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8章 這個洋妞有點2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8章 這個洋妞有點2字體大小: A+
     
        小汪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下面的鎮子道:“那就是十店鎮了,整個齊魯最大的鳴蟲交易市場就在鎮上。”語氣中透著對家鄉的驕傲。

        老宋遞給張弛一瓶水,笑道:“接著走吧,估計咱們到市場的時候還趕得及把這批蟲賣出去。”

        現在是蟋蟀行情最好的季節,被當地人稱為黃金季節,絕不是夸張,一條好蟋蟀的價格要遠遠超過同等體積的黃金。

        短短的一個月,收入好的可以超過五萬,等過了白露,蟋蟀就開始鉆洞繁殖,戰斗力大減,市場迅速進入淡季,車水馬龍的十店鎮也隨之進入漫長的休眠期。

        老宋從一開始就看出張弛不是真正的蟲友,可也沒點破,他古道熱腸,能幫人的地方自然要幫上一把。一個小時后,三人已經來到了十店鎮,老宋指了指前面的市場大門道:“那里就是鳴蟲交易市場,西邊兩百米有個小廣場是汽車站,通往全國各大城市的汽車都有。”

        他可沒有夸張,在這一個月里,全國各地的蟋蟀愛好者都云集于此,希望從這里得到第一手貨源,已經形成了以十店鎮為中心輻射全國的鳴蟲產業鏈。圍繞鳴蟲交易市場,衣食住行各大相關產業應運而生,進入旺季,大小旅社爆滿,甚至一房難求。

        老宋道:“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小張,我們就送到這里了。”他在途中就接到了客戶的電話,趕著回去做生意。

        張弛點了點頭,目送老宋和小汪走遠,張弛開始琢磨首要解決的問題,錢!他身上镚子兒都沒有,這是個現實的問題,沒有錢別說坐車,就連土都吃不上。他身上倒是有幾樣東西,可火源石、橄欖核的手串全都是非賣品。就算他樂意賣,現在的市場行情也買不了幾個錢。

        張大仙人甚至想到了街頭賣藝,如果手上有一把二胡,裝瞎子賣藝,憑他的才藝興許也能賺上一筆錢應急,這廝深刻體會到一文錢難死英雄漢的滋味了。

        最終他還是決定去派出所報案,有困難找人民警察,至少得先弄個臨時身份證明,不然連賓館都住不上。

        張弛準備去對面的市場派出所,剛剛走到路中心,一輛黑色的寶馬x5突然就高速左轉沖了過來,張大仙人嚇了一跳。

        這車開得有點野,遇路口拐彎都不帶減速的,還好那司機及時踩下了剎車,車完全停下的時候,車頭距離張弛的身體只差半尺左右了。

        張弛驚魂未定地抬起頭來,開車的是位年輕女司機,副駕上坐著一位染著黃毛的青年男子,兩人標配黃毛戴著墨鏡。

        膚白貌美的女司機顯然被這意外的狀況嚇了一跳,墨鏡沿著高挺的鼻梁滑到了鼻尖,一雙眼睛是大海般的湛藍色,金黃色的頭發打著卷兒,一看就知道非我族類。

        坐在副駕上的那男子推門下車,他非但沒有向張弛道歉,反而氣焰囂張地大吼道:“你特么瞎啊?這么寬的路非往我車上撞?”

        張弛本來沒受傷,如果對方下來之后誠懇道歉,他也就打算息事寧人,可沒想到對方下來之后居然蠻不講理惡語傷人。

        張弛掃了一眼車牌,牌照是京牌,應該也是外地過來的,豪車在這窮鄉僻壤并不多見,更何況司機還是一位舶來品金絲雀,什么時代了,還有人挾洋自重?

        張弛沒搭理那貨,伸手指了指仍然坐在駕駛座上的金發女郎道:“你,下來!”頭腦清晰的人會抓住重點,不會輕易被無關的人干擾。

        金發女郎也被嚇得不輕,推開車門走了下來,口中連連說著sorry,她的態度倒是比那男的誠懇得多。現在女司機走哪兒都被歧視,更何況本來就理虧在先。

        可能是要在美女面前逞能,那男子安慰金發女郎,用蹩腳的英文道:“蘿絲,別怕,這種人我見多了,就是想碰瓷的,我來處理。”

        張大仙人現在的英文水準也是今非昔比,聽到這小子說自己是碰瓷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馬蒂歌波依德,我要是真想碰瓷,這會兒早就躺到地上了,沒有十來八萬的休想讓我起來。處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處理?

