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4章 不是好人吶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54章 不是好人吶字體大小: A+
     
        張弛感受到胸口的火源石不斷發熱,知道自己已經成功激起了兩人的憤怒。

        他不怕兩人發火,現在反倒需要她們發火,煉制洗骨丹之后,火源石再度處于空虛狀態,急需大量的火力值補充。

        兩人的火力值都比較純正高潔,屬于相對難以采集的上昧之火,剛好遇到這個機會,左右逢源,雙倍功效。

        張弛道:“你信我還是信她?”就在他以為自己完全掌控局面的時候,林黛雨突然就出手了。

        她沒有直接去搶張弛的手機,而是抓住了張弛的帽檐,用力向下一拉,張大仙人眼前的世界頓時陷入黑暗。

        與此同時,坐在對面的秦綠竹也出手了,如猛虎出閘,以絕對暴力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走了張弛的手機。

        張弛的世界還沒有來及恢復光明,就聽到啪!的一聲。

        不但他愣了,連林黛雨也愣了,這位秦姐姐的舉止也實在是太暴力了。

        秦綠竹沒有選擇刪除手機上的照片,而是直接將手機扔在了地上,然后用腳狠狠踩踏了上去,一腳就將手機踩了個稀巴爛。

        張弛摘下棒球帽,望著已經粉身碎骨的手機尸體真是哭笑不得。

        秦綠竹從里面撿出了手機卡和內存卡,洋洋得意道:“你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

        張弛一臉委屈道:“是你們先惹我的。”被欺負了,他竟然被兩個女滴欺負了!初一是林黛雨,十五是秦綠竹,都不是好人吶!

        此刻任何的智慧在簡單粗暴的對比下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林黛雨理直氣壯道:“好男不跟女斗!”

        秦綠竹深以為然,點頭稱贊。

        張弛可憐巴巴道:“可也沒必要把我的手機給摔了。”已經既成事實,這個虧是吃定了。

        秦綠竹道:“斬草需除根!你不必難過,我回頭買個新的賠給你。”

        “有錢了不起啊?我就要我原來那個!”

        張大仙人心中充滿了怨念,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明明是你們先拍我的,我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秦綠竹向林黛雨道:“對待這種人決不能客氣。”

        張大仙人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他不該同時樹立兩個敵人,而且這兩個敵人都是女性,秦綠竹的武力又遠勝于自己。

        他明白了一件事,跟女人是不能講道理的,女人一旦發起瘋來,能干出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

        道理不能講,打又打不過,所以最好夾著尾巴低調做人,他本以為穩操勝券,抓住兩人的把柄,可血淋淋的現實告訴他,他當初有多得意,現在就會有多失意。

        林黛雨感到前所未有的愉快,不僅僅因為聯手秦綠竹讓張弛吃了苦頭,還從秦綠竹這里學到了許多為人處世的道理,尤其是對付張弛方面,簡單粗暴才是真理。

        最重要得是,她解開了一直縈繞在心中的謎團,搞清了他們的關系。

        林黛雨發現自己越來越關心張弛的事情。無論她承認與否,媽媽曾經拿出的那張疑似他攜女開房的照片都令她心情低落了很長一段時間。

        秦綠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她在等一個人,這次來北辰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和此人會面。

        她告訴張弛來人是她的小舅,一位真正的武術家,武德高尚武藝高超,簡稱德藝雙馨。

        張大仙人聽得悠然神往,好不容易趕上這機會可不能錯過,于是殷切地讓秦綠竹為自己引薦。

        最好能向對方討教幾手武功,如果方便能拜個師父自然是最好的,常言說得好,名師出高徒嘛。可千萬不要像李躍進那種,脾氣又暴躁,又好為人師。

        可能是摔了張弛的手機,秦綠竹還是有些歉疚的,滿口答應幫助張弛引薦,在她看來張弛的脾性可能會很對小舅的胃口。

        下午五點的時候,秦綠竹的這位小舅舅準時出現。

        張大仙人看到那矮胖的身影出現之事,馬上就明白冤家路窄這句話真是太靈驗了。

        秦綠竹約見的人居然是謝忠軍,就是那天晚上開保時捷911和他發生糾紛之人。

        張大仙人主動把帽檐一拉,扭過頭去,生怕被謝忠軍給認出來。

        林黛雨就坐在他身邊當然能夠覺察到他一反常態的舉動,心中琢磨著他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虧心事?

        謝忠軍來到秦綠竹面前,一張圓臉眉開眼笑:“綠竹,你來燕南都不提前跟我說!”

