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5章 因為牽了你的手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5章 因為牽了你的手字體大小: A+
     
        離開洗手間的時候謝忠軍總算放開了張弛的手。

        張弛沒跑,他清楚自己跑不掉。和謝忠軍一前一后回到茶座,秦綠竹望著他們的目光多了一份意味深長,這一老一少去方便的時間好像有點長。

        謝忠軍道:“綠竹,知道我跟你說得那件倒霉事嗎?把我堵在車里的就是他!”

        秦綠竹瞬間明白了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得咯咯笑了起來。

        林黛雨雖然沒有親臨現場,可是也從劉文靜那里聽說了張弛那晚的豐功偉績,想不到居然會這么巧,她也不禁莞爾,張弛的確有點倒霉了。

        張弛嬉皮笑臉道:“大水淹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秦姐,搞了半天這是咱舅舅啊,我就覺得嘛,不該啊!北辰怎么會有那么氣宇軒昂豐神玉朗的美男子,這通體的氣派,一看就是大城市來的人,見過大場面的大人物。”

        謝忠軍明明知道這貨是在拍馬屁,可聽起來咋就那么舒坦呢,強忍著笑:“你還不算瞎!”

        張弛道:“舅舅,您眼神真好,一眼就把我給認出來了。”

        謝忠軍道:“那是,我過目不忘,但凡我見過一眼的人,過多少年我都忘不了。”停頓了一下,補充道:“尤其是得罪過我的。”

        小眼睛精光外露,這面相一看就是睚眥必報之人,仇人相見分外眼明。

        “您聰明絕頂啊!”

        謝忠軍忍不住嘿嘿笑了起來,秦綠竹很不厚道地補刀道:“小舅,他忽悠您呢,說您禿!”

        謝忠軍火冒三丈,怒火值瞬間達到8000+。

        張大仙人嚇了一跳,不過沒看清謝忠軍的武力值和防御值,謝忠軍并沒有向自己動手的意思。依舊笑道:“禿子不笑老和尚,我有什么資格笑您禿呢?”

        他把自己的帽子給摘了:“舅舅,我就因為仰慕您的風采所以才把頭給剃了,您胸懷廣闊似大海,寬宏大量如天堂,我對您是發自內心的佩服,那天晚上是您不跟我們計較,不然就憑我那點小伎倆還能跳得出您的手心?”

        “那倒是!”謝忠軍發現自己對這貨越看越順眼了,說話真是中聽,這算不算臭味相投?

        林黛雨真是佩服張弛,難怪自己在他面前占不到便宜,就算謝忠軍這個老江湖還不是一樣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張弛道:“這么著吧,今晚我請客,去北辰人家,給我秦姐接風洗塵,給咱舅舅道歉。”

        謝忠軍道:“我已經在粵海樓訂好位子了。”

        “退了!我是地主,當盡地主之誼!”張大仙人表現得像個仗義疏財的小孟嘗。想的是等到了北辰人家,找機會快溜。

        張弛想給方大航打電話定位子,卻意識到自己的手機剛剛被秦綠竹暴力肢解了,他找林黛雨借了手機,給方大航打了個電話,讓他留好房間。

        被張弛捧得暈乎乎的謝忠軍,也是在看到樓下的保時捷之后才清醒過來,那輛保時捷仍然沒有上牌,他向秦綠竹低聲道:“這小子壞得很,你小心被他騙啊。”

        秦綠竹道:“他不敢!”又低聲跟謝忠軍耳語了幾句。

        張弛湊在保時捷旁邊看了看,發現已經修好了,一點都看不出來。

        秦綠竹讓張弛跟謝忠軍的保時捷過去,自己騎車帶林黛雨過去。

        張弛高度懷疑她是故意做出這樣的安排,硬著頭皮上了保時捷,謝忠軍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張弛感覺自己就像是遇到灰太狼的喜羊羊,贊道:“這車真酷!舅舅,過去我覺得財貌不能雙全,可見到您才知道原來世界上真有高富帥。”

        心中想著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可嘴上卻是極盡諂媚之詞。

        張大仙人自己都有點嫌棄自己了,有點立場行不行?有點血性行不行?

        “手機呢?”來到車內謝忠軍新仇舊恨涌上心頭,想起自己上次被這貨帶領一幫學生堵在車內的憋屈,還被拍了不少張照片和視頻,他活了半輩子從沒有那么狼狽過。

        張弛道:“被秦老師給摔了!”