        那男子安撫蘿絲之后又來到張弛的面前:“小子,想碰瓷你可選錯了地方,知道我是誰嗎?”這貨的普通話帶著濃重的齊魯口音。

        張大仙人白眼一翻,我特么管你是誰?對這種貨色干脆無視。

        他打量了一下那金發女郎,用熟練的英文道:“這位小姐有駕照嗎?麻煩拿出來給我看看!”首先驗證對方是否有國內駕照,如果對方無證駕駛,就輕易掌控事情的主動權,張弛的套路之深,思維之敏銳豈是普通人能比得上的。

        金發女郎蘿絲垂首低眉,明顯透著心虛,一聽張弛用熟練的英文找她要駕照,越發顯得慌張了,眼巴巴看著身邊的男子,求助道:“羅根……”她拿不出來,貴國的科目一實在是太難考了。

        羅根聽到張弛一口流利的英語就意識到有點不妙,本以為這小子是個沒啥見識的小鎮青年,可聽他的口語水平貌似段位不低,必須要在氣勢上將他壓倒,趕緊擋在蘿絲身前,怒視張弛:“你誰啊?查戶口啊?當然有駕照,還是國際駕照,我憑什么給你看?”

        他握緊了雙拳,咬牙切齒,拿捏出一幅兇神惡煞的表情,希望能將張弛嚇退。鬼怕惡人,這套路他屢試不爽。

        不過對張弛沒用,張大仙人打量著他,這貨身材高挑,得有一米八左右,可太瘦了,竹竿似的。攻擊力力防御力雙雙都在五十上下,外強中干的銀樣镴槍頭,弱雞一個,叫羅根的并不都是金剛狼。

        鑒定完畢,張弛耐心普法道:“按我國法律規定,持境外駕照在國內不得駕車上路,必須先通過考核轉成我國駕照,否則便視同為無證駕駛,依法應罰款2000元,并可處15日以下的行政拘留……”

        通竅丹有效期間,這貨惡補了不少的法律知識,各種法律條文倒背如流。動輒出手那是粗活兒,咱做事要以理服人。

        羅根可沒興趣聽他跟自己在這兒上普法教育課,毫不客氣地打斷他道:“一邊兒呆著去,別找不自在。”雖然嘴硬,可知道張弛所說的都是事實,底氣明顯不足了。

        張弛笑了起來,指了指一旁的派出所道:“要不咱們里面說理去。”

        羅根一聽就火了,伸手想推開張弛,可沒等他近身,就被早有準備的張弛拿住了手腕,用力一擰,將他摁倒在引擎蓋上,羅根痛得慘叫起來。

        在張弛出手的剎那,忽然感覺到一股壓迫感,這種壓迫感是對武力值的感應。并非來自于和他發生沖突的羅根,而是來自于旁觀的蘿絲。

        蘿絲的攻擊力和防御值雙雙超過了兩百,竟然是達到一品追風境的武者。

        張大仙人有些納悶了,最近這是怎么回事?武者多如狗,高手遍地走,連偶遇的外國妞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心中暗自提防,如果這洋妞出手,自己恐怕應付不來,這次出手有點冒失了。

        “張老弟,放手,放手!都是自己人!”卻是老宋和小汪趕了過來,這位羅根是他們的老主顧了,老宋途中接到的電話就是這位客戶的,沒想到剛和張弛分開,他就在這里和老客戶沖突起來了。

        老宋幫助過自己,他的面子張弛必須得給,本來也沒多大點事情,矛盾激化也是因為羅根態度惡劣咄咄逼人的緣故。

        小汪悄悄把張弛叫到一邊問明情況,順便告訴張弛,其實這個羅根本名羅根生,過去也是十店鎮人,后來去京城打工,這幾年看準了鳴蟲的商機,利用他在兩地的關系販賣鳴蟲,倒是發了大財,搖身一變成了所謂的鄉鎮成功人士,因為他出身本地又能說會道的緣故,總能優先拿到好貨。

        老宋和他也認識十多年了,一直合作愉快。

        在鄉親們眼中羅根生是十店鎮走出去的能人,僅靠著販賣蟋蟀就能開上寶馬,泡上洋妞,聽說在京城還買了房子,常說的人生達到巔峰大概就是這個狀態了。

        別看羅根和羅根生只有一字之差,可前者和金剛狼撞名,后者就是個倒騰蟋蟀的二道販子。

        羅根生其實并沒有表面那么風光,這輛寶馬x5是二手的,京城那套一室一廳其實是在雁郊,就連他引以為豪,處處宣稱是他女朋友的洋妞蘿絲,也只是剛剛認識不到兩天的普通朋友。

        他連人家手都沒碰過,這次也是蘿絲主動要求跟著過來見識一下博大精深的中華民俗文化,不然他也請不動人家,只是隨口邀請了一下,沒想到這洋妞就傻呵呵地從京城跟著過來了。

        老宋多少知道羅根生的一些底細,這貨極愛面子,尤其是在老鄉面前必須要風風光光,問明情況,他勸了羅根生幾句,羅根生被張弛抓過的手腕仍然火辣辣的疼,其實已經對張弛產生了敬畏之心,可仍然嘴硬道:“老宋,我給你這個面子,如果不是你朋友,依著我的小暴脾氣,我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