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0章 全家桶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60章 全家桶字體大小: A+
     
        林黛雨第二天醒來,聽說母親前往滬海參加一個聚會,走得有些突然,她總懷疑父母之間可能發生了矛盾,否則母親也不會突然不辭而別,她就算能夠放下自己,也不能放下仍然躺在病床上的小姨。

        林朝龍親自為女兒做好了早餐,他已經吃過了,坐在吧臺前一邊喝咖啡一邊看著報紙,他沒有像往常一樣去上班。

        林黛雨跟父親道了聲早安,坐下吃飯的時候又問起母親的事情:“爸,我媽為什么突然離開啊?”

        林朝龍聲音有些沙啞:“你問她自己,我可不敢問。”

        林黛雨咬了口三明治:“爸,是不是您惹我媽生氣了?”

        林朝龍的眼睛仍然沒有離開報紙:“借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過去我就是個倒插門女婿,你媽強勢慣了,可能是因為上次你小姨的事情她還生我氣吧。”

        “這我得說你,我贊同我媽媽的決定。”

        林朝龍放下報紙,笑道:“小雨,那件事我已經放棄了,秦博士會盡快完善治療方案,如果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不會貿然進行手術的。”

        林黛雨莞爾笑道:“這才是我的好爸爸。”

        林朝龍望著天真爛漫的女兒,內心中忽然閃過一絲愧疚,他迅速逃過女兒的目光,重新看著那張報紙。

        其實已經記不清報紙的內容究竟寫了什么。不重要,明天就會有新的報紙,新的事件,對他而言明天應該是充滿光明和希望的,沒有失去又怎會得到?

        謝忠軍行事神龍見首不見尾,明明答應了張弛第二天會繼續指點他練習《破陣三十六拳》,可清晨給張弛留了一個沒頭沒腦的信息——我有急事先走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已經見識過六式拳法,以后自己慢慢練習吧,有緣再見。

        最后的結束語居然直接引用了毛爺爺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張大仙人實在是郁悶,雖然見識過謝忠軍的六式拳法,可他沒完全記住啊,通竅丹的效力已經過了,他現在的記憶力沒那么厲害。

        張弛努力回憶了一下,他只記下了五拳,其實這記憶力也算不錯了,張弛給謝忠軍打電話,當師父的怎么可以這么不負責任,令他費解得是,謝忠軍的手機居然關機了。

        他又給秦綠竹打了電話,秦綠竹居然也關機,到底是一家人,做事都一個風格。

        昨天謝忠軍收徒應該是認真的,不然也不會跟自己說那么多話,更不會在河灘上演示他的獨門武功《破陣三十六拳》。

        張弛描葫蘆畫瓢地溫習了一下,至少這六拳打得大差不差,希望謝忠軍的這套武功能趕上降龍十八掌,郭靖當初只學了一招亢龍有悔就打得梁子翁滿地找牙。

        自己學了六拳,練熟之后武力值方面應該能夠提升一個層次,如果不能,那就是當師父的不行。

        武道七境,張弛現在距離第一層追風境還遠著呢。

        打開電腦,在網上訂了明晚前往京城的臥鋪,剛好睡一覺就能夠到達,什么事情都不耽誤,而且還能省一晚上的住宿費。

        這倒不是因為他舍不得花錢,而是沒那個必要浪費,張弛在生活品質上還是有追求的,放棄更省錢的硬臥選擇軟臥就是證明。

        他的行李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望著那顆洗骨丹又發起呆來,直到現在他都沒有下定決心是不是要吃下這顆丹藥。

        對目前的身材的確是不滿意的,這也是他煉制洗骨丹的初衷,可他又擔心控制不好藥力,萬一用藥過猛,自己長成了三米多高的巨人,出去豈不是遭人側目?

        現在去混cBa是不是有點晚了,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人還是普通點好。

        張弛思來想去,最終決定先吃一半,他用小刀將洗骨丹剖成兩半,吃下了半顆。

        為了達到更好的吸收效果,特地弄了瓶飛天茅臺,最近茅臺漲價有點猛,53度都一千四百多了,這價格還到處缺貨,張弛這瓶茅臺酒還是方大航給他的。

        就著毛記豬頭肉,張弛中午喝了半斤茅臺,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洗骨丹的副作用,他很快就感覺到腦袋暈乎乎的,眼皮沉重得像墜了鉛塊,終于還是支持不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這一覺睡了個昏天暗地,如果不是手機鈴響起,張弛可能會一覺睡到天亮,拿起手機聽到那邊傳來小黎急切的聲音:“張弛,你有沒有見到曉雯?”

