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6章 其實我不想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6章 其實我不想字體大小: A+
     
        秦綠竹知道他的心思,微笑道:“我小舅可是開宗立派的武術大家,能被他選中,實在是你的造化。”

        林黛雨也是現在才知道今晚是拜師宴,張弛要拜謝忠軍為師,確切地說應該是謝忠軍要收張弛為徒,張弛的本心必然是拒絕的,一臉的不情愿。

        林黛雨甚至有些同情張弛了,拜師這種事不是要兩廂情愿的嗎?看張弛一臉郁悶的樣子分明是被逼無奈。

        謝忠軍拿足強調道:“本來啊,我是不準備收徒弟的,可綠竹既然開了口,我總不能拒絕吧。”

        秦綠竹心說我只是讓你指點他幾手功夫,可沒讓你正式收徒。

        謝忠軍笑瞇瞇望著張弛道:“我是準備堅持原則,可我沒想到是這小子啊,所以我才答應,我得讓你給我跪下磕頭,我得好好教導你,你這么壞,我怎么能放心你去禍害別人呢?佛祖都說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秦綠竹看到張弛如此郁悶,不禁笑了起來,這小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小舅是何方神圣。

        有多少人想拜小舅為師,他連正眼都不會看一下,就連自己提出讓他教張弛幾手功夫,他都推三阻四,可人和人之間的緣分真要是來了,擋都擋不住。

        現在分明是小舅看上了張弛,非得要收這個徒弟,她悄悄向張弛遞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錯過機會。

        張弛何等精明,他知道秦綠竹應該不會坑自己,此前謝忠軍在被困保時捷內的時候,一度顯露出高達500的武力值,單憑這一點就和傷害黃春麗的殺手不相伯仲了,。

        不排除謝忠軍在面對一群學生的時候沒有完全顯露出他的武力值,這應該是個學習武功的絕佳機會。

        既然無法逃避命運,那只能閉目承受了,可能會有點痛,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張弛討價還價道:“要我拜師也可以,您得先答應以后不能體罰我。”

        謝忠軍笑道:“體罰?學習靠的是天分和悟性,缺少了這兩點,體罰能有個屁用?”

        秦綠竹看出小舅是真心喜歡張弛,不然也不會動了正式收徒的念頭,其實她本來的意思是讓小舅指點張弛幾手功夫,沒想到他會正式收徒,對張弛來說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她生怕張弛錯過良機,提醒道:“拜師不是要下跪的嗎?”

        張弛焉能不懂秦綠竹的意思,他撲通一聲就給謝忠軍跪下了,梆梆梆磕了三個響頭:“師父在上,徒弟給您磕頭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秦綠竹套路自己入了老謝的后門,以后只能自求多福了。

        謝忠軍哈哈大笑,一雙小眼睛都變成了細縫,他點了點頭道:“小子,你坑我的時候,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聽他這么說,連秦綠竹都懷疑這位小舅是不是要借著這個機會公報私仇打擊報復了,報復就報復,這么大人也不知道含蓄,非得把話說的那么明白。

        “師父您胸懷日月,眼光遠大,又怎會和我這個小輩一般計較,那天的事情全都怪我,我再給您磕一個頭。”

        在這貨的心里壓根就沒有男兒膝下有黃金的概念。

        “起來吧!”謝忠軍眉開眼笑,他把自己的手串給擼下來了遞給張弛道:“就當是見面禮了。”

        張弛本想客氣客氣,謝忠軍把小眼睛一瞪道:“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少特么廢話!”

        張弛只好恭恭敬敬將橄欖核的手串接過來戴上,要說橄欖核不值錢,可看上面的羅漢雕工精美,絕對出自頂級匠人之手,上面的羅漢手舞足蹈,動作各異,難不成還暗藏著一套武功招式?

        拜個有錢人當師父也不錯啊,看著手串,莫名開森。

        謝忠軍把自己的手機取出,屏幕上有一尊仙風道骨的人像,謝忠軍道:“給祖師爺上香磕頭!”

        張弛道:“師父可否告訴我祖師爺的高姓大名?”反正從人像上看不出來究竟是誰,畫工實在是太抽象了,這小老頭莫不是張三豐?

        “孫子!”

        張大仙人暗嘆,敢情是給孫子磕頭,此孫子應該非彼孫子,畫像應該是寫孫子兵法三十六計的孫子,可沒聽說這位祖師爺練過武功啊?

        根據歷史記載孫子后天殘疾啊。可師父謝忠軍不說緣由,咱當徒弟的也不敢再問啊!只能老老實實給手機上的孫子磕了三個頭,又往香爐內上香,很虔誠,裝得,但是非常有儀式感。

        謝忠軍讓服務員撤走香爐,張弛看到他心情不錯,趁機問道:“師父,咱們叫什么門派啊?”

