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2章 柴禾妞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2章 柴禾妞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在急診觀察室呆了一夜,還好沒有再發生更嚴重的后續反應,第二天一早,已經恢復正常的他辦手續離開了醫院。

        臨走之前,特地量了下身高,發現自己還是一米六六,跟服下洗骨丹的時候壓根沒有任何的變化,心中難免有些失望,看來洗骨丹效果不大,可能是只服下半顆的緣故。

        張弛也不敢繼續追加份量,昨天的那場藥物反應就疼得他死去活來,如果服下去一整顆,估計活生生都要疼死。

        而且金丹的吸收和生效過程會比正常藥物要長,根據他過往的經驗,可能需要九九八十一天,身體才能將金丹里面的藥物成分徹底吸收,只能耐心觀察一下后續效果再說。

        方大航打著照顧張弛的旗號在醫院呆了一夜,總算是看清了宋金玉的廬山面目,長得還算不錯,不過膚色黑了點,而且人有點兇,不是太好接近。

        方大航聽說張弛今晚就要去京城,不由得抱怨起來,責怪這廝也不提前說一聲,讓他有個準備,至少準備一桌飯為張弛踐行。

        張弛并不在乎這種形式,以后又不是沒機會見面。

        張弛婉言謝絕了方大航要送自己進站的提議,他也沒什么好準備的,全部的家當都裝進了一個行李箱。

        離開之前還特地去了趟炮樓山,將從黃老爺子舊宅那里挖到的瓷壇重新封口埋在炮樓山并做好標記,畢竟里面的稀缺材料不少,隨身攜帶恐怕不保險。

        順便也把祖傳的天蓬尺埋進去了,雖然知道這東西有些特別,可他又不打算抓神驅鬼,帶在身邊暫時也沒什么用處。

        至于那個烏殼青的香爐,他還是選擇隨身攜帶,應該能夠派上用場。

        當晚拖著行李箱登上了北去的列車。

        臨走之前給林黛雨發了個信息,要說林黛雨對他挺夠意思的,昨天三千多的檢查費都是林黛雨代繳的,人家就算有錢也沒那義務。

        張弛本來想今天當面把錢還給林黛雨的,可林黛雨因為要陪媽媽暫時不方便出門,還錢的事情只能等以后再說了,反正她下個月就會去水木報到,張弛打算下月見面給她接風洗塵,順便再把錢還給她。

        張弛進入軟臥包廂的時候,里面還空無一人,他放好了行李,脫了鞋子躺在鋪位上,準備一覺睡到京城。

        對張弛來說坐臥鋪火車長途旅行還是第一次經歷,因為進入了高鐵時代,現在選擇臥鋪出行的人比過去少了許多,票也相對好買多了,換成過去,沒點關系還真別想買到軟臥。

        臨開車前五分鐘,包廂內仍然沒有其他旅客,張弛以為這下真成了自己的包廂,可能要獨自一人前往京城,這樣最好不過,至少不用擔心有人打擾,清清靜靜睡上一夜。

        列車啟動之后,方才看到一男一女拖著行李進來,張弛本想跟兩位同路人打聲招呼,可目光和對方相遇不由得一愣。

        這男的他認識,不但認識還是冤家,就是當初在花鳥文玩市場想碰瓷林黛雨被自己阻止的老騙子馮老三,聽說他不久前被抓進去了,沒想到這么快又放了出來。

        馮老三的表情也有些發懵,應該也沒想到會在同一間包廂內遇到張弛,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路窄,狹路相逢。

        張弛知道這馮老三不是什么好貨,因為自己壞他的事情,后來還專門找了另外一個老騙子梁慶,趁著黃春麗不在天珠店,設計去登門詐騙。不過那梁慶也是倒霉催的,從自己手里弄走的七萬塊還沒捂熱乎就被車給撞死了。

        馮老三并不知道張弛是為了得到瓷瓶中富含通竅果成分的藥丸所以才甘心上當受騙,到現在都以為梁慶從張弛手里騙走了七萬。

        要說馮老三也是被放出來不久,他的案子是鄭秋山在盯,鄭秋山車禍死亡之后,馮老三的許多陳年舊案別人也沒興趣再查。

        當初鄭秋山也是嚇唬他的,并沒有掌握太多切實的證據,馮老三在看守所里呆了一段時間就被釋放。

        張弛率先反應了過來,笑道:“喲,這位老先生看著眼熟啊,咱們是不是哪里見過?”