        張弛愣了一下,昏沉沉的頭腦瞬間反應了過來,小黎不會平白無故打這個電話,一定是鄭曉雯出了事:“黎姐,我沒見她啊,她也沒聯絡我。”

        小黎聽說之后也頓時緊張了起來,根據小黎目前了解到的情況,鄭曉雯應該是清晨失蹤的。

        她媽媽邱東晴去了省城出差,所以就把她交給了繼父徐明祥照顧,沒曾想昨天下午離開,今天就出了事。

        根據徐明祥的描述他和鄭曉雯沒有發生任何矛盾,昨晚還帶她出去吃飯,等她睡著為她關了房門自己才回房間休息,可一大早醒來就發現鄭曉雯不見了,同時不見的還有她的書包。

        徐明祥也被嚇得不輕,趕緊去報了警。轄區警察得知鄭曉雯是鄭秋山的女兒后聯絡了他生前派出所的同事,小黎對此并不知情,所以找張弛問問,希望能夠找到線索。

        張弛一聽就火了,他認為鄭曉雯一定是在家里遭到了不公平的對待,不然這孩子為什么會突然就離家出走,他對邱東晴夫婦本沒有多少好感,這下更是惱火的不行,如果讓他見到他們,一定要算算這筆帳。

        張弛也知道當務之急不是算賬,最重要是先把鄭曉雯找到,他仔細翻看了自己的通話記錄和手機信息,確信沒有疏漏,然后給林黛雨打了個電話。

        林黛雨曾經做過鄭曉雯的鋼琴老師,也許她能夠有些線索。

        林黛雨得知消息之后也是大吃一驚,她讓張弛不要心急,提醒張弛去學校附近找找,畢竟鄭曉雯只是個小孩子,身上也沒多少錢,就算想走也走不太遠。

        張弛換上衣服,匆匆前往了星光小學,因為還是在放假期間,暑期訓練營也已經結束了,所以學校平時根本沒有孩子進來,張弛來到學校傳達室問過之后,確信這一天都沒有小孩子進入校園。

        張弛這邊詢問的時候,聽到消息的林黛雨也乘車趕到了,她剛剛讓司機老徐帶著自己圍著小學轉了一圈,沒有在周圍發現鄭曉雯的身影。

        張弛咬牙切齒道:“如果曉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特么非把這對不負責任的爹媽給滅了。”

        林黛雨沒有嫌棄他的話太粗俗,嘆了口氣,柔聲勸慰道:“你不用著急,現在社會治安那么好,曉雯又是個聰明的孩子,她應該懂得保護自己。”

        張弛有些懊惱地捂著腦袋道:“我對不起鄭叔,當初我答應他要幫忙照顧曉雯的,可我什么忙都幫不上。”

        林黛雨同情地望著張弛,其實這件事一點都不怪他,鄭秋山之所以將女兒托付給他那是因為當時那種情況下,除了張弛周圍再沒有他認識的人。

        鄭曉雯有親媽,現在又有了繼父,根本輪不到張弛這個外人照顧。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才更顯出張弛性格上的閃光點。

        男人就應該說到做到,一諾千金,最近怎么總是喜歡看他的長處呢?

        林黛雨小聲提醒張弛道:“你冷靜一下,仔細想想,還有什么地方曉雯可能去?”

        張弛想了想,鄭秋山生前租住的房子曉雯曾經去過,或許她會去那里。林黛雨讓他上車,老徐駕車帶著他們趕了過去。

        等到了地方,發現房門上著鎖,外面貼著此房出租,到現在那套房仍然沒有租出去,曉雯顯然沒有來過。

        張弛又想起了一件事,鄭秋山生前最后一頓飯帶著鄭曉雯去吃了肯德基,他們趕緊去那邊找找線索。

        兩人來到肯德基外面,隔著玻璃窗就看到鄭曉雯孤零零坐在那里,面前擺著一大份全家桶,一雙大眼睛呆呆望著馬路的方向,林黛雨放下心來,看了看身邊的張弛,卻發現張弛的眼睛有些發紅。

        張弛想起了那天晚上鄭秋山帶著鄭曉雯來吃全家桶,自己也是這樣望著里面,父女兩人相互嬉戲其樂融融的場面。

        憶往惜今,更覺得現在的鄭曉雯孤單可憐,如果他能夠讓時間倒回,一定不會讓那場悲劇發生。

        鄭曉雯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坐了大半天,腦子里反反復復回憶著爸爸的音容笑貌,她多想再回到從前,多想爸爸陪在自己身邊,多想再喂爸爸一根薯條,鄭曉雯好想哭,可是她堅強的性格讓她強忍住了淚水。

        服務員也發現了這奇怪的小女孩,她悄悄向店長說明了情況,店長向鄭曉雯走去,剛好張弛和林黛雨進來,他們向對方小聲解釋了一下,然后兩人來到鄭曉雯的身邊坐下。

        鄭曉雯意識到身邊來了人,左右看了看,看清來人之后,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抽抽噎噎道:“張弛哥哥,林老師……我……我爸……爸……永遠也不會回來了……以后再也沒有人陪我吃全家桶了……”

        林黛雨從未經歷過生離死別的痛苦,可是看到這小女孩如此傷心,也不禁感到酸澀難過,摟住鄭曉雯的肩頭柔聲勸道:“你還有媽媽,還有我們。”

        張弛抑制住內心的酸楚擠出一個笑容道:“我陪你吃全家桶好不好?”

        鄭曉雯點了點頭,買來的全家桶早已涼了,可是張弛吃得很香,林黛雨也一樣,他們就坐在那里陪著鄭曉雯。張弛似乎看到了鄭秋山,就站在馬路的對面,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遠遠望著他們,朝他們露出欣慰的笑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