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4章 樹上開花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4章 樹上開花字體大小: A+
     
        既然逃不掉,張弛索性也就放棄了逃跑的打算,左右看了看逼近自己的兩名綁匪道:“兩個打我一個?有種一個一個的來。”

        單單是一個劉金水就很難對付,更不用說又來了一位達到追風境的一品武者。

        劉金水知道是激將法,可他窩了一肚子火,必須要把今天失去的顏面找回來,沖著那彪形大漢道:“寶民,你別插手。”

        那大漢叫戚寶民,是劉金水的好友,也是這次綁架白小米的帶頭人。

        張弛發現劉金水的攻擊力和防御力雙雙都發生了反彈,此時數據全都過百。

        他在洞中兩拳擊敗劉金水的時候,劉金水剛剛從那群野猴的包圍圈中逃離出來,體力消耗巨大,武力值自然大打折扣。

        張弛將他擊倒并捆縛在洞內接近一個下午,劉金水的體力在這段時間得以慢慢恢復,這也是劉金水想要單挑張弛的原因,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反派也是要臉面的。

        劉金水準備跟張弛來一場公平對決,他現在的體力已經恢復了平時的九成,信心也隨之恢復,他認為剛才敗在張弛手下并不是實力的緣故,而是被這小子趁火打劫,自身的實力要遠在張弛之上。

        張弛突然啟動,先下手為強,在劉金水和謝忠軍之間,顯然前者的實力稍遜,在目前的處境下,唯有在最短的時間內擊倒劉金水,方能強行殺出一條生路。

        劉金水在山洞中對張弛的狡詐已經有所領教,所以時刻提防,看到張弛啟動,馬上做出了反應。

        張弛一拳攻向劉金水面門,劉金水右臂劃了一個弧線,試圖拿住張弛的手腕,方才出手,就看到張弛右拳張開,藏在掌心的十多顆石子向劉金水兜頭蓋臉甩了過來,口中還大喝了一聲:“有毒!”

        他手中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石子,有個屁的毒性,可劉金水原本就對他全神戒備,聽到他這聲大喝,等于心理上被嚴重暗示。

        劉金水下意識地用手臂擋住面門,可這個遮擋的動作就讓他變主動為被動。

        開弓沒有回頭箭,張大仙人既然決定了進攻就沒有想到后退,劉金水收回臂膀遮擋面龐的時候,張弛的第二輪攻勢又到了。

        左拳照著對方的軟肋狠狠擊去,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張弛出拳的時候發現了自己的變化,他的動作居然能夠跟得上大腦的反應。

        他還是很有些自知之明的,在過去,他的頭腦就非常靈活,可因為身體條件所限,就算是頭腦能夠想到,可身體卻無法及時作出動作,應該是危險的處境激發了他的潛力。

        張弛這一拳無論力量還是速度都達到了他的巔峰。

        劉金水感到右肋劇痛,同時聽到清脆的喀嚓聲,他意識到自己的肋骨被張弛強有力的一拳打斷,雖然努力做出反擊的動作,可是疼痛卻讓他的動作遲緩變形,無法給張弛構成真正的威脅。

        張大仙人看到劉金水面部又露出破綻,右拳直搗他的鼻梁,這一拳叫樹上開花,也是從三十六計中演化而出。

        劉金水沒能躲過,又聽到了骨裂的聲音,這次斷裂的是他的鼻梁骨,這廝接連遭遇張弛兩記重拳,完全喪失了反抗能力,四仰八叉地躺倒在了地上。

        張弛一個箭步踏了過去,踩著劉金水滿是鮮血的面孔朝著瀑布的方向再度逃去。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戚寶民幾乎無法相信發生的一切,太突然了,一度成為他們階下囚的張弛竟突然爆發了小宇宙,兩拳一腳就將劉金水擊倒在地。

        身為老友,戚寶民對劉金水的實力還是有所了解的,劉金水從小練武,近身格斗能力很強,縱然比不上自己,可對付尋常三五個成年人不在話下,今天怎么表現得如此膿包?讓一個年輕人兩拳K.o!

        戚寶民沖上去將劉金水扶起,劉金水捂著不停流血的鼻子哀嚎道:“別管我,殺了他……”

        他現在甚至連站都站不起來了,連呼吸都痛,更過分的是,呼吸中還帶臭襪子的味道,他好幾天沒洗腳了。

        戚寶民因他散發惡臭的口氣而皺了皺眉頭,這貨是不是偷吃榴蓮了?

