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5章 趕著陪綁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5章 趕著陪綁字體大小: A+
     
        張長五被他笑得心里發毛,明白自己利用本家來套近乎打動不了這廝,趕緊拿出一沓嶄新的人民幣硬塞到了張弛的手里。

        張弛看了看,確定不是偽鈔,點了點頭道:“得嘞,看在毛爺爺的份上!”

        他還是上了車,其實張弛不僅僅看在錢的份上,雖然他被幾人合伙設計,可丟失得只是一只丹爐,人身安全并沒有受到威脅。

        小米就不同了,她被那群劫匪劫走,麻煩應該不小,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總不能見死不救。

        本來以為是一鄉下柴禾妞,可換裝之后如同整容,也是個白白嫩嫩的小美妞,張大仙人在顏值面前動了惻隱之心,過去自己好像沒那么心軟,更沒有那么好色,畢竟是凡人了,六根瘋狂生長啊!

        張弛為張長五指引方向,他看到商務車最后駛入了山水大道,不過他清楚記得車牌號碼,他將車牌號告訴了張長五,建議這廝馬上報警,只要警方及時介入,利用監控追蹤到那輛商務車應該不難。

        可張長五并沒有報警的意思,按照他的說法,如果報警只會讓白小米的處境更加危險,張弛也是現在才知道那女騙子姓白,大名應該是白小米。

        張長五車技嫻熟,沿著限速七十的山水大道一路狂飆,眼看著車速就飆升到了一百七。

        張弛趕緊把安全帶給系上,他之所以上車,不僅僅是被一萬塊打動,也不是單單為了救白小米,主要是為了找回自己的丹爐。

        在他看來這兩伙人一幫是騙子,一幫是劫匪,他們之間的爭斗就是狗咬狗。無論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都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張弛也考慮過眼前的所見是不是一個新的圈套,他很快就排除了這個想法,張長五目前對自己并無敵意,而且從對方的細微表情能夠看出他是真的非常緊張,白小米對他應該極其重要。

        經過一輪瘋狂追逐之后,兩人的視野中終于出現了那輛別克商務,張弛提醒張長五放慢車速,在服下培元丹之后,原本近視的目力已經恢復極佳,以他現在的視力就算通過招飛體檢也沒有任何問題。

        張弛從牌照上確定,前面的商務車就是剛剛劫走白小米的那一輛,他低聲道:“車里可能有不少人,咱們只有兩個。”就算自己幫忙救人,在人數上仍然處于絕對劣勢。

        張長五拿起電話,他說得是居然是粵語,張弛雖然很努力地去聽,卻聽不懂,他的粵語水平還不如看日漫學會的日語。

        張長五這么做的出發點就是避免張弛聽懂他說話的內容。這幫騙子個個心機深重,跟他們相處必須要加倍小心。

        張弛悄悄打量了一下張長五,這廝三十左右,身材不高,長相憨厚,橫豎看著都不像一個壞人,仍然穿著火車上用來招搖撞騙的那身警服,一臉正氣的樣子真沒引起自己的疑心,果然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姓白的不一定都是白蓮花,穿警服的未必是真警察。

        人心不古,人艱不拆啊!

        這會兒前方的商務車開始加速,應該是發現了后面有車輛尾隨,張長五將手機放下,也加大了油門,避免被那輛商務車加速甩掉。

        張弛再次提醒張長五道:“還是報警吧。”

        張長五搖了搖頭道:“千萬別報警,我師妹安全要緊,小心這些綁匪狗急跳墻。”

        張弛心說果然是個犯罪團伙,還師妹師兄的,敢情老騙子馮老三是他們的師父。不肯報警,是因為擔心報警后他們全都要被抓。

        張長五車速越來越快,很快就和那輛別克商務并排行駛,張長五落下車窗,沖著那輛車大吼道:“停車!給我停車!”

        商務車駕駛室的車窗緩緩落下,坐在副駕上一個帶著墨鏡的大胡子向張長五不屑地笑著,同時比劃了一下中指。

        張長五罵了一句,然后加速超過了那輛商務車,試圖將之逼停,在張弛看來他的這種舉動無異于飛蛾撲火,畢竟兩輛車重量都不在一個級別上,如果對方不顧一切地撞上來,恐怕他們會首先遭殃。

        張弛的擔心并不是多余的,張長五的冒險舉動并沒有起到逼停對方的作用,后方司機速度不減,向他們的車尾撞來,張長五不得不重新加速,也只能這樣才避免車毀人亡的下場。

        兩輛車在道路上糾纏著,時而扭曲蛇形,時而如影相隨。

        張長五急紅了眼,舍生忘死地和對方纏斗,張弛緊張得掌心出汗,悔不該貪圖那一萬塊錢上了他的車,張長五擺出連命都不要的架勢,又怎么會在乎自己的死活?

