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2章 小試牛刀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72章 小試牛刀字體大小: A+
     
        就目前而言,想要找到出路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沿著前方的山坡爬到峰頂,只要到了高處,找到正確的出路應該不難,可欲速則不達,想起外面的無人機,現在是綁匪搜尋他們最為瘋狂的時候,一動不如一靜。

        張弛決定在林中繼續停留一段時間,利用時間差躲過風頭再做他圖。

        這廝尋了一棵三人合抱粗的大樹,徒手攀爬了上去,費了一番力氣爬到大樹橫伸的枝丫之上,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了下去,宛如躺在巨人的懷抱中。

        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蔭落在他的身上,瞇著眼睛望去,綠色樹葉之間仿若閃爍著一顆顆金色的寶石,又像是一只只流露出戲謔眼光的黃色眼睛。

        張大仙人枕著雙臂,不由得想起昔日在天庭蟠桃園小憩的時光,往事如昨,隨風而逝。

        張弛并未因為回憶而傷感,過去雖然長生不老,卻沒有得到真正的逍遙。

        被貶凡間已有一段時間,他已經從初始時的不甘和失落中解脫出來,其實凡間有凡間的好處,只要認認真真地活好每一天,自由自在地過日子,比起天上的生活也沒差哪兒去。

        張大仙人躺在樹上打著瞌睡,昏昏欲睡之時,隱約聽到犬吠之聲,頓時警覺了起來,藏身在樹叢中向下望去,卻見右前方有兩名戴著口罩的男子牽著一條獵犬向這邊走來。

        張弛心下一沉,那條獵犬雖然不是二郎神的哮天犬,可畢竟也經過專門訓練,能夠找到這里,一定是嗅到了自己身體的氣味。

        這下麻煩了,十有八九要暴露藏身之處。畢竟還是疏忽了,早知如此應該在小溪中好好清洗一下身體再離開的。

        雖然看不清兩名男子的面貌,可是他們手中都拿著武器,牽狗之人背著復合弓,另外一人挎著獵槍,手中還握著一把明晃晃的開山刀。從他們前來的方向判斷,應該是從水源地一路尋過來的。

        張弛心中盤算著應對之策,希望那條獵犬不要發現自己的藏身之處,帶著兩名歹徒從這里走過。

        眼看那獵犬越來越近,直奔著自己藏身的大樹而來,張弛暗叫不妙,抓起早已準備好的石塊,如果行藏暴露只能先下手為強。

        此時忽然發現對側樹枝抖動,卻是一只肥碩的獼猴出現在那里,兩只眼睛死死盯住張弛,原來張弛所在的地方是它的地盤。領地神圣不容侵犯,這是自然界的普遍法則。

        張大仙人豎起食指向獼猴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獼猴歪著腦袋看著他,一臉的無賴相,張大仙人心說這猴子該不是齊天大圣的徒子徒孫吧?

        想當年本仙在兜率宮幫著太上老君煽風點火煉化孫悟空,還挨了那猢猻一腳,這疙瘩一直都沒解開呢。又向獼猴擠出一個友善的笑容,希望這廝能夠理解自己并無惡意。

        張弛感覺身后也有些異樣,轉頭望去,卻見又有兩只猴子出現在后方,更要命的是,他胸前的火源石開始發熱,下昧之火+100,+200……+5000……而且隨著一只一只猴子的聚集,怒火值持續攀升。

        張大仙人爬樹的初衷是為了躲避追殺,哪能想到自己誤打誤撞進入了猴子的領地。

        獵犬已經來到了那棵大樹下,昂起頭沖著樹冠開始咆哮。

        兩名匪徒也來到了下方。因為角度的緣故,他們并沒有馬上發現張弛,其中一人舉槍瞄準樹冠叫囂道:“出來,否則我就開槍了!”

        這一嗓子頓時捅了馬蜂窩,潛伏在周圍樹上的獼猴集體發動了攻勢,野果、石塊、樹枝從四面八方向下方的兩人一犬襲去。

        獵犬身上挨了數計攻擊,哀嚎一聲,率先逃走。

        端槍的匪徒看不到目標,向空中胡亂開了一槍,這一槍并未命中任何目標,反而招來獼猴更加瘋狂的報復。

        更有被激怒的獼猴從樹上跳落下去,直接撲到了兩人的身上,兩名匪徒雖然兇悍,可面對圍攻他們的數十只猴子也無計可施,只能拔腿就跑。

        張大仙人本以為自己這次在劫難逃,沒想到事態峰回路轉,那群獼猴非但沒有攻擊他,反而為他化解了危機。

        趁著兩名綁匪吸引了猴群注意力的絕好機會,張弛趕緊從樹上溜了下去,他已經知道自己藏身的地方是獼猴的領地,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張弛來到樹下,看到地上明晃晃一物,卻是剛才那兩名綁匪逃離時落下的開山刀,他將開山刀撿起,順便又撿了一些散落在地上的野果。

