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7章 劫個色唄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7章 劫個色唄字體大小: A+
     
        白小米身上居然帶著膏藥,她幫助張弛貼在患處,張弛聞到膏藥上熟悉的藥香味道,內心不由一怔,驚聲道:“你……你是不是在青云山靈犀峰救過我的那個?”

        白小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默默幫他貼好了膏藥,然后嘆了口氣道:“你是北辰一中高三一班的張弛?”

        張弛現在已經確定無疑,白小米果然就是在靈犀峰救了自己的那位善良女孩,后來還專門給自己寄來了膏藥,幫助自己康復。

        可彼時的白小米是一個助人為樂心地善良的女孩,張弛雖然沒有見過她的樣子,可在他心目中當初山中救了自己的女孩是完美無瑕的,如同天仙般的存在。

        而現實中白小米卻是心機深沉,詭計多端,聯合馮老三及其團伙騙走自己烏殼青丹爐的女騙子。

        張弛實在難以接受這個現實,不明白一個人的身上為何會呈現出兩種反差極大的性情,此前心中的美好形象完全被顛覆了。

        白小米道:“你瘦了好多,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你了。”她看得見張弛,張弛卻看不見她,這樣說等于承認當初在靈犀峰救了張弛的就是她,潛臺詞是自己沒認出來他,所以此前才會聯手馮老三設計他,這也是初步洗白自己的套路。

        貼上膏藥之后,胸口暖烘烘一片,斷裂的肋骨傷處疼痛瞬間減輕了不少,張弛舒服一些,不但是身體上,還包括心理上。

        既然白小米是他的救命恩人,騙他丹爐這件事也不必太過沮喪,就當是還債,此前對白小米的怨念已經一掃而光,張大仙人心大著呢。

        張弛道:“馮老三那個老騙子是你師父?”

        白小米哼了一聲道:“就憑他也配?”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張弛感到好過了一點:“你在火車上沒有認出我?”從她的語氣能推斷出這妮子在詐騙集團的地位很高。

        白小米搖了搖頭,輕聲嘆道:“我也沒料到這件事會變得那么麻煩,你不該跟過來的。”

        張弛道:“綁架你的是什么人?”

        白小米道:“不清楚,我仇家不少。”她笑道:“不聊了,咱們還是想想如何從這里逃出去。”

        此時外面鐵門響了一下,鐵門底部的小窗被拉開,燈光從小窗透入,張弛借著燈光看到了他們周圍的情景,周圍都是粗糙的紅色砂巖,沒有窗戶,在他的右側有一間耳室。

        白小米此前已經將這里的環境了解得清清楚楚,所以并沒有像張弛這般好奇,看到從小窗送進來的托盤,里面放著粗劣的食物和水。

        白小米道:“把你們的領導叫來,有什么事情大可商量。”

        外面的人沒有說話,只是將小窗重新拉下鎖了起來。

        白小米怒道:“混蛋!”火力值6000,她脾氣不小。

        張弛有些餓了,雖然送來的食物非常簡陋,可畢竟能夠充饑,他干啃了兩個饅頭,這饅頭肯定沒用安琪酵母,硬邦邦的,口感不好,相比較而言張弛還是喜歡吃軟飯。

        喝了一瓶清水,向白小米道:“你多少吃一點,不然哪有力氣逃出去?”

        白小米氣鼓鼓道:“逃?你告訴我怎么逃啊?”怒火值7000+,她顯然有些沉不住氣了。

        白小米的煩躁不是沒有原因的,綁匪把他們關在這里,到現在都不說是什么目的,到底要關押他們多久還在其次,他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短時間內應該沒有問題,可時間久了就不得不面對許多現實的問題,想想都煩。

        張弛填飽了肚子,清晰感受到白小米伴隨著怒火值提升的焦慮,他知道白小米在擔心什么,故意道:“不知道這里有沒有男廁所呢?”

        白小米瞪了這廝一眼,還男廁所?衛生間都沒有。她心中越發焦慮起來,原地踱了幾步道:“你有沒有看過《基督山伯爵》?”

        張弛點了點頭,這么通俗的小說當然看過,同時他也明白了白小米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讓我裝死?”

        白小米道:“不然怎么能夠引他們進來?”

        張弛道:“就算把他們成功吸引進來,你以為就憑著咱倆能夠將他們全都制服,然后從這里逃出去嗎?”

        “不試試怎么知道?”白小米充滿了昂揚斗志,生命不息戰斗不止,活著就有逃出去的希望。

        張弛道:“我好端端的一大小伙子怎么就突然死了?不科學啊!綁匪沒那么好騙吧?”