        起身向張弛逃走的方向追去,前方并無道路,張弛逃不遠。

        張弛并沒有逃出太遠,空中一道身影騰空落下,一腳踢在他后背之上。

        張弛猝不及防,被踢得先如同噴氣式飛機般騰空飛了起來,飛掠出足有七米的距離然后才重重落在了地上,因為慣性又接著如同推土機一般向前方滑行出好長一段距離,身上肌膚多處被粗糙的地面磨破。

        張弛雙臂一撐從地上爬起,顧不上檢查自己身上的傷勢,舉目望去,卻見偷襲他的是在火窯中的看守之一。

        此人雖然長相粗獷,可舉止非常女氣,動輒就拈起蘭花指。突襲得手之后,看守舉起獵槍瞄準張弛道:“跑!你接著跑啊?”

        周圍并無可以隱蔽的地方,張弛知道自己就算逃得再快,也逃不過對方的獵槍子彈,他舉起雙手道:“有種把槍放下,咱們單挑啊!”

        那看守拈起蘭花指格格笑道:“你當我傻啊?等我先在你身上開幾個洞,再跟你單挑。”他沒那么容易上當。

        戚寶民此時趕了過來,伸手抓住了看守的獵槍,示意他不要開槍。

        身為一個武者,在己方占盡上風的狀況下動用火器,簡直是對自身的侮辱。

        指了指張弛道:“小子,我給你一個公平比試的機會。”看到老友劉金水在自己眼皮底下被這廝痛毆,戚寶民怒火填膺,他對自己的身手擁有極強的信心,今天他要堂堂正正地擊敗張弛。

        張弛看出戚寶民是個講規矩的人,通常這種人都擁有相當的實力,有實力才有信心,可有信心容易盲目,盲目就會造成判斷失誤。一品武者,并非不可戰勝。

        張大仙人活動了一下脖子,在接連兩次擊敗劉金水之后,他對自身的實力也產生了一些信心,近身搏斗并不僅僅依靠武力值和防御力,更重要得是隨機應變。

        他還是頭一次將破陣三十六拳用于實戰。謝忠軍沒看錯,自己是這套拳法當仁不讓的繼承人。論到頭腦之精明,臨陣之冷靜,這個世界能夠超過他的不多,當然這屬于個人樂觀想法。

        那看守收起獵槍,用蘭花指指著張弛道:“哎呦喂,你慘了,戚哥,把他打出屎來!”

        在他眼中戚寶民是近身格斗的高手,一對一的交手還從未落敗過。

        說來奇怪,張弛雖然處于不利的局面下,可并沒有感到絲毫的害怕,非但如此,他竟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甚至對即將到來的貼身肉搏充滿了期待。

        這對他來說有些反常,他本應該首先考慮逃走,如果無法逃走,也應該換一種方式,比如低頭認輸,先將眼前的劣勢敷衍過去,然后再尋找機會。

        張弛的雙目中迸射出狂熱的光芒,他的血液也和目光一樣灼熱,他甚至能夠感覺到熱血在體內澎湃,這種感覺讓他無所畏懼。

        他的每一個骨頭縫中,每一個關節仿佛都在被細小的羽毛撩動,癢癢的,非常難受,他期待著摔打,期待著撞擊,期待著一場酣暢淋漓的搏斗。

        戚寶民打量著這個年輕的小子,他對張弛的印象不深,如果不是剛才張弛干脆利落地擊倒了劉金水,戚寶民還只當他是這次綁架計劃的贈品

        他們的目標是白小米,這廝完全是個意外。白小米的失蹤讓他們的計劃全部落空,或許從他的嘴里能夠得到一些線索。

        戚寶民冷冷道:“說出白小米的下落,我就饒你不死。”

        張弛卻從這句話中聽出了對方還是有所忌憚的,換句話來說戚寶民仍然希望從自己這里獲得白小米的消息,存在這樣的想法戚寶民就會有所留手。

        張大仙人咧嘴一笑道:“先打敗我再說。”說完他就勇敢地向戚寶民沖了上去,在接近戚寶民的時候揮動右拳。

        戚寶民是已經達到追風境的一品武者,眼界和實戰能力遠非劉金水之流能夠相提并論,一眼就看出張弛出現的破綻。

        在張弛啟動出拳的時候,這廝已經將那張大臉暴露在自己的打擊范圍之內。

        戚寶民向前搶了一步,后發先至,右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先行擊中了張弛的面孔。他的力量奇大,擊中張弛的面門之后,將張弛打得倒飛了出去。

        張大仙人其實是主動將這張防御力10000+的大臉送上去挨揍的,這叫瞞天過海,他已經做好了被擊飛的準備,甚至連落點都預先選好了。

        張弛倒飛出去摔落在地上,連續幾個翻滾。

        一旁傳來那看守幸災樂禍的叫好聲,卻并沒有意識到張弛在挨打的過程中已經悄悄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戚寶民面無表情,站在原地,他這一拳不輕,正中張弛的面門,以為張弛已經無法爬起,可張弛卻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大吼道:“撓癢癢嗎?再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