        這些野果都是獼猴用來攻擊的武器,剛好可以用來充饑,從昨天中午到現在,他還沒有吃過東西,現在餓得前心貼后背,急需補充能量。

        張弛往嘴里胡亂塞了幾顆野果,選擇和綁匪逃走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出不遠就是他此前飲水的小溪。

        來到溪水邊洗了把臉,準備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的時候,卻發現那群獼猴竟然去而復返,沿著溪流兩側的樹木縱跳騰躍,飛一般向他圍攏而來,粗略估計至少有百余只。

        張大仙人不由得頭皮發緊,脊背發涼。這幫猢猻怎么來得這么快?不應該啊!簡直是善惡不分,剛才逃走的才是壞人,老子是好人!

        猴眾我寡,真打起來沒有任何勝算,張大仙人很想以德服人,可眼前這群家伙不是人是猴,跟它們是沒道理可談的。

        張弛轉身就逃,沿著小溪向下游奔去,經過剛才的休息,他雖然補充了不少的體力,可溪邊遍布亂石,雜草叢生,根本就無路可行,逃跑的速度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眼看著這幫猴子越追越近,火源石不斷收集著來自于眾猴的怒火,代表下昧之火的圓圈已經艷如深秋霜葉,十多只獼猴攀援樹木超越了張弛,分從左右進行包抄。

        張弛即將陷入這群獼猴的包圍圈中,此時前方道路中斷,溪水從高處飛流直下,形成一道落差足有十米的瀑布,這道瀑布在夕陽的映照下如同一道金色垂簾,瀑布之下就是一泓碧綠色的水潭。

        張大仙人沒做片刻的猶豫,縱身一躍,跳入水潭,他跳躍的姿勢雖然并不優雅,可頭朝下,雙臂合攏前伸入水,盡可能減少水流對身體的沖擊力。還好水潭足夠深,并無觸底之憂。

        如果不是被這幫猴子逼得無路可退,張弛也不會選擇高臺跳水。不是每個猴子都有齊天大圣的本事。

        那群獼猴雖然為數眾多,可沒有一個敢像張弛一樣從十米的高處一躍而下。

        它們沿著瀑布兩旁的藤蔓攀援而下,將水潭包圍起來。也不急于入水攻擊,而是利用采摘的野果、石塊對張弛進行隔空攻擊。

        只要張弛敢露出腦袋,野果和石塊就如雨般射落。

        張弛的光頭和臉上都挨了幾記,防御力超強的臉皮無礙,可腦袋上卻挨了兩記,鼓了兩個大包。

        張大仙人倍感無奈,內心中生出虎落平陽被犬欺的郁悶,面對這群糾纏不休的猴子,他只能選擇暫避風頭,在水中繼續泡著,等待這群猴子信心消磨殆盡之后自行離去。

        獼猴狡猾,居然有獼猴重新回到上方的山巖上投擲石塊,這樣一來威力又增加了數倍。

        張大仙人為了避免被砸得頭破血流,盡可能向瀑布下方游去,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瀑布水簾后面竟然藏著一個山洞。

        張弛喜出望外地爬了上去,還沒等他站穩,一人突然就沖了出來,照著他的面門就是狠狠一腳,張弛被踹得一個翻滾,手中撿來的開山刀飛出瀑布落入了水潭之中。

        原來洞內另有他人先一步占據了。

        張弛的運氣實在是不好,本以為發現了一個可供他臨時藏身的水簾洞,卻沒料到同樣被猴子追趕得狼狽逃走的一名綁匪已經先他一步躲在了這里。

        那綁匪的狀況比起張弛還要狼狽得多,渾身上下布滿血痕,全都是拜那些獼猴所賜。

        張大仙人此時居然還能夠笑得出來,他樂呵呵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家都是人類,現在是不是應該捐棄前嫌,共同對付獼猴的攻擊?”

        那綁匪惡狠狠盯著張弛道:“捐棄你媽!是等著我把你扔出去,還是你自己給我滾出去?”

        張弛打量著這遍體鱗傷的家伙,感受到他怒火值已經達到了4000+,這火氣應該是被那群獼猴招惹的,跟自己無關,武力值85,防御力60,這廝也不算太強大,看來是被那群野猴圍毆之后,戰斗力和防御力大打折扣。

        退出去?就要面對那群獼猴的瘋狂攻擊,張弛心中暗自掂量著利弊,好像留下來的勝算更大一些。

        綁匪咬牙切齒道:“別逼我殺你!”

        張弛并沒有被他嚇住,右腿向前踏出一步,右手藏在身后,左手向綁匪招了招道:“你過來啊!”

        腦海中回想著謝忠軍教給他的《破陣三十六拳》,他學了六拳,還不算純熟,今天倒要拿這貨練練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