登門詐騙,當時梁慶就是利用他急于得到通竅果的心理,水漲船高從他這里弄走了七萬塊。

        雖然那場交易張弛實質上并未吃虧,但終究他還是增加了許多的成本,吃一塹長一智,張弛活學活用,今天總算把同樣的手法派上了用場。

        羅根生考慮了一會兒,終于點了點頭道:“成交!”

        小汪一聲驚呼,他入行也有十年了,賣出的蟲成百上千,加起來還不如張弛這一次賺得多,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老宋雖然也驚嘆這個價格,不過他沒有小汪那么強烈的反應,從羅根生的表情他就看出,羅根生這次對大長腿是志在必得,就算二十萬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拿下。

        交易雖然順利達成,可羅根生一時間拿不出那么多的現金,他先付了五萬的定金,其余的十萬要等明天銀行開門再取了給他。羅根生想現在就把蟋蟀帶走,寫了張欠條,摁了手印,又讓老宋從中擔保。

        老宋本以為自己沒這個面子,沒想到張弛居然爽快答應了下來。

        羅根生得了張弛的蟋蟀,欣喜若狂地離開了老宋的鋪子,蘿絲臨走之前還不忘給張拋了個媚眼,對這位中華小鮮肉顯得有點戀戀不舍。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么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