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0章 大長腿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80章 大長腿字體大小: A+
     
        小汪把他拉到一邊,悄悄告訴他,羅根生是要跟他賭博下注,在小汪看來,張弛必敗無疑,明知這個樣子何必自找難看。

        張大仙人表現得像個遵紀守法的好孩子:“斗蛐蛐可以,我不賭博,違法亂紀的事兒我從來都不干。“

        不是不干,是因為他沒錢,兜里镚子兒沒有實在是沒有底氣。

        換成過去,羅根生才沒興趣參加這種毫無彩頭的斗局,以他多年玩蟲的經驗,張弛的那只蟋蟀連一個回合也撐不到,勝負明擺著的事情。

        可今天羅根生存心要在張弛身上找回面子,想起剛才被張弛一把給摁在引擎蓋上就窩火,而且這貨還當著自己的面故意撩蘿絲,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必須要揚眉吐氣一次,必須要把這個面子給掙回來,要讓洋妞知道自己的厲害,要讓她知道誰才是真正的高帥富,給她樹立正確的東方審美觀。

        羅根生道:“我就跟你斗一場玩玩,不過沒彩頭不行,少點吧,咱們各自拿兩千塊錢出來意思意思。“這貨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主兒,我手中的蟋蟀個個都得有出場費。

        張弛理直氣壯道:“我沒錢!“

        老宋閱歷豐富,看出羅根生想借著這場斗局泄憤,找回剛才失去的顏面,老宋認為這樣的斗局毫無意義,雖然和張弛萍水相逢,可覺得這小伙子為人不錯,必敗無疑的事情沒必要堅持。

        老宋道:“這些蟋蟀還得養幾天才成,我看還是改天吧。“他說得也是實情,剛剛捉來的蟋蟀需要好好飼養以適應環境,才能達到最佳狀態。

        羅根生白了老宋一眼道:“老宋,你的意思是賣給我的貨不行?那我全都退給你好吧?“

        老宋是想息事寧人,卻被羅根生懟了一頓,畢竟是大主顧,得罪了總是不好,于是不再說話。

        蘿絲對這古老的娛樂活動一竅不通,剛才羅根生極其熱心地為她普及知識,可這貨磕磕巴巴的半吊子英語說了半天她還是云里霧里,還是張弛用古羅馬角斗士來打比方,她這才豁然開朗。

        所有人中只有張弛的英語最好,他們聊得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說張弛沒錢,她居然掏出掏出了一張兩百歐的鈔票直接放在張弛的蛐蛐罐旁:“我賭他能贏。“

        關鍵時刻,說倒戈就倒戈,毫不猶豫,絲毫不給羅根生面子。

        羅根生目瞪口呆,有沒有搞錯,你是我帶到這里來的,坐我車來的。居然胳膊肘往外拐,這洋妞喂不熟,是覺得這小子長得英俊?可看顏值還不如我呢,實在是不能忍啊!

        羅根生一臉黑線滿腔郁悶,都是蘿絲公然叛變給鬧的,憤憤然道:“為什么?“

        蘿絲笑瞇瞇望著張弛道:“我喜歡他!他長得好帥!“

        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洋妞就是奔放,表達愛慕都這么直白,愛屋及烏,所以她押寶在這條營養不良的蟋蟀身上。

        張大仙人暗贊洋妞有眼光,羅根生心說這洋妞是不是瞎啊,這樣的顏值都能稱得上帥,那我就是古今中外第一美男子了。

        小汪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呵呵笑了起來,老宋也露出微笑,他雖然和羅根生是生意伙伴,可也不喜歡這廝臭拽。

        兩人同樣不認同蘿絲的眼光,張弛雖然長得不難看,可跟帥字好像不搭邊吧。反正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好像羅根生更帥一些,至少人家穿得齊齊整整,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羅根生產生了自己被人當眾扣了一頂綠帽子的感覺,盡管他和蘿絲沒有任何關系,可這也太欺負人了,好歹你是我帶來的,一點面子都不給我。怒火值史無前例的突破了3500。

