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48章 隔閡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148章 隔閡字體大小: A+
     
        即便是和劉文靜的交往也欠缺主動,不過這并沒有妨礙劉文靜跟她分享此刻的心情,劉文靜把今天一整天發生的事情繪聲繪色地向林黛雨說了一遍。

        林黛雨其實并不想聽關于張弛的事情,甚至不想聽這個名字,可她良好的家教和涵養卻讓她選擇成為一個耐心的傾聽者。

        事實上劉文靜所需要得也只是一個傾聽者,她將張弛今天的英雄事跡一口氣說完,如果不是劉文靜在最后總結了一句話,林黛雨幾乎以為她正在充當張弛的說客。

        “黛雨,你覺得張弛他怎么樣?”

        林黛雨沒明白她的意思,愣了一下道:“不怎么樣啊!”她指得是人品方面,自己卻清楚分明在口是心非。

        電話那頭的劉文靜有些忸怩了:“我過去也那么覺得,可是你有沒有覺得他做事很有擔當,很有勇氣,而且還那么聰明,看久了覺得他的樣子也順眼了呢。”

        林黛雨道:“沒覺得!”

        劉文靜道:“你是不是對他有偏見?其實張弛人很好的,除了個子矮了一點,家庭條件差了一些,可正因為如此,他才比其他人更加要強,我……我都有點喜歡他了……”

        林黛雨這才意識到劉文靜說了那么半天,原來是她喜歡上了張弛,不由得啞然失笑,還以為劉文靜要當說客呢,看來是自己多想了,她輕聲道:“你這么一說他是有不少的優點,不過缺點好像更多吧。”

        “如果真正喜歡一個人,他的缺點也就變成優點了。”劉文靜這會兒滿腦子都是張弛的影子。

        林黛雨笑道:“那就預祝你能夠心想事成。”

        劉文靜道:“你可別告訴別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告訴你的,一定要保密。對了,今天鐘老師也去了,他還問起你怎么沒來,我說你感冒了。”

        “知道了!”林黛雨掛上電話,坐在桌前發了一會兒呆,又拿起了手機,看到上面張弛發給自己的信息,這才明白剛才這廝為何會沒頭沒腦發給自己這個信息。

        林黛雨看到上面問候自己的話,然后又看到自己回過去的那條信息,忍不住笑了起來。

        百聞不如一見,張弛今天的表現對方大航的震撼甚至超過了最初聽說這貨成為省文科狀元的時候,方大航自認為要比同齡人老道世故,可今天晚上在面對突發狀況的時候還是束手無策。不但是他,除了張弛之外的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

        張弛出手就是必殺技,逼著保時捷車主謝忠軍簽下免責聲明,心機和手段甩了自己十條街不止,方大航是真心佩服,難怪人家能夠在短短的幾個月從倒數第一變成正數第一,這頭腦甩開自己十條街不止。

        兩人沒回北辰人家,因為張弛覺得大熱天的還是來點燒烤啤酒小龍蝦快活,于是方大航就在附近找了個大排檔,矮桌子配上小馬扎面對面坐了,兩大扎生啤下肚,方大航的話匣子就敞開了:“張弛,我聽說你考上水木大學了?”

        張弛點了點頭,這事兒已經不能算什么新聞,北辰一中重點宣傳,全市都知道北辰一中今年出了三位水木大學的高材生,他實話實說:“其實我對上學沒啥興趣。”

        “沒興趣都能考這么好?你這么說對我打擊太大了,我甚至對自己的智商產生了懷疑,干!”方大航酒量很好,又是一扎啤酒下肚。他抹了抹嘴唇道:“有一件事我特別納悶,我高中三年,總想考一次倒數第一,可每次你都不讓我如愿,最后我覺得自己實在是沒希望了,干脆就放棄了高考,可你偏偏就放棄了跟我的競爭,居然考了個正數第一,真是連一次機會都不給我。”

        遺憾啊,如果自己留下這個倒數第一豈不是唾手可得,差生的世界懂的人也不多。

        張弛笑道:“你要是參加高考不就結了。”說話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卻是侯博平打來的,問他在哪兒,張弛把地方給說了,沒多久就看到侯博平找過來了。

        侯博平一臉沮喪,坐下后也不多說話,叫了一扎啤酒噸噸噸就喝了個精光。

        方大航看出這貨情緒不對,安慰道:“哥們,不是當護花使者去了嗎?咋這么快就回來了?喲,臉咋平了,跟航母懟過似的。”

        侯博平沒搭理他的調侃,悶悶不樂道:“人家心里根本就沒我。”

        方大航一聽樂了:“她該不會喜歡上我吧?”看到別人失戀,我咋就那么快樂呢。

        侯博平白了他一眼道:“就你?怎么可能?”

