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1章 副作用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1章 副作用字體大小: A+
     
        小黎和邱東晴夫婦好好談了一次,雖然兩夫婦并未有過虐待曉雯的行為,可是他們忽略了曉雯的內心世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在鄭秋山去世之后,也沒有嘗試去多了解她,開導她。

        小黎對兩夫婦也沒有客氣,警告他們漠視也是一種冷暴力,如果以后再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她會請相關部門介入,嚴重得話有可能剝奪他們的撫養權。

        邱東晴對此也是頗為無奈,她的工作性質決定她會經常出差,所以不可能每天都陪著女兒,她表示會向公司申請轉崗,以后盡量避免出差,多點時間照顧女兒,注意她的心理疏導。

        張弛雖然不情愿,可也不得不將曉雯再次交給她的母親,邱東晴少有地向他表達了謝意。

        目送這重新組合的一家人再次離去,張弛嘆了口氣。

        小黎道:“沒什么好嘆氣的,再婚家庭都存在這種現象,需要一定的磨合期,我專門了解過,曉雯的這個繼父對她還算不錯,你們不用擔心她會被虐待。”強調這一點也是為了讓他們放寬心。

        林黛雨道:“繼父再好也比不上親爸。”

        “你這不是廢話嗎?”

        林黛雨瞪了他一眼,發現香爐還給這廝之后,他明顯又嘚瑟起來了。

        小黎道:“怎么說話呢!”

        張弛笑道:“你們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在一個孤兒面前談論爸爸的問題對我是一種傷害。”

        林黛雨知道他皮糙肉厚的沒那么容易受傷害,輕聲道:“找到人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回去晚了,我爸又得擔心。”

        張弛道:“有人擔心真好,那我就不請你吃飯了。”

        林黛雨揶揄他道:“你那么摳門,一點誠意都沒有。”

        張弛問小黎道:“黎姐,我摳門嗎?”

        小黎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反正你沒錢是真的,就別窮大方了。”

        張弛嘆了口氣道:“人窮志短啊……”這貨佯裝生氣,可突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林黛雨認為這廝純粹是表演,可這表演水平也實在太夸張太拙劣了一點。

        小黎認為是他們年輕人之間在開玩笑,她早就覺得張弛和林黛雨之間有些情愫,所以也沒準備繼續留下充當電燈泡。

        笑瞇瞇向林黛雨道:“黛雨,你的同學你來照顧,我值班去了。”

        林黛雨看到小黎臉上滿懷深意的笑容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俏臉不由得一熱,小黎走后,看到張弛仍然坐在地上沒有起來,心說你還演上癮了,瞪了他一眼道:“懶得理你,我先走了。”

        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看到張弛仍然坐在那里,雙手捂著肚子,臉色蒼白表情痛苦。

        林黛雨這才意識到他應該不是裝的,趕緊把老徐叫了過來,老徐幫著林黛雨將張弛送到了附近的醫院。

        張弛感覺周身骨骼劇痛,雙腿發軟,知道可能是洗骨丹發生作用了,他雖然對此有些心理準備,但是也沒有想到反應居然遲到了那么久,而且會如此劇烈,又偏偏在這個時候。

        到了醫院,因為疼得不能說話,醫生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其實就算張弛能說,他也不能把實情相告。

        總不能告訴醫生自己是因為吃了洗骨丹,所以才導致骨骼關節的內部結構發生了變化,因此才會產生痛徹骨髓的癥狀。

        醫生問不出所以然,遇到這種渾身都疼的病人也只能按照常規辦法處理,給他打了止疼針,然后做了個全身檢查。抽血化驗,超聲、攝片、心電、cT……但凡能想到的檢查全都給開了一遍,這年頭離開輔助檢查會看病的醫生真多不多見。

        等到張弛疼痛稍緩,林黛雨抽時間往家里打了個電話,卻聽說媽媽回來了,可是也生了急病,林黛雨不由得慌了神。

        張弛在一旁聽著,他擠出一個笑容道:“你趕緊回家吧,我這會兒……好多了……”說話的時候額頭仍然不停冒出冷汗。

        林黛雨看到他的樣子又有些不放心,可聽爸爸剛才的語氣,顯然媽媽也病得不輕,咬了咬櫻唇,她給方大航打了個電話,讓方大航來醫院照顧張弛,自己則跟著老徐一起匆匆向家里趕去。

        方大航風風火火趕到醫院,看到張弛一個人在休息室里坐著,正捧著手機看新聞呢,看樣子沒什么大事,方大航這才松了口氣,擦了擦腦門上的汗道:“我靠,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多大事情呢。”

        張弛笑了笑把手機放下,說來奇怪,林黛雨剛剛離開,他這邊身上就不疼了。

        這時候一名帶著口罩的小護士拿著他的檢查結果過來了,張口叫著他的名字,語氣缺乏溫情有點職業。

        方大航揮手道:“護士姐姐,這兒呢。”

        戴口罩的小護士沒好氣瞪了他一眼,顯然對他這聲姐姐非常抗拒,目光落在張弛臉上:“怎么又是你啊?”