        秦綠竹道:“小舅!我是來支教的,又不是來探親,再說,您天南海北的逛蕩居無定所,我也不知道您就在北辰啊。”

        謝忠軍是秦綠竹的小舅,他們其實并無血緣關系,謝忠軍是秦綠竹外公的義子,從小被秦家收養,早已成為秦家的一份子。

        正如秦綠竹所介紹的那樣,謝忠軍喜歡天南地北的到處逛蕩,沒有固定的居所,除了三節兩壽,連外公都很少見他,老爺子一提起他總會習慣地冠以不肖子的稱號。

        謝忠軍道:“我剛好在北辰談投資,還是聽老爺子說你來了燕南。”

        秦綠竹道:“小舅,我給您介紹我的兩位朋友……”一轉身看到那邊只剩下林黛雨一個了。

        再看張弛已經低著頭邁著如歌舞伎般銷魂的小碎步走進了洗手間。

        謝忠軍看到張弛的背影,一雙小眼睛倏然一亮,這背影對他來說實在是太深刻了,深刻到刻骨銘心那種。

        秦綠竹只能先將林黛雨介紹給謝忠軍認識,林黛雨笑道:“謝叔叔好!”

        謝忠軍笑道:“你好!我在粵海樓訂了位子,今晚一起吃飯。”

        林黛雨道:“不用了……”她和秦綠竹也是第一次見面,更不用說謝忠軍還是個陌生人。

        張弛雖然沒有解釋,可從剛才張弛匆匆逃去洗手間的舉動來看,張弛和這位看起來寬厚仁慈的光頭大叔很可能有些過節。

        秦綠竹道:“黛雨,不許推辭,咱們姐妹倆特別投緣,你不是還說要跟我去紅星小學當義工,反正我今兒是抓住你了。”

        林黛雨笑了起來,她喜歡秦綠竹的心直口快,更喜歡她做事的雷厲風行,秦綠竹所擁有的灑脫恰恰是自己不具備的,而且在對付張弛這一點上,她們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共同陣線。

        謝忠軍道:“你那位朋友呢?怎么去洗手間這么久?我去看看?”他起身向洗手間走去。

        張弛在洗手間內洗了把臉,心中琢磨著咋就那么倒霉,正在思索對策的時候,感覺胸口一熱,收獲了3000+的怒火值,張大仙人知道有敵人正在逼近。

        這貨趕緊把小紅帽的帽檐一拉,準備和走入洗手間的謝忠軍來個擦肩而過。

        人生的相逢不一定都美麗,兩個人的錯過未必有啥遺憾,如果能夠回頭,張大仙人寧愿今天自己沒出現在這里,當然他更希望謝胖子沒出現在這里。

        可謝忠軍分明是有備而來,趁著張弛沒注意,一把就把他的帽子給薅下來了,別看是個大胖子,出手之迅速,動作之靈活簡直能用追風逐電來形容。

        張弛并不意外,畢竟此前就見識過對方高達500的武力值,在此人面前,就算思想上能夠做出反應,自己的出手也跟不上,武林高手的手速實在是太快了!

        看到帽子下那顆油光閃亮的禿頭,謝忠軍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起來,這小子怎么看起來有點隨我呢?

        張大仙人一臉錯愕道:“這位先生,您搶我帽子干嘛?我好像不認識您噯”

        裝得很天真,很懵逼,很錯愕,總之表演得非常出色。

        “你不認識我?”

        張弛一臉迷惘地搖了搖頭。

        謝忠軍道:“裝,接著裝!”這小子心態也忒強大了,都跟我面對面了,還咬死口不承認,居然連一點慌張的神情都沒流露出來,太不要臉了。

        張弛笑道:“相逢就是有緣,帽子送給您了。”

        這貨準備趁著謝忠軍沒留神奪路而逃,謝忠軍一把將他的手腕給握住了:“急什么。”

        “大叔,您這樣不好,我真沒有這方面的愛好。”張大仙人一臉嫌棄。

        “我呸!”謝忠軍拉著張弛的手,把帽子給他重新扣在頭上,然后拖著張弛走向小便池。

        張弛道:“您干什么?”

        “撒尿!”謝忠軍理直氣壯道。

        “您撒尿拽著我干什么?這好像不需要觀眾吧?你放開,再不放開我報警了!”

        謝忠軍是怕他跑嘍,一手拉著張弛,一手獨立完成了方便的全部流程,從人家這熟練程度,就能看出是位老鳥玩家。

        張大仙人這個郁悶,這胖子的表演欲也太強了,沒羞沒躁,那么大年紀了,在自己的注視下居然尿得那么順暢,他這年紀咋就不前列腺肥大呢?

        在謝忠軍抖動的時候,張弛難免被連帶著跟著顫抖了三下。

        洗手間也是公眾場合,但凡看到這個場面的人無不報以鄙夷的目光,這一大一小,有傷風化!

        張弛向謝忠軍保證道:“我不跑,您讓我洗洗手行不?”

        謝忠軍瞪了他一眼道:“我撒尿你洗什么手?”

        張弛很體貼地說道:“您一只手也不好洗對不對?”

        謝忠軍道:“你不是多出一只手嗎,幫幫忙唄。”

        “我有潔癖!”張弛的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謝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