        他本想把劉文靜喜歡張弛的事情說出來,可話到唇邊又咽了回去,畢竟旁邊還有個方大航,再說了,張弛他是了解的,對劉文靜根本沒有任何的想法,劉文靜也是剃頭挑子一頭熱,把這事說出來反倒會讓張弛尷尬。

        張弛道:“天涯何處無芳草,你一大國企的員工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

        侯博平點了點頭道:“換成過去我可能真就在這棵樹上吊死了,可今天我從樓上掉下來都沒摔死,多虧了你,為了你我也得好好活著。”

        方大航樂道:“得嘞,不愛紅妝愛武裝,猴子,你又渡過一劫,再來幾次劫難就順利到西天取經了,你倆當我不存在,只管繼續秀恩愛。”

        “秀恩愛,死得快!”侯博平端起酒杯道:“咱們仨也算是北辰一中排的上號的人物,干一杯!”

        “干!”

        林朝龍召開了一個家庭會議,會議的主題并非是圍繞新近表現出叛逆心的女兒,中心人物是黃春麗。

        秦博士最近提出了一個新的治療方案,根據這個方案,要對黃春麗再進行一次開顱手術,利用手術,將黃春麗的腦神經和計算機對接,通過這種方式,可以讀取黃春麗儲存在大腦中的記憶,通過計算機處理變成生物信號,然后反向再刺激她的大腦皮層,爭取將植物人狀態的黃春麗喚醒。

        施行這樣的手術,必須要獲得直系親屬的同意,黃春麗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她的姐姐黃春曉,所以林朝龍才召開這個家庭會議,讓女兒也參加這次會議就是想聽聽她的意見。

        林黛雨在專業上提不出任何的意見,她最為關心得是小姨的人身安全,這次手術的風險大不大?

        林朝龍道:“我和你們同樣關心手術的安全,秦博士在微機上進行了多次模擬手術,根據他的科學推演,手術的成功率在10%左右。”

        “10%!”母女二人同時驚呼道。

        林朝龍解釋道:“雖然成功率在10%,可術中發生意外的可能性只有1%,也就是說就算沒辦法治愈春麗,她的存活幾率也很大。”

        林黛雨聽懂了爸爸的意思,他所說的成功率是指喚醒的成功率。雖然是家庭中的一員,可在小姨的事情上她并沒有太多的發言權,林黛雨望著媽媽,這些天陪伴小姨最多的人是她,媽媽對小姨的病情了解最多,也是他們家中最有發言權的一個。

        黃春曉道:“如果失敗了呢?我是說如果失敗會不會對她的大腦造成損害?”

        “如果春麗無法蘇醒,那么她將永遠沉睡下去,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其實目前這種狀態和死并沒有任何的分別。”林朝龍在這件事上要冷靜得多,也理智的多。

        黃春曉搖了搖頭道:“我妹妹沒有死,她還活著,她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她無法做出選擇!”

        林朝龍道:“如果她能夠選擇,她應該不會選擇這樣被動地活下去。”他并沒有料到自己的這句話竟然會激怒妻子。

        黃春曉的聲音不由自主大了起來:“你是在指責我,是說我主宰了春麗的命運?她是我妹妹,我只想她活下去!我只想她在有一天可以重新恢復健康!”

        林黛雨握住媽媽的手,試圖通過這樣的方式讓她冷靜下來,父母還從未在她的面前發生如此激烈的沖突。

        黃春曉道:“從春麗遇害到現在,我每天都會去看她,沒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的傷情,我咨詢過所有的醫學專家,秦博士的手術在理論上的確存在成功的可能,但是幾率太低,如果手術失敗,春麗的大腦就會永遠受損,再也不會有復蘇的機會,我絕不會拿所謂十分之一的機會去嘗試,更不會讓我的妹妹成為你們的試驗品!”

        “媽,爸也是好意。”林黛雨并不相信父親會拿小姨當實驗品。

        黃春曉點了點頭道:“他心中究竟怎樣想,只有他自己知道。”

        林朝龍笑得有些無奈,他并不想在女兒的面前和妻子發生爭執,向女兒道:“小雨,讓我和你媽單獨談談。”

        林黛雨咬了咬嘴唇,起身離開。

        林朝龍在女兒離開之后,將書房的門關上,他嘆了口氣,來到妻子身邊的時候,雙手想要放在她的肩頭,還未碰到黃春曉的身體,就被她憤怒地制止道:“別碰我!”



    上一章    下一章