        孫子乃兵家始祖,既然跪拜孫子,看來十有八九是兵家了。

        謝忠軍道:“無門無派!”

        乍聽高大上,可仔細一品底蘊還是草臺班子的味道呢。

        “祖師爺不是兵圣嗎?”

        “總得找個有名點的祖師爺掛靠吧?”謝忠軍說的理直氣壯。

        我靠!敢情祖師爺也能隨便掛靠啊!可掛靠也掛靠個更牛逼的人物吧,比如老子、比如孔子、再比如孟子,也比孫子聽起來拉轟啊,輩分也顯得高啊!以后如果遇到人問師承,我總不能老老實實說祖師爺是孫子。

        “師父,您啥時候教我武功啊?”雖然開始有點抗拒,可在拜師之后張大仙人對學武還是非常期待的。

        畢竟他現在的武力值實在是太低,戰斗力實在是太渣了,出門在外沒有點武功防身是萬萬不行的,容易被人欺負,雖然他口才不錯,可在很多時候拳頭才是硬道理。能動手解決的問題,誰愿意白費口舌啊。

        “我啥時候說要教你武功了?”

        不教我武功你讓我拜啥師的?我不跟你學武,難不成我還要跟你學做人?張大仙人頓時郁悶了。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我是要教你做人,沒說要教你武功!再說了,你不喜歡暴力,你還熱愛世界和平,我怎么好意思勉強你?我要因材施教,不怕傷你自尊心,你既不是天賦異稟,又不是骨骼清奇,壓根就不是一塊練武的材料。”

        彡(-_-;)彡

        張大仙人的內心再次受到一萬點暴擊,不帶那么戲弄人家的。

        秦綠竹看出張弛充滿失落,安慰他道:“我小舅博覽群書,知識淵博,他愿意教導你是你的造化。”

        張弛心說我信你個鬼,我被你們爺倆聯手套路了。教我做人,我仙界人間走了一圈還要你教?做人的道理我比你懂得多。

        方大航終究沒敢露面,他讓服務員送了幾道硬菜,交代服務員密切關注包間動向,萬一有什么不對趕緊打110報警。

        據聽說當晚張弛表現得非常低調謙虛,他們這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就宣告結束,林黛雨搭秦綠竹的摩托順風車回家。別看林黛雨文文靜靜的,其實只是表面,她的血液中也充滿了青春的躁動。

        謝忠軍和張弛一起來到保時捷前,他并沒有開車,一臉壞笑道:“我要是現在開車,你會不會再告我醉駕?”

        張弛道:“師父,您還記仇啊!”他堅定地搖了搖頭道:“不可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您以后要是犯了什么罪,我跟你共同進退,肯定會因為包庇罪被起訴。”

        謝忠軍哈哈大笑,這小子說話真是貼心,他指了指前方道:“陪我走幾步吧。”

        張弛陪同謝忠軍向不遠處的河岸走去,謝忠軍道:“你死乞白賴學武的目的是什么?”

        張弛暗暗抗議,誰死乞白賴?是你死乞白賴的硬要收我當徒弟,大聲道:“強身健體,保家衛國!”

        謝忠軍道:“一個人謊話說多了,連自己都會相信了,別跟我扯這些大道理,瞧你這營養不良的五短身材,一定是經常遭受校園暴力的主兒,想逆襲吧?想報仇吧?”

        張弛搖了搖頭,反問道:“您當初武的目的是什么?”

        “我當初學武的動機非常單純,就是為了活下去。”

        張弛微微一怔,這個理由不可謂不充分,求生欲是一個人最基本的欲望,在求生欲的驅使下,的確可以激發出體內的潛能,完成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小心問道:“有人危及到你的生命?”財大氣粗,背景深不可測的謝忠軍居然也有那么多仇人?

        “縱然是和平年代,這個世界上的危險仍然無處不在,有段時間有太多人想殺我,所以我學武的目的就是自保,想要活下去,僅憑著武力強大還不夠,必須還需要足夠清晰冷靜的頭腦,綠竹說得不錯,我的武功就是自己悟出來的。”

        謝忠軍說這番話的時候,自然而然地把胸挺了起來,顯露出有容乃大,虛懷若谷的大師氣魄。

        張弛對謝忠軍肅然起敬,一個能夠開宗立派的人物不但聰明絕頂還要悟性絕佳。

        人不可貌相,看謝忠軍肥頭大耳肚滿腸肥的油膩外表,怎么都不像會武功的樣子,更無法和開宗立派的武術大師聯系在一起,這光頭師父該不是吹牛逼吧?就算他喜歡吹牛逼,實打實的武力值是吹不出來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