        順便送給張弛500+的怒火值,這怒火值不是因為張弛而起,罪魁禍首是方大航,一臉的老相,叫誰姐姐呢?不過張弛是受益人,火源石悄悄吸收,蚊子再小也是肉,最近因為煉洗骨丹有點虧空,必須抓緊補充。

        張弛愣了一下,看到那小護士的胸牌上的名字宋金玉,這才想起上次自己被黃春麗送來洗胃的時候,就是這位護士負責的,其實說來也沒啥可稀奇的,畢竟林黛雨把他送到了同一所醫院,而且宋金玉就在急診室工作。這名字大氣,聽起來就像富二代,送金玉,夠敗家的。

        張弛點了點頭道:“是我!”

        宋金玉對他印象非常深刻,沒好氣道:“該不會又喝多了吧?”

        她低頭看了看結果,把幾張化驗單和影響報告遞給張弛,方大航搶先接了過去:“護士姐姐,醫生怎么說?”

        宋金玉瞪了他一眼道:“我跟你熟嗎?別開口閉口得就叫姐姐,您都有三十多了吧,想扮嫩別來我們醫院啊!”怒火值再+1000。

        方大航這才意識到自己叫她姐姐無意中觸及了她的逆鱗,滿臉堆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叫姐姐是尊稱,要不我從今往后就叫你妹妹。”

        宋金玉目光冷漠,這種搭訕水平很低端。

        方大航改口道:“美女!”臉皮雖然有了一定的厚度,可泡妞的手法比較單一,缺乏創意。

        宋金玉道:“醫生說了,你是裝病,好端端的折騰什么?趕緊辦手續回家吧,這么大人也不嫌累!”臨走前白了方大航一眼。

        方大航愕然道:“什么態度,他裝病又不是我裝病。”說完又轉向張弛道:“我長得真像三十多的?”

        張弛打量了一下他,點了點頭道:“是有點著急。”

        “著急賴我嗎?那是遺傳!是我爹媽的責任。”方大航說完,自己忍不住笑了,他鬼鬼祟祟向張弛道:“我看那個宋金玉長得不錯。”

        張弛懶洋洋道:“口罩把臉都給蓋上了,你能看見個屁。”

        “你懂個屁,以我多年的審美經驗,美人在骨不在皮,你看她那條子多順,再看走路那風姿多特么妖嬈……”

        “有點含胸還有點外八!”張大仙人好心提醒他道。

        方大航惡狠狠瞪了張弛一眼道:“你瞎啊!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這貨陰測測一笑,搓了搓雙手道:“你眼里只有林黛雨,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我今晚哪都不去,就在這觀察室里住著,哥們陪著你,所有開銷用度都算我的。”

        張弛嘆了口氣,這貨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哪是要陪自己,根本是要借著這個機會去泡小護士宋金玉。

        不過對張弛來說也是好事,畢竟他也吃不準洗骨丹的副作用還會不會發作,在醫院觀察室里呆著最為穩妥,止疼針還是有些作用的。

        林黛雨匆匆回到了家,看到父親送醫生離開,她趕緊來到父母的房間,看到母親躺在床上,頭上裹著紗布,臉色蒼白。林黛雨被嚇了一跳,來到媽媽身邊,握住她的手,感覺她的皮膚溫度有些偏低。

        黃春曉緩緩睜開雙目,看到女兒,她的手顫抖了一下,下意識地想要掙脫。

        林黛雨緊緊抓住媽媽的手關切道:“媽,是我,您別害怕,發生了什么事情?您怎么受傷了?”

        “你媽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頭部受傷,已經做過檢查,醫生說沒什么大礙,休養一周就會恢復正常。”外面傳來父親的聲音,林朝龍送走醫生之后回來。

        林黛雨道:“媽,您怎么這么不小心?”

        黃春曉望著女兒,表情有些怪異,唇角勉強露出一絲生澀的笑意。

        林朝龍來到女兒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雨,讓媽媽好好休息。”

        林黛雨點了點頭,起身道:“媽,有什么需要您叫我。”

        黃春曉眨了眨眼睛算是回應,林朝龍攬著女兒的肩頭離開,臨走之時向黃春曉遞過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黃春曉的雙目中流露出罕有的溫柔依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