        “該!”謝忠軍踩下油門,老司機開車還是那么猛,張弛下意識地向后一仰,這推背感還真是霸道。

        張弛非常小心,畢竟現在只有他和謝忠軍,雖然他不認為謝忠軍會對自己大打出手,可他也不認為謝忠軍會以德報怨,從這貨的面相來看,心眼應該不大。

        不過從頭到尾他并沒有感覺到謝忠軍的武力值,漸漸放下心來,看來謝忠軍沒有對自己動粗的意思。

        謝忠軍車開得很慢,張弛都有些為這輛保時捷感到憋屈,謝忠軍至少二百斤的油膩身板兒在本來就狹窄的空間內更顯得捉襟見肘,這也讓坐在副駕的張弛感覺到一種局促和威壓。

        謝忠軍道:“小子,膽兒挺肥啊。”

        張弛點了點頭道:“正減肥呢,身上肉下來了,膽還沒來及瘦下來。”

        謝忠軍哈哈大笑起來:“真貧!你可不傻,我就沒見過比你更精明的小子,聽說你過去真是個小胖子?”

        張弛有點尷尬了,應該是秦綠竹暴露了他的隱私,秦老師也不是厚道人啊。

        謝忠軍道:“聽說你想拜我為師啊?”

        張弛呵呵笑道:“您聽誰說的?”

        就算是對秦綠竹他也沒說要拜師,只是說想找她極力推崇的武術大師學兩招,誰能想到秦綠竹所說的武術大師居然是謝忠軍,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嗎?

        “綠竹出面讓我教你幾手武功。”

        張大仙人感覺一股冷氣沿著脊髓向上躥升到腦門子里,他沒有聽錯,謝忠軍是要收自己當徒弟,可自己壓根沒想過要拜他為師啊!他應該沒那么好心,是想利用這個機會公報私仇。

        張弛心中寒意頓生,臉上硬生生擠出笑容:“我不喜歡暴力,我熱愛和平。”意思是我不想學武,尤其是跟您老人家學。

        謝忠軍道:“我在收徒方面非常苛刻,過去也從來沒收過徒弟,就算我再疼我外甥女,這方面也要堅持原則,如果隨隨便便收一個平庸無能之輩,以后打著我的旗號出去招搖撞騙,我豈不是顏面掃地?”

        張弛暗自松了口氣,謝天謝地,感謝您堅持原則,我要是落在您手里那不得新賬舊賬跟我一起算,不死也得褪層皮。

        他故意嘆了口氣道:“舅舅,您千萬別往心里去,秦姐那里我會去解釋,您千萬別勉為其難,人情事小,原則事大,咱不能違反原則。”

        謝忠軍嘿嘿笑了一聲道:“怎么著?聽你這意思好像還嫌棄我來著?”

        張弛道:“天地良心,我沒這個意思。”

        謝忠軍將他的保時捷穩穩停在了北辰人家的車位上,笑瞇瞇望著張弛道:“我就喜歡你這種不要臉的年輕人。”

        呃…(⊙_⊙;)…

        咱也是愛臉之人好不好?

        謝忠軍挪著臃腫的身體下了車,然后敲了敲車頂道:“下來吧!這頓飯就當你的拜師宴了!”

        張大仙人感覺到天旋地轉,他恨不能現在就搶過方向盤,開著這輛保時捷逃走,可他坐在副駕上,鑰匙也在謝忠軍手里。

        張弛終于能夠體會到謝忠軍那天晚上猶如甕中之鱉的痛苦了,秦綠竹,我好歹也救過你的命,你咋就忍心坑我呢?

        謝忠軍笑瞇瞇望著張弛,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好像看到了他最愛吃的紅燒大豬蹄子。

        這小子真對他的脾氣,年輕輕的咋就那么多鬼主意呢?都說臭味相投,這種感覺真特么滴奇妙,緣分啊!緣分就是那么的奇妙!

        方大航看到張弛到了,本來樂呵呵想出來迎接,可看到那輛保時捷,又看到一旁光頭大臉的謝忠軍,方大航嚇得趕緊躲了起來。

        他首先想到的是張弛被謝忠軍給抓住了,然后這貨迫于壓力又出賣了自己,帶著謝忠軍來找自己算賬了,沒義氣啊!你丫就不能革命重擔一肩挑,非得分擔我點。

        眼看著大搖大擺的謝忠軍押著委屈如同受盡婆家氣的小媳婦般的張弛走入預訂的包間,方大航找了個服務員,低聲叮囑了幾句,在情況不明之前,不能貿然現身。不怕賠錢,咱怕挨揍啊。

        過了一會兒,看到林黛雨和另外一位美女一起也進入了預訂的包間,方大航開始覺得這件事內有玄機,也越發好奇起來。

        那服務員不久端著香爐向包間走去,方大航攔住她的去路:“這是干什么的?”

        服務員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反正是客人要的,對了,那位張先生說是您同學,問您在不在。”

        方大航道:“就說我有事出去了,等會兒才能回來。”

        兄弟果然是用來出賣的。

        秦綠竹將剛買來的諾基亞N96手機遞給了張弛:“還給你的。”她還真是本事,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居然買了個一模一樣的。

        張弛上個是二手機,人家這是嶄新庫存機,一手貨。

        張弛眼皮都不翻一下:“我不要。”內心中對秦綠竹充滿了怨念,恩將仇報,今天把我給套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