        馮老三在和張弛第一次交手的時候就栽了一個大跟頭,知道這小子皮厚心黑,當然不會馬虎大意,他也嘿嘿笑道:“你叫張弛吧?燕南省今年的文科狀元,名人吶!真是貴人多忘事,咱倆見過面,在花鳥市場天珠店。”

        張弛怎會忘了,他嘿嘿笑道:“馮老,記得,記得,當時咱們還發生了一點誤會。”

        馮老三笑得滿臉菊花開:“知道你記得。”心中怒火值2000+,這乳臭未干的小子咋就那么多孬心眼,當初你可是用這張大臉把老子撞得暈頭轉向。

        跟著馮老三一起進來的是一個穿著白底紅花連衣裙,扎著羊角辮的農村女孩,身高和張弛差不多,膚色黧黑,發色枯黃,一舉一動透著沒見過世面的拘謹,左手拉著一個朱紅色的行李箱,身上背著一個鮮紅色的小包,上面金燦燦的字母閃閃發光。

        張弛雖然沒用過名牌,可一打眼就能看出這行李箱和小包加起來都不到三百塊,搞不好還是買一贈一的地攤山寨貨。

        馮老三向張弛介紹道:“小米,我侄女。”

        和招搖的山寨行頭不同,小米矜持得都不敢正眼看人,雙目拘謹地望著自己的腳尖,張弛看到她穿著松糕底的白涼鞋,涼鞋上居然各有一個lv的標,再配上寬達半寸的紅色的腰帶,這身打扮真是土豪氣息十足,可穿在她身上怎么看怎么不協調。

        張弛笑道:“你好!”這名字聽著有些熟悉,不過接地氣的名字聽起來都耳熟。

        馮老三催促他口中的侄女道:“傻丫頭,叫人!”

        小米在他的催促下終于鼓足勇氣叫道:“叔叔好!”雖然聲音透著土氣,可音質脆生生的非常好聽。

        張大仙人原本咧著笑的嘴微微張大了一些,實在是有些尷尬了。

        …(⊙_⊙;)…

        昨天還嘲笑方大航長得老相,今天就有人喊自己叔叔,要說這小米跟自己差不多大吧,怎么眼神不好呢?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她可能是把自己當成了馮老三的同輩,所以才這么稱呼,這柴禾妞沒啥見識。

        馮老三笑道:“這孩子頭回出遠門,沒見過世面,別見笑啊。”

        張弛道:“我也頭回出遠門。”他想幫著小米將行李接過來,小米警惕地搖了搖頭表示不用,自力更生將她的行李箱塞進了行李架。

        馮老三和小米一個下鋪一個上鋪,張弛是下鋪,所以馮老三提出要跟他換換,張弛無所謂,本著相逢就是有緣的想法和小米換了個鋪。

        他來到馮老三的上鋪,其實他樂意如此,睡在上面清凈,利用空間的天然劃分也可以和老騙子馮老三劃清界限。

        張弛知道馮老三的底細,所以也沒興趣跟他多聊,早早地上了床,聽到下面兩人聊天。

        小米道:“叔,等到了京城真能找到工作?”

        馮老三笑道:“怎么?還不信你叔?你這么聰明,長得又漂亮,工作還不好找?全都包在我身上。”

        “謝謝叔,您對我的大恩大德,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等我將來有錢了我一定做牛做馬報答您。”

        “傻孩子說什么呢?咱們不是親戚嗎?親戚就該相互幫助,我不是你叔嗎?我不幫你幫誰啊?”

        張大仙人高度懷疑兩人之間的親戚關系,馮老三不是好人是肯定的,這個叫小米的女孩子看起來又土又笨,再加上沒見過什么世面,屬于最容易上當受騙的那一類人,搞不好被人賣了還得幫人數錢。

        張弛本來并不想管這種閑事,可兩人之間的對話還不停傳到耳朵里。

        小米道:“叔,這次多虧了您花錢給我爹治病。”

        馮老三笑道:“一家人客氣個啥?你先歇著,我去餐車看看有啥吃的。”

        “叔,您歇著我去唄。”

        “你沒出過門,萬一迷了路,我哪兒找你去?”馮老三樂呵呵出門。

        馮老三走后,小米隨手拿起小桌上的雜志看了起來。張弛從上鋪下來,小米趕緊把臉轉了過去,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張弛看到她手里的雜志,雜志是自己放在小桌上的《讀者》,小米看得那頁是一首浪漫的詩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來不去……,人不可貌相,文青是無論出身的。

        張弛離開了包廂,向8號餐車走去,來到餐車前,還沒有進門,就看到馮老三坐在餐車的中部跟一名陌生男子說話,兩人聊得熱乎,那男子掏出一個方方正正的黑塑料袋放在桌上,看樣子像一包錢。

        馮老三迅速將塑料袋收好,那陌生男子神神秘秘笑了笑,然后將一盒泡面遞給了他,馮老三掀開泡面,迅速將手中一個小瓶里面的粉末倒入其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