        前方突然出現了一輛大貨,他們分別向貨車的左右兩側躲避,別克商務車從右側超越了那輛大貨,司機并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那輛黑色的邁騰,就在他感到奇怪的時候,邁騰車從后方沖了上來,以車頭的右側撞擊在商務車的左后輪處。

        張弛在明白張長五的意圖之后把他祖宗十八輩都罵了個遍,難怪都說副駕是最危險的座位,自己怎么就選擇了這個倒霉地方,在碰撞之前,張大仙人竭力將身體后仰,并發出一聲驚恐的慘叫。

        沒法不叫啊!方向盤在張長五的手里,碰撞點在自己這邊,雖然身上拴著安全帶,可天知道氣囊頂不頂用?搞不好這次小命都要玩完。

        張長五以奮不顧身,舍己救人的精神完成了這次追尾沖撞,因為撞擊的速度和角度把握得非常巧妙。

        別克商務車被撞擊之后,車身晃動了一下失控沖向右側的護欄,輕薄的金屬護欄無法成功攔截這失去控制的車身,別克商務車沿著路基的草坡沖了下去,下沖中途商務車整個傾覆翻車,然后翻滾了下去。

        沖撞發生的剎那,張大仙人的身體向前方沖了出去,他似乎看到自己撞開車窗玻璃飛向浩瀚宇宙,然后又因強大地心引力迅速墜地粉身碎骨的慘狀。

        還好中途被安全帶給拉扯回來,副駕的安全氣囊也成功啟動,白花花的一團彈射在張大仙人的面部和胸腹部,就像一個巨人拳擊手揚起巨大的拳套在他身上狠狠給了一拳。

        張大仙人的身體又向后方仰去,臉沒啥事,可胸部受不了,被擠出肺腑的氣體伴隨著血淚控訴一起爆發出來:“張長五,我草你大爺……爺……爺……”眼前的一切如同電影中的慢鏡頭,時間的感知變得遲鈍。

        張長五當然聽到了一旁咬牙切齒的咒罵,他目前還顧不上這些,竭力控制好汽車,車輪劃出數條扭曲的黑色痕跡,終于在彌漫著焦糊橡膠味道的空氣中艱難停下,他從后座上抽出一根鐵棍推開車門,翻身離開了護欄。

        張長五來到那輛傾覆的商務車前,一名綁匪正從里面艱難地爬出,張長五沖上去揚起鐵棍就重擊在他的頭上,將那名綁匪順利擊倒。

        他看到車內仍然處在昏迷中的白小米,抽刀割斷她的安全帶,將白小米從車內拖了出來,忽然身后傳來颯然風聲。

        張長五轉過頭去,只看到一根球棒呼嘯而來,重擊在他的頭部,張長五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三名綁匪陸續從車內爬出,其中一人扛起了白小米,商務車已經翻了個底朝天,想要繼續行駛已經沒有可能,他們馬上做出了決斷,向那輛停在路邊的邁騰車走去。

        張弛看到幾人向這邊走來,心中莫名惶恐,剛才的那次追尾撞擊讓他頭暈腦脹,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清醒,他的肋骨可能在追尾中撞斷了一根,忍著劇痛想從車內離開,可是車門卻在沖撞中變形,他努力了幾次沒能將車門打開,只能接受被困在車內的現實。

        綁匪已經來到近前,那個絡腮胡子揚起右手照著困在副駕上的張弛臉上重擊了一拳,張弛沒什么感覺,可在這種時候不得不配合表演,佯裝腦袋劇烈晃動了一下然后暈倒在副駕上一動不動。

        他清晰覺察到三名劫匪的武力值不弱,全都在150以上,其中一個竟然武力值達到了220,竟然是進入了一品追風境的武者。以自己目前的實力絕對沒可能從他們的手中逃脫,這個世界怎么突然冒出了那么多高手。

        如果按照謝忠軍的標準,這些人肯定算不上高手,可在張弛看來,只要是比他厲害的,都是高手。

        綁匪想將張弛從副駕拖下來,可車門因為變形無法打開。

        為首那名高瘦的綁匪道:“快走吧,警察來了就麻煩了。”

        他們將白小米弄到了后座上,然后上了車,張大仙人暗暗叫苦,他之所以裝暈,也是權宜之計,最好的結果就是綁匪將他拖出汽車扔到路旁,最壞的結果就是對方當場殺人滅口。

        可這兩種狀況都沒有發生,這幫劫匪為了趕時間居然把自己和白小米一起給綁了。

        張長五你丫不是牛逼嗎?氣勢洶洶的來救你師妹,搞了半天你丫也是一弱雞,老子也被你給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