        張弛的火源石照單全收,全都是下昧之火,最近這種火源豐富,已經提不起任何興趣了。

        羅根生看了看老宋和小汪道:“你們押誰贏?“

        女人能靠住,母豬能上樹,不管中外都一個鳥樣,關鍵時刻還得尋求老鄉幫助。

        小汪雖然不喜歡羅根生,但是也不會跟錢過不去,他們都是玩蟲的高手,一眼就能夠看出強弱。

        小汪押了兩千在羅根生一方,斗局贏了之后,他就能各自分到一百歐,老宋就當了這場斗局的裁判,公平起見,他沒有參與下注。

        這場斗局毫無懸念,從一開始就能看到結局,羅根生是爭一口氣,小汪下注是不賺白不賺,蘿絲押寶卻是全憑個人喜好,輸了她包賠,贏了她和張弛每人一半。

        張大仙人很開心,被包的感覺真好。

        如果按照規矩,斗蟋蟀也要有儀式感。通常事先要將蟋蟀隔離一天,以防止在開斗之前作弊,參加比斗的蟋蟀會按稱重配對,達到最佳狀態才會參加比賽。

        眼前這場斗局并非正式比賽,只是一場意氣之爭,所以也就免除了那些充滿逼格的繁瑣步驟。

        張弛是頭一次參加這種斗局,不過比賽的過程壓根不用他來操心。

        由老宋輕輕劃開圓陶罐的蓋子,張弛的那只營養不良的蟋蟀蔫不拉幾地趴在那里。

        張弛給它起名叫大長腿,也是有原因的,按照它雙腿和身體的比例來說的確夠長。

        老宋用一根草葉小心地將雙方選好的蟋蟀各自引到一只竹筒中,然后,他將蟋蟀送入斗盆。

        羅根生選派的蟋蟀是老宋從山里剛剛捕獲的,腿粗須直、頭方顎大,羅根生臨時給它起了個名字叫青頭大帥。

        老宋顫動馬尾鬃,引逗著青頭大帥的觸須,使它變得張牙舞爪,怒氣沖沖。青頭大帥磨擦翅膀,發出響亮的唧唧聲。一看就威風八面,戰斗力很強。

        反觀隔片另外一側的大長腿,被老宋撩了半天,仍然低著腦袋無精打采,一幅垂頭喪氣的慫樣。連蘿絲都認為這次可能必輸無疑,自己的兩百歐要打水漂了。

        她也幫不上什么忙,能做得就是握緊雙拳暗暗加油。

        羅根生面露得色,實力懸殊,天壤之別。今天要好好給張弛一個教訓,要讓他知道誰是銀樣镴槍頭,要讓這臨陣倒戈的洋妞知道她的眼光實在是太差了。

        放著方頭大腦的青頭大帥你不選,非要選尖頭小腦的啥大長腿,我呸!長個屁,身子太短顯得好嘛!

        得到雙方認可之后,老宋拿起了斗盆中的隔片。

        五人都湊了過來,等待著這兩只小小的角斗士開始兵刃相見。

        青頭大帥威風八面地沖向大長腿,張開黑漆漆獠牙,大有一口要給大長腿截肢的勢頭。

        大長腿耷拉著腦袋,就在青頭大帥張口咬向它右腿之時,突然騰空一躍,青頭大帥咬了個空,大長腿以驚人的速度調過頭來,從后方咬住了青頭大帥的左腿,只一口就將對手的左腿咬斷。

        失去左腿的青頭大帥試圖掙扎反擊,可沒等它做出動作,大長腿又用黃牙切斷了它的右腿。

        除了張弛之外,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戰斗驚呆了,都特么以為大長腿是個青銅,誰曾想是個王者,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蘿絲欣喜若狂,舉起雙臂嬌呼了一聲,Yeah!然后順勢抱住張弛狠狠在他右臉上啃了一口,留下好大一個口紅印子。

        張大仙人雖然臉皮夠厚,可在洋妞的似火熱情下也不禁有些臉紅了,本仙還是頭一次被洋妞騷擾,我是奮起反抗呢還是逆來順受?沒等他做出抉擇,蘿絲已經放開了她。余韻裊裊,居然還有點小享受。

        本仙兒變壞了,不怪我,都怪凡間誘惑多。

        羅根生的臉徹底綠了,本想通過斗局找回面子,可現實卻是被無情打臉,自己怎么就看走了眼?看蟲子走眼就算了,我特么看人也走眼。

        這洋妞也太不自重了,怎么可以抱著人就親,太隨便了!老子臉丟大了,剛才還跟人說她是我女朋友呢,羅根生知道自己成笑話了,不用等到明天,這幫鄉親都知道自己被洋妞給戴綠帽子了。

        羅根生的下昧之火,嗖嗖嗖地從心底往上竄著,頭發根都燒綠了。

        張大仙人胸口的火源石也因此一熱一熱的,搞得這貨有點心煩,恨不能抓住羅根生讓他有種就光明正大地來,別雞零狗碎地惡心人。

        別說是羅根生,就連老宋也看走眼了,他只是覺得這蟋蟀特別,可沒想到戰斗力如此厲害,張弛真是撿到寶了。

        勝負既分,張弛和蘿絲各自分到了兩千,這筆錢對張大仙人而言算得上雪中送炭,他現在最缺得就是錢,這兩千塊至少可以解決他的燃眉之急了。

        商場上不能意氣用事,冷靜之后的羅根生更感興趣得是張弛的蟋蟀,他嗅到了難得的商機,攔住準備離開的張弛。

        張弛道:“怎么?不服氣?“

        羅根生畢竟是生意人,雖然心中對張弛又妒又恨,可沒必要跟錢過不去,他陪著笑臉道:“你這條蟲賣嗎?開個價。“

        張弛已經知道了羅根生的身份,也知道他剛剛花了兩萬五從老宋那里收購了九只蟋蟀。

        對羅根生這種人他是看不起的,可生意是生意,自己只是偶然間得到了這條蟲,并不是真正的蟲友,他現在面臨的現實就是經濟問題,既然有人愿意高價收購,自己何樂而不為呢?

        張弛道:“五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