        白小米道:“你先裝病!試試看!”她扯著嗓子尖叫起來:“快來人啊!快來人啊!”

        張弛嘆了口氣,這橋段早就被小說、電影、電視劇用濫,那些綁匪只要不是智商欠費就不可能中了白小米的圈套。

        白小米叫了好一會兒,不見有人應聲,連她自己都感覺到有些無趣了,于是停住了呼救。不過好在很快有人過來收托盤,在小窗打開的同時,白小米再次開始呼救。

        這次白小米的呼救聲總算傳了出去,可外面的人根本無動于衷。

        趁著小窗沒有關上,白小米作出驚慌失措的樣子:“他生病了,就快不行了,求求你們救救他吧……”

        外面傳來一聲怪笑,一個沙啞的聲音道:“小丫頭,等他死透了說一聲,我拖他出去喂狗。”說完就將小窗給關上了。

        白小米怒道:“混蛋,冷血!你們有沒有同情心?”怒火值攀升到8000+

        原本躺在地上準備配合表演的張弛坐起身來,嘆了口氣道:“我看你還是省點力氣,這套路都用爛了,人家就算沒讀過《基督山伯爵》也讀過《笑傲江湖》《連城訣》啥的,這么簡單的套路哪有那么容易蒙混過去?”

        白小米道:“錯了!”

        “哪里錯了?”

        白小米道:“應該我裝病,你的死活他們原本就不在乎。”

        此時她方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為什么你也會在這里?”

        “我不是跟過來救你嗎?”

        “就憑你?”白小米望著這個自不量力的家伙將信將疑,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你還想賣我人情?套路誰呢?

        張弛懶得陪她折騰,靠在墻角打起盹來,他的隨身物品大都被收走,不過貼身的手串和火源石并未引起綁匪的注意。

        最近文玩行情跌倒谷底,連綁匪都對這些珠子失去了興趣,對張弛而言也算得上是一件幸事。

        張大仙人也不知道現在究竟是什么時間,心中暗忖,估計這次報到要晚了,如果錯過了報到不知會不會被水木退檔除名?

        事到如今已經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最關鍵還是如何從這里脫身。

        白小米看到他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打起了瞌睡,不得不佩服這廝心大,來到他身邊,挨著他坐下道:“你鬼主意多,想想辦法。”

        張弛道:“我要是鬼主意多還能被你們給騙了?”

        白小米道:“你一個大男人心眼這么小,都什么時候了還記掛著這些小事,眼前咱們是不是應該捐棄前嫌,同舟共濟?”她擺出要和張弛化干戈為玉帛的高姿態。

        張弛沒好氣道:“我倒是想跟你同舟共濟,可你先找條船過來?”

        白小米聽他這么說也不由得沮喪起來,外面的綁匪也沒那么好騙。

        張弛壓低聲音道:“他們為什么要抓你?”憑直覺感到白小米很重要。

        白小米小聲回答道:“我怎么知道?也許他們的目標是你,我是被連累了。”

        張弛見她到了這種時候仍然不肯對自己說實話,心中暗嘆這妮子狡猾,既然不肯坦誠相待,又何來同舟共濟?

        白小米說完這句話之后發現張弛閉上眼睛半天都不做聲,難免有些心虛,小聲道:“應該是想圖財。”

        張弛沒好氣道:“不圖財難道還要圖色?”他的意思是如果是后者,白小米安能齊齊整整地坐在自己身邊。

        可在白小米聽來卻有了另外一層別樣的含意,白小米怒道:“你什么意思?是說我長得難看?”

        張弛佩服她腦洞清奇:“你長得如何我不清楚,可至少這群綁匪沒有劫色的興趣。”

        白小米脫口道:“那是他們有眼無珠……”話未說完就意識到自己被這廝給套路了,這么說仿佛巴不得別人劫色似的。

        白小米心中惱火,揚起拳頭照著張弛的胸口就是一拳。

        張弛沒料到她會突然出手,這一拳正中他肋骨的傷處,白小米將力度掌控得恰到好處,既不加重張弛的傷情,又讓這廝感到疼痛。

        張弛悶哼一聲,忽然心生一計,抓住白小米的右手,入手溫軟滑膩,柔弱無骨,真不知這樣的柔荑居然能夠發出那么大的力量。

        白小米又羞又怒道:“你干什么?”她認為張弛是在趁機占自己的便宜,這廝不是好人,不知道君子不欺暗室的道理,居然敢摸我手,我剁了你的咸豬手。

        張弛小聲道:“我猜應該有人在監視著咱們,如果由我來劫色,或許能夠把他們引進來。”

        白小米道:“你?劫色?劫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